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70章 喝酒
    “喂!第一次炸掉德拉诺的人可不是我哦!”瓦里安笑得像个孩子。

    杜克脸上的笑容同样有趣:“把耐奥祖当炸弹丢我法师塔里的可是基尔加丹,我不过把耐奥祖丢回去而已,难道顺便炸了德拉诺能怪我?”

    “对对对!是基尔加丹的错!”瓦里安浅笑着,过来轻轻给杜克一个熊抱。

    杜克的身子骨已经不算瘦弱,可惜成年后的瓦里安继承了他老爸莱恩的基因,长得人高马大。穿上厚厚的板甲,再加上大号的肩铠,看上去体型几乎是杜克的两倍。

    熊抱起来,两人的辈分有点反过来似的。

    这不重要。

    瓦里安第一次感到了亲人的温馨感。

    从小到大,他对杜克并不陌生,但也不熟悉。

    在他的成长阶段里,杜克在他身边的时间太少了。加上发展方向不对,他更亲近身为战士的安度因,而不是身为法师的杜克。这二十多年来,他对杜克一直没有亲人的感觉。

    年龄差了快十年,辈分理论上差了半辈,实际中却要叫低了一辈,毕竟杜克是跟莱恩父王和洛萨一起耍的猛人。

    这种感觉很怪异。

    人心是世上最复杂的玩意,曾几何时,瓦里安也像个国王一样。苦恼着如何处理马库斯家族这个庞然大物。对于一个王国,这是典型的尾大不掉。

    君非君,臣非臣。

    可是当杜克泡掉联盟里所有女王和女性领导者,也没有自封为皇之后,瓦里安开始明白杜克的追求跟自己的追求完全不会有所交集,就像是两条永不相交的平行线,却朝着同一个方向迈进。

    当获知杜克晋升半神之后,这种感觉更为清晰了。

    现在,如果非要形容他跟杜克的关系,那更像是一种无比亲密、可靠的盟友关系,而不是所谓的国王与公爵。

    用力拍着杜克的背,瓦里安笑着:“为了艾泽拉斯。”

    杜克有点肺部偏移的恍惚感,却依然笑着:“嗯,为了艾泽拉斯。”

    “是了,万一……我对上伊利丹……”

    杜克悄声回答:“不要被他杀死,也不要弄死他。”

    “嗯?”

    “无间道。”杜克以只有瓦里安的声音说道。

    瓦里安浑身一颤。

    杜克回到上古之战干大事,没打算过向联盟高层隐瞒,除了意外啪了泰兰德那段故事没说之外,大家都知道杜克化名‘无间道’跑去燃烧军团搞风搞雨。

    杜克这时候提起这个名字,岂不是说伊利丹是……

    难怪瓦里安这么大反应。

    其实,到底一粒蛋这一辈会不会一如历史上那样,身在曹营心在汉。杜克也有点说不准。

    因为杜克在上古之战里的活跃,伊利丹简直连刷个脸都做不到。连基尔加丹在内,全部燃烧军团大佬的注意力都被‘无间道’吸引走了。

    况且扭曲虚空给炸了一次之后,会不会让一粒蛋有错误的判断?

    被囚禁了一万年,又会不会生出其它真正邪恶的想法,进而堕入魔道?

    这是真实的艾泽拉斯!

    这是活生生的一个个英雄人物,反派枭雄!

    人心是最为难以揣测的。

    连瓦里安都对杜克心存芥蒂这么久,杜克根本不好说伊利丹会怎样。

    所以杜克对瓦里安补了一句:“但人心是最难揣摩的。我不敢保证,他的心灵是否因为长期使用邪恶而堕落,所以要由你自己去判断。”

    “嗯。”瓦里安重重地点头。

    没法肯定,只能先把伊利丹定性为邪派。

    要交代的都交代了,把虫族丢给瓦里安,杜克就离开了指挥室。

    刚出门,拐个弯,杜克忽然发现麦格尼就在拐弯的角落里,两个密室守卫守着他。

    麦格尼就在角落里,坐在地板上用扁扁的金属酒瓶喝着酒。

    杜克一愣,旋即笑了:“在担心瓦里安么?”

    “我跟安度因和莱恩是好兄弟。我看着他们变老,也看着瓦里安长大。”麦格尼有点没头没脑的话,正是他把瓦里安视作儿子的象征。

    杜克微微叹气,走廊上,微风吹过,让杜克身后的法师披风飘荡了起来:“很可惜,我错过了许多。”

    “以前我一直搞不懂你。因为在你的字典里,没有‘忠诚’这个词。我非常奇怪,为什么一个没有忠诚的人,却有着无比的勇气与正义感?”

    因为,我是穿越者啊!

    这句话,杜克无法说出口,只能说:“我在一个不属于七大王国的地方长大,只是顺便归入了暴风王国而已。”

    没受过恩惠,也无所谓忠诚。

    “哦,是么?”

    “非要划分的话,我只忠诚于自己的理念艾泽拉斯决不能灭亡。”

    麦格尼突然笑了,他向杜克递过自己手上那个金属酒瓶:“在这点上,你比传统的达拉然神棍要好,那些家伙直到自家厕所被炸掉,才肯从那该死的实验室里滚出来。”

    矮人王的酒瓶脏兮兮的,用了已经有一定年月了,杜克毫不介怀,猛灌了自己一口。

    干!尼玛这是纯酒精吗?还是哪个王八蛋把100%医用酒精兑水给了麦格尼这混蛋?

    这个纯度,绝逼可以点火了?

    80度以上的烈酒是什么概念?

    喝下去,全身都像火烧好吧?

    饶是杜克现在乃半神之躯,光用体质去扛都有点扛不住。

    杜克一怒之下,偷偷把那部分的酒液传给了火焰魔法回路。你丫的,爱咋烧就咋烧。

    即便是烈酒的余波,依然把杜克呛个半死。

    “咳咳!”

    看着杜克咳嗽,麦格尼和两个密室守卫都大笑不止:“哈哈哈哈!”

    看到堂堂联盟总帅、兼魔网半神出丑,这可是很难得的事。

    杜克一屁*股坐在地上,挨到麦格尼边上,这一次他小小地呷了一口。有了第一口,又有了心理准备,感觉顺畅多了。

    “放心,老朋友,我虽然从未把瓦里安当过真正的亲人,但他是艾泽拉斯很重要的组成部分。不管是出于安度因还是莱恩的嘱托,我都会好好培养他的。”

    “嗯。”

    不知不觉,一个人类,一个矮人,喝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