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66章 震慑双子皇帝
    【克苏恩的触须】!

    这是一件深得绅士喜爱的道具,如果在游戏中,这件饰品可以召唤出一条克苏恩的触须来抽打玩家的敌人。

    就跟【巴罗夫的管家铃】一样,瞬间招出三个打手出来阻碍交通,影响市容,咳咳,说错,是干扰敌人。

    如果杜克没办法操纵元素,做成一条条鞭子触须什么的,说不定什么时候脑门一热,就拿来玩驯龙了。

    当然,此时此刻,这只是一个证明罢了。

    双子皇帝很高傲,以往的他们,鼻孔都快朝天了。

    只是,当杜克出示这条失去了主人,却没有失去生命的触须之后,他们死人般的脸还是连变数次。

    这是一个时代的结束。

    克苏恩的完蛋,他们身为仆人,当然感应得到。只是没亲眼看到,依然不敢相信,这是个事实。

    “上古之神的时代结束了。将来或许尤格萨隆会跳出来,亚煞极会如此……嗯,恩佐斯那卑鄙小人就算了。但那又如何?我可以灭杀一个古神,自然也可以灭杀第二个、第三个!”

    杜克的话字字如锤,狠狠地敲击在双子皇帝的内心,把他们最后的矜持都砸个粉粹。

    单纯地逼降他们俩很简单。

    但王跟皇不是一回事。

    古往今来,有占地为王,却没占地为皇的。

    简单的逼降,难保他们以后不起反心,又或者稍微消极怠工。没错,杜克的确可以控制他们灵魂是否湮灭,但控制不住他们的心野心!

    唯有最雷霆的镇压,连将来都算到,才可以压服这两位骨子里无比高傲的虫族皇帝。

    而且,在杜克接下来的计划里,双子皇帝同样有着无比重要的作用。

    维克尼拉斯大帝和维克洛尔大帝,作为孪生兄弟,自然心意相通。

    对!

    他们已经死了。

    灵体状态的他们,自身可谓无欲无求。

    但他们还要为自己的子民谋条出路。

    其拉虫人在这一次大战里,可谓伤筋动骨。几大虫巢的毁灭,以及安其拉神庙的陷落,对于其拉虫人来说,几近灭顶之灾。

    要想苟延残喘,要想种族延续,就必须谋得一条出路,否则以虫族那种体型,被剿灭干净可不是梦话,特别在杜克出示了他联系艾泽拉斯星魂,以熔岩毁灭克苏恩的身体与神力组织的画面之后,他们更是清楚,虫族最大的倚靠已经没了。

    在杜克面前,曾经无比高傲的双子皇帝以旁人难以模仿的整齐划一动作,重重地弯下自己的膝盖,屈下那条只曾在克苏恩一个存在面前弯曲过的脊梁。

    “维克尼拉斯(维克洛尔)拜见吾主!”

    此时此刻的画面,可是双子皇帝通过虫族特有的心灵网络,向整个其拉虫族广播的。

    随着这么一跪,新的主仆名分业已定下。

    从这一刻起,再没有作为克苏恩仆人的其拉虫人,只有作为杜克*马库斯奴仆的其拉虫人。

    在人类等种族眼里,成为奴仆是一件绝对不可接受的事。

    在虫群眼里,这则是一种必然。

    效忠神域强者,在最强之神的领导下,哪怕是奴仆,也是一种光荣。

    一时间,几乎所有还活着的虫人战士都突然发出尖锐的叫声。在希利苏斯各个岩洞,在安其拉尚未被清剿的地区,到处都回荡着虫群特有的尖啸声。

    这个场面让本来业已进入庆祝状态的联盟和部落战士吓得不轻,好多人几乎是屁滚尿流地丢下手中的大号酒杯,在醉眼朦胧的状态下四处找自己的武器。

    下一刹那,杜克的声音在所有连接魔网的地方广播出来:“我是杜克*马库斯,其拉虫人此刻正在宣誓向我效忠。这不是敌袭!重复!这不是敌袭!”

    这个传令,迅速被翻译成各种语言版本,达纳苏斯语、矮人语、侏儒语,兽人语……

    空气中突然寂静,旋即,在希利苏斯每一个有联军的角落里爆发出更炽烈的欢呼声。

    “哈哈哈!我就知道!”

    “放屁!刚刚第一个吓尿的就是你!看到你裤裆湿了吗?”

    “别乱说!那是我弄洒的酒!”

    “别废话了!让我们为我们战无不胜的统帅杜克*马库斯大人干杯”

    “干杯!”

    那群没心没肺的家伙,再次开怀畅饮起来。

    唯有部落的高层,脸色显得很精彩。

    萨尔和沃金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对方的苦涩联盟和部落的差距又拉大了。

    这一次,可以算是两块大陆同时受灾。

    联盟先是炎魔拉格纳罗斯和半神巨龙奈法利安作乱,还有纳克萨玛斯来回散布天灾,最后是祖阿曼和祖尔格拉布两大巨魔氏族(王国)发难。

    部落仅仅是遭到虫群的冲击。

    东部王国大陆的连续而来的大难都被有惊无险地扑灭了,虽然战场上的损失也不小,也有不少村落城镇被毁,但远没有伤筋动骨的地步。

    部落的发展却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所有新开的殖民地都毁于一旦,各大主城都受到重创,差点要沦陷。

    打完一场仗,同样是胜利。在经济和人口方面,部落是血亏;捞到了一座浮空要塞和一整个虫族的联盟哪怕不是血赚,起码也可以打个平手。

    加上联盟现在有杜克这个活生生,一点都没神味的半神在当老大。这种差距真是绝望到只能仰望的地步。

    这时候,格罗姆站出来了:“大酋长,我有个想法……”

    “嗯?”

    与此同时,在纳克萨玛斯,杜克轻轻用法师之手虚托,扶起了双子皇帝。

    “既然你们选择向我效忠,我也不是什么薄恩寡义的家伙。这两样东西,就算给你们的见面礼吧!”

    首先,杜克给维克尼拉斯大帝轻轻戴上最新到手的戒指。原本这戒指应该叫做【古神之戒】的,象征着克苏恩的威势与荣光。现在,那个戒指上的名字被杜克硬生生用高强度神力划掉,在旁边用通用语写上一个新名字【屠神者之戒】。

    然后给维克洛尔大帝的,是一把【阿古斯的使徒】!

    俗话说,帝皇心术。

    双子皇帝这么聪明的家伙,怎会想不到杜克是在告诫他们别有多余的想法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