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85章 出发!目标——沙塔斯!
    “你们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荣耀堡往西南,进入荆棘小径,每隔5000码安置好一个魔法传信中转装置。有了它们,我们就可以保证在99%状况下的通讯。确保它们在安全的地方,不被怪物捣毁,并做好标记。你的基础任务就算完成了。”

    说完,老法师躬身行礼,以示他说完了。

    达纳斯重新开口:“接下来就是进阶的后续任务了,每额外完成一部分,都会有两倍,甚至三倍的加分以及奖赏,具体写在报告书里面。首先,可以的话,你们尽量到达沙塔斯城。联盟急需沙塔斯城的情报。最后,可以的话,你们尽量护送至少一个沙塔斯城的使者回来。”

    任务清晰,方向明确。

    没什么好说的,而且进入外域以来,托马斯等高地骑士接的大多是清扫荣耀堡周边的怪物等任务,对地形和怪物的打法可谓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而且这次有着跟联盟风格截然不同的大虫子坐骑,虽然影响市容,但不得不说,其拉虫子坐骑真的好用。智商高,在控制水晶传令下,基本能明白主人的想法。悍不畏死,能打能扛,哪怕丢虫子断后都毫无怨言;爬山涉水无所不能,还不挑食死掉的怪物可以吃,烂肉朽木什么的也可以吃,甚至死掉的同伴也可成为食物。

    基本上除了丑之外,都是优点。

    大家开始对联盟放过那些杀戮了他们相当多同胞的虫人是相当反感的。随着战争的推移,大家都接受了这些强悍的虫子。

    部落有战狼,联盟有虫子,听上去low了一档不止,用起来才感觉比战狼还好用。

    节操这玩意可没有命值钱。

    没品位,掉节操好,还是小命重要,只要是中下层的士兵都会选。

    而且虫子坐骑源源不断可以补给,战马那种娇贵的玩意可没这么好补充。

    任务就这么定了。

    此时此刻,在卡拉赞顶楼卧室里,吉安娜斜躺在贵妃椅上,优雅地呷了一口红茶,然后放下精致的白瓷杯子,静静地看着‘网瘾半神’在‘玩游戏’。她当然不知道,杜某克穿越前的梦想就是有间自己的游戏房,大屏幕,顶级配置。哪怕用四路泰坦显卡玩扫雷这么**堕落找抽,也是美滋滋的。

    反而吉安娜觉得认真工作的杜克,非常迷人。

    明明因为艾泽拉斯星魂受创,不得不留守,没法进行自己最爱的一线指挥,没法亲自参与大冒险,对抗邪恶的敌人,却能在这种情况下苦中作乐,用天马行空的想象力寻觅到新的解决之道。

    果然,唯有这样的男子才有资格如此霸道地拥有她,还让她无怨无悔地接受自己仅仅是他后宫一份子这个事实吧。

    “呐,杜克,真不考虑直接插手外域的事?”吉安娜轻轻托着腮帮子问道。

    杜克摇摇头:“想起来,别说是我要留守,哪怕我不留守,也不该是我直接去外域。现在,我跟基尔加丹算是兑子了。”

    “兑子……吗?”

    诚然,杜克不去外域,就避开了燃烧军团在外域布下的猎杀陷阱。

    杜克不动,艾露恩也在,那么变相牵制了基尔加丹。

    偏偏杜克用遥控的方式,解决了自己无法直接参战的问题。倘若换成其他强者,多半会因为换成分身,进而实力不足导致无法影响大局。

    杜克是个奇葩。

    身为穿越者,当年他用智慧就坑杀了无数强敌。

    他坚信这一次也不例外。

    反正真赔了,也不过赔个分身,半天就做出来了。

    哥这次虽然不是无限复活,但我跟你玩‘复制人的战争’,就问你怕不怕!

    第二天,托马斯等人准备好了。

    高地勇士团一行38人,合共120只虫子坐骑,堪称一人三骑,浩浩荡荡地从荣耀堡南门出发,绕路直奔荆棘小径。

    出了荣耀堡,杜克看了看天空,偷偷叹气。

    “怎么了?”托马斯问。

    “没,只是永远看不惯这样的天地啊!”

    “的确!无论看多少次都不会习惯……”

    这个近乎永夜的天空!

    没有太阳,没有云朵,有的只是迷离虚幻的黑暗。

    不时闪过一条方向不明的闪电,贯穿那些在天空中不停打转的巨石。

    明明重力是正常的,却看到天空中飘着石头,明明没有阳光,越靠近赤红色的干旱地面,就越觉得明亮。

    这种不科学的景观怎么都觉得怪异。

    从荣耀堡所在的赤褐色山岗上沿着坡道下来,几乎是举世皆敌了,入目所见一切没有联盟标记的玩意都会攻击你。

    “咕噜”一声新兵绝对不明所以的声响从远方响起。托马斯等人当场就皱眉了。

    旋即,一股猛烈的烟尘从远方卷起。

    “地狱野猪”早早有暗夜精灵斥候在左翼高喊。

    地狱野猪,典型的因为恶魔之血泛滥引发变异的野兽。有着恶魔生物极度强化的身体,以及野兽本能的凶性。

    这玩意在整个地狱火半岛上游荡,联盟几乎每星期都要专门组织对其猎杀,可惜仅仅能减少它们的数量,根本无法彻底铲除这种可怕的物种。

    地狱野猪本身近战不会太强,可怕的是它的冲锋。全力冲锋之下,地狱野猪的獠牙曾经有怼爆一辆新锐坦克的记录。

    这可不是老式的蒸汽坦克,这是联盟最新型的柴油机坦克。

    在外域,因为气压的不稳定,蒸汽机的启动状况相当糟糕。联盟不得不派上最新锐的柴油机试验坦克。虽然柴油也有着各种问题,起码能用了,而且马力更大。

    矮人是给那辆坦克侧翼装上了更丧病的130mm钢板。

    即便如此,还是直接怼穿,瞬间爆了发动机和弹药舱,外加赔上了三个精锐矮人坦克兵。

    看到这头狂暴的地狱野猪冲来,托马斯当场就皱了眉。

    被那种大家伙撞到,起码两三只坐骑虫子要报销了。

    别看虫子近战不错,但相对单薄的腿一直是其破绽。对于冲击,虫子坐骑一点办法都没。

    “我来!”杜克轻声说道。

    轻轻一个臂儿粗的坑洞,妙到毫巅地出现在地狱野猪的前蹄下面。野猪的冲击力成了最大的杀手,在左前腿陷入地面的瞬间,它的冲击力和重量世界把它整条腿撕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