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20 如流星般
    圆形的大门就像是将门框镶嵌在空间里,而门框中间的入口有一种奇特的膨胀感,就宛如那里的空间一直向内部凹陷,这种“凹陷”指的不是形状,而是一种动态。魔法少女晓美看不见门后的东西,那里像是什么都有,但仔细一看,又仿佛有许许多多的东西,只是太过于模糊罢了。

    无论在门后的究竟是怎样的一副景象,对魔法少女晓美本人都有着莫大的吸引力。她几乎是想都没想,就直接走了进去。

    首先是一条线,然后由线延展成一个平面,水色水光的平面迅速在她的视野中放大成型。当她眨了眨眼,自己就已经站在这片水色水光的平面上了。这个奇异的空间似乎无限向四面八方延伸,没有尽头,而色调是缓和的,充满了一种让人不禁想要驻足歇息的温暖。同时,这个水色水光的平面也让人第一眼看到就不禁联想起平静的湖面当然,眼睛里看到的东西,和第一知觉的认知,绝对不会将这个水色水光的平面误认为是湖面,但却不会妨碍人们这么去联想。

    魔法少女晓美再次感受到一种若有若无的既视感,就仿佛自己在某个时候,也曾经这样站在这里可是,她完全没有这方面的记忆。无论如何,当她身处于这奇妙的空间里,并被这平缓温和的色彩、气氛和那无处不在的既视感吞没时,她就越发相信,学姐就在这个地方。

    可是,这个水色水光的平面是如此之广阔,随便看向任何一个方向,也无法在这个平面上找到任何独特的起伏。它就真如同“镜面”一样平整,有一种强烈的纯净感排斥任何不属于这个地方的物事。偶尔有几个瞬间,魔法少女晓美也觉得自己宛如患上了洁癖,觉得自己就是这片水色水光的平面上唯一的“脏东西”,莫名其妙会想要将“自己”驱除出去。

    幸好,她还记得自己是为何来到这里的。

    魔法少女晓美一边警惕这个水色水光的平面持续产生的影响力,一边向某一个方向走去。这里根本不辨东西南北,也没有任何位置上的参照,无论是凭借感觉还是视觉,都无法确定自己走的到底是直线还是弧线。

    魔法少女晓美心中也没有任何清晰的想法,她到了这里,反而不知道该如何才能找到学姐了。那些一直引导自己的直觉和心声,无论那是什么,总之,在这个地方都消失了。她一想要去寻找什么,一想要更具体地想点办法,脑海里就完全是一片空白,就连自己都读不懂自己到底在想些什么了

    或许,自己真的一点都没有想。

    只是,这种“自己一点都没有想”的念头,不也是一个清晰的念头吗?魔法少女晓美意识到了这一点,她开始觉得,这个奇异的空间对人的影响力还是有限制的,或许它只是限制了某个范围的念头?

    魔法少女晓美这么思考着,摸索着,行走着,渐渐忘记了自己来到这个奇异空间的目的,当她意识到自己忘记了什么的时候,却又并不奇怪自己为什么会在这个地方,当然,也没有去想这个“为什么”,而是“自己身处于此地”是极为理所当然的事情,就好似自己本应该就在这里,没必要去追究什么原因。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远,她看自己的脚下,只见到许许多多的景象一直在变幻,她觉得这些景象很熟悉,却又不愿意去想它们到底都是些什么。她只觉得对这一切都没有兴趣,那么,到底有什么才是自己感兴趣的呢?就连这个念头出现的时候,也没有兴趣去解答了。她就这么一直徘徊在想和不想之间,拖着脚步在水色水光的平面上前行,仿佛只剩下前进,才是自己唯一会去做的事情,如果自己不前进,那就会彻底停止下来在这温暖、平静、柔和、美丽的世界里停止。

    魔法少女晓美停止了,就如同一个“表现出行走姿态”的雕像,她脸上的表情温柔而平静,明明停顿着,却充满了动感,让人觉得她一直都在前进一般。

    在她驻足的地方,水色水光的平面有了新的倒影。那是一个与她反向,但立足点、姿态和神情都近乎一致的魔法少女。两个魔法少女以水色水光平面为分界线,就如同彼此是彼此的倒影。

    有涟漪从两个魔法少女相交的鞋底泛起,迅速向水色水光平面的无限远处扩散。水色水光的平面分割了空间,魔法少女晓美所在的那一半空间,以及与之相对的另一个魔法少女所在的另一半空间,同时出现了许多奇妙的景象,有时让人认不出到底是在表现什么,但有时却又是十分清晰的影像:既有地球上的事情,也有明显是在宇宙中发生的事情,当然也有统治局里发生的事情,这些事情并不是按照时间顺序排列的,但其展现的情景确实包括了魔法少女们亲身经历过的那些时光。

    这些不知道是按照何种方式排列展现的景象,无论是发生过的事实,还是无法确定到底是怎样一种意义的奇妙景象,被一种莫名的力量捏起来,揉搓着,就仿佛这些景象是实质的东西。最终形成的,是以水色水光平面为中心,上半空间和下半空间里的景象为交织的绳索,串联成某种螺旋伸展的意象并不是具体的形象,只是想要去描述其形状的话,从人的语言里是找不出合适词汇的,但是,只要有人看到,就会直接在脑海中会过意来,产生一种直接而强烈的印象。

    那就是“螺旋伸展”的印象。

    这个本就十分奇妙的空间似乎一下子就活了过来。那平静而温暖的色彩开始改变,变成一种更具动感的绚丽,所有停顿的,不活跃的,迟缓而让人昏昏欲睡的东西无论是什么东西都在呈现出越来越强烈的动感。

    “螺旋伸展”不再是一种停止的意象,而是一种切实的活动。没有人可以确认这个奇妙的空间究竟在哪个位置,最多只能形容为“这是执行工程组件的内部”,然而,当这个奇妙的空间开始活跃起来的时候,它就开始向某个“前方”旋转、伸展、拉长,如同迫不及待地和远方的某一个位置的什么东西进行对接。

    最终,这仿佛向着无限远处进行螺旋伸展运动的东西终于接触到了那个东西,亦或者是,它受到了某种感召和指引,终于去到了它该去的地方。两种并非具体某个事物形态的存在小心翼翼的触碰彼此,从最小的部分接触,缠绕,进入彼此,最终成为一体。

    只是一个瞬间,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的幸存者们就看到了,伦敦中继器那庞大的躯体毫无征兆地,陡然间就出现在舰队的侧旁。眨眼之前还没有,眨眼之后就存在了,让人简直不敢相信,这到底是已经发生的事情,还是自己的幻觉?在许多人的印象里,伦敦中继器也好,三仙岛也好,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本身也好,这类庞然大物一旦出现,就必然会产生种种更有实质感的冲击和现象。然而,当更多的幸存者查看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扫描数据时,却骇然发现,那真的是伦敦中继器。

    伦敦中继器莫名其妙地,让人感到突然的,就和他们汇合了。

    幸存者们很快就收到了来自伦敦中继器的联络信号,这让他们欢欣鼓舞,在和纳粹的大决战即将来临的时刻,自己这边最强有利的杀手锏能够及时赶到,无疑是对所有人最大的激励。他们很快就发现,伦敦中继器的到来,直接撕裂了这个战场上莫名其妙的不计其数的神秘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影响,种种之前无法观测到的数据,如今都能够观察到了。乃至于,那个“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需要三光年才能抵达纳粹中心”的陷阱,也已经在不知不觉间被瓦解。

    仿佛一切都变得正常起来,所有情况的发展都符合自己等人的期待了。这是一种自从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重新升空以来,从未有过的顺畅感,让人想要就这么一直持续下去。

    “虽然不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现况对我们有利,就这样一鼓作气地冲过去!”有激动的幸存者这么兴奋地喊道。

    “伦敦中继器那边怎么说?”也有人不失理智地问到。

    “那边说,会跟着我们,提议我们就这样冲过去。”很快,就有负责联络的人回答到:“伦敦中继器会做我们的僚机,那边希望我们就这么直接撞到纳粹的中继器上。”

    “直接撞击?”有神秘专家愕然问道。

    “有什么不好?如果不这么做,也几乎没办法接触到那个中继器吧,那可是中继器!”也有人表示可以理解,甚至于,本来就想要这么做。

    “伦敦中继器那边是要让我们做敢死队吗?”有人皱着眉头问到,“虽然我不反对,但是,被这么明确地指示,感觉很不舒服。”

    “不,那边只是提议。他们说,如果我们不这么做,就由他们去做。”负责联络的人解释到:“似乎必须通过这种直接冲撞的方式要不是我们,要不是他们。”

    “必须以这种方式吗?”更多的人觉得自己可以理解了,要解释为什么“必须这么做”,每个人都能找出数十种理由,“那还有什么好说的?这事只有我们去做,才是最正确的选择。就让伦敦中继器那边看看我们的气魄吧,告诉他们,我们先走一步!”

    负责联络的人耸耸肩,将最后的幸存者们一致做出的决定发送出去。与此同时,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开始新一轮的点火,不断加速,之前所有在阻挡这支舰队加速的阻碍无论是可见的还是不可见的都仿佛被消除了,所有人都认为,这就是伦敦中继器的到来所产生的效果。伦敦中继器的神秘正在压制这个充斥着各种各样神秘的战场,而这本来就是中继器诞生的意义。

    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在伦敦中继器的护航下,就如同坠入大气层的流星般,关闭了所有无法和质量产生直接关系的位移方式,而选择了最中规中举的,最贴近质能定律的行进方式。但是,促成它加速,并让它实质加速到这种超常状态的因素,却又是神秘的,不符合质能定律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到底是科学的东西比较多,还是不科学的东西更多?已经没有人去理会这样的问题了,对舰队里的幸存者而言,他们现在唯一想要的,就是一场惊天动地的大碰撞。

    他们想象着,要把自己变成流星,砸进敌人的老巢里,进行最激烈的,也是最直接的交锋。战争已经打到这个份上,让人身心俱疲,他们觉得,再继续和敌人周旋下去,首先会被消磨殆尽的,只会是自己这些人,而不是那些非人的纳粹们。

    那么,就来一场最直接,最粗暴的较量吧。狭路相逢,看到底是怪物获胜,还是勇者获胜。

    没有人可以说清,这样的想法之中,到底有没有自暴自弃的成份,亦或者说,到底有多少。但是,每个人都确信,这就是自己想要的最后的战争。

    在几乎遍布整个统治局遗址的战场上,如同火流星一样划破天空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从外部观测,却又并不是沿着一条线性轨迹前进的,因为,在战场的每一个位置,都多少可以看到这支舰队加速前进的景象。只是,大多数正在战场上厮杀,扭曲或被扭曲的东西,都不会对这个气势汹汹的主体感兴趣。

    奇异的风在某个区域里鼓荡起来,和火流星一样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背道而驰。当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消失在远方尽头,这风才从四面八方汇聚起来,形成一个人形的轮廓以及另一个更具实体的女孩。两个轮廓注视着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前往的方向,默然无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