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89章 没时间解释了
    破碎者是些曾经的德莱尼人受到了燃烧军团的力量影响而产生的种族,他们当中很多人因为各种情况丧失了理智和自我,又或者是改变了容貌而性情大变。

    现在那批破碎者就是脑残的那一批。

    在付出半数的同伴之后,他们侥幸逃脱,进入了比邻荆棘小径的荆刺岩地,然后又受到了数十头钢牙飞掠者的围攻,最后只剩下蹄子伊瑞尔一个。

    原本的正副队长,全都挂在路上了。

    杜克搔搔头,心想:这就是自古龙套幸运e么?

    不过这就是战争,高端武力尽管可以作为决定胜负的胜负手,但更多的时候,还是靠凡人的努力去让胜利的天平一点点向自己那边倾斜。

    杜克有点同情德莱尼人了。

    穿越这么久,杜克也算见识了众多的世界。可继续坚守这种即将滑入地狱深渊的世界是何等滋味,现在杜克总算有一点儿体会了。他不禁回忆起富饶的艾尔文森林,哪怕一度受到兽人散布的战火璀璨,在年月的洗刷和凡人的努力下,依然能恢复生机。

    而不是眼前这块一天比一天更贫瘠的土地。

    “走吧!去沙塔斯。”托马斯说完,却发现伊瑞尔没动。

    很显然,这个德莱尼萌新在演绎着什么叫萌新瑟瑟发抖。

    那真是抖啊!在她的尾巴更能清楚看到明显的抖动。

    因为联盟小队的成员,每个人都骑着一只大号的虫子啊。看上去这些虫子都很温顺。可惜怎么看,都跟刚刚差点要了她小命的钢牙飞掠者没本质上的区别。

    “来吧,没事的。”骑在虫子坐骑上的托马斯温和地伸出了他的手。

    伊瑞尔左看看,右看看,竟然弱弱地说道:“杜库先生,我可以跟你同骑一只坐骑么?”

    这一刻,托马斯身体突然石化般僵硬了,脸上表情为之一滞。不难想象,他那颗单身狗之心在这一刹那受到了十万点暴击伤害。旁人不禁怀疑,是不是下一秒吹来一股邪风,会让他整个人风化掉,随风消散?

    杜克脸上满满写着一个大号的。

    在卡拉赞,吉安娜没节操地拍桌子大笑起来:“杜克!没想到你控制个分身都能惹到小姑娘!哇哈哈哈哈!”

    呃,这就是传说中的无形撩妹最为致命吗?

    人家都这样说了,杜克还能怎么来着?

    杜克控制的马克笑着说:“这是我的荣幸,女士。坐在我后面还有个好处,起码你不用怕被铠甲的棱角扎到。”

    如果是这样都算了。

    “我……我没骑过任何坐骑,能不能让我坐前面,我怕我会掉下来。”

    “……”托马斯的心灵受到一百万点追加的暴击伤害。

    “可以。”

    在骑上去的时候,伊瑞尔还注意到一个细节,她发现在虫子脖子的硬壳上还刻着一行通用语大字:秋名山!

    “这是……”

    杜某克老脸一红,旋即摆出一副正经脸:“没时间解释了,快上车!哦,不,是快上来。”

    “哦,好的。”萌新就是纯,她意识到自己在这里已经耽误了太久。现在她的首都正在被围攻,她的族人正在不断牺牲,她还在这里磨叽,居然还要身为盟友的马克来提醒她,真是太不应该了。

    这一刹那,伊瑞尔不由得对杜克肃然起敬。

    有了带路的,接下来的事简单了不少。经过还是需要经过那几个地区,在伊瑞尔的带领下,联盟先遣队可以躲开不少怪物聚集的地方。

    一边找地方插入魔网的信号增强器,一边推进,先遣队花了五天时间,总算穿越了荆刺岩地,绕开了图雷姆,来到了沙塔斯城的西南部。

    沙塔斯城在过去和现在都是德拉诺的德莱尼人都城。它的名字另一个寓意是

    ‘圣光之所在’。

    在基尔加丹欺骗耐奥祖,挑动兽人向德莱尼发起战争后,这里曾爆发过激烈的战斗。虽然德莱尼人坚守都城,但沙塔斯城还是陷落了。整个城市沦为一片废墟,直到沙塔尔来到这里。

    本来这里已经开始重建了,虽然进度无比缓慢,但的确在重建。没想到伊利丹重临外域之后,为了让整个外域成为他最坚实的后盾,他开始清洗所有反对他的存在。

    此时此刻,外面战鼓喧天,战斗的铿锵声甚至传出几公里外,传到沙塔斯城的正中间。

    跟外面紧张的战斗气氛不同,沙塔斯城正中一片宁静。

    沙塔斯城有着奇特的构造,在最中间,是一座无比巨大的半球形大殿。

    德莱尼人的建筑都有着类似的风格,这座大殿有点像德莱尼人的圣地卡拉波神殿。以巨大的灰褐色立柱支撑,在石质建筑的间隙中间,全是炫目的紫色和蓝色大玻璃,尖叶型的大门层层叠叠,无论什么时候看上去都像是一个唯美的艺术品。

    在大殿的正中央,有一个由无数块金叶子似的碎块,悬浮在半空的人形。那是圣光的代名词纳鲁!

    这种有着强烈自我意识的能量生物,就是对抗燃烧军团最坚定的存在。

    在纳鲁之座涌动的能量面前,哪怕是最嗜血的战士也会心境平和,最疲惫的信徒也会肃然起敬。

    神座前,任何人哪怕是远远瞥一眼,都能从圣光之柱上得到了极大慰藉。

    维伦在纳鲁之座前,细细回味着他近来感知到的关于未来的线索,试图洞悉其间或深或浅的联系。数月以来,他感知到越来越多支离破碎的线索。

    德莱尼先知将腿盘在身下,双手覆上那衰老的膝盖,当他冥想时,水晶像是在呼应着他的力量,闪耀着,脉动着,以一种混乱而非有序的方式在他四周回旋飞舞着。无数未来可能发生的幻象,正朝他汹汹袭来。

    他再一次感受到一个充满希望的变数,正在从东方过来。

    此时此刻,沙塔斯城边的宽阔通道上,守备官玛尔拉德手持巨大的晶铸战锤,正在同那些可恨的兽人战斗着。这些家伙看上去跟二十多年前别无二致。

    他很累,哪怕圣光给他无穷的勇气,依然无法完全抵消身体的疲惫。

    这时,他的蹄子滑了一下,这让他跪倒在地。眼看一柄无比肮脏的破斧头即将砍断他的脖子,他甚至可以感到那把有着几个缺口的劣质斧刃上正散发着的死亡气息。

    突然,部落吹响了撤退的号角声。

    发生了什么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