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不灭龙帝 >正文 第1845章 刑法堂
    “又想倒打一耙?”

    陆离嘴角露出一丝嘲弄,不说这次是羊统领先围剿他们,就算是他们先动手,这是在白云山外,又不违背白云山的规矩,羊统领利用什么借口诬陷他们呢?

    他沉吟片刻,和黎叔传音一句,随后大步朝那边走去。他比较低调,没有冲着羊统领走去,而是准备朝旁边绕过去。

    “你,站住!”

    抵达军士附近时,羊统领突然出声叫了一句,陆离停下脚步,目光戏虐的望着羊统领道:“羊统领,有何吩咐?”

    羊统领冷声说道:“有人举报你动用邪术诛杀同门,行迹恶劣,来人,给我拿下,送去刑法堂!”

    “哈哈哈!”

    陆离宛如听到世界上最好听的笑话,他大笑几声说道:“有人举报?是你自己举报的吧?诛杀同门?就算我诛杀同门,我在天云山动手了?我违背了天云山哪条规矩?”

    羊统领取出一份竹简,打开道:“天云山第十二条铁律,恶意诛杀同门,危害天云山弟子安危者,可经刑法堂审讯后处死!”

    “恶意?”

    陆离又笑了,他目光盯着羊统领道:“羊统领,你确定要带我去刑法堂?你就不怕你的事情曝光?到时候死的人可能就是你了。”

    “我能有什么事?笑话!”羊统领正气凛然说道:“带走,本统领亲自去刑法堂,面见长老!”

    一群军士围了过来,陆离没有反抗。如果反抗的话,羊统领可以给他定更大的罪,到时候调集大量军士围攻他,他就必死无疑了。

    他被两个军士拿着黑色的铁链束缚起来,拉着朝里面飞去。羊统领一脸正气的走在最前方,半点没有看出心虚的样子。

    “呃!”

    陆离有些想不通了,羊统领哪来的底气?到时候他申请搜魂,一搜的话,当时的场景都曝光了。他完全是被谋害的一方,羊统领到时候怕是死无葬身之地吧?

    既然如此!

    为何羊统领如此的淡定,他有什么依仗?陆离完全想不通。

    一群人浩浩荡荡朝一座主峰飞去,引起了很多人围观。陆离被军士拿着铁链束缚,这明显是犯了事啊。

    尤其是陆离等人飞过镇妖塔附近时,引起了更多的人围观,因为很多人都在陆离身上输了不少的神源金。

    “去看看!”

    红发老者老龙眉头一皱,他对陆离可是很有好感,陆离闯荡第一层镇妖塔,让他赚了一万多神源金,此刻陆离居然被抓了?他自然想去一探究竟。

    老龙一走一群人跟着走了,全部朝刑法堂所在的斗星峰走去。斗星峰住着很多强者,一些人也被惊动了,都朝一座城堡走去。

    众人都在这度过了漫长的岁月,除了修炼就是闯荡镇妖塔,或者去魔王山,难得有热闹看,自然都不会错过。

    陆离被带到了一座城堡面前,羊统领让一个军士去传报,他看到那么多人围观,微微皱眉挥手道:“诸位还是去修炼吧,这没什么好看的。”

    羊统领的话众人都无视了,一个统领罢了,又不是长老级强者,并没有人忌惮他。老龙等强者甚至微微一哼,完全不给面子。

    城堡大门打开了,一道威仪的声音响起:“何事?”

    羊统领躬身道:“余长老,有一人恶意击杀同门,我等已将他拿下,请长老定罪。”

    “余长老?”

    老龙眉头微微一挑,他朝旁边一人询问道:“刑法堂的长老不是牛长老吗?为何变成余长老了?”

    一个强者接话低声说道:“好像牛长老最近有事离开了天魔岛,所以换了一个长老。”

    “带进来!”

    里面的余长老威仪的声音响起,羊统领挥手让大部分军士在外面站着,他带着两人,拉着陆离走了进去。

    城堡内装饰色调很深,给人一种威仪压抑的气息,正殿之上坐着一个长须老者,剑眉飞张,眼若铜铃,看起来凶神恶煞的。

    羊统领带着军士给余长老行礼之后,他冷眸望着陆离道:“还不跪下给长老行礼?”

    “我又没犯错,为什么要跪下?”

    陆离冷声回道,随后躬身说道:“余长老,在下并没犯错,全是羊统领诬陷我,请明察秋毫。”

    “放肆!”

    余长老怒哼一声,身上煞气滚滚而出,沉喝道:“来了刑法堂还敢嚣张?下不下跪?不跪断了你的腿!”

    “……”

    陆离有些无语了,这长老不分青红皂白直接要给下马威啊。他强忍怒气说道:“余长老,在下并没有犯错,不是罪人,请你不要听信羊统领一面之词……”

    “咻!”

    余长老手突然一动,一道耀眼的亮光响起,那亮光如刀芒般呼啸而来,瞬间抵达了陆离的左腿前。

    “砰!”

    这亮光宛如神兵利器般,陆离的肉身防御非常强大,居然被这刀芒一扫,左腿小腿直接被割断了。陆离左腿传来剧痛,身子一下侧倒在地上。

    “哗~”

    外面顿时响起一道哗然声,这余长老一言不合就把陆离的小腿斩断,惊呆了很多人。不过一些人转念一想就明白了,余长老刚刚上位,这是第一次处理刑法堂的事务。他需要立威,需要威慑群雄,陆离正好不上道,他就拿陆离开刀了!

    “呵呵,呵呵!”

    陆离身上被铁链束缚,只能侧倒在地上,他一直小腿被砍断了,鲜血狂涌,他脸上却没有太多的痛苦之色,反而尽是冷笑嘲弄神情。

    断了小腿是小事,回头疗伤几天就能长出来,陆离现在有些担忧的是这个长老会不会听信羊统领片面之词,直接把他给杀了?

    “具体什么事情,详细禀告!”那边余长老看都没有看陆离,对着羊统领说道。

    羊统领躬身说道:“是这样的,余长老。今天我们收到举报,说有人在天云山附近发狂乱杀人,屠杀的对象还是我们天云山的铁牌弟子,那人刚好路过,并且用记忆晶石记录了这一幕。他说陆离拥有邪术,养了很多歹毒的虫蛊,专门吞噬强者肉身,从而让虫子分裂进化。刚好陆离回来,我们就立刻拿下了他,带来请长老定夺。”

    “歹毒的虫蛊?”

    外面一群人又是议论纷纷,陆离从镇妖塔出来时,的确带着很多黄金色的虚空虫出来,莫非真的如羊统领所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