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92章 直入正题吧
    在艾泽拉斯世界,杜克见识过不少神。

    有伪神,有真神,有邪神。

    这些神明给杜克最大的感觉不是说没有自己的理念,而是更多的是一种人性化的感触。

    哈卡无脑排外。

    克苏恩不讲道德的吞噬一切。

    艾露恩愿意照顾星空下的一切善良生灵。

    所有这些神都不曾像纳鲁这种圣光生物一样纯粹,同样也没有哪个种族的信徒像德莱尼人这样,有着堪称彻底的无私。

    杜克现在踏入神域,理论上也应该准备点崇拜自己的狂信徒什么的,毕竟将来他很可能会像艾露恩那样,需要祭司什么的来传播他的信仰。

    或许穿越前很多小说都提到的信仰之力,会是必须品。

    虽然杜克明白这些家伙的存在意义,但很怕跟狂信徒什么的打交道。

    “嗯嗯,我只是马克*杜库,一个负责送信打前哨的小法师。”

    一念至此,杜克立马开启‘暗中观察’模式。

    这时候,几个巨大的身影挡在了队伍前面。

    领头的是一名身披重铠身材魁梧的德莱尼人维伦之盾,先知的私人护卫。

    “为了安全,只能让两人觐见先知”言简意赅。

    托马斯敏锐地察觉到,自己这个所谓的正使并不是对方重点关注的对象。很明显杜克刚刚插旗的一幕把德莱尼人都镇住了。事实上,不光是托马斯这么觉得,连伊瑞尔都发现很多视线聚焦在杜克身上。

    伊瑞尔露出一个傻白甜似的笑容:“我会等候在外面。维伦先知召见你们之后,如果你们还需要我,我会随时为你们服务。”

    “谢谢你,伊瑞尔。”托马斯和杜克都露出一个友善的笑容。

    在维伦之盾的引领下,托马斯和杜克缓缓走过去。

    一边走,托马斯还一边用小动作整理着自己已经整理过好几次的衣甲。杜克听到托马斯小声地嘀咕着:“我现在可是代表着联盟的脸面……”

    两人走近了。

    维伦原本并不在沙塔斯城混。

    维伦之前居住在卡拉波神殿,杜克犹自记得,穿越前自己第一次在游戏中见到卡拉波神殿的那一幕闪烁着微光的天幕之上,璀璨的星辰簇拥着皎洁的明月,将这片苍茫土地笼罩在永恒的暮色之下。卡拉波神殿就是位于宽广的大海与影月谷昏暗的平原之间。

    可惜,卡拉波神殿早已在德莱尼人与兽人的战争中陷落。

    原本的历史上,还是大酋长的耐奥祖曾在卡拉波神殿再次开启通往其他世界的裂隙结果导致德拉诺爆炸。

    这一世,耐奥祖直接在卡拉赞跪了。

    按照此前凯尔萨斯传回来的情报:

    兽人失去了耐奥祖之后,神殿就被深渊领主玛瑟里顿占了,紧接着,当伊利丹在诺森德被阿尔萨斯胖揍了一顿,滚回外域之后跟玛瑟里顿狼狈为奸,卡拉波神殿也就成了伊利丹的老巢。

    顺便一提,从被兽人占领时开始,卡拉波神殿就改名黑暗神殿。

    无家可归的维伦,也只能暂时猫在沙塔斯城。

    杜克开始端详起维伦这个超级神棍。

    说真的,无论看多少次德莱尼人,特别是德莱尼男性,杜克都很容易把他们跟恶魔搅浑到一起。

    毕竟是同根同源,德莱尼人是从艾瑞达分裂出来后,才自称德莱尼的。

    很难想象,在同一个种族当中,既可以诞生出德莱尼这种极致光明的种族,又可以演变出现在无比邪恶的艾瑞达一族。

    维伦很老了,哪怕作为有将近永恒寿命的德莱尼人,他都显得很苍老。跟蹄子伊瑞尔那种浅淡的蓝色皮肤相比,维伦的皮肤更倾向于深邃的蓝紫色。

    因为白色的眉毛超长,再配上长到肚脐眼的长须,以及下巴上四条牛尾巴似的蓝色长须,有那么一刹那杜克以为自己见到的是龙虾人什么的。

    嗯,触角啊,胡须啊什么的太厉害了。

    维伦白色底色的长袍上,有着红底金边的繁复绣花,配上高贵典雅的紫色作为点缀,以及如同四块火炬般比脑袋还高的巨大背衬,整个人显得……嗯,更神棍了。

    对于这些花俏的东西,杜克是没什么感觉的。

    但是,当杜克跟维伦对视之后,忽然心中一惊。

    起初,维伦的视线无比平和,甚至他的目光让人感觉就像是阳光一样。在无数的年年月月日日当中,温和地照耀着每一个生灵。

    充满睿智感的深邃目光,更有种能轻易看穿一切虚妄的恍惚感。

    然而下一个瞬间,维伦脸上那永恒的平和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转瞬即逝的惊怒,再对比片刻前的宁静,更让人心惊胆寒。

    “你……”

    哪怕维伦仅仅说了一个字,这足以引起维伦之盾以及守备官们的警惕。

    十分之一个呼吸的时间都没有,他们已经祭出了腰间的武器,数名维伦之盾已经举起大号的盾牌,挡在了维伦的身前。

    一切发生得太快,让托马斯措手不及。

    谁都没想到,下一个刹那,却是维伦和杜克控制的马克同时举起右手,以示制止。

    “没事!”说话的是维伦。

    “被看穿了吗?”苦笑的是杜克。

    维伦随即打个手势,所有护卫哗啦一下都散开了,他转头,对杜克微微欠身:“请原谅这些孩子,在过去漫长的岁月里,基尔加丹一直没有放弃过追杀德莱尼人,他更恨的人是我。所以我身边从来就不缺乏刺杀事件。”

    “我理解。”杜克风轻云淡地回复:“我也有我的苦衷,你看到的东西,可以先为我保密么?”

    “当然可以。”

    得到维伦的答复,杜克才转身,面向一面懵逼的托马斯:“抱歉,托马斯老兄,其实我才是这次出访沙塔斯城的正使。没办法,我收到了来自联盟最高层的密令。这是来自联盟统帅杜克*马库斯大人的密令,请查收。”

    杜克把一个很正式的公文递给托马斯。

    公文当然是真的,只不过是昨晚杜克控制马克蹲大号的时候顺便弄出来的。

    “托马斯,你已经很好地完成了你的职责。你先下去休息吧,接下来让我跟维伦大人商讨一下。”

    送走了神色古怪的托马斯,杜克单对单面对维伦。

    “好了,接下来我们直入正题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