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21 圣徒席森
    桃乐丝站在翘起的扭曲的悬崖上。这个悬崖仍旧残留着一些痕迹,表明它曾经是一座塔形的建筑。如今这个高达数百米的塔形建筑已经和它周遭的阶梯、平台以及其它同样轮廓扭曲的建筑被怪异的力量拧成一团,砸扁,焚烧,撕裂,最终一端翘起,宛如从悬崖顶上向外延伸的断桥。在桃乐丝的脚下,断层的地面下滑了上千米,留下一个巨大而狰狞的裂缝,若往下看,下方还仿佛燃烧着火焰种种神秘的力量在下方辐射,汇聚成隐约可见的半透明的漩涡,火焰就在漩涡中流淌。

    桃乐丝清晰听到了在这个深渊的底部,战争也未曾停止,包括厮杀和破坏在内的种种声音,混沌得让人难以理解下方的战争到底是何种模样。但在这个战场上,战争的主体仍旧是安全卫士和纳粹们。这些曾经被“莎”调整过的安全卫士,以及被“莎”恢复的那部分安全网络,直到现在仍旧在发挥作用,让疯狂的纳粹们无法在短时间内结束这场战争。

    桃乐丝可以想象,纳粹也好,素体生命也好,全都在寻找曾经由“莎”控制的这部分安全网络和安全卫士生产线的所在,意图对其进行侵蚀或脆弱,从根本上解决这支一直在对抗它们的敌人。桃乐丝也同样可以想象,素体生命仍旧不愿意全力投入这场战争,它们所追求的东西,既不同于自己这些统治局的外来者,也不同于纳粹和末日真理教它们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目标,然而,放在这个不断被末日节奏推动的世界里,它们并没有意识到,独善其身的想法和行动,终究也要如同柴薪一样燃尽。

    不解决纳粹和末日真理教背后的阴影,不解决整个末日幻境的实质根源,哪怕从更表面的情况来说,不去认知到末日真理教准备的那些仪式和眼下持续的战争对仪式的推动作用。素体生命再强大,再有想法,也不足以对抗那滚滚而来的大势末日,就是这个末日幻境的大势,眼下任何糟糕的局面,都不过是这种大势的一种表象而已。

    桃乐丝曾经想过,利用素体生命这一支同样十分奇怪的力量,去遏制末日的另一种表象:末日真理教的仪式,然而,无论怎么想,从素体生命的角度来说,能够更加实质性地,更加明确地为它们带来种族繁荣的末日真理教和纳粹们更有联盟的价值。哪怕对它们说,这种种族繁荣是暂时的,目光短浅的,但是,它们又怎么会相信呢?

    哪怕在末日幻境里,谈论“未来”,谈论“世界”,也仍旧是一个巨大的命题。无法从更实质的第三者的角度去观测“末日幻境”,无法接受“末日幻境”的那悲剧性的存在意义,自然就无法跳出“末日幻境”这个主观认知的角度,去考虑那些更长远的事情。

    况且,素体生命这样一群奇怪的生命,理论上在病院现实的角度里也能找到源头一种扭曲的精神和生理上的源头但是,它们在“末日幻境”中已经被独立出来了,已经不剩下多少“人”的要素,这意味着,哪怕它们想要脱离“末日幻境”,在“病院现实”中找到一个存在的基点,也比其他那些尚且还有点人形人性的人们更加困难。

    安德医生在病院现实中提倡的“人类补完计划”,在理论上可以反向让“末日幻境”中属于人的一切,重新回到病院现实的病人体内,成为病人自身的精神、人格乃至于物质构成的一部分信息。如果是人格足够强烈稳固的话,甚至于,维持这个人格,在病院现实中制造出一个躯体,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然而,这种可能性和素体生命基本无缘。从这个角度来说,它们也只能存在于“末日幻境”里,“病院现实”是无法容纳它们这种存在的。

    既然素体生命只能存在于“末日幻境”中,只能看到“末日幻境”展现出来的一切,只能将“末日幻境”当作是自己唯一的世界去生存,甚至于,在“末日幻境”里,它们也同样拥有巨大的种族缺陷,并且被牢牢封闭在“统治局遗址”这个区域里,它们在思想和行为上的局限性也就可以理解了在它们看来,它们的所作所为既正义又正确,但从末日幻境的未来而言,它们的所作所为却又可悲地正在让自己失去未来。

    “……不,失去未来这一点,其实,无论素体生命还是我们,都是一样的。”桃乐丝深深叹息着,撂起耳边的发丝,对席卷自己的狂风说:“席森神父,以你现在的存在方式,所能看到的世界,又是否和我们相同呢?”

    “我并不知道你眼中的世界是什么样子,所以,你的问题毫无意义。”狂风中,空气震动着,从四面八方传来席森神父的声音,“而且,我只是一个注视者,一个末日真理教的信徒。如果你是为了末日的到来才感到哀愁,那对我而言,这种哀愁也毫无意义末日之所以是真理,就在于它必定发生。无论你们的打算如何,这个世界的毁灭也已经被注定,不过就是方式和形式上的问题而已。”

    “这个世界的毁灭将会是末日的直接体现之一,但也仅仅是之一而已。席森神父,你仍旧无法感受到,在这个世界之外的世界吗?那个更加真实的世界,决定了这个世界的一切在一定程度上,这个世界的末日真理,也是由这个世界之外的世界决定的,是由之外的那个世界的病人自身,以及产生病人的源头所决定的。”桃乐丝再一次劝说到:“你所信奉的末日真理只是这个幻境般的世界的真理,只要我们从更加本质的源头进行改变,这个末日幻境的世界就不会存在,哪怕存在,也将不会再是这么疯狂绝望的末日世界。”

    “……末日幻境?这就是从你的高度俯瞰这个世界的时候,对这个世界的称呼吗?很合适的名字。”席森神父说:“你要将这里视为幻境,将回到那个你认为的更本质更源头的世界称为觉悟,也是你的事情正如神秘学中往往都会有抵达彼岸,超脱而生的说法,说的正是从这个世界去到另一个高度的世界,所有人都相信,在那个高度的世界里,能让人彻底从这个世界所存在的一切苦难中解脱,然而,事实又怎样呢?桃乐丝,如果你自称的一切都是真实,那么,你下降到这个如同幻境一样的世界里,又是为了什么呢?不就是因为,在那个高度的世界里,你所感到和看到的,仍旧是苦难,而不得不再次从这个幻境一样的世界里寻找一个答案,寻找一个途径,去找出解决问题的方法吗?”

    桃乐丝皱着眉头,她知道席森神父看待世界的角度,仍旧和她有所不同,但是,席森神父所说的这些,却又让她无法反驳。

    “你说,在我们这个叫做末日幻境的世界里,末日才是真理,那么,我很想问问你,在你那个高度的世界里,末日就真的不是真理吗?你在那里所面对的问题?真的不是末日吗?桃乐丝,不要欺骗自己了,你也不可能欺骗我。”席森神父如此说到:“我之所以不怀疑你所说的那个高度本质本源的世界,正是因为,你的所作所为,你一直在掩饰的一切,都在表明,末日也一定在那里上演。末日贯穿了我所能看到的这个世界,以及你可以去往的那个可能更本质更本源的世界,如此,末日真理被完美地证明了。我大概只能看到这个世界的末日真理的体现吧,只有这一点让我感到遗憾。”

    “可是,你仍旧在帮助我,不是吗?”桃乐丝不甘心地强调到。

    “这只是形式上的帮助,无法改变末日真理的展现,哪怕是我如今的形态,在真理面前也是如此的渺小。我所有对你的帮助,都将会成为末日的一环。你看,这就像是所有的神秘专家都曾经在对抗末日真理教的时候所感受到的一种无可奈何的推动力,正在催发末日的脚步。”席森神父化身的狂风似乎在发出阵阵嘲笑和自得,“我越是帮助你们,就越是可以亲身体验到末日真理是如何展现的。我是末日真理的观测者,我是末日真理的信徒,我就是另一个末日真理教,从过去到现在,都不曾有所改变。”

    “也就是说,你仍旧会站在我们这一边,对吗?”桃乐丝只能退而求其次地问到,“就如同网络球和你合作的时候,你也仍旧是末日真理教的信徒一样。”

    “对,这一点你可以放心,并不是玛尔琼斯家的末日真理教才是正确的,它们也不是唯一的。如今末日真理教只不过是玛尔琼斯家,他们只能代表他们的末日真理,但是,末日真理是如此的巨大而深邃,每个人,每个信徒,所能看到的末日真理,其实都不过是末日真理的渺小的一部分而已。但是,每一个末日真理的信徒都在践行自己的信仰,你看,不仅仅是玛尔琼斯家,还有纳粹,他们前身的死海使徒,以及我,都在以自身的存在证明自己所理解到的末日真理的强大。只有看起来已经率先回到末日真理之中的世纪福音,从结果上来说,他们对末日真理的理解和践行都是最弱的他们对末日在这个世界的展现没有足够积极的推动作用,所以他们率先离场了。哪怕它们的首领,女巫vv,在某种角度看来,比现在的我更加强大,其存在方式也更加的异常。”席森神父从他自己的角度去解读着每一个死亡的人们和势力,在他的眼中,这一切死亡都有一个根本的顺序,并从这个顺序上体现出了他们对末日的贡献和价值。这个顺序是如此的深严,就如同剧本中排列出来的角色重要程度一样。

    “……你的想法真的始终贯彻了末日真理呢,席森神父。”桃乐丝只能心中苦笑,她十分清楚,要改变席森神父的思想是多么困难,类似的对话,在网络球的时候就已经发生过许多次了。但是,席森神父最终仍旧是一个虔诚的末日真理信徒,只是在贯彻信仰的行为上,和其它的末日真理教信徒有差异,但其思想核心本质仍旧是一样的。

    “桃乐丝,你想做什么,就去做吧。不需要担心我会做什么,我不会破坏自己的承诺,因为我知道,无论我做什么,哪怕站在你们这边,去做那些所谓对抗末日的事情,也仍旧是在推动末日的到来,其行为本身,仍旧是末日真理的展现。我的一言一行,看似反对末日,但却事实上遵循了末日真理的教义和信仰。”席森神父用一种大彻大悟的声音说着,他的声音融化在风中,就如同他的身体一样,仿佛随时都会变成或许已经变成了这个疯狂而绝望的世界环境的一部分。

    桃乐丝知道他是如何看待自己这种变化的,在神秘学中已经有过种种注解:在东方,这就是更广义上的天人合一;而在西方,这就是圣灵升天之前。仅仅从神秘学的角度去看待如今的席森神父,他就是“圣人”,亦或者,正在成为“圣人”。哪怕他信奉的,是对人类极度不友好的“末日真理”。

    圣人席森吗?不,应该还没到那个程度,暂时还只是圣徒席森吧?

    桃乐丝揉了揉太阳穴,尽管这个身体不会在生理上头疼,但精神上的重压让她总是可以感觉到虚幻的痛感。她知道自己现在应该去做什么,在脱离伦敦中继器的时候,目的地就已经决定了。“莎”如今的情况,以及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存在的东西,她不是完全不了解,只是,她并不确定,近江到底在公示的计划之外,还私下里做了什么。不过,哪怕考虑到近江的深谋远虑和鬼神莫测的才能,桃乐丝也仍旧觉得,自己必须要拿到“莎”留下的瓦尔普吉斯之夜的遗蜕即便近江真的很厉害,但她和系色也不是吃素的,能够从更高的角度去观测和干涉这个末日幻境的世界,自然也有近江无法模仿的优势。

    不管近江在“莎”的遗蜕中留下了怎样的手脚,桃乐丝都相信,自己和系色早就准备好的东西,可以从病院现实的高度,自上而下,清理掉那些手脚。况且,从眼下的形势变化来看,近江还不一定会阻止自己这边取得“莎”的遗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