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77章 马克*杜库重出江湖
    “咻咻咻”

    伴随刺耳的破风声,一颗颗黑色的炮弹从整齐的联军军列旁边不远的上空飞过,它们像是被迁徙的候鸟鸟群一样,遮天蔽日,只不过它们越飞越低罢了。

    它们如此密集地按照事先定好的射击诸元,仿佛一张张黑色的被子一样,覆盖在恶魔大军的上方。

    浮空要塞纳克萨玛斯,加上连绵数公里的守望堡炮兵阵地,上千门的巨炮同时发射,组成的弹幕让整个天空都变成了黑色的潮水,狠狠地拍打在恶魔组成的湍流当中。

    炮弹爆炸的过程仿佛很缓慢。

    饶是在两、三公里外都能清晰看到身形庞大的恶魔被炸得四分五裂,然后断肢残骸再爆散到天空中。

    缓慢只是视觉的错觉。

    以赤红的大地为背景,一**炮弹尖啸着掠过虚空,有些流弹甚至擦过联军阵列的上空,炸到阵列前方的空地,腾起冲天泥土碎石。

    不是第一次见识联盟的炮阵。

    每一次目睹,依然会觉得心血澎湃,难以自已。

    萨尔忽然庆幸部落勇士不用冒着如此可怕的炮火,去冲击联盟的阵地。

    远程火炮洗地。

    狙击箭矢点射。

    魔法饱和攻击。

    投枪齐射穿刺。

    不经过这四道死亡防线,根本碰不到联盟的阵地。

    只不过,现在倒霉鬼换成了燃烧军团的恶魔。有有几头不长眼睛的精英恶魔企图硬扛着炮弹冲过来,但它们的下场并没有比先前那些普通货色好到那里去。

    联盟有的是更大口径的火炮,只要不是火焰伤害免疫或者有广域【防护炮弹】魔法护盾的家伙,碰上都得死。

    果然,不到半分钟,那几个家伙就被【小钢炮】级别的迫击炮轰成齑粉。

    萨尔曾一度有点儿担心,如此猛烈的炮击是否会连同黑暗之门一道摧毁。

    然而他看到令他惊异的一幕:在猛烈的炮击下,黑暗之门的确火光中闪烁不停,仿佛随时会崩塌,但这样的情形并没有发生。

    一股无法解释的魔幻力量,驱逐了任何方向方向飞来的炮弹。

    在视界中心,它就屹立在那里。

    在感知当中,它却并不存在。

    黑暗之门本身就是一个貌似坐落在诅咒之地中心,实则位于不同空间维度的特殊存在。

    狂暴的炮击仍在继续,恶魔们撞在炮弹上,残肢碎肉仿佛倾盘大雨一般,下个不停。

    到了后来,连部落大军都有点麻木了。

    兽人战士打着呵欠,牛头战士搔搔屁*股什么的,仿佛联盟火炮轰杀的,并非是随便一只都能屠杀整条村落的强大恶魔,而是一群会动的靶子。

    炮火持续了大概十分钟,然后魔法传讯当中传来了吉安娜的声音。

    “没有多少恶魔了。”

    炮火随之在一分钟内停歇了。

    上千门大炮连续不停地开火,场面倒是挺震撼的,可惜花费也是个天文数字。

    如果不是最近杜某人以黄金为抵押,隆重推出了别名为‘艾泽拉斯软妹币’的新货币,而且大受欢迎并获得联盟部落的一致认可,某种程度上通过增发货币填补了空虚的各国国库,估计回头联盟的军需官和内政官估计得去跳河。

    “呜呜呜”兽人号手吹起巨大的号角,苍凉而豪迈的号声在诅咒之地上回荡。

    那是进击的号声。

    “出击!”萨尔高高举起【毁灭之锤】,双腿一夹胯下的白毛战狼,率众往前冲锋。

    不得不说,在满地都是深度超过一米巨坑的战场上,战狼坐骑就是比联盟战马好使。蒸汽坦克会趴窝的大坑,战狼轻轻一跃就能通过,而且作为德拉诺的原生品种,不存在水土不服的问题。只要有足够的肉食,战狼就是最理想的外域坐骑之一。

    幸好,这次联盟也不用妒忌部落了。

    看到部落大军快速淹没黑暗之门前零星的恶魔,然后有序进入黑暗之门后,瓦里安一夹略微坚硬的虫腹,胯下那只仿佛小号轿车的黑底红环虫子顿时迈开四条镰刀似的长腿,滴溜溜地开始向前狂奔。

    刚穿过黑暗之门,顿时感到一阵恍惚,那有点像从高空坠下的失重感。不过仅仅是一瞬,很快他和虫子就变成一道流光,跨越了以光年为计算单位的虚空。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自己已经在虫子的承载下,在一条颀长而宽阔的虚幻通道上,朝着黑暗之门外的空间冲锋。

    门外,是一片漆黑中带着火红底色的天空。

    在联盟将士面前,倒映在他们的视界之中,两支大军正在眼前同样是赤红色的土地上进行着生死搏杀。

    所有的厮杀声好像隔绝在一道看不见的空气幕墙外面,当瓦里安率领狮鹫军团的前锋骑士冲出黑暗之门一瞬间,震天的声浪犹如惊涛拍岸,狠狠地扑面袭来,猛烈地连环冲击着在场每一个人的耳鼓。

    入目所见,瓦里安看到了身形庞大的深渊领主,看到了浑身是绿色火焰的石头巨人【地狱火】,还有大大小小的恶魔守卫和末日守卫。

    唯一的庆幸是,这些恶魔的数目还不至于多得让人绝望。

    察觉到联盟的到达,萨尔有意识地让战线朝着黑暗之门的北部移动。

    “联盟进攻!”瓦里安一虫当先,朝着南方进行攻击。

    联盟大军潮水般从黑暗之门涌出来,先是骑着虫子的骑兵,然后是沙图拉率领的其拉飞虫大军,紧接着是法师团,最后才是又笨又重的炮兵团。

    在联盟大军中,谁都没留意到一个普通的法师。

    “啊!”一个看上去不满二十岁的男性人类法师差点掉下马,旁边一个联盟骑士眼明手快,拉了他一把。

    两人很快离开主干道,下马稍微歇息下,那里聚集了一群刚刚传送完毕但身体不适的人。

    “小心点,法师,在冲锋时掉下马,你多半要死!”

    “谢谢你!”小法师扶正了自己的法师冠,看到了对方铠甲上的徽章:“斯托姆加德人?”

    “是啊!我祖祖辈辈都是激流堡高地骑士。我叫托马斯,你呢?”

    小法师也亮了自己的法师袍上的徽记:“塞拉摩法师马克*杜库向你问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