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09 组件
    丘比现在说的情况,完全是魔法少女晓美自己没有想过的。丘比从另一个角度去解读自己的想法,这种解读真的是正确的吗?晓美也不清楚。她只知道,当自己考虑问题的时候,所想的东西都十分单纯,初衷也绝对不是它说的这般。不过,对面这个不知道是什么东西的存在,正是自身魔法少女力量的源头,哪怕不觉得它说的都是正确的,但是,晓美仍旧想要听听它的说法。

    一个给予了自己等人反抗和挣扎的力量的存在,对这种反抗和挣扎又到底是怎样的视角呢?

    “晓美,你想要获得解决问题的力量,亲自去解决问题所以,你必须见到我。因为我才是你们魔法少女的原点。”丘比发出银铃般的笑声,似乎对自己的解谜感到满意,但是,其中听不出任何愉快的情绪,当然,也没有悲伤和愤怒什么情绪都没有,仅仅是发出像是“笑声”一样的声音而已。

    “也许吧,我也不觉得自己能够抵达这里是偶然,也不觉得是依靠自己的力量。”魔法少女晓美转了一下魔法手杖,她感受着,观察着,但没有发现丘比的任何小动作,就仿佛它只是单纯在聊天一样。真是游刃有余呢她不由得这么想到。

    这种游刃有余正代表了丘比的力量,其中的意义,也正是自己之前的攻击不可能打倒它的证明。反过来说,无论直接依靠魔法少女的力量,还是通过魔法手杖转换魔法少女的力量,最终都不可能击败这股力量的源头,那就意味着,必须要等待其它机会。

    至于到底是怎样的机会,魔法少女晓美无论如何也无法想象出来。她觉得有这样的机会,完全是因为自己如今就站在这里的缘故。敌我双方的矛盾不是偶然的,自己站在这里与之敌对也绝非偶然,如此一来,必然存在某种情况,导致自己能够站在这里。而那种情况也不会就此结束……希望不会。

    既然就这样战斗下去,也不见得有机会,那么,晓美觉得自己能做的就是等待了。无论丘比这番言谈到底是带着怎样的目的,是不是在拖延时间,亦或者是在炫耀。但是,这段时间对自己而言,也应该是十分重要的。

    无论给自己带来胜算的契机是什么,其出现也必然不会无缘无故,必然需要“时间”来产生。

    “挺冷静的嘛,晓美。不过,这就是你的优点。”丘比从水色水光的平面上漂浮起来,“看你的样子,是觉得这样拖延时间也对自己有利吗?这样的想法倒也不是错误。毕竟,时间无论对谁而言,都是宝贵的东西,没有时间就没有变化,没有改变的机会就不可能取得胜利。”

    “你到底想做什么?丘比。”魔法少女晓美认真地再一次问到:“就算暂时不追究你的立场问题,以及你利用同伴的手段。你到底想用利用执行工程组件做什么?如果是要打倒敌人,那么,你的敌人是谁?以怎样的方式去打倒?执行工程组件可以做到什么?”

    “执行工程组件是‘莎’创造的,而我不过是借用了一下。”丘比施施然地说:“无论你在这里怎么拼命,真正能够促进、改变或阻止执行工程组件进程的关键都不在这里。”

    “是吗?不在这里又在哪里?我对这种秘密主义已经很厌烦了。你是打算到了这个地步,还要让大家一头雾水地去送死吗?”魔法少女晓美说:“把你的计划说出来,让大家齐心协力,不是更好吗?团结就是力量。”

    “不,团结不是力量。秘密才是。”丘比那张宛如凝固在脸上的笑容,让魔法少女晓美感受到一股凝重,若说之前的话,三分带有戏谑,那么,现在它这句话,让晓美觉得完全就是它的真心话。

    团结不是力量,秘密才是?

    就魔法少女晓美所知,哪怕是在奉行秘密主义的神秘组织里,也绝对不会说出这样的话。哪怕神秘专家都是一些独行者和保密主义者,但从来都没有人会把“秘密”当作是神秘。从神秘专家的角度来说,“秘密”只是行为准则,只是一种行事手段罢了。

    “看来你不认同?不过,大多数人都是不认同的。”丘比这么对她说到:“可是,你看,如果团结比秘密更好的话,早就团结起来的人们不应该获得最终胜利吗?但现在获得胜利了吗?没有。”

    这句话就如同一根针扎进了魔法少女晓美的心里,让她想要反驳,却无力反驳。严峻的事实摆在眼前,团结的人们已经死剩无几了。而一心想要团结起来去反抗可见的悲惨和绝望的幸存者们,如今也一个个倒下了。如果团结就是力量,那么,情况就不应该是现在这般样子。

    决定团结的人们生死的,正是一个又一个的秘密,一个又一个意料之外的状况。

    “为了找到秘密,揭发秘密,对抗秘密,所以,你来到这里。”丘比对晓美说:“真正让你见到我的,正是这种期盼。你看,你已经见到我了,你的期盼得到了回应。但是,为你和我的再会牵线的,又不仅仅是你那强烈的心愿和意志。你或许会觉得自己是特殊的,但这种特殊并非偶然。你想的不错,决定你具备特殊性的原因,进而决定你能够依靠这种特殊性来到这里的原因,并不完全是由你自身决定的在你之外,和你有关的某些秘密,引导了现在的情况。”

    魔法少女晓美眨了眨眼睛,在之前的一瞬间,丘比的轮廓似乎有点儿模糊,但又像是自己的错觉。即便如此,她也已经下定决心,不把这当作是错觉了。就在她再次挥动魔法手杖的时候,丘比的声音已经先一步传入她的脑海中。

    “让我看看,真正的牵线人是谁?这里,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找到,都能进来的地方。晓美,你不过是一把钥匙而已……啊,我知道了,能够让你成为钥匙的人,其实只有一个。”随着这个声音的响起,丘比的身体就好似迷雾一样散开。

    一缕缕朦胧可见的丝线,绕过晓美的魔法手杖,从四面八方钻入她的体内。才刚刚准备好的魔法手杖顿时熄火了,晓美感觉自己的身体就好似被丝线缠绕着,每一个关节都无法移动。她感到浑身发冷,额头不知不觉就被汗水打湿了。她可以听到,丘比的声音从自己的体内传出。

    “……啊,原来如此,是我的失误。不是两点一线,而是三点一线。原来你们之间的关系是如此紧密吗?我完全都没有察觉到,这可不是正常的联系。”

    魔法少女晓美只觉得自己似乎看到了许多片段,可是,完全看不清那些片段的内容,却又能够大概在脑海中勾勒出部分的画面:在某个充满了未来风格的科幻的房间里,自己的挚友小圆正在祈祷;在另一个充满了怪诞风格的哥特式的房间里,自己的另一个挚友,悄无声息就消失的学姐,正躺在一张巨大的刻印了魔法阵一般复杂图案的石板上,就如同睡美人一样。

    小圆?学姐?魔法少女晓美顿时从那惊惶浑噩的状态下清醒过来。她猛然间,就明白了一直在自己脑海中指引自己的声音来自哪里。

    那是自己远在伦敦中继器的亲友,魔法少女小圆的声音。或许是距离太远的缘故,也或许是渠道的缘故,那以非正常的沟通方式传达来的声音,听起来充满了扭曲感,但确实是引导自己抵达此处的根源。

    那么,“三点一线”的意思是:自己、小圆和学姐,三人三点?

    如此说来,假设丘比认为自己的行动是秘密,那么,其实小圆已经知道了这个秘密?但是,她的处境让她无法直接去做什么,所以,才需要我来做吗?

    如果真是如此,那么,小圆想要我做什么?和我向做的事情是一样的吗?

    “更准确的说,是你的想法传递到了小圆那里,所以得到了她的反馈。”丘比的声音继续从魔法少女晓美的体内传来,让她感到惊悚,下一刻,一缕缕的细小的烟雾就再度从她的毛孔中钻出,重新在她面前构成了丘比的形体。

    “……小圆到底是什么情况?”魔法少女晓美有一种直觉,小圆的情况有点儿不对劲,尽管她看不出哪里不对劲,但是,在伦敦中继器里,小圆一直都仅仅是这样在祈祷吗?”

    “没错。祈祷,许愿,这就是小圆正在做的事情,也是她唯一在做,也是最擅长做的事情。”丘比一如既往,如同洞彻了她的心声般说到。对此,魔法少女晓美已经见怪不怪了,她并不在意自己的内心被看透的感觉,哪怕这种感觉同样让她很不舒服,她仅仅是将这个情况当做是自己不得不面对的事实而已。

    魔法少女晓美不觉得,自己可以在丘比面前封闭内心,就算强行那么做,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这种读心般的能力在丘比的异常中,只不过是一种附带的现象罢了。说到底,身为魔法少女的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自身有什么可以对这个魔法少女源头的异常存在隐瞒。

    不过,虽然自己没有这样的能力,但是伦敦中继器的神秘,亦或者里面的某些人所拥有的神秘,很可能可以做到这种事情。丘比虽然很诡异,但是,它仍旧是在网络球的名义下做事,这种上下关系很大程度上,已经足以证明,nog或网络球本身就拥有压制丘比的力量。

    “力量?这么说也没错。”丘比并没有因为魔法少女晓美的想法而产生半点情绪上的波动,直白地说:“伦敦中继器本身,以及将瓦尔普吉斯之夜改造成中继器的那些人,真的很可怕哟。所以,我都已经说了,我是站在你们这一边的,如果不是这样,我早就被消除了吧。那些人,可是不容许自己内部有半点不和谐的声音。”

    “你也会害怕吗?丘比,你到底是什么?”晓美终于问出了所有魔法少女都想知道的事情,“你和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的传闻,是真实的吗?”

    “原来你们一直都这么好奇吗?其实也没什么好说的。我只是一个意外产物而已。”丘比倒是很爽快地就说出来了,“在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变成中继器之前,经过多次理论上的调整和实验,在实验中的某一次,产生了我这样的附加产物说起来,我的诞生给了他们不少灵感,最终伦敦中继器是这个样子,也算是有我的一份功劳吧。就这样,我不过是在伦敦中继器建设实验中,从原生的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中诞生出来的乱七八糟的东西。就连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那些人也没有给出一个定义。”

    “大家都说你是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魔法少女晓美说到。

    “到底是不是呢?我也不太清楚,当我给自己起了丘比这个名字时,我就仅仅是丘比了。”丘比说:“也许你不明白我在做什么,但是,如果我告诉你,我正在做的事情,本就是nog本来的计划呢?”

    “是么?”魔法少女晓美皱起眉头。那种不舒服的感觉又涌上来了。她当然知道nog、网络球和伦敦中继器里存在不少秘密,而其中一些秘密绝对会让知情者心生抗拒,但是,如果是以整个组织的方式来运作这些秘密,倒也不算是为了一己之私。从对公的角度来说,晓美觉得自己就算有所抵触,也应该可以接受。

    不过,被丘比现在这么一说,就变得难以接受了。她不禁想,难道我们这些幸存者都是弃子吗?难道伦敦中继器里的计划,一早就预见到了,坐视了,乃至于推动了眼前状况的发展吗?那些人是带着上位者的心态,故意不去阻止那些毁灭性的恶事,以便将所有人都当作旗子一样摆布吗?哪怕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取得最终的胜利,也是魔法少女晓美无法认可的:因为,几乎所有人都死了。死者不能复生,哪怕伦敦中继器获得了最终的胜利,又有什么意义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