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08 浓烈
    丘比是什么东西?不明。丘比有什么能力?不明。丘比的神秘体现在什么地方?太多了。丘比是魔法少女的源头,是伦敦中继器的前身瓦尔普吉斯之夜中的某种存在,至今为止,没有任何资料能够说明丘比和瓦尔普吉斯之夜的秘密,却有神秘专家认为,丘比就是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化身。

    瓦尔普吉斯之夜是有意识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实,然而,从来都没有记录有提到过,瓦尔普吉斯之夜可以将自己的意识放入某个实体之中。倘若丘比真的代表了伦敦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意识,那么,它必然拥有近似于伦敦中继器的神秘。

    伦敦中继器在什么地方?不知道。新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莎”为什么失去了联系?不知道。但是,按照猜想的身份,丘比夹在两者之中,不可能在两者都受到影响的情况下,其本身没有受到任何影响。反过来说,如果真的没有受到影响,那定然意味着,它对那两者都做了某些事情。

    到头来,丘比是怎样的一种存在?其存在在这个世界末日之中又意味着什么?这些问题,魔法少女晓美全都无法理解。

    但是,战斗是直接的,是现象化的,是以摧毁物质和意识,阻止神秘现象的发生为中心展开的。魔法少女晓美觉得,如果可以从物理层面上消除丘比,那么,无论它之前做了什么,都会在它死亡后失控。无论是伦敦中继器还是“莎”,在没有掣肘的情况下,都足以凭借自身的能力解除自己的麻烦晓美当然不知道伦敦中继器和“莎”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她只是根据自身对丘比的一知半解进行猜测和预想。

    反正,这场战斗是必然要开始的。无论丘比说了什么,都绝对不是站在人类的立场上去对待这一切,它的实际行为即便不是让宇宙联合试验舰队内部发生混乱的主要原因,也必然是胁从和推动者。至于,击败它是否就能够让事情回到正轨?这也是没有办法保证的事情。然而,就如同过去神秘专家们所经历的那些神秘事件一样,没有人可以确保自己的选择是否正确,也无法确保结局是否理想,更无法确定,自己对事件中的每一个要素的思考和想象是否准确。

    就是在这些几率低下,无法从一个客观的情报充足的角度,去看待整个事件的境况下,神秘专家解决了事件,至少在表面上解决了只有在这种种不利的情况下,仍旧可以解决问题的人,才算是神秘专家,也才有机会从神秘事件中活下来。

    “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无法确定”等等,全都不是不去做的理由。

    神秘专家就是这样生存的,魔法少女晓美也是如此。如果情报不足,准备不够充分,无法理解现状,不能从一个更高阔更客观的角度去看待正在发生的事情,就会失败的话,那么,她早就死了几百遍了。

    一种宛如幸运,宛如被编排的命运,在眷顾着每一个神秘专家,在其死期到来前,总是有“运气”的。

    在神秘组织之中,最为强调“幸运”的无疑是雇佣兵协会。这个神秘组织对外的门面人物“锉刀”更是在神秘的圈子里远近驰名。晓美曾经见过对方,当时并不是很理解为什么她总是强调“运气”更在“实力”之上,但现在,经过了那么多危险而苟活下来后,她多少可以理解了。

    自己对丘比一无所知,对其力量一无所知,从已知的所有因素来看,自己都不存在击败丘比,让它改变做法的可能性。但是,如果决定这场胜负的不是双方的实力,而是看看哪一个的死期更近,哪一个更有“运气”的话,那么,自己仍旧是有机会的。

    反过来说,如果遇到丘比就是自己的死期,魔法少女晓美也可以接受她已经很疲倦了,在几个月前,不过是一个普通的高中女生而已,如今却代表人类最后的残余,在绝望中挣扎,如果不是有同伴的支撑,她觉得自己根本就不可能活到现在。

    所以,假如是为了其他幸存下来的同伴,为了大家最后的意愿,为了向敌人发出最后的咆哮,就必须面对眼前这令人绝望的强大的怪物,那就这样吧。

    这样就好,竭尽全力,然后将剩下的交给命运。

    魔法少女晓美在奔驰,一刻都不停,一刻都不能停。比起她所知道的那些以速度擅长的神秘专家,例如高川,自己的速度没有半点称道的地方,但是,战斗就是这样,无论快慢,最先停顿下来的人往往最先失败。

    巨大的光炮从魔法手杖中挥出,从水光水色的平面上掠过,这些不知道实质上是什么东西的水光水色也在动摇,被挖出一条沟壑,但很快,就在氤氲中填平了。剧烈的冲击,十分容易就摧毁了水光水色的一部分表面,但是,这种损毁就如同幻觉一样,总会在视线稍有偏离的时候,就已经弥补。

    这片水光水色是如此的广阔,一直蔓延到视线无法触及的远方。它又是如此的平整,在整一个平面上,没有任何可以遮挡视线的阻碍。只有对平面的破坏造成了氤氲时,才会让视线变得朦胧起来,可即便如此,也仍旧可以看清其它事物的轮廓在这个奇异的空间里,魔法少女晓美和丘比就是唯二的事物。

    魔法少女晓美的每一击,都竭尽全力将自己的神秘通过魔法手杖转换,她不太敢使用自己特有的神秘,因为,敌人是魔法少女的源头,魔法少女自身所具备的神秘,在其他人眼中或许还算独特,但是,对丘比而言又算是什么呢?

    魔法手杖对魔法少女的力量进行转变,将针对性的能力现象转化为多样化的现象。或许在这个过程中,无法和魔法少女使用自身特有神秘时的力量相对比,但在对上丘比的时候,多少可以带来一些安心感。

    当然,这并非绝对的,没有任何证明这种做法是正确的,有效的,魔法少女晓美仅仅是“竭尽全力”而已,她已经做到了现在她认为自己该做的,自己可以做到的一切。

    纵横的光炮以巨大的体量锁定丘比,复合型的神秘对空间也造成一定的干涉,即便如此,丘比只需要张开嘴巴,就能够将这些射向自己的规模巨大的炮击吞吃掉。在短短不到十秒的时间里。魔法少女晓美已经从不同的角度发射了三十六次光炮,却有大部分被丘比吃掉了。

    丘比似乎也到了自身防御速度的极限,它所在的位置在最后不到一秒的时间里,就正面承受了六次光炮的轰击。

    不可思议的是,在这个过程中,它一动不动。

    魔法少女晓美根本无法理解,但是,她并没有想太多。速发的光炮榨干了她的精神。

    尽管就自身的力量而言,根本感觉不到“消耗”,就仿佛不需要代价,随时随地都能够使用,使用多少次都没关系,可是,魔法手杖本身也是有极限的。而为了对抗丘比,就不得不将注意力提到到顶点,让自己的思维高速运转,以分析所有在短时间内接受到的情报,还要对抗那来自于未知的压力。

    魔法少女晓美终于暂时停止攻击,她给自己的精神缓一口气。在她的面前,水光水色被破坏后产生的氤氲散发出平静的淡蓝色的光泽,宛如一层薄薄的雾气向四面扩散,但穿过这层氤氲,已经看不到明显的受损处了。她也没有看到丘比的身影。

    似乎是在自己稍稍调整了一下精神状态的时候,它就已经消失了晓美不觉得丘比已经逃离这个地方。她虽然无法理解这到底是怎样的一个地方,但明显和执行工程组件有关,说不定就是某个重要且核心的部分。丘比会在这里现身,并不是随意的,而必然是它一直都在这里。

    魔法少女晓美一遍又一遍肯定自己的想法除此之外,她别无他想。

    氤氲散去之后,水光水色又恢复了往常的平静。魔法少女晓美转头四顾,调动所有的注意力去排查自认为可疑的地方。可是,什么地方都找不到丘比的踪影,几乎要让她觉得自己的判断出错了。

    “你真是不遗余力呀,晓美。”声音是从自己肩膀上传来的,晓美的身体有点僵硬。她侧过头,就看到了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自己肩膀上的这个像是猫又像是兔子的怪物。它浑身上下仍旧是干爽整齐,哪里有半点受到伤害的样子?

    丘比那如同红宝石一般,美丽清澈却又不带有任何情绪的眼珠子稍稍转动。它歪着头,和魔法少女晓美的目光对上,那如同微笑一般弧度的嘴唇,连动都没有动,可晓美却能够听到它的声音。

    是直接传达到脑子里的。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暴躁了呢?这样下去,对你可没有半点好处。”

    “如果你答应想办法让大家清醒过来,我自然会停手。”晓美没有动弹,她的身体有点僵硬,一直以来都如同吉祥物般的丘比,在这个时候带给她一种宛如食物链上的天敌般的压力。

    “就算我答应了也没办法呢。我之前不是说过了吗?要让大家醒来,就必须让更多人陷入此时的精神状态里。”

    “用其它办法。”晓美说。

    “你可真是强人所难,做不到的事情就是做不到呀。”丘比的语气仍旧舒缓可爱,但这完全是它那独特的音色所致,晓美根本无法从它的行为和说话中,感受到任何可以代表“情绪”的东西。哪怕用上了足以表达“抱怨”这种情绪的词汇,丘比也无法将这种情绪真正表达处理啊。

    它就是这样的东西。

    “做不到不代表不去做。只要你那么做了,就算做不到,我也不会这么针对你。只要你站在大家的立场上多想想,给大家多一点选择的机会,大家自然而然会协助你。”晓美这么说到。

    “真是自以为是的说法呢。可是,客观事实不会因为你觉得怎样才好,就会那样变好哟。”丘比从魔法少女晓美的肩膀上跳下来,站在她的脚下,抬头仰视着她,不疾不徐地说:“我都说了做不到,为什么还要强求我呢?为什么要把所有的错误都归咎在我身上呢?为什么要把我当敌人呢?明明是我让你们有了活到现在的资本,让你们有了追求胜利的机会。”

    “……也许有的人认为结果高于一切,但对我来说,还是觉得过程也很重要。只有同时具备过程上的正确和结果上的正确,才是真正的正确。”魔法少女晓美平静地回答到:“正因为你是丘比,所以,才希望你能够站在对人类而言,真正正确的立场上。”

    “你追求的,不是真正的正确,而是完全的正确,晓美。”丘比说,“不需要纠结定义了,你应该知道,你所希望的,是不可能会出现的理想化的东西。”

    “丘比,你是如此的强大,如此的未知,如果你不是理想的东西,那么,你的强大和未知对我们这些孱弱的人类而言又算是什么呢?”晓美的头脑反而比平时还要清晰,她已经明白自己会对丘比说这些话,做这些事的本质原因了。

    “你觉得是什么?”丘比没有回答,将问题丢了回来。

    “恐惧!”魔法少女晓美铿锵有力地回答到,“一种事实上在伤害我们的恐惧。现在的你,就是这样的东西,丘比。”

    “原来如此。对你而言,战胜现在的我,就相当于战胜恐惧吗?晓美。”丘比摇头晃脑地说:“人之所以要去和恐惧战斗,不是为了活着,而是为了战胜脆弱的自己。我明白了,你现在最渴求的是强大。你之所以来到这里,其想法的本质并非是要追究事件的主因,而是为了获得更强大的力量你不是为了拜托我解决问题,而是想要自己解决问题。”

    “……”魔法少女晓美保持沉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