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25 女巫的复苏
    女巫vv就如同从漫长的时光中醒来,她有一种错觉,就像是自己被分解成了无数份,又被重新拼装起来,然而,她知道自己到底是什么——自己本来就是由无数的碎片构成的——只是,在分解和重构的过程中,自己到底又发生了怎样的变化?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到底在最细微的地方有了什么不同?她感觉不到,只觉得现在的自己就是自己,仍旧是过去的那个自己的延续,而不是变成了某种崭新的东西。

    就像是人的成长一样,包括**和思想,乃至于人格,随着时间不断有一部分发生更替和转变,以十年来计算,觉得现在的自己和过去的自己截然不同,但又是从过去的自己成长而来的人不知道有多少——发生变化的,没有发生变化的,全在那最细微的层面一点点地,巨大量地发生,但在一个整体的角度来看,没有太大的变化。

    于是,只能用“苏醒”来描述。

    女巫vv苏醒了,距离上一次沉睡,亦或者说“死亡”的时间其实并不太长。她还记得自己是如何被杀死的,只是,她仍旧无法确定,杀死了自己的那个东西,那个叫做“江”,外表就像是一个成年人类女性的东西,到底是什么玩意。

    被杀死的恐惧,被杀死之前的恐惧,也伴随着她的苏醒,在她的内心深处苏醒。有一段时间,实际很短暂的,但对她而言十分漫长的时间,她都在这种恐惧中挣扎。她感到,如果自己不挣扎,自己就会再一次死去,而她不知道这是不是真的,也没有想过这种感觉的真实性。只要有这样的感觉,她就会不断试图摆脱这种感觉。

    直到她真正感觉到“自己完全已经清醒”的时候,就如同从深海的最下方,憋着一口气,终于浮出水面。直到这之后,她才能从这种完全内在的感受中,将自己的感知扩散到外在。霎时间,一个巨大的容器、身体亦或者说,装在“自我认知”的外壳,就在她的感知中呈现出来——说是巨大一点也不为过,过去的她从来都没有这种“巨大”的感觉,她扩散自我感知的过程更让她能够清晰感受到这种巨大——就如同一个病人终于可以感觉到自己的身体一样,或许是慢的,或许是快的,或许是一瞬间,或许需要几个月乃至于几年的时间,可是,那些没有感觉到的部分基本上就是“没有感觉”吧。

    可女巫vv确实有感觉的,一种“空荡荡”的,那种内在的自己没能填充到外在躯壳的每一个角落的感觉。

    自我已经苏醒,自我感受不断膨胀,速度很快,但对比起身体的“巨大”,这种速度就不足为道。究竟花了多长的时间,才让自己有一种“自己的灵魂和**再度合为一体”的感觉?女巫vv无法计算,她感觉到的时间很漫长,但是,身体反馈回来的一种如同机械工业般精确而直接的数据,却显示只是一个极其短暂的时间。

    这种由身体反馈回来的精准而直接的计数是她在过去的身体上从未感受过的,这让她立刻意识到了,自己如今的身体已经不再是人类的身体。过去自己的身体到底算不算是“人类的身体”,她并没有一个准确的概念,但如果换成是“多接近常识中的人类身体”的说法,毫无疑问,如今的身体比过去的身体,距离这个人类的标准更远——已经远到了或许根本就是不同的东西的程度。

    和人类不同的身体,带来了和人类身体时不同的感受与视角。女巫vv很难描述自己感知和观测外在一切的时候,这种感知到底是怎么回事,因为它太复杂了。倘若说人类用六感,乃至于神秘学中的七**十感去体验世界,所有对世界的认知,都是从这种复合型的感知中得来。那么,如今女巫vv的身躯带给她的观测体验,简直就是从七**十感提升到了千亿兆感知的程度,其交错复杂的综合性运作,已经完全超出了她的理解——即便如此,她也仍旧可以使用,不存在任何“不理解就无法使用”亦或者“用起来磕磕绊绊”的困难。

    她只觉得自己可以从一个整体的综合的角度,下意识地去使用这种观测、感知和所有基于这个身体的每一种功能和力量,其中不存在任何磨合上的问题。就如同人类诞生后,一下子就跳过了婴儿阶段对身体的掌握和学习,如同年轻人一样灵活自如地操纵肢体去完成人体本就该可以做到的那些运动。

    人的身体受限于基础构成因素和构架,看似可以做出许多复杂的动作,但实际上的束缚也是存在的。而女巫vv的新身体则让她感到了一种远超人类身体限制的自由和开放,人体可以做到的,这具身体同样可以做到,人体做不到的,这具身体也可以做到,人类需要换个方式去做的事情,这具身体直接就可以做到。至今为止,女巫vv所知道的,人类必须利用工具才能完成的事情,已经彻底被这具身体的功能性彻底覆盖,并且,还可以不断地拓展——人类还需要针对一些工作去发明工具,而这具身体几乎万能到了,根本就不需要去思考该制造什么,如何制造,只要意识到“这是有需求的”,身体就会自然而然地将之创造出来。

    是的,仅仅只需要一个意识——反过来说,如果连自己需要什么都无法意识到,那么,这个身体同样什么都不会做。不,也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这种内在而本能的自我进化更新在无意识主导的时候,是十分缓慢的。

    从这个角度来说,却也和人类的身体有不少相似之处。

    正因为这具新的身体和过去的身体相差太大了,所以,女巫vv一时间,根本就无法找出这个身体的上限——这个身体的未来似乎是无限宽广的,至少,暂时是这样。

    以“自我”为基础的内在,身体的表面与内部,正变得水乳交融,女巫vv看到了“位于自己身体内部的种种异物”。她很快就认出了他们,素体生命,末日真理教的巫师们,以及非敌非友,既合作又斗争的nog人员——有许多连一面都没见过的家伙,但也有堪称是“老朋友”的家伙。

    “桃乐丝,还有……席森神父?”女巫vv一眼就认出了桃乐丝,但是,席森神父和过去的他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如果不是因为这个新身体带来的崭新而庞大的视角和观测手段,几乎不可能在这个家伙的身上找到过去的席森神父的影子——现在,她可以认出席森神父,正是因为,在他人难以观测到的角度和层面,席森神父一直特有的,让他就是他的某些东西,并没有发生太过剧烈的变化。

    不过,也很难说,要说完全没有变化也是不可能的,只是变化相对其存在形态而言,尚没有安全改变。

    女巫vv也在同一时间确认了自己在什么地方——仍旧是在统治局的遗址中。那穿透性的视野一直向外扩散,但仍旧无法抵达统治局遗址的“边缘”,正因为如今的自己看得比过去的自己更加遥远,所以,过去就已经存在的“统治局遗址可能没有边界”的想法也愈加沉重。她所见到的一切,无论是正在发生的,还是已经发生了的事物,都在给她带来一种超乎想象的重量感。

    这已经不能用“荒芜、扭曲和废墟”来形容了,这是一个巨大的战场,仿佛只要统治局遗址是无垠的,这个战场就是无垠的——比“扭曲”的意义更加扭曲,比“激烈”的意义还要激烈,这种无法用语言去表达的震撼和强度,仿佛只是为了证明:如今这里就是地狱。

    这其中有熟悉的没有变化的东西——这些东西始终没有变得更好更缓和的迹象。同时也有不熟悉的,发生了剧烈变化的东西——这些东西始终象征着末日的接近,现在,末日已经很近很近了。

    而女巫vv也再一次确认了,自己没能如预期那样超脱这个地狱般的“末日幻境”,去往更上层的美好而真实的“新世界”。不,毋宁说,本来已经做好了“上天堂”的准备,为此不惜去死,然而,一觉醒来,从死亡中复苏,却只看到,自己仍旧在地狱之中,仿佛过去的种种准备和为之付出的承诺和代价,都变成了一场玩笑。

    ——充满了恶意的玩笑。

    一种巨大的愤怒顿时从女巫vv的心中冒出,她从来都没有这么愤怒过,也从来都不觉得,自己会有这样的一种情绪,并且,这种情绪竟然可以剧烈到这种程度,就连那精密谨慎的思维也似乎停顿了几秒钟的时间,就连新的身体也受到这种愤怒的影响,而发出某种耳朵无法听到的嘎吱嘎吱的声音。

    确实,自己似乎变得比之前还要强大了,可是,仍旧呆在地狱里的话,这种强大又有什么意义呢?无论多么强大,只要无法逃脱地狱,无法逃脱末日,任何自我感受到的“强大”都不过是一种幻觉。现在,自己仍旧无法逃离这个幻觉吗?

    “系色!桃乐丝!”女巫vv的声音在新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在身体之外的巨大战场上,愤怒地爆发出来了,“你们没有遵守诺言!”

    此时此刻,女巫vv只觉得自己又在瓦解了,构成自己的每一个碎片,就如同一片片残渣般的人格,无法如过去那样完整地捏合成“女巫vv”这一个体的认知,但是,却也不是分崩离析。这些构成如今的“自我”这一整体的碎片,就像是被巨大的震动抖了出来,彼此之间仅仅用复杂的丝线连接着。但也正因为它们的存在变得更加独立化,变得更加醒目,更有存在感,所以,女巫vv在模糊之中,仿佛可以听到它们每一个所发出的声音:这个声音,和她的声音是一致的。

    ——充满了回忆、期待、向往以及破灭后的愤怒和悲伤。

    不仅仅是一个整体的“自我”知道自己的失败,这一个个构成自我整体的碎片也统统都知道自己的失败。这种失败感,以及伴随失败而来的种种情感,让女巫vv觉得自己再次被汹涌的海水淹没了,被那巨大的浪潮卷入海底,沉重而窒息。

    女巫vv又开始了新的挣扎,在挣扎的过程中,大部分躲藏在身体内部的“杂质”都被清空了,抛离了,灭杀了,只留下她下意识中最想要留下的东西:桃乐丝和席森神父,因为,这两人是最有可能你回答她的问题的存在。

    她已经近乎失去理智,但并没有完全失去理智。

    从“莎”的残害中获得新生的女巫vv,从过去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中诞生的新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正在发生暴动,巨大的数据对冲导致已经足够扭曲的周边再一次发生扭曲——这股冲击是如此之强,就连波及整个统治局的偏差仪式所造成的扭曲,都不足以对抗这种强度的扭曲。

    新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就在这种内部和外在都在发生巨大的变化和冲击的过程中,让自身的体量再度扩大,转眼之间,就吞噬了自身原有体量的近十倍的空间,几乎将其所在的统治局分区彻底转化为它的一部分。

    迅速增大的体量,同样带来了一定的压力,正是这种压力,将女巫vv从愤怒到崩溃的边缘拖拽回来。她再次感受到了,那种窒息到了极限,终于钻出海面的轻松感。她觉得自己暂时又能继续思考问题了。

    桃乐丝和席森神父在这愤怒的冲击中没有失去自己的位置,无论是哪一个,都有着快速适应当前环境变化的能力。即便如此,呆在一个愤怒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内部,而且,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更是基于过去自己所知晓的“强者”诞生的,仍旧会感受到巨大的压力。面对理论上更强,并且,不知道强大到何种程度的女巫vv,无论是桃乐丝还是席森神父,都已经做好了逃离的准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