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12 近江的谋略
    在世界末日的关头用终极许愿术将世界和人类全都复活?怎么会有这么荒谬的事情?说到底,又如何可以肯定这个终极许愿术能够做到这种程度呢?尽管魔法少女晓美在这些日子里已经见到过太多不可思议的神秘,但是,这样的事情还是难以相信。不是难以想象,在人类的世界里,通过许愿的方式实现愿望并不算是什么出奇的想法,问题是,从古至今从来都没有人做到。

    正因为可以想象得到,却又从来都没有见到过这种情况的发生,所以,反而让人不敢相信真有这种许愿术的存在。反而,在人类的醒世箴言中,许下大愿就必然承受巨大的惩罚,通过许愿的方式实现的愿望往往是歪曲的,诸如此类的说法倒是没少流传。

    哪怕是在这个充满了神秘的战场上,魔法少女晓美也仍旧会为这个所谓的终极许愿术感到一阵心惊肉跳。尽管说不上来又什么地方不对,也根本就没有证据,就连丘比所说的这些事情到底有多少是真实的,也难以判断即便如此,她仍旧对“伦敦中继器会使用终极许愿术”这个可能性感到恐惧。

    魔法少女晓美觉得也许是自己的无能导致了自己的狭隘,但是,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不愿意通过许愿的神秘去达成目标。这种一直都被世人警告的做法,让她下意识里更倾向于一个难以想象的恶果。

    “丘比,你刚才说了,这个终极许愿术是要绕开物质性的束缚对吧?”魔法少女晓美凝重地问到:“如果说,从物质性层面重构世界,我还是可以理解,但是,绕开物质性到底是什么意思?纯粹通过意识性去影响物质性吗?怎么可能办到?哪怕神秘之中存在意识性的表现,但大体上,这个世界还是以物质性为第一性的吧?”

    “哼哼,谁知道呢?你又不是神,为什么这么肯定这个世界的第一性是什么呢?”丘比反问到,“你人为物质是第一性,这仅仅是因为以你的存在方式,更容易接触的物质性的表现,但你的存在方式在这个世界里具备普遍性吗?”

    “难道不是吗?物质第一性的表现到处都是,反而,以意识性为核心去干涉物质性表现,才是罕见的,而且付出和收获不成比例。哪怕是在神秘现象中,要跨越意识性和物质性之间的障碍,也需要特殊的方法。这种特殊不就意味着从意识性的渠道去干涉物质性很困难吗?大多数意识形态的神秘,都无法直接干涉物质形态,而只能通过间接的方式,推动物质形态的改变。”这是魔法少女晓美亲身体验,也是对自身经验和见识的总结。哪怕见过不少意识行走者,哪怕存在“灰雾”这种能够在意识形态和物质形态之间转换的东西,哪怕已经有敌人和神秘专家通过意识性的渠道,做了让人大吃一惊的事情,但说到底,人们所能接触到的最基础的表现形式仍旧是物质性的。

    “人们总会将自己最经常最容易观测到的性质标榜为普遍性,然而,人类难以接触的领域,真的是真正意义上的特殊吗?亦或者,在人类无法观测也无法接触到的层面上所存在的性质才具备普遍性,反而是人类自身能够观测和接触的部分才是少数和特殊?”丘比这么问到,“人类通过认知为自己划出一个圈子,这个圈子之外的世界,与这个圈子相比较,哪一个更大?”

    “人类无法观测和接触的部分,对人类自身而言没有意义。”魔法少女晓美如此肯定地说到。

    “我倒是不这么认为。”丘比也断然否定了她的想法,“这个世界上的一切,无论人类自身怎么想都好,都必然是有其意义的,无论人类是否可以观测和接触,它都在影响人类本身人类想要弄清楚自己所不知道的,想要接触过去没能接触过的,想要看到从来都没有见到过的,这不就是人类标榜的智慧的原动力吗?”

    “所有需要时间去积累才能完成的事情,在时间有限的情况下,没有实际意义。对现在而言,未来才能够做到的事情,也同样没有实际意义。”魔法少女晓美沉重地说:“现在,人类就要死光了,你说未来会怎样怎样,我可看不到。”

    “没错,你是看不到的。如果终极许愿术是存在的,那么,在其成功的一瞬间,一切都会回归正规,我想,那个时候的你也一定会失去眼下的所有参照物吧?你会忘记现在的你和现在所有的一切,重新开始新的生活你看,这就是意识性的表现。绕过物质性,依靠意识性的力量去重构世界,或许会得到一个意识为第一性的世界吧?你说呢?晓美。”丘比这么说到。

    不过,之前的交谈完全没有解决“为什么可以绕过物质性去重启整个世界和人类”的问题,也没有解答“这个世界的物质和意识,哪一个才是第一性的问题”。不过,在这些话语中,魔法少女晓美偶然间会这么想到:除非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意识”为第一性,否则,根本就不可能绕开物质性去完成终极许愿术。

    反过来说,难道伦敦中继器那边的人认为,这个世界是“意识第一性”吗?我们一直存在,一直观测为物质形态的这个世界,只不过是某种意识形态和精神活动的表面体现吗?更深入一些去问,我们这些对自我而言确实存在着的人们,其实也不过是一个个幻觉吗?

    如果是的话,我们和这个世界,我们所感受到的“自我”,又到底是什么东西的幻觉?

    “……简直是疯了。我绝对不承认这种绕过物质性,纯粹以精神意识渠道去重构世界的想法。”魔法少女晓美不由得咬紧了嘴唇,“我还是觉得,哪怕集中全人类集体潜意识的力量去许愿,也不可能做到这种事情。这个终极许愿术根本就是荒谬的东西,丘比,你真的确定,伦敦中继器想要实现终极许愿术吗?”

    “嗯……这个嘛,也不过是在下小小的猜测而已,无论如何,在确认了小圆的许愿特性后,必须让小圆去做的事情又怎么可能不是许愿术呢?”丘比摇了摇尾巴,充满了一种既肯定又却又不负责任的矛盾语气,说:“我认为,终极许愿术是存在的,并且,物质性的销毁,意识性的确立,也是推动终极许愿术的那个家伙想要做的事情当然,这是不是伦敦中继器里的其他人想要看到的,那就不清楚了,毕竟,我在网络球的其他人那里可从来都没有听说过这个计划。”

    “绝对是某一个疯子在一意孤行!”魔法少女晓美极为肯定地说:“作为网络球的最高领导者,走火先生可是脚踏实地的人,也绝对不会出现这种试图用‘意识性取代物质性’的妄想。告诉我,丘比,那个家伙到底是谁?现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里的情况,学姐和小圆的情况,以及这个执行工程组件,都是这个家伙搞的鬼,对吧?”

    “那个家伙做的事情可多了,如果她是认真的,你打算怎么办?现在宇宙联合试验舰队还能前进,也不能不说是得到了她的大力支持。”丘比如此说到:“我看不穿她到底在想什么,到底想要怎么做,她的每一个步骤在完成之前,都被很好地隐藏在其它事件中了,即便是我,也是在事情发生的后期或事情结束后才隐约猜测出来。像你这样天真的孩子,绝对是无法阻止她的。”

    “她?”魔法少女晓美注意到了丘比的用词,在一瞬间,她的脑海中浮现了一个形象,“是近江女士吗?”

    丘比只是哼哼了几声,没有正面回答。

    “果然没有错,如果伦敦中机器里,真的有人可以完成时间机器,能够利用时间机器完成终极许愿术,而且还是女性,那么,除了近江女士之外,也没有其他人了。”魔法少女晓美深深吐了一口气。

    “没错哟。除了她之外,没有人可以做到,因为,是她创造了时间机器,是她完成了伦敦中继器的构架,也是她提议让小圆留在伦敦中继器里。”晓美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的错觉,总觉得丘比说起“近江”这个名字,声音也微微有点颤抖,“如果真的存在终极许愿术,那么,近江是唯一一个从头到尾涉及了每一个因素的人。不,真不想称之为人啊,人类是不可能做到那些事情的吧?”

    “……如此说来,丘比你的诞生,也是近江女士的杰作吗?”魔法少女晓美突然问到。

    “虽然不想承认,但是,确实如此。”丘比没有说谎,但却听得出,它有点在意。

    “所以,近江女士在某种意义上,是你的母亲吧?所以,其实你一直都在为她工作?”

    “不,我诞生之后,所有的行动都出自我自身的意愿,但是,我无法肯定,自身的意愿是否受到了那个怪物的影响。或许,在她的计划中,我的意愿本身就是规划好的一环,我所有在想的,在做的,在说的,包括现在,也不过像是剧本一样活动而已。”丘比那看似玩世不恭,却又极端冷静的外表,在魔法少女晓美的眼中,似乎有点儿不稳定,“我原本希望魔法少女之中会有超出她预料的存在,但现在看来,或许还是不会存在。”

    “我不觉得近江女士可以完全掌控一切,火炬之光的偏差仪式已经影响了这个战场上的一切。”魔法少女晓美断然说到,“或许我们这些人一直都在她的剧本里,但是,你也看到了,这个战场上什么事情都有可能发生,敌人又是如此强大,如果近江女士真的掌控了一切,那么,这场战争早就该结束了。如果她真的需要终极许愿术,那就证明,除了终极许愿术之外,她同样没有其它办法可以战胜末日真理教和纳粹,没有任何办法可以阻止末日的到来……近江女士的所作所为已经体现其极限了。”

    “……没想到你竟然是这么想的,晓美,或许大家都小看你了。”丘比似乎也振作了一些,“不过,就算那个怪物也已经快到了自己的极限,但对我们而言,她仍旧是无法战胜的。至今为止,你到这里所说的每一句话,所了解的每一件事情,大概都在她的剧本中吧。”

    “所以,执行工程组件其实也是她制造的?”魔法少女晓美没有反驳丘比的说法,只是转回了最开始的问题。

    “不,执行工程组件的制造者是‘莎’,但也有可能是‘莎’和那个怪物联系后,才得到了相关的设计理论。”丘比的语气已经恢复了原本的沉静和优雅,“执行工程组件是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内部构成的,而‘莎’要获得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管理权,就必须争取到伦敦中继器的同意。据我所知,在当时,‘莎’和那个怪物有过一段时间的交流。”

    “可是,‘莎’现在也没有回应了。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丘比。”魔法少女晓美早已经对这个疑惑不吐不快,这是宇宙联合试验舰队里的每一个神秘专家都想知道的真相。

    “……执行工程组件的核心就是‘莎’,它将自身转移进来了。我不知道这其中是否存在某些出乎意料的情况发生,所以,也不清楚为什么‘莎’没有回应。它明明就在执行工程组件里……不,在某种意义上,它就是执行工程组件。”丘比的声音严肃起来,“而我,不过是一个外在的辅助管理者而已。”

    魔法少女晓美大吃一惊,不禁说到:“莎就在这里?”可是,她完全感受不到‘莎’的存在。

    “很遗憾,哪怕在这个地方,‘莎’也无法回应。我也不清楚它现在以怎样的方式存在,我只是知道,它是构成执行工程组件的一环……而且,绝对不会想要把自己变成一个毫无意识的零件。”丘比这么说到:“其实,我倒是觉得,‘莎’被那个怪物阴了。”

    晓美知道,“那个怪物”指的就是近江。丘比对近江女士,几乎全都是用“怪物”进行称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