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节 秘谈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节秘谈

    当听到刑天的这番话时,女娲娘娘不由地长叹一声说道:“刑天道友,那些远古神魔的后都已经殒落了,无声无息地被人给灭了族,断了根,还好当初我们事前做了诸多的安排,要不然只怕我们也会被暗中的敌人所斩杀!”

    女娲娘娘的这番话一落下来,刑天不由地皱起了眉头,刑天也没有想到事情竟然会变成这个样子,这让他的心中有着诸多的想法,却无法开口,因为他知道有些事情不是现在可以说出来的,若是说出来只怕会给女娲娘娘这些人造成更多的压力,那样反而不妙,毕竟他们进入天域中央的时间太短了,对这里的一切并没有太多的了解!

    玄冥祖巫倒是看到了刑天脸上那一闪而过的神色,不由地皱起了眉头说道:“刑天,现在坐在这里的都是我们自己人,并没有什么外人,你有什么好顾虑的,心里有什么话直说便是,用不着遮遮掩掩的,让人觉得不痛快!”

    若是其他人说出这样的话来,刑天会有所恼火,可是对于玄冥祖巫刑天却不能,毕竟玄冥祖巫与其他人不一样,刑天苦笑了一下,说道:“玄冥祖巫,有些事情不是随意就能够说得,毕竟这其中有着太多的因果,稍有不慎对我们来说那将不堪设想!”

    太上老君与元始天尊听到此言之时不由相互对视了一眼,紧接着太上老君开口说道:“刑天道友,有什么事情你就直说吧。现在这种情况之下大家都已经身处危险之中,还有什么好顾及的。而且大家都不是外人,不会傻得出卖自己人的!”

    太上老君这一开口。接引也不由地点了点头说道:“刑天道友,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如今整个天域已经乱成一片,一场大战是不可避免了,我们若是多了解一些情况那也会多一分生存的机会,毕竟我们对天域的了解还是太少了!”

    接引这番话一落下,在座的众人都不由地将目光投向了刑天,就是嫦娥、嫦曦两姐妹也都如此,她们也都很想要了解天域的情况。毕竟这关系到大家的生存存亡。

    见到此景之时,刑天长叹一口气说道:“也罢,既然大家都想知道,那我就告诉你们也无妨,或许这对大家来说也是一件好事,能够提高警惕,免得不知不觉之间落得一个身死魂消的下场,不过大家心里知道就可以了,千万不要告诉门下弟子。毕竟人多嘴杂,就算他们不会说出去,可是在这混乱的天域之中,一但被别人所抓住。那后果可就不堪设想了!”

    在看到刑天说得如此严重之时,接引他们这些人的神情也都变得凝重起来,能够坐在这里的都不是傻子。都明白能够让刑天如此慎重的事情,那绝对十分重要。于是大家连忙说道:“刑天道友请放心吧,我们知道该怎么做的!”

    刑天点了点头。然后开口说道:“在天域之中即将暴发一场全面的战争,一场真正的种族大战,人类文明将会与其他五大超级文明全面开战,虽然现在仅仅只是超级文明之间的对战,可是用不了多久这一场战争就会扩展到整个天域,诸位道友也难以脱身,所以对诸位道友来说,最好能够参与到这一场天才的培养之中,以诸位道友的资质这并不是什么难事,只有得到种族文明的培养,大家方才能够在最快的速度提升自身的实力,其实说起来这一场种族战争对大家来说也是一场机遇,至少在这样的危机之下,没有人再敢动手脚,对大家来说将会是一场公平的竟争,这要比我们几人当初的环境要好上许多!”

    刑天的话一落下,玄冥祖巫、通天教主等人的脸上都露出了一丝的羡慕,他们当初可是吃了无数的苦头,虽然也算是人类文明所培养的天才,可是他们从种族文明之中所得到的资源却少之又少,可以说他们能够有现在这样的实力,其中九成九是自己努力所得来的,只有一点是种族所给予的,而现在他们所遇到的情况却不会在女娲娘娘这些人身上发生!

    “是啊,当初我们可都是付出了不少的代价,刑天道友更是受到了重重的扼杀,经历了数次的危机!”玄冥祖巫有感而发,女娲娘娘这些人不知道刑天所经历的危机,可是对于玄冥祖巫他们这些人来说则一清二楚,他们明白刑天这一身实力来得是多么不容易。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算了,过去的事情就不多了说,总之现在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大家要向前看,这一场危机对我们来说也算是一场机遇,若是能够处理好,那么我们所有人能够在这天域之中站稳脚步,能够在这里重建家园!”

    “刑天道友,我们重建家园的事情还是算了吧,在这种情况之下,若是我们暴露出自己的底蕴,只怕对大家来说也不是一件好事!”通天教主立即开口反对。

    其实,刑天并不是真得要现在就重建家园,他还没有傻到这种程度,就算是要重建洪荒,那也得等自己有足够自保的实力,要不然刑天可不会轻易暴露出自己所拥有的底蕴,不过有一点刑天却知道,人类文明绝对了解他们的一些情况,至少对于女娲娘娘他们所领导的那一些洪荒众生有所知晓,毕竟以人类文明的能力,这是不可能被隐瞒的。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通天道友,事情没有你想的那么恐怖,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不过你觉得以人类文明那强大的实力会对我们这些人没有所调查吗,他们会不知道我们当初所建立的基地吗,那是不可能的,他们一清二楚。我们若是继续遮掩反而不好,但是在有能力的情况之下建立一个属于我们自己的势力却是还能够做到的!”

    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让通天教主还有接引等人不由地重视起来,以他们的智慧自然很容易就想通了这其中的道理。都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关心则乱,他们太在意自家的底蕴,所以方才陷入到了迷区之中,忘记了人类文明的强大!

    通天教主长叹一声说道:“多放道友提醒,看来我们是当局者迷,竟然连这样简单的事情都没有想到还是是惭愧啊,的确如此,我们若是继续遮掩也不是什么好事。只不过现在若是将他们给全面暴露出来同样也不见得是好事,毕竟现在天域之中太危险了!”

    刑天淡然一笑说道:“我也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在这个时候将他们给暴露出来,我为什么要询问那些远古神魔后嫡的事情,因为我怀疑他们是被神魔所收割了,他们的灭族并不是他们的敌人,而是创造了他们的神魔!”

    “什么?这不可能,刑天道友,你在开玩笑吗,那神魔怎么可能会对自己的后嫡下毒手。这说不通,而且这些后嫡可都是他们的一份力量!”听到刑天之言后,元始天尊立即开口反驳,在他看来刑天的这番话完全没有道理!

    不仅仅是元始天尊有这样的想法。其他人也有同样的看法,女娲娘娘也摇了摇头说道:“刑天道友,你说得这些太不附合常理了。没有任何有智慧的生灵会对自己的后嫡下如此的毒手,这根本就说不过去。要知道这么做可是在断自己的手足!”

    刑天没有在意元始天尊还有女娲娘娘的反驳,而是将目光投向其他人。然后平淡地说道:“诸位道友也有这样的想法吗,也都觉得我这番话有些疯狂吗?”

    玄冥祖巫还有后土祖巫等人都皱起了眉头,一个个陷入到了沉思之中,可是准提却没有如此,而是沉声说道:“我并不认为刑天道友的这番话有什么错误,或许从常理上来说这很不可意思,但是那公认驻只是常理,而在这天域之中只怕那所谓的常理是行不同的,更何况我相信刑天道友这么说一不定有其原因的!”

    “哈!哈!哈!好,没有想到准提道友能够如此了解我,不错这件事情不能用常理来解释,而且在这天域之中很多事情也不能用常理来解释,若是你们一味地从所谓的常理的目光来看待一切,那么用不了多久,你们会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在天域之中没有什么常理可言,特别是在这样的种族大战之中,只要能够取得最终的胜利,大家任何手面都是会用出来的,不会有丝毫的顾及!”刑天凝重地对众人说道,对于通天教主、玄冥祖巫、镇元子还有接引来说,他们都接触天域许久,许多问题都有所了解,可是对于太上老君他们这些刚刚接触天域,却又遇到这一场疯狂的种族大战之人来说,刑天则需要提醒他们。

    在听到刑天的话时,太上老君这些人则是回过神来,开口问道:“刑天道友,你说那些神魔后嫡是被神魔所收割,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就算那些神魔要这么做,总得有一个理由才是,他们就算再疯狂也不可能没有任何由就做出这样疯狂的事情来!”

    刑天深深地吸了一口气说道:“这自然有其原因的了,不说天域的这一场剧变之下会让他们这么做,就是从长远来说,这些远古神魔后嫡也是难逃一死,因为他们太相信那些神魔了,所以把自己的头送到了对方的钢刀之下!你们对天域的了解并不多,更不知道天域之中的秘密,别说是那些神魔的后嫡,就算是我们这些人也都会成为那些神魔所要收割的对象!”

    “什么,刑天道友,你是说我们也会成为那神魔所要对付的对象,这怎么可能,我们与他们之间好象并没有什么冲突,也没有什么仇怨,更没有因果,他们怎么会对我们下手?”在听到刑天的这番话时,无论是太上老君也好,还是女娲娘娘也罢,在场的很多人都为之失态,一个个不由地说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刑天淡然地说道:“没有什么不可能的,说起来我们这些人的机缘比较好,在第一次与天域的接触之中。所面对的竟然是人类文明,这让我们能够佼幸活下来!在神魔的眼中。我们这些人都是原始的种族,我们的身体之中拥有着原始的血脉。无论是对神魔也好,还是其他超级文明也罢,都是巨大的诱惑!”

    “原始的种族,刑天道友,什么是原始的种族,为什么这原始的种族会让他们如此重视?”太上老君急声询问起来,那语音之中则是透露出了一丝的焦急,还有一丝的担忧,毕竟这对他们这些人来说可是太危险了。让他不得不重视!

    刑天叹道:“原始种族顾名思意那就是最原始的存在,在我们的血脉之中拥有着最原始的力量,那神魔两族自然会对我们有野心,而其他超级文明也同样如此,不过那些神魔后嫡却并不完全是因为这一点而身死,还有很重要的一点那就是种族大战开始了,诸多超级文明都需要在最短的时间之内提升自身的力量,而对每一个超级文明来说,他们都有庞大的底蕴。有着众人所想不到的神通,无论是人类文明也好,还是其他超级文明也罢,都拥有着可以掠夺别人身上的法则来提升自身法则的无上秘法。不仅仅是天域的外围会出现这样的杀戮,就算是下界也不可避免,只要修炼了大道法则都会成为对方所收割的对象!”

    “咝!”在听到刑天的这番话时。在场的所有人都不由地倒抽了一口冷气,这实在是太疯狂了。让他们难以置信,不过他们都明白刑天是不可能在这样重要的事情上信口开河来欺骗他们的。如此的结果让他们为之震骇!

    先不说众人是原始的种族,就以这超级文明要收割一事来说,他们就会成为对方所收割的对象,两者相合之下,他们的处境则是十分危险,好在他们所投靠的是人类文明,若是换成其他文明,只怕真得已经身死魂消了。

    “好了,大家也用不着太担忧,至少现在我们都是安全的,人类文明对我们来说并没有什么恶意,我们用不着担心自己的安危,不过在任何的世界之中一切都将以实力来说话,诸位道友若是不想殒落在这一场即将全面爆发的种族大战之中,那就努力提升自己的实力吧,在种族大战之中,神候以下皆是蝼蚁,皆是炮灰,就算是神候,那也不过是普通兵将,想要稍微有点自主权,那就至少得是神王,甚至是神皇!”

    刑天说得没有错,想要在这场种族战争之中活命,一切皆都需要以实力来说话,只有拥有足够的实力,方才拥有活下去的本钱,没有实力,最终也只能落得一个炮灰的下场,把性命断送在那种族战争的巨大漩涡之中,这就是现实所有的残酷。

    在场的众人,都不是什么温室里的花朵,无论是在洪荒天地之中也好,还是在日后所争战的无尽虚空之中也罢,他们都见识到了种族大战的凶残,都明白在种族大战之中是多么危险,对于所谓的炮灰,那几乎是十死无生,一百万人之中只怕也难以能够活下一人,所以想要活命,只有一个办法,提升自身的实力,除此之外别无他法。

    原本众人对实力的渴望那就是无比的热切,而如此在那死亡的威胁之下,这份渴望那更是放大到了极点,让他们更加为之疯狂,特别是对于太上老君、女娲娘娘他们这些刚刚接触到天域中央的人来说,那就更为疯狂,要知道他们原本就因为自身的原因而拉开了与刑天他们的差距,若是不努力那这差距只会越拉越大,这可不是他们所原意看到的,所以他们为了提高自身的寮力,那将会变得无比疯狂。

    在看到众人眼中闪烁着那疯狂的神色这时,刑天不由地暗叹了一口气,他自己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个时候将这一切告诉大家是对还是错,不过现在的情况让刑天没得选择,毕竟对他来说一切都变得太厉害了,让他无法掌握,所以也就不得不提醒通天教主他们。

    “好了,大家自己心里明白就可以了,一定要将这个秘密给守住无论如何都不能让其他人知晓,要不然后果不设想!”其实用不着刑天提醒,在明白这一切之后,大家都明白自己所面临的危机有多大,都明白自己应该怎么做,这可是关系到了他们的家身性命,谁都不敢有丝毫的马虎大意,谁都不会敢自己的性命去冒险,所以今天的这番交谈,对他们来说都会将其闷死在自己的心中,不会对外人透露只言片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