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16 瓦尔哈拉的镇魂曲
    魔法少女的力量对丘比无效,无论杀死了多少丘比,还有更多的丘比填补进来。魔法少女晓美的四面八方都是这种似猫似兔的怪物,如果她不尽己所能,用最快速的方式杀死它们,仅仅是它们的数量就会把她淹没。空间被水色水光的平面分成了两部分,那如同湖面一样泛起阵阵涟漪的下方,除了丘比之外还有更多变换的景象,这些景象是如此的复杂,如此的意象化,像是晓美曾经所知道的任何景象,但也不能说是她知道的任何一个景象,这些景象糅杂在一起,像是她自己的记忆,又像是其他什么人的记忆。

    丘比就从这些景象中浮现,在建筑里,在山脚下,在风雨中,在雷霆和日光里,在熙熙攘攘的大路上,在阴暗幽深的小径里,在广袤无边的沙漠,在一望无际的大草原,在风和日丽的大自然中,也在战火飞扬的战场上……

    这些丘比从一个个人的身体里跳出来,从一个个动物的身体里跳出来,从石头里蹦出来,从树木草丛里长出来,它就像是一大片的虫卵,像是浪潮里的泡沫,像是珊瑚礁里繁衍的鱼群,就这样从种种存在着的自然形象中出来。

    如此的复杂,如此的多样,但终究都会成为这似猫似兔的模样,成为丘比。

    丘比诞生,走出,浮现,上游,穿过水色水光的平面,来到平面之上,分散到四面八方,如同气球一样继续上升。它是可以悬浮的,是可以踏着空气奔跑的,但也仿佛有风在吹动它,而它只是立定着,被这完全感受不到的气流推动它的身体。

    这奇异的空间,水光水色的平面,无论上和还是下,都仿佛没有尽头。魔法少女晓美跑啊跳啊,在空中飞翔,在无数的丘比之间穿梭,她经过的地方,周遭一片的丘比都在死亡,四分五裂,爆炸,冰冻,被烧成黑炭,被电光缠绕,被挤压成肉沫,而在承受各种各样的死法之后,丘比就会变成绚丽的礼花,将这残酷的如地狱般的景象点缀得宛如节日的庆典。

    美丽的礼花带来美丽的虹光,污染着目所能及的一切,也包括魔法少女晓美自己。她杀的的丘比越多,这些礼花就越多,这些虹光越是绽放,无论如何都不可能完全避开,无论有多快的速度,也必然会沾染上这些看似美丽可爱的声光现象。

    到底哪里才是平静的,一无所有的呢?没有,过去曾经有过,但现在已经没有了。魔法少女晓美知道自己的所作所为正在推动这种污染,然而,她无法停下来。她又怎么可以停下来?只要脚步稍微缓慢,只要反应稍微迟钝,只要魔法手杖挥舞得迟了一步,自己存在的空间就会被这些丘比压缩殆尽。

    如果自己被这些丘比淹没,自己会变得怎样?会不会对自己根本没有影响?魔法少女晓美完全不敢去往这般理想的方向去思考,因为,从她成为魔法少女开始,这个世界的一切就都变得残酷,一步步将自己和其他人拖入地狱之中。

    她和其他神秘专家一样,也都会在筋疲力竭的时候想:如果自己死了,那就不用受那么多罪了。看看这个世界,哪里还有希望?人都已经只剩下自己这几个了,自己除了不断地复仇,不断地杀死敌人,不断地挣扎,又能够做什么更有意义的事情呢?哪怕这些挣扎是有意义的,但是可以预见的结果却又是如此的绝望,哪怕杀光了敌人,获得了这场战胜的胜利,也没有人可以在真正意义上取得胜利。

    甚至于,至今为止,又在什么时候,真正看到过胜利的曙光呢?每次都是这样,刚刚觉得有机会,这个机会就会换上一副狰狞的表情,化作让人绝望的危险扑上来。就仿佛那胜利,不过是悲剧的伪装,亦或者自觉得是希望的一切,都不过是自己的错觉而已。

    战斗还有什么意义吗?不,没有的

    现在之所以还在战斗,只是因为自己在过去已经付出了太多太多,倘若现在才放弃,那就太令人不甘了。

    仇恨,不甘,绝望,疯狂,仿佛可以让那些正在变得毫无意义的事物和胜负重新获得一种意义,是的,去复仇,去为自己过去的努力做一个结语,带给敌人绝望,让自己在疯狂中挥洒一切,本身就变成了一种意义。

    魔法少女晓美只觉得自己的内心正在被自己的思想扒开,那黑暗的色彩就从中流淌出来。那不是脓液,至少,这黑暗的色彩也是华丽的色彩,有着让人沉迷其中的诱惑。她有杀死了一片丘比,眼前一阵恍惚,在幻觉或错觉中,她似乎真的看到了那黑暗的色彩变得如有实质,正从自己的心口流出,自己身上已经被虹色污染的部分一接触到这黑暗的色彩,就立刻被其吞噬了她在恍惚中觉得,这是否就是一种启示,必须要用这黑暗的色彩才能抵御丘比的力量?

    可是,下一刻,魔法少女晓美就挣扎着脱离了这种恍惚,那黑暗的色彩也随之消失不见。

    不是这样的!

    她在内心中大喊。她并不否定支撑自己和其他人前行的动力中,有这样人性中狂乱黑暗的一面,但是,真正促使她行动起来的,那最初的梦想和动力,却依旧存在。为了友情,为了同伴,为了拯救世界的最后一点可能性,这些初衷绝对不是虚假的。

    “滚开!滚开!滚开!”魔法少女晓美第一次在战斗中放声嘶喊,她感到愤怒,但是,愤怒不是她的动力,她十分清楚,自己是为了什么而愤怒,既是为这毫无希望的战斗,但更多却是因为自己的内心中,竟然想要去否定那些美好的东西倘若否定了那些美好,那么,自己的人生还剩下什么呢?难道自己的过去根本就没有价值吗?难道自己所爱的人们,也全都没有价值吗?

    “我的人生,这个世界的过去,那些曾经美好过的事物,绝对不是毫无意义的!”魔法少女晓美停住脚步,落在那已经染上虹光的水光水色平面上,她落得如此之重,脚下的涟漪顿时溅起,变成一股巨浪,向四面八方排开。

    周遭的丘比被这巨浪一打,就如同泡沫一样消失了。魔法少女晓美感到无比的疲倦,和丘比的战斗只需要用大威力大范围的攻击清扫,虹色对自己的污染是自己无力解决的,所以也不需要去多费劲。只是那不断在啃食自己埋藏在心中深处的美好的黑暗和绝望,才让她苦苦挣扎。她觉得自己不是在和丘比战斗,而是在和自己战斗。

    她害怕自己会被那黑暗吞噬掉,会被那绝望追上来,会成为愤怒、不甘和仇恨的傀儡,遗忘了自己之所以站在这个战场上的初衷。但是,她也在庆幸,自己一次次地从那否定意义的绝望和疯狂中挣脱出来时,就越发可以感受到,自己心中那份美好的记忆,以及自己对那份美好的向往,有着如此沉重的份量。

    丘比又出现了,又增加了,本来已经清空的范围,不到三秒的时间,就已经差不多被填满。

    魔法少女晓美不知道自己要和这无穷无尽的丘比战斗到什么时候,也不知道该如何打破这个局面,她无论如何都找不到胜利的机会,更可以想象,丘比正在渐渐接近自己的目标,留给自己的时间已经不多了。但是,她从来都没有如此坚定过,只要自己还能战斗,就绝对不会想着放弃。

    “别小看我了”魔法少女晓美仿佛是对自己说着,也仿佛是在对这无穷无尽的丘比说着:“你以为我是谁?”

    她高高举起魔法手杖,就像是在发下誓言,像是在接引从那无法观测到的彼岸传递来的力量,像是全身心在祈祷。而她的脚下,那铺上了虹色的水光水色平面愈发动荡起来,发出宛如沸腾般的咕噜咕噜声。这一刻,无数的丘比似乎感应到了什么,从四面八方扑来,然而,无论它们是在空中飞翔,还是在水光水色的平面上奔跑,它们的动作越来越迟钝,越来越缓慢,就像是一幅幅的电影被抽调了帧数,让它们呈现出的是一个个定格的画面。

    无形而神秘的力量从魔法少女晓美的身体上释放,她对自己周遭的一切异常看也不看,因为,这本身就是她身为魔法少女所拥有的个人特质,而她在无数次的战斗中,也已经不是第一次使用这种百人百样的特质性的神秘了。她认为魔法少女的力量对丘比是无效的,哪怕是充满了自己个人特质的神秘,只要这股力量的源头仍旧是魔法少女的神秘,就必然无法对付身为魔法少女起源的丘比。因此,她一直都只是在用魔法手杖转化的力量去战斗。

    然而,只是用转化的力量是无法打开僵局的。正因为是要拼命,所以,才必须用上自己所拥有的一切力量。

    对手是丘比,自己所拥有的,就是自己的一切而已那专属于自己特有特质的力量,来自于魔法少女的神秘,但不也正代表了自己的全部吗?

    魔法少女晓美不知道自己想的对不对,不,甚至可以说,她原来是这么想的,但是,战斗到了现在,她已经不再去想了。她知道,自己有点小聪明,但比起周遭的其他聪明人,乃至于聪明的怪物,自己无疑就是个笨蛋。但是,笨蛋也又笨蛋的战斗方式,神秘从来不会因为一个人是聪明或是笨蛋就会对其有所眷顾。

    在魔法少女晓美的眼睛里,一直都有另一个笨蛋。魔法少女小圆,她已经多次用自己的方式,告诉了她,笨蛋是如何去战斗的

    鲁莽的,满怀希望的,竭尽全力的……

    这一刻,魔法少女晓美似乎看到了魔法少女小圆的身影就在自己的前方,一个恍惚,这个幻象就消失了。但是,她高举起的魔法手杖正在解放,为了能够更好地战斗,为了针对强大得过份的敌人,从平日里就不断压缩封印在其中的足以昭显魔法少女自身特质的神秘力量正在解放。

    无数的丘比,就是无数的画面。那飞奔而来的丘比,最近的一个距离她不到三米的距离,但是,这个不到三米的距离就如同天堑一样。神秘的力量分割着时间,时间又分割了空间,分割了常识中的物质、能量和信息。

    “#¥%&……”魔法少女晓美的念诵着只有自己知道其意义的音节:这些音节唯一的意义,就是解放自己心灵的“钥匙”。她再一次看到了,那黑暗的色彩再一次从她的胸口流淌而出,但那只是涓涓的溪流,而另一种柔和的明亮的如同阳光一般的色彩,则在下一刻喷涌而出,就如同火山喷发的熔岩。

    只有魔法少女晓美自身所在的时空没有被分割,而她的魔法手杖就在这个空间里伸张,壮大,从只需要一只手就能够抓起的短杖,变成了需要双手抓住的长矛。宛如电视动画里的魔法少女手杖般可爱的风格,也在此时此刻,变成了更加堂皇而狰狞的,充满了机械感和力量感的样式。

    一缕缕光沿着长矛亮起,一根,两根,三根……无数根,细细的,分明的,溅出电弧和火花。肉眼可见的能量团聚集在矛头,于是,矛头便开始分解,组合,变成了更加巨大的形体。

    魔法少女晓美再一次感受到了近江的存在,因为,这本来就是近江为网络球制造的武器的风格:s机关和多变形态。

    最初的原型是名为“ky”系列的手提箱式的魔方武器。是高川先生最常用的武器。

    魔法少女晓美似乎看到了,被联合国和nog同时认可,无数次战胜过强大敌人,真正被人歌颂的英雄,那位高川先生,仿佛也在这一刻站在自己的身边。

    还有魔法少女小圆,她在遥远的伦敦中继器里祈祷。

    “最大出力解放!”

    魔法少女晓美脚下的水色水光彻底喷涌起来,巨大的浪潮,一下子就撕破了那虹光的假象:原来那看似污染了水色水光平面的虹光,不过就如同水面上的一层油污而已,而在水色水光之下,那真的是无数量的水色和水光。它们如同大海啸一样卷起,将漂浮在表面,早已经连成一片的虹光撕扯得支离破碎,再一卷,就将其吞没,再没半点踪影。

    那一个个宛如行为被切割,只留下一帧帧独立影像,愈见缓慢,似乎随时都会凝滞下来的丘比,被这滔天的巨浪拍打,席卷,顿时就是一空。在远方,还有更多的丘比,那只是魔法少女晓美的矛头指向的所在。

    “这是我的力量,这是我的世界!therequiem_of_valhalla!”

    世界,变成了黑白色,仿佛一切事物都凝固在老旧的黑白照片中。唯一在跳跃的,就只有魔法少女晓美手中魔法手杖的光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