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15 巴拉巴拉,魔法少女
    晓美不知道丘比的做法到底会引发怎样的灾难,它说过如今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的异常不是它的过失,它仅仅是利用了这个战场中存在的某种神秘对幸存者们的精神影响。说实话,当丘比窃取“莎”留存的部分,成为另一个瓦尔普吉斯之夜,也很可能真的对同一条战线的人们是一件好事。既然如此,难道自己来到这个地方,见到丘比,就仅仅得到了一些无法就地证明的情报,然后什么都不做就离开吗?

    那么,小圆将自己引导到这个地方,仅仅是终极许愿术的无伤大雅的小小测试吗?比起这样想,魔法少女晓美更倾向于自己来到这里,有着更大的意义。是自己那迫切想要拯救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愿望,被小圆的许愿术实现了。那神秘的许愿的力量引导自己来到这个地方,就是为了达成自己的愿望。

    自己应该怎么做?这个地方所拥有的东西,除了执行工程组件本身之外,就只有自己和丘比了。所以,无论丘比如何撇清自己的干系,也无法让这个魔法少女接受。

    要战胜丘比,正面攻击没有用处,直接使用魔法少女的力量也没有意义,单凭自己是无法做到的。但是,在丘比提到远在伦敦中继器的小圆、在这水色水光的奇妙空间里的自己,以及同样理应就在这个地方的学姐,再加上执行工程组件,这些因素的结合能够让它利用许愿术的力量,去完成它和“莎”的遗产的结合魔法少女晓美不禁想到,既然丘比可以利用执行工程组件,为什么自己不能呢?在之前的时间里,许多神秘专家已经利用了执行工程组件,而她没有。究其原因,更多是因为她无法实际接触到执行工程组件。

    执行工程组件在每一艘船舰的分支构造的位置隐晦且游移不定,没有足够的运气,是不可能碰上的。魔法少女晓美刻意去寻找,最终也仍旧是在小圆的许愿术的指引下,才找到分支构造存在的异常之所在,并最终穿过分支构造,抵达这个水色水光的空间丘比隐晦地提到过,这里就是执行工程组件。

    魔法少女晓美仍旧不明白执行工程组件到底是什么模样的东西,这个组件就像是没有一个确定的形态,也并非是一个确定的物质,明明和宇宙联合试验舰队连接,却又不存在于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任何可以直接观测到的地方。这个水色水光的空间到底是执行工程组件的外壳,还是执行工程组件的内部?完全无法理解。

    丘比到底是用什么方法控制执行工程组件,让这个东西按照它自己的想法运作,至今也没有一个解释。魔法少女晓美已经不觉得丘比会说出来了,它已经说了很多东西,但是,它肯定不会为自己的计划制造障碍。晓美确信自己只要知道丘比控制执行工程组件的方法,就会从这一点出发,去干涉它对执行工程组件的控制,她也相信,丘比也定然知晓这一点。

    反过来说,如果丘比真的说出了自己控制执行工程组件的办法,反倒会让晓美感到头疼,因为,对方之所以会这么做的原因,必然在于它已经算准了她的行动,会都它的计划产生促进作用。在那样的情况下,晓美还真不知道,自己到底应该怎么做,才不会被丘比利用。

    如今,自己、小圆和学姐的关系,已经被丘比利用了,它接下来来要做的事情,那所谓的三点一线,很可能还会继续对自己三人造成某种影响。魔法少女晓美这么想着,就更不想让丘比继续下去了。无论于己于人,丘比所做的事情,其风险性都太大了而丘比本身就对其他人的安危完全没有任何兴趣,近江和伦敦中继器远在他方,如今它几乎是无所忌惮的。

    要怎么做?

    魔法少女晓美眼睁睁看着大量的如同倒影般出现在水光水色平面下的丘比,一个个从下方钻出来,变成一个个实体的丘比,额头不断冒出冷汗。仅仅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就在她不敢轻举妄动的时候,水色水光空间里的丘比已经至少增殖了几百上千倍。

    一眼无法数清的似猫似兔的怪诞东西站在水光水色的平面上,漂浮在半空中,以魔法少女晓美和原本的那只丘比为中心,几乎涵盖了每一个可以看到的地方。层层叠叠,此起彼伏的丘比们挡住了魔法少女晓美的视线,那一圈圈的丘比穿插移动,而从整体去观测,又能发现不同的旋转规律。

    每一个丘比的红宝石一样的眼睛,全都在凝视着魔法少女晓美,让她感到毛骨悚然。她不知道这些丘比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到底是怎样的存在,又打算做什么。不过,从过去的经验来看,丘比的群体运动和个体运动,都具备一种朦胧的仪式感和极其复杂的规律性,必然是在进行某种群体运作的神秘。而这种神秘向来都只会出现在需要献祭的场合。

    被当作祭品了吗?

    魔法少女晓美不愿意坐以待毙了,她手中的魔法手杖上浓烈燃烧的光芒再度迸射。巨大的加速度带着她从丘比那密不透风的阵营中穿过,而她穿过的地方,一些锐利的切割,强大的冲击和剧烈的燃烧纷纷落在这些丘比身上。

    新出现的这些丘比虽然数量巨大,但在防御能力上却显得极为差劲。既然没能拦截魔法少女晓美的移动,也没能防御她在移动中附带的攻击。几乎是晓美前脚刚刚从它们之间的间隙中穿过,这些丘比就已经四分五裂,如同被砸起的水珠,向外抛飞。与之同时,这些丘比的身体纷纷被点燃了。

    魔法少女晓美在疾驰,更是做好了,如果有什么不对劲,就立刻发动自身的特质性神秘去夺取一线机会。然而,这些被攻击的丘比却连反应都没有做出更多,就这么静静地在攻击中分解,如同柴薪般燃烧起来。

    它们越是无动于衷,越是没有任何动静,就越是让魔法少女晓美感到不安。只用了数秒的时间,丘比大军就仿佛已经陷入绝境中。当晓美停下脚步,稍作喘息的时候,围绕着她的已经不再是许许多多的丘比,而是这些丘比被切割燃烧后,所构成的一个巨大的火焰牢笼。

    魔法少女晓美这才意识到一个诡异的情况:明明自己想要脱离这些丘比的包围圈,是向着包围圈的外侧冲刺。可是,当自己停下来的时候,却发现自己仍旧站在着这些丘比的中央。原来自己和最初的丘比所在的位置,已经被巨大的丘比们遮掩了,自己确实已经离开原地,但是,相对于这些丘比,相对于这个水色水光的面积,她仍旧是处于某种“中心”。

    无法脱离?

    魔法少女晓美没有因为这种焦灼又诡异的状况感到惊讶,丘比从来都没有在他人面前表露过自己的能力和极限,这也意味着,它能够做出许多让人意想不到的事情。无论是之前的战斗,还是现在的战斗,都不过是丘比的强大的又一次证明罢了。

    巨大的光束从魔法手杖中喷出,魔法少女晓美挥舞手杖,让这光柱绕着自己周遭扫了一圈。当耀眼的光芒消逝时,丘比们的包围圈被清空了一个巨大的缺口,然而,就在魔法少女向那边飞奔而去的同时,许许多多的丘比再次从水色水光的平面下浮上来,重新占据了消亡的丘比个体的位置。

    死去的丘比,连尸体都不见踪影,而活着的丘比会填补漏失的位置,其整体的数量不见减少,反而让魔法少女晓美觉得越来越密集,仿佛这样下去,这个不知道究竟有多宽敞的水色水光空间,也会变成沙丁鱼罐头般拥挤。

    魔法少女晓美尽可能不让这些丘比接触自己,原来的那只丘比到底是这群丘比中的哪一只,她已经完全无法分辨了。在这个上下左右前后全都是丘比的空间里,她只能选定一个方向,不断向前飞奔,然而,正因为视觉上没有一个合适的参照物,所以,她根本无法定位自己,也无法确定自己到底是不是在沿着直线前进。

    这些丘比确实很脆弱,在魔法手杖的攻击下,它们原本还四分五裂,鲜血飞溅,熊熊燃烧,化为灰烬,但渐渐的,不知何时,死在魔法少女晓美手中的它们就变成了气球一般,嘭的一下,炸开来,洒落出大量的礼花,让整个场景顿时脱离了原先的血腥,反而有了一股古怪的节庆的味道。

    明明是拼命的战斗,但是,那随时都会让人丧命的直接的危险,却在被扭曲成一种古怪的状况。魔法少女晓美警惕地接触了这些礼花,却发现它们并非是实物,而更像是声光现象,比糖纸还要脆弱,一碰就碎,但又不是消失,而是再度分解成更小的礼花。

    礼花分解成礼花,大的分解成小的,小的分解成更小的,一直到肉眼看不见为止,一直到完全感知不到为止,即便如此,在那看不见的微观世界里,在那完全无法感知到的未知的状况下,也仍旧让人觉得,它们还在不断地分解。

    大量的声光现象让整个水色水光的空间染上了一层不洁净的颜色,驱散了这里原本拥有的宁静安详的氛围。它们就像是一种可怕的污染,在肉眼可见的极限处扩散。魔法少女晓美骇然发现,自己的身体正在被染上这些礼花的光和色身体似乎正在失去**的实质。

    转变成光和色彩的肢体部分仍旧是立体的,但是,触觉已经消失了。

    是因为之前碰倒了礼花吗?魔法少女晓美不由得在心中想到。然而,她之前接触礼花的时候,已经尽可能给自己制造了一层保护膜,如果这些礼花能够穿透保护膜,那么,无论躲在哪里都是一样的,因为,这些声光色彩的礼花现象已经遍布整个空间了。

    咻,咻,咻

    嘭,嘭,嘭

    噼里啪啦的声响就如同节日的礼庆,每一次礼花的绽放,都在让水色水光变换颜色,在颜色剧烈变换的同时,也有巨大的涟漪接连不断地泛起。魔法少女晓美的一只手和一只脚都被侵蚀了,变成只有光和色彩的状态,看起来就像是电视节目里那些幻想出来的魔法少女变身的时候,定格在了换装时的状态。

    魔法少女晓美当然也会变身,而且,就如同电视节目里的那些魔法少女一样,需要利用变身来发挥真正的力量。每一个魔法少女都有制服,款式和其变身之后的完全一样,但是,两者却是不同的概念。即便如此,魔法少女十字军里的每一个魔法少女在变身的时候,都不会出现电视里那般只有光和色彩的形态,而仅仅是服装的变换。

    电视里,魔法少女的变身过程总是需要好几秒,就仿佛存在一个绝对领域,让敌人无法攻击到原本魔法少女晓美她们也是如此,但是,为了适应愈演愈烈的战争,在丘比没有过多出现的情况下,变身的时间开始压缩,到了现在已经是顺便的变换了。

    魔法少女十字军的每一个成员都有过这样的共识:这种由丘比带来的力量,有时就像是恶作剧一般,仿佛是参考电视动画里的那些魔法少女们随便拼凑而成的。尽管就能力上并不逊色,但放在实际应用的时候,总是让人感到尴尬和羞耻。

    只有不惧尴尬和羞耻的人,才会选择成为魔法少女尤其是男性。

    魔法少女晓美如今正在遭遇的危险,在她看来,也确实充满了魔法少女的风格这些礼花看起来美丽又可爱,哪怕污染了空间,污染了身体,其本身也是闪闪发亮,如同虹色般有着迷人的一面。

    然而,同样无法否认,这样的变化在充满了危机和神秘的战场上,同样让人感到恐惧。它将会导致的结果,根本无法从过去那些阴森晦涩的经验里得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