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404章 是她?不是她?
    某种意义上,艾泽拉斯也是个用鲜血与生命证明抱团可以怼死一切敌人的世界。

    一个人怼不死的精英怪,来多两个人就可以了。

    一个人绝逼打不通的本,来多四个小伙伴就行。

    一个人搞不定的boss,组团拉39个土匪就好。

    除了生孩子无法靠人多来加速之外,没什么是人海战术摆不平的。

    怼得死敌人,罩得住小弟,这是每个当大佬必修课。

    如果瓦斯琪是杜克这边的,杜克必须给她好评点赞。

    可瓦斯琪是敌人,还如此居高临下般做出这种夸张的发言,杜克就不爽了。

    不是说好我小号也能过来装逼么?

    特么逼都让你瓦斯琪一个装完了,那我策划了这么久算什么?

    杜克手里不是没有底牌,但底牌之所以叫底牌,就意味着不能轻易打出。

    这张底牌就是魔网。

    有这个马克*杜库存在的地方,就有魔网的覆盖。号称是给盟军提供稳定的魔法通讯,实际上在有必要的时候,完全可以变成杜某克夹杂私货的特殊通道。

    但现在杜克不想用。

    魔法传讯也好,魔力传输也好,魔力在虚空中传播,虚空又不是所谓的超导体没有能量衰减。

    要把魔力从艾泽拉斯通过黑暗之门衔接过来,再跨过能量贫瘠的地狱火半岛,杜克容易么?

    每100单位的魔力传过来,至少要浪费掉80到95单位。

    如果要把双子皇帝中的剑皇投送过来,并发挥出半神级的战力,意味着杜克要消耗掉魔网现在好不容易积存起来的一半魔力。

    仅仅想象一下那状况,杜克已经肉都疼了。

    然而杜克手边并没有强大的帮手,要扛住瓦斯琪,布莱恩全力作战或许可以,但瓦斯琪旁边是谁?

    系统一下子就确定了杜克心中所想是正确的不稳定的海度斯,又一个难缠的水元素boss。

    毒蛇神殿六巨头现在已经到了三个,排除体型更庞大无法在浅水区晃悠的鱼斯拉,说不定瓦斯琪还藏着另外两个boss在后方。

    这怎么搞?

    杜克愁死了。

    看样子让瓦里安无意中充当声东击西的靶子,这计划显然是失败了。

    瓦斯琪攻过来的话,又不想赔光魔网的魔力,那肿么办?

    我也很绝望啊!

    就在这时候,布莱恩打了个微不可查的手势,负责魔法传信的法师顿时通知了天空中飞空战舰的舰长。

    又是一个4000磅的大炸逼从天而降。

    “咻”

    光是高空坠下的破风声就已经让远处的狮鹫军团士兵有种头皮发麻的感觉。

    杜克叹气了。

    果然,下一刻发生的事情不出所料。

    “噗噜噗噜!”当那颗比马车车厢还略大的巨型炸弹落到瓦斯琪上空百米处的时候,突然整个炸弹被包上了一个更大号的水球团。

    看上去就像个橡皮软糖那样可笑。

    “噗!”包着大炸弹的水球呈现出难以想象的弹性,居然从高空落下,砸到瓦斯琪身边不足二十步的地方,别说爆炸了,屁都不响一个。

    杜克和布莱恩的眼瞳骤然缩小。

    杜克不知为何,突然想起一句很经典的话:“所有的子弹和炮弹,只不过是飞行快速一点的飞行道具。”

    对!

    只要有凌驾于其上的速度去消弭其威力,那么什么子弹和炮弹都不过如此。

    天下武功,唯快不破!

    要对付自由落体的炸弹,对于强者来说,简直是太轻松了。

    一个谁都没想到的变故,在此时发生了。

    没有嘲讽,也没有开打的迹象,瓦斯琪左边身子一只手拿住她那把在玩家当中无比出名的长弓,右边身子三只手臂竟然同时做出一个行礼的手势。

    这一次,杜克本来已经缩小的眼瞳蓦然再次收缩,缩到针眼大小。

    尘封已久的记忆,顿时被触发。

    “我记得这个手势!”在卡拉赞的杜克本体,霍地站起来。

    他当然记得,因为他回到上古之战,在那段呆在艾萨拉女王的行宫里的日子里,每一个女王的侍女都是这样对他行礼的,那时候他的身份还是虚空领主无间道。

    突然,杜克想到了一个可能那个在艾萨拉城毁灭的时候,因为三心二意,最终被他抛弃的那个侍女赛蕾嘉。

    莫非赛蕾嘉就是……

    这种感觉有点荒谬,但越想杜克就越没法确定。

    没错,历史上的瓦斯琪就是艾萨拉女王的侍女,后来不知什么原因,她离开了女王,跑出来单干了。后来投靠了伊利丹,最终在外域的毒蛇神殿被塞纳里奥远征军和凡人英雄联手怼死了。

    这个可能性,让杜克有点不寒而颤。

    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

    虽然他当初给赛蕾嘉留下了后手,但他根本不知道那个后手是否成功发动。也不知道赛蕾嘉在万年之后的心性如何。

    暗夜精灵是极为长寿的。

    同样一万年可以彻底改变一个人。

    要知道,连泰兰德这样常年沐浴在月光下,有女神指导,有养女寄情,还有一众信众和真个种族让她忙里忙外,她都差点心灵扭曲。

    更不要说那些关在黑暗里受苦的家伙。

    伊利丹关了一万年,表面上还愿意为泰兰德而战。在原来的历史中,他打心里也想玩无间道,但这一世谁都无法保证什么。反正看他杀伐果断的样子,不是心理变态都差不远了。

    好了,换成瓦斯琪。

    姑且算赛蕾嘉就是瓦斯琪,那又怎样?

    这一世,艾萨拉女王一如历史:她和效忠于她的上层精灵精英不可思议地从灾难中幸存下来,但同样被永恒之井释放出来的能量余波所折磨。

    当艾萨拉城被永恒之井的爆炸拖入了怒吼的海水之下,走投无路的精灵们不得不接受恩佐斯的毒咒,为求生而不得不接受自己的新形态成为充满仇恨的蛇形那迦人。

    谁都无法保证,赛蕾嘉是否会像艾萨拉女王一样,把自身的仇恨和愤怒不断扩充,最终陷入无可挽回的严重畸态而变得疯狂。

    这边,看到杜克震惊震撼的样子,瓦斯琪脸上露出了令人寻味的笑容。

    “看来,今天并不是一个决战的好时机。就这样吧,我会和我最强的手下,在毒蛇神殿等候你们的到来。”

    说罢,似乎还多看了杜克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