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10 终极许愿术
    在nog的诸多成员组织中,网络球无疑是最具备中心地位的神秘组织,它的前身就是全球第二的神秘组织,在其它神秘组织都只能在末日真理教的赫赫声威下苟延残喘的时候,是网络球树立起对抗的大旗,并坚定不移地站在第一线。

    网络球的斗争,以及在斗争中的成长,已经足以体现其作为全球第二的神秘组织的能力和地位。要说网络球对这段时间中所发生的事情没有任何想法,没有人会相信。有不少神秘专家坚信,尽管局势已经如此艰难,己方的反抗看起来就如同风中火烛,是惊涛骇浪中的小舟,随时都有可能被倾覆。但是,在这个表面之下,网络球已经实质上洞悉了大部分关键因素。

    看似己方节节退败,刚刚营造起来的优势转眼间就被风吹雨打去,总有意想不到的偏差会在人们刚刚看到希望的时候,泼上一头冷水。但对网络球而言,这却又不是什么意外,而针对这些在其他神秘专家和神秘组织都无能为力的境况,网络球已经做好了十足的准备。

    网络球定然已经准备了某种手段,能够在最后关头一锤定音。

    这样的想法自全面开战以来,无论是面对怎样的敌人,怎样恶劣的局势,都相当深入人心。许多面临失败的神秘组织和神秘专家,在其生命的最后一刻,也都是抱着这样的想法死去的。魔法少女晓美十分清楚,这种根本就没有任何证据的希望,早就已经是许多人奋力挣扎的最后理由。

    就连晓美自己也不得不去坚信这一点:网络球肯定有办法,尽管现在还看不出来,那只是因为自己等人太过无知愚蠢的缘故。网络球里集中了最优秀的神秘专家,他们能够看到比自己等人更多的胜算,他们之所以还没有表现出符合人们期望的作为,仅仅是因为他们还需要等待那一锤定音的时机到来。

    如果不是这样,如果网络球也早已经承认失败,那么,自己这些幸存者的眼前,不就只剩下一片黑暗了吗?

    网络球的精华都已经集中在伦敦中继器之中。伦敦中继器是唯一可以和纳粹的月球中继器,以及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抗衡的最后堡垒,也是最后的希望。所以,哪怕在许多时候,都难以联系上伦敦中继器,但包括晓美在内,所有已经精疲力竭的幸存者们都从未抱怨或责怪他们。尽管十分希望在自己陷入极大危机的时候,最需要帮助的时候,伦敦中继器能够及时伸出援手。但即便没有,也不会怨恨他们,很多时候,只需要能够让自己知道“伦敦中继器依旧在行动,依旧在策划行动”,这就足够了。

    只要伦敦中继器还在前进,那么,人类就还没有输。这样的想法,几乎就是支撑起幸存者们意志的最后的支柱。

    但是,魔法少女晓美在这个水光水色的空间里,不由得这么想到:

    如果这些时间里发生的这些让人感到悲伤、痛苦和折磨的事情,并非不是伦敦中继器的计划本意,而是局势不受控制,那只能说无可奈何,但是,如果伦敦中继器原本就打算这样,将所有人都当作是燃料一样,一点点烧光,去争取这场战斗的胜利,那么,这个计划就不禁让人有点心寒难道就没有更好的计划了吗?

    难道,除了伦敦中继器之外的人们,都必须要成为牺牲品,才能赢得最后的胜利吗?如果真的需要牺牲者,那么,伦敦中继器之内的人和伦敦中继器之外的人,又有什么本质上的差别呢?

    甚至于,比起这种愤懑的情绪,她还有一个更可怕的想法:如果伦敦中继器里的人也免不了如同在外边战斗的自己这些人一样,被当作某个阴谋的牺牲品,那么,如今的伦敦中继器内部又是什么情况呢?在伦敦中继器之外的神秘专家们总是会想象中继器内部的安全,但是,倘若在伦敦中继器里,也已经发生了一些为人所不知的状况……

    魔法少女晓美阻止了自己朝这个方向想下去。伦敦中继器本身是很坚实的,她无论如何,都不敢去想象其从内部自行崩溃的景象。因为,小圆和一些朋友还呆在伦敦中继器里,而自己这些在外边奋力挣扎的人,也是抱着“伦敦中继器必然带着希望而行”的想法,才能够在这绝望疯狂的日子里挣扎下去。

    “看来你想到了一些有趣的事情,晓美。”漂浮在半空的丘比毫无防备地靠近她,保持和她的视线平行的位置,用那红宝石一样清澈又毫无情绪的眼睛与之对视。

    “丘比!你真是太卑劣了,竟然用阴谋论动摇我们!”魔法少女晓美给自己找到了一个理由。

    “阴谋论?别说得那么难听。”丘比这么说着,它的嘴线天生的弧度越发让晓美感到诡异,“你所想到的,并不完全符合事实,但也差不多了。”

    魔法少女晓美用力挥动魔法手杖,瞬间炸亮的光芒吞没了丘比。魔法少女晓美带着一种从心底深处浮现的恐惧向后跃起,试图拉开和丘比的距离。她十分清楚,自己的恐惧并不是针对眼前的丘比,而是它如今展示的一切,其背后隐藏的某种深沉的目的。

    要用蛮力打败丘比,肯定是一件极度困难的事情,但是,更可怕的是,丘比背后似乎存在某些阴暗的事实,让人在心生抗拒的同时却又无处可逃。

    魔法少女晓美只能尽量朝好的方面去思考,否则,她觉得自己恐怕连战斗的意志都会土崩瓦解。

    当然,如今没有任何证据去证明她最忧心的地方,也没有任何可见的征兆,证明她那可怕的想象就是事实已经发生的事情。与之相比,自己能够来到丘比这里,是小圆的意志使然,也是自己、小圆和学姐三人之间不可磨灭的连系使然,反而是更加确定的事实。

    至少从这个已经确定的事实来看,伦敦中继器的情况似乎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糟糕。

    一缕缕思绪如同流星一样从脑海中滑落,魔法少女晓美只觉得,现在的战斗比之前的战斗更加困难了。明明丘比根本都还没有进行实质的攻击,仅仅交谈,就已经让自己感到心疲力竭。虽然有想过,自己是不是应该再继续与之交谈下去,可是,想要知道真相的心情是如此强烈,让她在头晕脑胀,精疲力竭,注意力都已经开始涣散的时候,仍旧想要听下去。

    水光水色里的时间是如何流逝的?没有一个确切的标准,水光水色的变化是有节奏的,但是,这种节奏总显得迟钝而缓慢,总是会让魔法少女晓美觉得,这里的每一秒钟的长度,都已经超越了正常情况下的六十秒。

    于半空中,划出弧度,向后下方落去的晓美,将魔法手杖拦在胸前,她目不转睛地注视之前自己所在的位置,从那里乍亮的光已经消退,可是,没有看到丘比的轮廓。晓美不觉得意外,但在她试图寻找丘比的所在时,一道带着如同水雾般尾迹线的小小轮廓,如同炮弹一样,在她距离地面还有十米的时候,就窜到了她的跟前。

    是丘比!

    魔法少女晓美还没有看清,却已经再次挥动了魔法手杖。巨网在这个突然出现的轮廓的正前方凭空出现,眼看这个身影已经无处可逃,却就在下一瞬间,于晓美的视野中消失了。紧接着,在晓美反应过来前,她的肩膀猛地一沉,巨大的重量压迫在她的身上,尤其是左肩上那里的触感是如此的明显,魔法少女晓美在这股充满压迫感的力量下,整个人差点就摔到地上。

    等到晓美踩着坚实的地面,稳定住自己的形象时,她的眼睛却不由得瞥向自己的左肩正如她所想的那样,丘比正俏生生站在自己的肩膀上,以几乎贴面的距离注视着自己。

    “所以,就算这么对你说了,你也无法理解呢。但是,就算无法理解,发生在你身上的情况,多少也是和他们的计划有关吧。你们三个最初的魔法少女的关系联动,最终指向我这边,大概也是实验的一部分吧?”丘比那宛如红宝石一样的眼珠子转了转,不是人类眼睛那种协调性的运动,就仿佛每一只眼睛都是完全独立的,并不以丘比本身的意识去转动,“我跟你说,如果有这么一个计划,需要所有人都死光才能获取最佳的效果,才能够获得最大的成功率,你觉得如何?晓美。”

    “那有什么意义吗?”晓美当然无法认可这种计划,所有人都死亡了才能成功的计划,对死掉的人们而言,又有什么用处呢?其最终的受益者,又是谁?肯定不是人类吧。

    晓美的魔法手杖对她自身发出冲击,从身体内部张开某种防御性的力量,但她的表皮一瞬间就被烧焦了。她顶着剧烈的痛苦,伸手去抓丘比。然而,丘比一动不动,仍由这只手穿过了它的身体,就仿佛它本身只是一个幻象。可是,在穿透的前一刻,晓美明确感受到了触感。

    “无论你是否喜欢,是否觉得有意义。当你成功抵达这里的时候,他们的实验或许已经成功了。当然,我也不是那么确定。毕竟,我不再伦敦中继器里,他们的计划也不可能向我说明呀。”丘比的声音从魔法少女晓美的脚下传来。

    晓美低头一看,那是水光水色的平面下自己的倒影:在这个倒影中,丘比仍旧站在自己的肩膀上。

    “……那也意味着,他们已经更接近最初的计划了。至少,在眼下,伦敦中继器已经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重新产生了联系。说不定,大家就要再次会合了吧。”丘比继续说到。

    “小圆到底是什么情况?”魔法少女晓美追问到:“还有学姐,到底在什么地方?丘比,你之前说过,自己正在做的事情,也是伦敦中继器那边的计划的一个环节?学姐就在你这里,对吗?”

    “哼哼……”丘比似乎能够感受到晓美心中的焦虑,它的声音反而变得轻松欢快了,“你们的学姐,可是执行工程组件的重要部分。你们三人都是伦敦中继器的某个计划的实验部分。那么,我问你,你觉得执行工程组件到底是谁的组件?宇宙联合试验舰队的?还是伦敦中继器的?”

    执行工程组件是伦敦中继器预定的组件?晓美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一点。

    “换个角度来看,你之所以能够进入执行工程组件的内部,是因为你向小圆许愿了,而小圆也切实地实现了你的愿望,你们的学姐在这个许愿和完愿的过程中,就如同桥梁一样,不,或许形容为终点的标记物更为恰当。”

    晓美一边聆听着,一边用魔法手杖轰碎了脚下的水光水色。她借助反向的冲击跳起来,与半空中,先前身上被烧得焦黑的死皮已经脱落,露出和以往一样光滑的肌肤。

    “饱尝了绝望、痛苦、折磨和无助后,所许下的愿望,不说好不好,但一定是极为强烈的意愿吧?在死亡之前许下的愿望,也必然是直面自己内心的深处,是来自于潜意识的真挚期盼吧?对于人类集体潜意识的产物中继器而言,在没有比这个更纯粹有力的燃料了。”丘比的声音完全没有受到影响,它继续说着:“如果所有人都死去,那么,最终的愿望,无论是质还是量,都已经达到了某种顶点了吧?”

    晓美倒抽了一口冷气。

    “这是不是网络球的主意,我并不清楚,但是,肯定是伦敦中继器的某个人的想法。一直以来,大家的目标和手段其实都很实际,对准目标明确的敌人一阵猛攻,从物质到精神去消灭对方。但是,消灭目标明确的敌人,并不代表解决的世界末日。那个人的想法则更加彻底,这是要将人类集体潜意识的所有力量凝聚到一点,以时间机器为核心去完成的属于人类自己的”

    终极许愿术!

    魔法少女晓美的动作僵住了,她不太确信自己听到了什么。

    “终极……许愿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