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19 再一次
    魔法少女晓美无法确认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记忆中没有具体的线索。她抬头盯着那不断旋转的执行工程组件分支构造,决定先去完成自己来到这里的目的,确认不知何时依然失去音信的学姐的下落。在这个庞大又异常的战争中,人员死伤失踪不足为奇,反而,至今为止都完好无损的情况才是最奇怪的。

    按道理来说,学姐虽然也是最初的三个魔法少女之一,无论经验还是能力在整个魔法少女十字军都是首屈一指,魔法少女晓美在许多时候都觉得,学姐在处理突发事件的能力上比自己更加成熟,而就战斗力和头脑而言,也绝对不比自己差这些理由都可以说明学姐即便死亡失踪也不应该如此悄无声息,魔法少女晓美试探过其它的神秘专家,然而,大多数人对此只是表示惊讶,事先并没有察觉,而在询问过后也不太上心。

    这些神秘专家的反应很奇怪,有悖于战场上磨练出来的交情,其中更有几个和学姐的关系很好,可谓是达到亲友的程度,即便如此,学姐的失踪在他们的脑海里就像是无所谓的事情,哪怕知道了转眼就会丢在脑后。

    在所有的幸存者中,只有魔法少女晓美自己还在意,正是这种与众不同的在意,让她意识到了学姐的失踪绝非是寻常的状况。学姐确实有种种理由可以比其它神秘专家活的更久,但相对的,这些理由在这个残酷的战场上是不成立的。魔法少女晓美已经见到了许多被人认为“不会这么早就死掉”的人轻易就死掉了,然而,她仍旧觉得,学姐的状况和那些已经死掉的神秘专家不一样。学姐是生是死还无法证明,魔法少女晓美无论如何都想要知道个中究竟。

    没有线索,没有情报,能够搜索的区域也很小,在登上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后,更是被限制在其中的一艘船舰里。但是,有没有可能,其实学姐也在这艘船舰上,在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呢?有没有可能,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存在某种奇妙的可能性,让自己找到不知身在何处的学姐呢?带着这样的想法,魔法少女晓美很快就注意到了执行工程组件,这个在众多幸存者的传言中是“万能工具一般”的奇异之事物魔法少女晓美在此之前从未亲自使用过执行工程组件,也完全不知道这到底是怎样的东西:是一个明确的物件?还是一种神秘的现象?是更偏向于概念,还是更偏向于物质?

    她仅仅是从其他据说已经使用过执行工程组件的幸存者口中寻找情报,并认识到,执行工程组件虽然就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但却没有一个人可以锁定它的具体位置。它仿佛是随机的,亦或者是按照某种复杂的规律,展现在众多神秘专家面前。谁都没有真正见过它的本体,但却有不少人见到过它位于船舰内分支构造每一艘船舰内部都存在这种分支构造,就如同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整合,就是通过这种分支构造和执行工程组件主体的联系来完成的。

    即便是分支构造也不会轻易就出现在每一个人面前,它就在船舰内部,然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每一艘船舰,其内部规模就相当于一个小镇子,而分支构造并不存在于一个固定的位置,也无法被船舰内部的监控系统捕捉到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再次启航后,依托于舰队本身的神秘,神秘专家们就像是终于得到了暂时可以安心的庇护所,所以,魔法少女晓美才能够拼凑闲暇的时间去寻找,却也没能遍历这艘船舰的每一个角落。

    现在,她盯着眼前这个不断旋转的分支构造,只觉得自己如今可以站在这处厅室里,本身就是十分不可思议的情况。自己其实完全没有找到确切的相关线索,而是一种感觉,就像是自己脑海里有一个声音指引着自己,意外地发现了这个地方其他找到分支构造的神秘专家是否也是这样的体验呢?结合自己的遭遇,魔法少女晓美反倒更加理解,为什么那些同伴在提及执行工程组件的时候,都是那么讳莫如深的样子了。

    即便如此,现在自己确实抵达了目的地,魔法少女晓美从其他神秘专家的口中知晓自己此时应该怎么做只需要单纯地去接触就行了,只要自己的脑海中对某种想法拥有一个强烈的想法,执行工程组件就会顺应这种想法给出一个结果。这个结果往往不是直接实现愿望,而是给出能够让自己达成想法的某种具体的物件或工具。

    基本上,只要对自己的想法有一个清晰的认知,执行工程组件就能在一定范围内,用某种曲线救国的方式去给出一个结果,而这个结果无论如何都会和自己的想法有关。如果是自己完全可以做到的事情,那么,执行工程组件就会直接且符合需求者标准的方式,直接完成这个愿望。但是,如果不是自己可以做到的事情,那么,至少也会得出一个具有可行性和指向性的提示。

    魔法少女晓美知道自己的想法属于哪一类。她是完全对学姐的状况一无所知的境况下来到这里求助的,她根本就没有一个确切的可行性的步骤去完成这个想法,而仅仅是在碰运气而已。所以,她并不奢望直接从分支构造那里得知学姐的下落,而仅仅是希望得到一些线索罢了。

    魔法少女晓美越是靠近分支构造,那不断回旋的环状物就越是给她一种既视感,可是,她无法理解这种既视感。恍惚中,仿佛整个大厅的空间都在扭曲,可是,那也只不过是一个恍惚的事情,实际上,根本无法看到任何扭曲的东西分支构造所在的这个空间,完全就只是一个位置隐秘,但内在却很朴实的厅室,没有任何异常现象的发生。

    魔法少女晓美越是观察这个不断旋转的分支构造,就越是会感受到执行工程组件散发出来的吸引力。她可以感受到,这种吸引力并不源于其本身实现愿望的能力和作为万能工具的魅力,但到底源于何种特异,却也说不上来。

    她小心翼翼地用手指触碰到分支构造上不断旋转的其中一个环状物。只是一瞬间,她觉得自己就像是触碰到了平静的湖面,似乎可以感受到涟漪围绕自己的指尖在湖面上泛起,扩散,让原本平静的湖面荡漾起来,似乎还能听到一种奇妙的荡漾的声音。

    这声音从她的脑海中产生,在她的脑海中塑造出更加具体的画面。

    魔法少女晓美在这宛如幻觉般的画面中,看到了一场激烈的战斗,其中有一方是自己,但也有点像是学姐,看不清具体的形象,但肯定是魔法少女没错。魔法少女晓美不由得想到,肯定是学姐吧。这场战斗很可能是魔法少女学姐意外失踪前的最后一次战斗,也是其失踪的原因,然而,她无论如何都无法看清楚,与这名疑似学姐的魔法少女战斗的另一方到底是什么人,亦或者说,是什么怪物。

    战斗很激烈,太过剧烈的现象反而难以直接确认到底都发生了哪些事情。但是,魔法少女晓美很快就在这个画面中找到了看起来很像是学姐自身特质能力的几次反击,可是,所有的反击都失败了。她越是去揣摩这场战斗,就越是可以感觉到,魔法少女本身所拥有的神秘,很可能根本就无法对这个敌人起效。

    学姐的每一次攻击都很凌厉,没有让敌人占到什么便宜,但每一次失败的攻击,都如同蜘蛛网一样将她缠得越来越深,直到最后,都毫无胜利的希望。而学姐也无法逃掉,尽管不清楚这场战斗是在什么地方发生的,但魔法少女晓美可以直接感受到,那是一个封闭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

    这场战斗就如同她感受到的那样,尽管纠缠多时,但最终还是以学姐的失败告终之后,在她脑海中浮现的这些宛如自己想象出来的画面消失了,就像是才一晃神的工夫,她已经重新回到厅室中,眼前仍旧是那个不断旋转着的分支构造,而她不知何时,早已经缩回了手指。

    这就是分支构造给出的结果吗?

    魔法少女晓美不太满意,只觉得这种结果根本就对不上这个执行工程组件被自己同伴们吹嘘得神乎其神的传闻。如果仅仅是这样的结果,又谈何能够对自己的想法有直接间接的帮助呢?但是,也不能说完全没有收获。

    如果这个在头脑中浮现的画面是真实发生过的事情,那么,学姐曾经战斗的地方,是一片水光水色的平面,就如同站在一片大湖中……但是,这种水色水光的平面不可能存在于宇宙联合试验舰队内部的物理构造中。

    如果是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之外的战场上,是在这广阔无边的统治局遗址的某个角落,那就没法可想。但是,假设分支构造给出的结果,可能有更进一步的暗示,那么,是否可以首先认定,水色水光的平面战场就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呢?以这个前提为出发点,去思考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到底有没有可能存在这样的地方。那么,最有可能的结果反而很明显:

    如果没有反应过来,那就如同灯下黑一样。

    “就在执行工程组件的内部吗?”魔法少女晓美自言自语,她随后再次接触了不断转换的执行工程组件分支构造,对它说:“让我进入内部。”

    其实,她这么说的时候,根本不抱太大的希望。其他见过执行工程组件分支构造的神秘专家都有提出过申请,乃至于类似她此时的申请也不是没可能,甚至可以说,一定有人这么申请过,但却从来都没有听说有谁真的被许可了执行工程组件并不是任人予取予求的东西,它只按照自己的标准进行工作,而其神秘性远超宇宙联合试验舰队中的每一个神秘专家,所以,想要控制它根本是不可能的。

    魔法少女晓美已经做好了自己的申请被驳回的心理准备,只是,不尝试一下就不甘心。如果可以走捷径的话,她也不愿意再来回折腾,而且,和现在一样可以挤出空闲做其他事情的机会已经不多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接下来的对手,就是这支舰队被打造出来时就已经确认的最终敌人:纳粹总部。

    下一次踏入战场,必然是绝体绝命的死战,她和其他幸存者一样,早就做好了无法生还的心理准备。而且,也根本就没有一个人想过,这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和这里边的幸存者,有谁可以在最后的战斗中活下来。

    哪怕从几率上来说,也是毫无可能的事情。

    从这个角度来说,哪怕找回了学姐,也不过是一同赴死而已。魔法少女晓美十分清楚,自己想要确认学姐的下落和状况,更多是因为,除了这件事之外,已经再没有什么是必须要在死亡之前,自己觉得应该去做的事情了。

    自己、小圆和学姐是最初的三个魔法少女,现在,自己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向着最后的战场进发。小圆则停留在伦敦中继器中,那里也必然有她的责任。在自己最后的战斗中,如果学姐不在了,还是会让她感到寂寞。

    所以,自己想要找到学姐,或许只是因为自己想要一个相对完美的结局而已,哪怕,这个结局是死亡的结局。

    魔法少女晓美这么想着,想要找到学姐的心情就更加强烈了。她几乎是命令般,对执行工程组件分支构造说:“打开,让我进去!”

    仿佛听从了她的愿望,仿佛受理了她的申请,仿佛执行了她的命令,无论是什么原因,执行工程组件的分支构造都开始转变姿态。那复杂运动中的环状物一层层分解,再由碎片重组,最终构成了一扇圆形的大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