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17 机关算尽
    光芒仿佛可以穿透所有的事物,每一个有形体的,可以观测到的事物和现象在这强烈的光芒中变得透明,掀起滔天波澜的水色水光凝固了,看起来就像是一件晶莹剔透的艺术品。放射状的光芒仿佛每一丝光线都能够让人看到,空间被洞穿了,被扭曲了,一个肉眼可见的球状的扭曲现象,正在以魔法少女晓美为中心向外围扩大。

    这一刻,魔法少女晓美仿佛就是这个奇异空间的中心。

    一切可视的景象都在弯曲,囊括了这一切可见事物的空间在弯曲中膨胀,明明早已经静止不动的东西,却仿佛在飞一般远离魔发少女晓美它们就像是被某种无形的力量粗暴地拉走了,抛飞了。

    一切原本能够接触到魔法少女晓美的事物现象,都在迅速远离这个可怕的源头,就连那无数的丘比也没有例外。

    数不清的丘比原本是立体的,如今却变得如同黑白照片里的影像,仅仅是以这种平面的方式悬停在半空。无数丘比的黑白照片,在魔法少女晓美的光芒中被点燃,每当那变成巨大长矛的魔法手杖释放出一缕光,就有一个宛如黑白照片般的丘比被点燃。

    这些丘比全都化作火炬,它们无法移动,但是,火苗却以它们为燃料膨胀着,跳跃着,伴随着弯曲膨胀的空间越发远离魔法少女晓美。

    安静的,没有任何声音,只有光在射出。原本的颜色丢失了,原本的轮廓丢失了,原本的形态和性质都丢失了。如此剧烈的扭曲对所有承载这股力量的事物而言,恐怕连一个普朗克时间的一兆分之一都没有,最小的量子单位已经被打破,远超常识的事像正在发生,却没有人知晓到底发生了什么,对人而言,这极为短暂的时间内所发生的事情无限趋近于既成事实。

    魔法少女晓美只是一鼓作气打出了自己最有气势的一击,也是至今为止,她竭尽全力能够达到最高层次的攻击。然而,无论是释放出的力量,还是已经产生的现象,都让她在那么一瞬间感到不可置信。但是,她已经没有时间去思考了,即便她就是源头,也在扭曲发生的下一瞬间就被冻结。

    魔法少女晓美宛如站在世界的中心,而她已经无法知晓之后到底发生了什么。

    与人类的常识相去甚远的丘比已经在这极其短暂的时间里死亡不知道多少次,那是天文数字,哪怕是它也无法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将其记录下来。它在扭曲发生的一刻,就本能感受到了,这绝对不是魔法少女晓美一个人的力量,有什么东西,或是某些情况,总而言之,是十分复杂的因素,但又不是巧合,而是有意地在同一时间糅杂在一起,让魔法少女晓美依靠自身特质的这最强一击产生了化学反应,发生了质变,变成了连它都无法正面抵挡的可怕力量。

    无论是强度还是神秘性,这股力量的程度都太高了。而且,其中真正属于魔法少女的因素又太少了。丘比觉得,哪怕自己恢复成瓦尔普吉斯之夜也绝对不可能在这种攻击面前毫发无伤。

    在宛如被嵌入黑白色老旧照片中的丘比被点燃之前,隔着水色水光的平面,尚未从下方浮起的丘比就已经向执行工程组件的深处跳跃。它十分清楚,魔法少女晓美的攻击强度彻底超乎预计,无论其原因是什么,结果都是自己必须依靠执行工程组件的力量才能承受。

    对于这突然发生的特殊状况,丘比也有自己的猜想:会不会是魔法少女小圆的许愿术被伦敦中继器增幅的缘故,能够强化许愿术的人,在伦敦中继器里可不仅仅只有近江那个怪物,若说最便利的,当然要属走火的魔纹超能走火的魔纹超能甚至连伦敦网络球这样的庞然大物都可以增幅百分之十到百分之二十。

    不过,无论其原因究竟是什么,只要有许愿的因素在其中,执行工程组件就应该可以抽离这部分因素,让这种攻击的强度和神秘性降低。

    丘比的脑海里只有这个念头,它也从不怀疑这个想法的真实性,因为,这本来就是近江那个怪物为了完成终极许愿术而特别制造的部件,对许愿产生的力量拥有极强的吸收能力和转化能力。丘比十分肯定,只要自己能够撑过最开始的时间,那么,魔法少女晓美这一击就会愈发衰弱。

    越是靠近执行工程组件的核心就越安全。水色水光的奇异空间本身只是执行工程组件的表象,要拿寻常的机器来对比,就如同外壳的“内部”。丘比迅速脱离了这层外壳,直接从“外壳的内部”跳入整个执行工程组件的内脏中。

    然而,就在它即将进入宛如心脏一般重要的核心地带时,另一种神秘的排斥力凭空产生,挡在它的前方,拦截了它继续深入的路线。

    丘比就如同一头撞上了看不见的透明墙壁,某种机制顿时被启动,丘比只是感觉不对,就已经被反向摔了出去。也就在这一刻,它终于明白了,自己仍旧没能真正掌握执行工程组件的全部,最核心的位置虽然在过去被它找到了漏洞,进而让它可以利用这个漏洞,对整个执行工程组件进行有限度的干涉。但是

    这个过去存在的漏洞,已经在这致命的短暂时刻彻底被填补了。

    “可恶!肯定是那个怪物搞的鬼!”丘比虽然这么说,却完全没有任何惊恐担忧的情绪。它当然早就想过会有这种事情发生。执行工程组件是近江设计的东西,哪怕“莎”在制造的时候加加减减,但就这方面的才能而言,过去曾经是统治局技术人员的“莎”却肯定并不上近江那样的“怪物”。甚至于,就连“莎”成为瓦尔普吉斯之夜也可能是被近江推动的丘比想到的事情,其他人都没有想过,但是,丘比却一直都认为,自己比任何人都要了解近江到底是怎样可怕的怪物。

    那可不仅仅是对自己“生母”的了解,而是在另一种非人层面的了解。

    丘比在打算利用执行工程组件的时候就已经留出一条退路。正因为了解近江,所以它总是很谨慎,哪怕这次的计划无法成功,也不会对它的信心有所损害。

    那扭曲而神秘的力量已经顺着光渗透进来了,丘比回过头,以它那超出常人认知的视野,很轻易就能突破执行工程组件从外到内的一层层阻碍,从一个开阔而整体的角度看到这个范围是如何丢失自己的颜色,宛如被塞入了太多的东西而变得臃肿的。

    时间和空间是弯曲的,但是,在丘比的观测中,这种弯曲却并非天生如此,科学中述说时间和能量都是不连续的,但在它的眼中却明摆着是连续的连续且笔直,没有弦,没有量子,没有平行,平铺直叙,过去、现在和未来也不存在分支。

    神秘的力量弯曲了这本来平铺直叙的东西。

    一切都是固定的,客观的。人们常常喜欢将自己的主观和外在的客观分割开来看待,但是,在丘比眼中,所有的主观都是客观,是诸多客观因素糅杂的整体表现它可以自由进出所谓的“主观”和“客观”,在过去、现在和未来中穿梭,正是因为,在它的眼中,这一切都是一个平铺直叙的整体。

    现在,丘比要再一次跳跃了。但是,它不敢前往未来,因为未来就是一条死路,末日就等在那里,至今为止都没有任何动摇。这平铺直叙,贯彻到底的世界,末日就是终点,而包括末日在内,一切事物的存在和发展就如同“剧本”一样。

    如果“剧本”的结局是美好的,它并不介意直接前往“结局”,但是,这个“剧本”的结局明摆了会毁灭一切,包括它自身在内。所以,它只能跳跃到“过去”。

    但是,不管怎么说,都太可惜了,明明只要还多一点时间……不,如果是那个怪物插手了,那么,这个时机也是可以理解。

    黑白色很快就吞没了执行工程组件的大部分,丘比最后看了一眼魔法少女晓美,眼神平淡而冷漠,既不为她破坏了自己的计划感到愤怒,也不觉得如今的情况有什么地方不可置信。既然自己想要利用这三个魔法少女之间的连系去干涉执行工程组件的运转,那么,眼下这种反击的出现也是理所当然的。

    “……毕竟是许愿术的力量。”它到现在仍旧可以依稀感觉到,从遥远的彼端,魔法少女小圆正从一个俯瞰的视角注视着自己。当然,对它而言,那并非是魔法少女小圆自身的力量,而是伦敦中继器整体的力量。也不仅仅是伦敦中继器本身,而且还包括了里边存在的种种神秘和怪物。

    不过,时间是站在我这边的。

    丘比这么想着,轻巧地向前一跳,就跳出了执行工程组件,跳出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跳回了过去的某一段时间和空间。它没有跳出很远,仅仅是跳到自己最后一次进入执行工程组件之前。它有能力直接跳回那平铺直叙的“剧本”的开头,但那没有意义,它本身没有改变这个“剧本”的能力,无论跳到“剧本”的哪一段,都不过是在重复必然的故事。

    之所以制造魔法少女,也不过是遵循这个“剧本”的过程而已,但是,它仍旧希望,既然存在近江那样不可测的怪物,那么,这个“剧本”会有改写的可能性。它只是在等待那个可能性而已,就连利用执行工程组件让自己变回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计划,也不过是这重复的等待中,可以做也可以不做的事情不,它其实也没有选择,对它而言,也同样是在执行那个平铺直叙,无从改变的“剧本”而已。

    如果自己不遵从这个“剧本”,不去制造魔法少女,不去干涉执行工程组件,那又会发生什么?丘比当然也有这么想过,可是,无论如何,哪怕自己不想去做,也一定会有某些情况发生,迫使自己不得不去做,亦或者在自己身上因缘巧合地发生。

    它甚至有想过,自己反复在“剧本”的段落中跳跃,这种行为本身是否也是“剧本”的一环?但是,它唯独不能这么去观测自己,因为,那会让它不再是“丘比”,而变成其它的东西。对自我的观测和确认对它而言,必须尽可能狭义、局限且主观。

    丘比再次感受到重力,意识到自己正从半空坠落的时候,它已经距离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很远了。而且,对它来说,那个不久后就会抵达的未来自己会进入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干涉执行工程组件的未来还没有发生,尽管它十分清楚,哪怕自己不想继续,也一定会有某种状况让它不得不那么做。

    它已经尝试过无数次了。

    那么,这一次还要试试吗?

    它这么想,但其实这个过程也不怎么有趣,所谓“无论如何都无法改变的轨道”正是在无数次尝试中被验证的。

    它停滞在半空,眺望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必然会前往的路线,犹豫了一下,还是放弃了。就在它打算去做其它事情的时候,突然间,一个庞大的黑影将它笼罩。突然出现的阴霾让丘比愕然抬起头来,但它无法看清那个黑影的主体,毋宁说,它连那是什么样子的轮廓都弄不明白。明明就在眼前,是实体的东西,却无法理解自己看到的到底是什么模糊得甚至让它不由得想,自己是不是产生了幻觉,竟然会有这样,连其模样都无法认知理解的东西?

    当它眨了眨眼,试图再去认知的时候,一种前所未有的恐惧感涌上它的心头。

    丘比从来都没有这种情绪,任何情绪,无论是喜悦还是恐惧,对它而言都只是一个名词,即便是如今的恐惧感也是新鲜的,但是,新鲜的恐惧无法带来任何开心的感觉,因为,恐惧就是恐惧,本身就是负面、刺激而极端的情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