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205 歪曲的牢笼
    执行工程组件分支的环状结构正在有条不紊地旋转,在这个隐藏的大厅里,晓美没有看到额外的人影。这里的一切事物都是如此的古怪,难以描述,但却又孤零零的,让整个空间显得空旷。不……等等,空间?晓美的脑海中闪过某种念头,但是,尚未等到她将这个念头捉摸清楚,就见到身边的事物形状开始歪曲。

    这种歪曲是一个过程,一种变化,徐徐而渐进的,如果不是突然察觉了,亦或者紧盯着看,否则,很难从这些事物本就难以描述的外形中感受到这种变化。可是,到底是怎样的标准,才会让人觉得一个“无法描述的物体”正在歪曲呢?说到“歪曲”的意义,就必然要有一个用以参照的“正常”,可是,这里没有什么东西是正常的。

    包括五官在内,能够观测到的空间状态,也同样在发生缓慢的歪曲。当晓美察觉到这种点点滴滴积累起来的变化时,在她的眼中,自己已经是站立在一个倾斜了十几度的地板上,不仅仅是地板,墙壁也在倾斜,倾斜之余,原本笔直的纹理也已经出现弧度。

    然而,哪怕可以观测到的空间是倾斜歪曲的,但是,从身体感觉而言,却没有什么明确的变化,自己的重心完全没有偏移。仿佛这一切歪曲和变幻的,不过是一种视线上的错觉而已。

    晓美对眼前正在发生的变化毫无头绪,没有情报的支持,也无法理解,更是连个打商量的人都没有。这种渐进的歪曲变化没有给她足够强烈的危机感,即便如此,她也下意识后退,靠在墙边。正前方,执行工程组件分支的环状结构有一股说不出来的味道,似乎已经有什么情况已经发生了,要比自己所能够观测到的更加强烈,然而,自己无法进行观测。

    哪怕来到了这个地方,亲眼看到这个分支构造,但什么都做不了。巨大的沮丧感袭上晓美的心头,但过去的挫折和教训,仍旧让她在失落了短短的三秒后就振作起来。她并不想要对这些东西付诸暴力,可是,比起什么都不做,当然是做一些事情比较好无论会引发怎样的变化都好。

    当她开始这想的时候,她知道自己是冲动的,可是,哪怕知道,也无法阻止这种冲动的情感越发壮大,很快就成为了主导自身行为的主动力她的理智就像是被剥离了,被压在脑海的深处,无论推导出怎样的后果,都无法阻止那种已经膨胀到了极限的冲动。

    晓美知道自己在做什么,知道有可能会引发怎样的后果,十有**会导致糟糕的后果,但也有一二分可能会让事情好转,可是,在大多数神秘事件中,“概率”本身就是一种幻觉,该发生的事情,无论可能性多小都必然会发生,反过来也是如此。对神秘专家而言,值得相信的,是自己的直觉,而不是自己的冲动,只有直觉,才能够忽略概率的幻觉,命中那必然发生的小概率情况。

    可是,现在,晓美已经无法阻止自己的手举起魔法手杖了。她十分肯定,这非是其它的意志在作怪,事后也绝对无法分说,是什么人在指使自己。正因为知道,如今正在做的行为,全都是自己的选择,哪怕是冲动的选择,所以,才愈发有一种强烈的矛盾感。

    她很想很想去做这件事,但是,又拼命地忍耐着,即便如此,一转眼,她的魔法手杖已经对准了不断旋转的环状结构。现在,她十分清楚,自己那冲动的想法到底是什么了,她要予以环状结构中那看似的核心的蓝色光团强烈一击。

    这么做有什么用?不知道,但是,一定会有用吧。这非是直觉,而是一种冲动的,却又不能说是自暴自弃的想法。

    越是知道,自己就是这么想的,就越是觉得,自己的这种冲动并非是没有道理,但另一边,虽然觉得冲动有道理,但又觉得这种冲动不值得信赖。

    自己的想法和情绪在左右拉扯自己,晓美难过得想要作呕,除此之外,再没有别的什么念头,可以在这个矛盾中显现出来。她盯着整个大厅里正在歪曲的一切,不知不觉的时候,她发现自己正横着悬在半空原来的地面已经变成了竖起的墙壁,而原来的墙壁就如同被孩子揉捏着的橡皮泥,完全看不出到底要成为什么形状。

    原本看起来像是横摆着的长方体的空间,此时完全是竖起来了,不仅仅竖起来了,而且整个框架被扭曲成螺旋的形状,并且,不是向着同一个方向旋转的,时而向左,时而向右,时而向上,时而向下。即便如此,重力的方向仍旧是指向原本落脚的地面,哪怕横着站立,也不会摔下来,更没有“自己正打横悬在半空”的感觉。

    晓美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自己在这股冲动和理智的矛盾中,到底恍惚了多久?自己所在的地方竟然就已经大变了模样。而且,它还在变化,不知道到底要变成什么样子才算是尽头。

    原本已经对准环状结构的魔法手杖已经失去了目标,环状结构相对她的位置已经产生位移,被起伏的墙体和不知道该如何描述的事物遮挡了三分之一。就连那核心般的蓝色光团,也只剩下拳头大的范围可以观测到。随着变形的渐进,这些可以看到的部分也在逐渐缩减。

    晓美从地上跳起来,在她自己看来,自己就仿佛是从竖立的墙壁上,打着横冲了出去。魔法手杖的力量让她身边的空间凝固,然而,凝固的空间部分顿时和正在歪曲变形的空间部分产生错离,一条条裂缝以她为中心向外辐射,让晓美自己也看得目瞪口呆。原本魔法手杖是没有这种力量的,哪怕自己身为最早的魔法少女之一,无论是资历还是能力都远超同僚,但要发动这种切割空间的力量也根本做不到。

    魔法手杖成为魔法少女十字军的制式装备,是在宇宙联合试验舰队和纳粹月球短兵相接的那段时间。原本魔法少女的力量是一种十分注重个人特征的神秘,在个体的战斗,亦或者小规模的团体战斗中,更容易以独特的效果出奇制胜,然而,面对大规模的战争时,魔法少女的特点反而变成了弱点。

    魔法少女的神秘不够全面,没有足够强度的适应性,无法针对多种复合型的复杂局面,无论是正面战还是渗透战,一旦事态朝聚众的方向发展,就会成为率先被集中火力进行打击的对象。

    于是,为了弥补魔法少女们的能力单一性,为了让魔法少女在一定程度上,更好地适应多变的战场环境,魔法手杖便应运而生。这种魔法手杖能够以不知原理的途径,将魔法少女个人特有的神秘现象转化为其它现象,同时也可以将魔法少女个人特有的神秘现象临时放大。

    然而,无论是哪一种做法,都必然会产生消耗。至于被消耗掉的是什么,也不得而知。

    晓美下意识发动的空间力量,正是她个人特有的神秘被魔法手杖转换的结果。可是,针对需要转换的现象,必然产生相应的耗损,最终展现出来的效果也不一定能让人满意。而在过去的实验中,晓美十分清楚,针对时间和空间的话,作用往往是做小的。

    如果这种空间力量可以分割空间,那必然是因为这个空间本就已经十分脆弱了。

    晓美一动都不敢动,空间错开所形成的龟裂正在向外发散,一旦她继续向任何一个方向移动,都会一头撞进这些空间裂缝中。她敢肯定,自己十有**是挡不住这种空间性质的割裂现象的。

    这就是冲动的结果吗?晓美不由得在心中苦笑,她知道自己在犯错,这是多么的愚蠢,然而,这也证明了,自己的冲动是如此的强烈,哪怕在理性上明知道是错误的,也会不由得去做,仿佛什么都没想就直接做了。

    晓美现在完全被固定在半空的原地,魔法手杖的力量维持她在一个固定的坐标上,然而,她很快就感觉到,自己的坐标并非是固定的。因为,所有相对这个坐标的参照物都在移动,乃至于,自身所在的坐标也不是一个完全静止的点。

    那徐徐的歪曲还在有条不紊地进行,并没有因为其内部产生了多么剧烈的现象而产生停顿或延缓,在几个眨眼后,向四面八方蔓延的空间裂缝也被歪曲了。这些裂缝就如同随意可以弯折打结的线条,空间裂缝越多,其本身就越是细密,仿佛被一双巧手编织起来晓美已经找不到更合适的形容了,眼前的景象是如此的怪诞,绝对不是她所知道的任何空间现象可以对比的。

    晓美觉得,自己在这个不断歪曲的大厅里,就如同粘在蜘蛛网上的昆虫,越是挣扎,就越是会被缠得更紧。如果自己什么都不做,自然不可能脱离或扭转现况,但是,如果自己真的做了点什么,反而会让状况向更糟糕的方向发展。

    这简直就像是“末日”的特征。在如今渐行渐近的世界末日征兆中,所有的神秘专家都体会过这样让人绝望的发展。

    如今,这样的发展就浓缩在这个大厅里。

    环状结构再度从扭曲的墙壁上浮现出来,它已经快到到相对晓美头顶的正上方了。它的基座明明已经触碰到了空间裂缝,但是,却仍旧以“碎片”的方式组合成固定的形状。在基座上旋转的环状物,也有几根已经不再是原来的弧度,看起来已经完全不再是一个“圈”了。

    晓美完全无法推断,眼下的局面到底要变成怎样才会停止。

    时间的流逝变得很不自然,也极不清晰,晓美身上的计时器已经完全失效了。她依靠自己的生理特征计时,但是,就连生理特征也似乎在随着周遭环境的歪曲现象而起伏变化,即便如此,她仍旧感觉不到这种生理特征的变化会带来的特别的感觉。

    感觉没有变化,但是,观测时却能清楚认知到变化。到底哪一个才是幻觉?晓美已经分不清了。

    周遭的一切运动,一切存在的形态,将要发生的状况,正在陷入错乱的,浑噩的,难以形容又无法理解的状态中。

    晓美对自己下场的最坏预想中的情况并没有出现。她发现自己所在的这个被魔法手杖驱动的空间,或许是因为从大厅空间里分割出来,所以,这个仅能容纳自己的小小空间并没有随着之外的那些事物状态一起扭曲。对比外边已经无法用语言去描述的光景,这个小小的被分割出来的空间,就仿佛是“常识”的庇护所一样。

    只是在与此同时,这个被孤悬在扭曲空间内的稍微正常一点的空间,也如同监牢一样,让她进退不得,无法脱离。因为,在这个牢笼的边际,就是一条条宛如编织起来的空间裂缝。

    紧紧抓住魔法手杖的晓美微微调整了一下自己的姿态,她想尝试更多的动作,从中找出脱身的机会。尽管在理论上,既然之前魔法手杖已经影响了空间,那么,再继续影响,制造一些现象,也应该是可以做到的。然而,晓美不太确定,继续影响空间的话,到底是能够解除危机,还是会让自己所在的这个小空间彻底瓦解一旦是后者,自己的小命肯定不保。

    就在犹豫的时候,晓美感觉到了些微的异常。这是一种在整个大厅歪曲异变时,都没有产生过的异常。平日里那种熟悉的“移动感”出现了。不徐徐的歪曲过程造成的相对位移,而是一种更加明确的运动势态,好像是在“上升”。

    可是,在这个歪曲得难以描述的空间构造中,根本无法确认真正意义的“上”到底是指哪个方向。

    小小的牢笼一般的空间“向上升起”,越来越快,三秒之内,晓美的视野就换了一副景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