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14 执行工程
    丘比自称要取代“莎”成为新的瓦尔普吉斯之夜,晓美相信它可以做到,但问题在于怎么做,以及它所做的这些事情对其他人的影响有多强烈,究竟是正面的还是负面的影响。总不可能什么影响都没有,因为它已经在利用执行工程组件了。晓美不觉得自己在追查的执行工程组件幕后之时见到这个家伙,仅仅是一场巧遇。

    魔法少女,丘比,执行工程组件和伦敦中继器的近江,所有出现的因素都在晓美的脑海中被极其复杂的线路串联起来。每一个因素都和其它几个因素有关联,产生了她难以判断的化学反应,一个又一个的计划,就好似迷锁一样嵌套在一起。近江的密谋确实惊人,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就没有人可以利用她的密谋。

    目前,近江似乎暂时占据上风,但是,到底是不是如此,却并没有更进一步的证据。晓美十分清楚,自己获得的关于近江密谋的情报,全都是由丘比讲述,并由自己的想象和理解加工完成。确实,其结果让自己认为真实,但自认为真实而正确的结果,到底有多少客观事实上的正确,却不得而知。况且,哪怕是在这个时候,晓美仍旧不觉得丘比没有半点阴谋它或许说了真话,但是,用语言去误导他人,从来都不是什么困难的事情。

    丘比将所有不可挽回的错误都推到了近江身上,让人觉得这个似猫似兔的东西在整个事件中不过是一件摆设,一个傀儡,但是,它真的仅仅如此吗?魔法少女晓美的头脑没有混乱,一开始,她的确有些厌恶近江女士的做法,也对终极许愿术有强烈的质疑和抗拒,可是,她的目光从来都没有从丘比身上离开过。

    丘比要取代“莎”,却说得自己只是在捡漏一样因为“莎”被近江女士陷害了,不得不成为执行工程组件的一部分,所以,它才能够占据“莎”的遗产,重新将自己变成瓦尔普吉斯之夜。仿佛一切错误的源头都是近江女士,它自身没有对任何人造成伤害。

    然而,在宇宙联合试验舰队里的神秘专家都没有注意到的时候,它就已经知道执行工程组件了,并且隐藏在其中,而且,对学姐的情况顾左右而言它,在之前的谈话中几乎没有透露出什么信息。魔法少女晓美将自己的注意力从所谓的“终极许愿术”和“瓦尔普吉斯之夜”中转移出来时,发现自己竟然仍旧对学姐目前的状况一无所知。

    学姐比起其它那些人和事,就好似没有半点存在感。唯一提到的情况,也只是小圆和许愿术的附带品而已。

    可是,事实真的是这样吗?晓美有点不舒服。学姐的存在感越是稀薄,就越是让她觉得,对方已经陷入了难以脱身的大麻烦中。晓美已经意识到了,在最初的三个魔法少女中,自己很可能是最后一个还能够自由活动的人了:小圆在伦敦中继器,学姐应该就在这里。

    想到这里,魔法少女晓美再一次拉开了和丘比之间的距离,之前稍稍放松的警惕又再度严厉起来。

    “丘比,请老实回答我,学姐到底在什么地方?”她这么问的时候,心中的不祥预感也在剧增。

    “不告诉你。”丘比那毫无感情的笑容让晓美有些心冷,它的回答是如此的直白直接,和之前的说话方式截然不同。魔法少女晓美从中可以感受到一股有持无恐的味道,但却又更加证明了她之前的不详预感。

    “丘比!”魔法少女晓美用尽全身的气势大喊着,但是,她十分清楚,自己拿丘比没有任何办法。小圆让自己来到这里,但也仅仅是来到这里而已只是来到这里,却没有能力做更多的事情,晓美感到不甘。她有牺牲自己也要去做点什么的觉悟,可是,仅仅只有觉悟,却没有方法,也根本就什么都做不到。

    魔法少女晓美的魔法手杖亮起更强烈的光,就像是这股不甘的心情充当了燃料,让手杖剧烈燃烧一样。

    “别用这么可怕的语气嘛,晓美,只懂得大声嚷嚷又有什么用呢?按照你们人类的俗语来说:咬人的狗是不叫的。”丘比的态度已经和之前谈论终极许愿术时截然不同,明明是没有任何感情的说话,却依旧让晓美觉得充满了嘲讽的味道。

    “果然,你要恢复成瓦尔普吉斯之夜,就必然会伤害学姐……不管近江女士在做什么,但实际上,正在利用执行工程组件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施加影响的仍旧是你。”魔法少女晓美咬了咬牙,她心中突然有一种被欺骗的感觉。之前丘比说了那么多,自己竟然还真的将注意力完全放在近江女士身上了。

    “怎么能这么说呢?我并没有说谎哟。那个怪物才是罪魁祸首,我不过是被她强迫着,去执行她的计划而已。就算成为了新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也大概逃不掉吧,况且,说不定我可以借此机会恢复瓦尔普吉斯之夜的身份,也完全在她的意料中那个怪物才是真正的幕后黑手,我不过是站在前台的小弟而已。”丘比虽然这么说着,但是,它那带着笑意的嘴线却越来越诡异,当魔法少女晓美回过神来的时候,发现它已经站在脚边不足一米处了。

    晓美只觉得自己的心脏停顿了一下,她低头看向丘比的时候,突然间就看到了更多的丘比。在那水色水光的平面下,如同倒影一般,无数个丘比的身影浮现其中,层层叠叠,密密麻麻,一个个都在盯着她。晓美只觉得头皮发麻,她无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但是,却不由得怀疑,此时正站在自己脚边,和自己同样处于水色水光之上的这个丘比,到底算是什么?

    “其实你来得刚刚好。”晓美只听到丘比这么说到:“我有点估计错误,以为只要需要一个支点,就能够利用执行工程组件拉扯小圆的力量,不过,毕竟隔得太远了,而且还有障碍……但是,只要再加上你就可以了吧?”丘比碎碎念着,晓美似懂非懂,她觉得自己的脑袋竟然这么不灵光。

    “你到底在说什么!?”

    “这不是很明显吗?三点一线。”丘比摇了摇尾巴,“小圆、你和你们的学姐,正巧凑成了一个完整的脉络。这是在终极许愿术启动前,对小圆的许愿力量的一次小小的测试。这种力量将你引导到这个地方,转个角度来看,不也就是你把这种力量带到了这里来了吗?”

    “我……将许愿的力量带来?”魔法少女晓美终于明白丘比的打算了,她只感到额头、背脊和手掌都在冒冷汗,“你要用许愿的力量启动执行工程组件?”

    “嗯,是哟。”丘比没有任何掩饰,“你难道就没有感觉到吗?执行工程组件和许愿术是那么的搭配,两者的性质是那么的相似。其他人已经使用过执行工程组件了吧,在一定条件下,他们只要有想法,就可以利用执行工程组件去实现这个想法相比起小圆的许愿,执行工程组件更像是万能的工具箱,提供执行想法的工具。但是,比起许愿需要付出的代价,执行工程组件则是用‘限制’取代了‘代价’。”

    魔法少女晓美没怎么使用过执行工程组件,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的神秘专家也不是每一个都能利用这么奇妙的东西,但是,即便是可以利用的人去讲解,其他人也难以理解其中的限制就像是两类人之间,在思维上存在一个顽固的隔阂。

    即便如此,要说执行工程组件和一般意义上的许愿术有什么差别,晓美却也难以一一说出来,甚至于,觉得执行工程组件就是“许愿”这一行为和“达成”这一结果的更具体的表现方式。它非是凭空完成使用者的想法,对使用者的想法本身也有硬性的要求,但只要满足了要求,理论上无论是什么想法都能够实现。在这个过程中,执行工程组件到底消耗了什么?没有人清楚。

    不过,晓美记得丘比之前说过,执行工程组件同样是“终极许愿术”的一部分,那么,它自身所表现出的那些性质,确实和“许愿”有着优秀的契合度。

    尽管不是“终极许愿术”,但是当“小圆的许愿”和“执行工程组件”两者结合起来时,到底会发生什么呢?比起“终极许愿术”更弱,但比起小圆的许愿却又更强的许愿术?

    “即便许愿的力量可以驱动执行工程组件,但是,你就不怕最后完成的,是小圆的愿望吗?”魔法少女晓美稍稍冷静了一些,反问到:“那可是小圆的神秘,小圆的力量,而不是丘比你的。”

    “所以,这就是执行工程组件的作用啊。作为终极许愿术的一环,它的核心作用可不是实现愿望,那和许愿术重叠了。它真正的用处是,将带有个人性质的许愿,转化为无性质的结果。你想想,就算是人类的集体潜意识也不可能真正达成一致吧?人的意识,无论表面的还是内在的,都充满了矛盾,无比复杂,在巨大的共性之余,那些强烈的个性也同样是客观存在的。”丘比依旧耐心地为魔法少女晓美解释到。

    “终极许愿术只能启动一次,只能实现一个愿望,而用全人类的集体潜意识去许愿,同一时间许下的愿望很可能不止一种。执行工程组件就是人类集体潜意识和小圆自身意识的连接和调和,从而去完成‘一个共性而单一的愿望被小圆的许愿力量实现’的结果。”

    “也就是说,只要小圆许愿的力量进入执行工程组件,那么,结果并不是由小圆来决定的,而在执行工程组件本身的运作?”魔法少女晓美试探着问到。

    “没错,就是这样。你终于可以明白了呢,晓美。”丘比似乎也很开心,但是,晓美觉得这绝对不是友善的证明,“执行工程组件距离伦敦中继器太远了,必须通过一条既有的路线,才能让小圆的神秘性和许愿的力量进入执行工程组件本来以为,小圆和你们的学姐构成的路线就已经足够,但果然还是要晓美你加入啊。最初的三个魔法少女,三点一线,才是最稳定的状态。晓美,你果然还是不可或缺的。”

    魔法少女晓美睁大了眼睛,她已经有所预感,但是,这个预感来得比她所想的还要有冲击力,让她不得不怀疑,自己执意追踪到这个地方的行为是错的吗?是自己的选择,才补完了丘比的计划吗?如果自己没有找上门来,亦或者,不是依靠小圆的许愿才找到这里,结果是不是会有所不同?

    然而,当她这么想的时候,另一个心声就否定了这个想法:自己怎么可能坐视不理?自己的决定,本来就是“不得不去做的事情”。无论是自己还是小圆,都有来到这个地方,直面所有阴谋诡计的理由。因为自身的行动会填补敌人的计划,就不去做,那才更让自己难以想象。

    无论如何,自己和小圆都会采取行动的,也不可能真正预知丘比会做什么,毕竟在那个时候,甚至都想不到在执行工程组件背后的是丘比。没有足够的情报,行动时就容易犯下错误,这是必然的,但是,没有足够的情报也是客观的想要情报就有情报?在神秘专家的事件中可没有这么想当然的好事。

    明明情报不足,明明敌人未知,明明在事后想来,总能列出一连串的“如果”:如果有什么就好了,如果这么做而不是那么做就好了可是,这些如果都是不存在的。

    神秘专家的工作,就是要在这种客观条件极其恶劣的条件下,去战胜敌人,去战胜未知和神秘。

    所有的判断,都有可能是错误的,即便如此,也只能做到自己的最好。

    魔法少女晓美深吸了一口气,站直了身体,最后问到:“丘比,你的愿望实现后,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我、小圆和学姐,会变成怎样?”

    “嗯……谁知道呢?这又不关我的事。”丘比无所谓无感情地这么回答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