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09章 如此令人智熄
    人工降雨?

    联盟的科技那么先进,连下雨都能控制?

    甭管这是怎么回事,好高大上啊!

    蹄子双手十指交叉,尾巴转得电风扇一样,一双明亮的眼睛简直成了追星族的星星眼。

    “什么什么?好厉害的感觉!”

    蹄子用最真实的表现,演绎了什么叫不明觉厉。

    在船舷边上,布莱恩毫不在意:“哟,杜……马克,你可不管你怎么逗小姑娘欢心。现在怎么连我都看不懂,你这场雨要来干什么呢?还把萨尔给叫来了。”

    老早地侦查到邪兽人的动向,杜克这次可是亲自以本尊的名义,把萨尔给叫来了。

    此刻,就在下方不远的蘑菇石林里,萨尔带着五千兽人战士正在候命。

    “奥格瑞姆,杜克叫我派人来接收大批邪兽人俘虏,但我看到联盟没投入多少兵力。杜克真做得到么?”萨尔问着。

    “永远不要低估杜克*马库斯,他是一个奇迹般的男子。他的神奇,他的思维,早已在多场大战里得到了证明。既然我们是盟友,就安心等候吧。他从不会让盟友失望。”奥格瑞姆粗声粗气地回答。

    或许这是一种悲哀。

    不得不信赖曾经的敌人。

    可正因为是敌人,才最了解对方。

    萨尔和奥格瑞姆心中都是无比纠结。

    天空中,黑珍珠号上,杜克浅笑着:“魔法可以做到很多凡人做不到的事情。实际上,科学也可以做到很多魔法能做到的事情。比如这个……”

    杜克扬了扬手,顿时数条飞空运输舰降低了高度,朝着邪兽人大军的前方冲去。

    “敌袭”这一次,不再有谁嘲笑卡加斯*刃拳了。

    因为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到那些大肚子飞船正在把什么黑乎乎的东西洒到邪兽人大军的前方。

    “那是什么东西?”伊瑞尔眨着眼睛。

    杜克摇头晃脑,仿佛猪哥亮附体一般:“为将者,必须上知天文,下知地理。否则一定会被敌人坑死。好了,伊瑞尔,我问你,今天吹的是什么风?”

    伊瑞尔又眨眨眼:“我不知道啊!”

    杜克翻了翻白眼:感情老神棍维伦没教过这蹄子怎么判定风向。

    杜克叹气:“要知道风向很简单,只需要把一样轻一点的东西抛上天,看它落下时偏向什么方向,就知道风从哪里来,吹到哪里去。”

    “哦!”蹄子是个好学生,也是一个让杜老师吐血的学生。

    因为蹄子应诺之后,居然在甲板上捡起一块小石子,抛上天。小石头飞到离甲板两米高的地方,很自然地直勾勾掉下来。

    伊瑞尔童鞋得出答案了,她一拍胸脯,信心满满:“我知道了!今天吹的是上下风!”

    上下风!?

    神他妈上下风!

    居……居然还有这种令人智熄的操作!?

    布莱恩感到大脑缺氧。

    杜克感到中学物理老师被狗哗了一遍又一遍。

    杜克伸出抽搐的手,把一根羽毛抛上天,很自然地,从东而来的风把羽毛吹向西面。

    “看到了么?这才是我所说的轻一点的东西。好吧,太阳从东面升起,现在是早上,所以是东风……”

    杜克没说完,蹄子已经给他三连击:

    “石子不轻么?我觉得石子很轻啊!”

    “德拉诺世界的太阳是从西面升起的!”

    “我为什么不能把它当成是左右风呢?”

    杜某人吐血三升。

    萨格拉斯加阿克蒙德,再加耐萨里奥和奈法利安,再加拉格纳罗斯,这些让世人为之色变的超级强敌都不曾击倒过杜克,但蹄子做到了。

    尼玛,莫不是这一世碰到的是假的蹄子伊瑞尔!?

    虽说杜克不觉得伊瑞尔是智障,但要调教一个问题儿童,难度也太大了吧?

    好吧!我宁可选择向燃烧军团发动决死冲锋!

    这边在唠叨,那边联盟随随便便几支火箭,顿时让整个邪兽人大军的正东面卷起三层楼高的可怕火墙。

    “嚯嚯嚯!”

    不需要引燃物,那些从天而降的黑色油渣就是最可怕的易燃物。任何胆敢冲进火墙的邪兽人,都会被刚刚燃起的大火烧成黑炭。

    伴随运输船在半空的继续放油,火势顺着运输船的航向继续向前延伸。

    就那么一愣神的工夫,火海已经呈u字形,从东、南、北三个方向包向邪兽人大军。

    本来宽度长达三公里的散兵线,现在因为猛烈的火势而压缩。

    “不要害怕!”卡加斯企图稳住那些开始往回跑的邪兽人。

    正在这时候,天空中的联盟战舰开始炮击了。

    几十颗炮弹落在邪兽人前锋的最前面,正好在聚集在那里的近百名步兵之中炸开,轰隆一阵连绵巨响,邪兽人群中顿时血肉飞溅。

    不光是炮击,更多飞空舰开到邪兽人前锋头顶上,投下500磅级别的炸弹。

    炮弹和炸弹在地上开了一大串大坑,被炸得乱飞的石头、碎掉的石质蘑菇伴随着绿色的残肢,像是冰雹一样落在周围的邪兽人头上,一时间惨叫声,痛吟声连成一片。

    在大火和爆炸面前,这些前不久才被盟军从地狱火半岛上赶出去的败军,回忆起了那份恐怖。虽然恶魔之血让他们变得狂暴,但惧怕火焰乃大多数生物的本能。

    邪兽人大军士气崩溃了,也不管身后是不是还有督战队,他们掉头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

    意外的事情也于此时发生,来时毫无问题、踏上去都不见得会留下脚印的土地,全在暴雨下变成泥浆。此时此刻居然比泥沼还要可怕。

    更让兽人难受的是,天空中突然降下无数钢丝绳索。

    绳索本身没多大杀伤力,皮粗肉厚的邪兽人顶多被砸个头昏脑涨。

    接下来的事才可怕。

    或许每个穿越者都有这样的经验,把耳机线放到口袋里,没几下就变成一团乱麻。

    现在的情况也差不多。

    这些原本应该是提供给船只固定用的缆绳,轻而易举地跟泥地混在一块,变成了最可怕的捕获攻击。

    数不清的邪兽人挤在长宽不到四公里的泥地里打滚,互相彼此对坑。往往一个起来了,脚上的绳索就把另一个邪兽人给绊倒了。

    那场面无比滑稽。

    远处的萨尔和奥格瑞姆简直目瞪口呆。

    居然还有这样的操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