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99章 推平湖泊
    有人天生滴酒不能沾,一沾酒就醉倒。

    也有人天生千杯不醉。

    没办法,有人生下来体内的解酒酶就特别活跃。

    矮人不懂这玩意,也知道人与人之间的酒量的确存在差距。

    对于这个马克的回答,布莱恩也乐了。

    “好!有气魄!你这个朋友我认了。”

    “噗!”此时此刻,卡拉赞里玩着遥控游戏的杜克笑喷了,憋着笑控制马克平静地回答:“谢谢!”

    马克*杜库这个没有自我意识、甚至连大脑都没的傀儡,天生就不存在醉酒的可能。

    如果布莱恩傻乎乎地跟这个马克拼酒,他哪怕喝到肝都爆掉都不可能赢的。

    幸好布莱恩也不至于那么闲,跟一个他眼里的新晋小法师拼酒。

    “唉!那么雄伟的开路设备,就用来推个荆棘就没用了,太可惜了。”布莱恩又拿出一瓶酒,呷了一口,随口嘀咕着。

    “哦,还能用来干什么?”杜克也是随口问。

    “做大型工程的整平地面,又或者填河啊什么!”

    填河?

    这个念头恍若雷霆,突然劈在杜克的脑海当中。在卡拉赞,杜克蓦地一个激灵,他仿佛抓住了什么关键。

    填河?围湖造田?

    等等,这岂不是……

    杜克激动了!

    他无意识地控制着马克*杜库,猛地一把抓住布莱恩宽厚得仿佛一堵墙的肩膀:“想到了!我想到了!我们根本不用跟瓦斯琪的娜迦打水战!我们把泰罗卡森林的湖都用土给填了,直接在隘口位置做个大坝什么的。娜迦爱来不来!”

    “噢噢噢”布莱恩一副高*潮的模样,他也是深深被这个超凡的主意给震撼到了:“好主意啊!这样我们根本不用看那些崇尚自然的德鲁伊脸色,直接用科学推平一切!”

    “对!推平一切!”杜克跟着大叫。

    旁边,一群人在看着一高一矮两个身影相见恨晚地大呼小叫。矮子的密室守卫见怪不怪,托马斯就大为惊讶了,而蹄子更是一副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总觉得很厉害的表情,跟着“噢噢噢!”地起哄。

    他们不知道,此时此刻,在赞加沼泽东部边缘与地狱火半岛接壤的地方,一场生死之斗正在进行。

    浑浊的湖水正在不停涌动,不时有大团大团的血水冒上来。在视野糟糕的湖水底部,什么战术,什么配合都是瞎几把扯淡。

    虽然是试探性的战斗,倘若什么情报都收集不到,灰溜溜地把战损报告上去,他真不知自己会有什么下场。

    这段日子以来,他已经明白外域盟军总帅瓦里安*乌瑞恩是个怎样的人跟那个饱受赞誉的杜克*马库斯相比,瓦里安的行事更为刚硬。他可以容许失败,但无法容忍怯弱。

    所以范达尔*鹿盔不得不亲自下海,哦,下水去战斗。

    在做掉不下二十个娜迦之后,范达尔心寒了。

    作为一个踏入英雄领域的强者,他的感知比其他所有德鲁伊都强,所以他能够清晰感觉到,在水底飘荡的尸体,绝大多数是牛头人和暗夜精灵,属于娜迦的简直十中无一。

    跟灵活且充满战术配合的娜迦相比,塞纳里奥的德鲁伊简直是婴儿级别的。娜迦甚至无需特地把德鲁伊们引开,只需要做个简单的声东击西,两只娜迦联手就能轻易刺死一个德鲁伊。

    不得已,范达尔放出了特有的自然魔力波动。

    那是撤退的信号!

    就是这时候,范达尔心中突然警铃大作。

    传说中,邪能拥有吞噬一切生命和灵魂以化为自身力量的能力,但这个说法也太夸张了。

    范达尔不知道此刻突然冒出来的对手是否用邪能。

    他只感觉整个水底产生了一股无形的巨大引力将整个暗泽湖的湖水向自己身后汇聚过去。

    他转过海狮头,骇然地看到十米开外,一个朦胧的、拥有多条手臂的纤细娜迦女影手上有一把奇特的长弓。造型华丽的长弓上面浮起一层密密麻麻的雷光,甚至可以让范达尔透过浑浊的湖水看到上面精细无比的花纹。但仔细一看那根本不是什么雷光,毕竟雷电在水下传导很快,两下就会消逝。

    那是一层半透明近乎蓝白色的线条,或弧或直,那些繁复的线条如同是铭刻在长弓上面的魔法阵。

    在水底下使用长弓,给范达尔一种荒谬绝伦的感觉,偏偏对方就这么做了,而且对方身上散发出来的绝强气息,让范达尔头皮发麻,整条脊背有种触电似的僵硬感。

    好强!

    会死的!

    硬吃她一箭,我真的会死的!

    开什么玩笑!

    为什么非要我一个没有踏入神域的德鲁伊去面对一个半神强者?

    连十分之一秒的犹豫都没,范达尔直接转身就跑。

    “嘻嘻!跑吧跑吧!射不中你,我万年岁月练就的本事就算白练。”强大的半神雌性娜迦妖媚地笑了,她口中的灵魂之音传到四面八方,直接传入范达尔的精神海当中。

    范达尔还在拼命扭动身躯,加速!加速!再加速!

    到底游了多久,他不知道。

    或许是几秒,又或者仅仅是平常三五个呼吸的工夫,反正水面越来越近了,他可以明晰感到自由与生机传来的希冀。

    一种前所未有的兴奋传遍全身每一个细胞。

    就在这时候,范达尔突然感到身体悬空了。

    那是上不着天下不着地的空虚感。

    无比惊愕地,范达尔再次扭转了他的海狮头,他看到了让他无比绝望的一幕。

    周遭的水全部被瞬间抽空,那个应该是叫瓦斯琪的雌性娜迦,居然将小半个暗泽湖的湖水都生生吸走,进行超乎想象的压缩,最终变成了一支并不巨大的箭矢,搭在那张华丽的雕花长弓的弓弦上。

    而此刻,他堂堂大德鲁伊范达尔*鹿盔,居然悬空在一个巨大的漩涡正上方,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牵引,又或者是托举着,根本不能动弹。

    这时候,瓦斯琪纤细修长的右手指头骤然一松,那根细细的水箭离弦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