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1084章 虚空中的五人
    “梦儿,我来接你回家!”

    剑南天的这一句话,令蓝袍妇人,也就是姬无梦身形一颤,她的目中却带着一丝挣扎,没有立即回应。??

    仿佛是知晓姬无梦心中的顾虑,剑南天直接走上前去,牵着姬无梦的手,“你的顾虑,师尊已经跟我说了,放心吧,你身上背负的东西,我会替你扛下来的,我若是扛不住,还有咱们双儿呢,他的肩膀够硬。”

    姬无梦一怔,嘴角却缓缓露出一丝笑容。

    “嗯。”

    姬无梦应了一声,随后便与剑南天并排朝心劫塔外而去。

    至于她戴着的手镣脚镣也已经被剑南天给去掉了。

    天绝峰外,无数强者都在静静等候着结果。

    而没多久,从那心劫塔内,两道身影,手牵着手,如同神仙眷侣般并排走了出来。

    “那,便是这剑南天的妻子,剑无双的母亲?”

    “感觉上似乎普普通通,没任何出奇之处啊,为何会被古妖一族一直关押在天绝峰内?”

    前来观战的那些强者大多露出疑惑之色。

    然而在场的古妖一族众多强者,包括无数族人,在看到姬无梦的刹那,一个个眼睛都瞪得滚圆。

    “这,这是……”

    “好强,好强的血脉气息,比起枯心老祖,比起我古妖一族任何一人,都要强的多!”

    “我古妖一族内,竟然还有一位血脉如此精纯的族人?”

    “她到底是谁?为何我从未见过?”

    姬无梦的存在,就算在古妖一族内,也是一个大秘密,寻常的强者根本不知道她的存在。

    且就算是那些知道她存在的,也只知道她被关押在天绝峰内,却不知道为何会被关押,也不知道她身上到底有什么秘密,可现在,随着姬无梦一露面。

    但凡是古妖一族的族人,都能够自本能的感到畏惧。

    这种畏惧,完全是针对血脉上的。

    就好似一尊普通的铜甲古神,面对一尊货真价实的王族古神一般。

    这些古妖一族族人,身上都有着天妖血脉,所以一看到姬无梦,就仿佛看到了他们的王。

    这血脉层次,实在太高了!

    在古妖一族众多族人都为之惊诧时,那枯心天尊面色却惨白的几乎没有一丝血色。

    他抬起头,并没有看向剑南天、姬无梦所在的方向,而是看向不远处那片浩浩荡荡的一片虚无的空间。

    “为什么?”

    “为什么你们不出手?”

    “难道你们要眼睁睁看着剑南天将我徒儿带走,让我徒儿的血脉,彻底葬送?”

    “你们,到底在想什么啊!”

    枯心天尊心底咆哮着,目中却是充斥着惊怒之色。

    而就在枯心天尊目光所向的那片浩瀚虚空当中,五道身形,静静漂浮在那。

    这五人明明就站在那里,周边也没有任何禁制或是特殊手段的存在,按道理在场的那些强者只需一抬头,便可以看到他们的,但至始至终,都没人察觉到这里还有五人的存在。

    这五人,四男一女,气息尽皆虚无缥缈,让人捉摸不透。

    此刻,这五人都察觉到了枯心天尊那带着惊怒与不甘的目光。

    五人当中,那名唯一的女子第一个开口,“四位,难不成咱们真就这么看着,什么也不做?别忘了,那姬无梦拥有的血脉,对我青火宫的意义有多大!”

    “当初我们为了让她得到那传承,为了送她转世,又花费了何等巨大的代价!”

    “现在,这剑南天若是姬无梦带走了,那咱们之前的一切努力,花费的代价,可就全白费了。”

    这名面貌雍容的黑衣女子声音带着都带着一丝煞气。

    听到她的话,周边的四人都纷纷皱起眉头,一个个也都若有所思。

    姬无梦身上的血脉,的确花费了他们很大的精力跟代价,这是事实。

    “轮回,你是那剑南天的师尊,你先说说,该怎么办吧?”黑衣女子低沉道。

    被叫做轮回的,是一名穿着黑色战甲战盔,额头上还有着一根黑色独角的壮硕男子,这壮硕男子站在那里,明明没有散出任何气息,可依旧给人势不可挡的感觉。

    他,便是这轮回大6无可争议的霸主,轮回殿主!

    同时,他也是剑南天的师尊。

    “我这弟子的性子,我很清楚,他从千古界一路崛起,直到今天,一路披荆斩棘,经历了不知道多少磨难,其目的,只为姬无梦!”

    “这么多年来,他付出了太多太多,那么多艰难磨难,都没能阻挡他,到了现在,更没人能够阻拦他了。”

    轮回殿主淡淡说着,“当初我在收他为亲传弟子时,我便跟他说过关于姬无梦的一切,他也知道姬无梦对我青火宫,甚至对整个青火界有何等重大的意义,而他既然还坚持这样去做,那便说明,他有着绝对的自信!”

    “自信?什么自信,分明就是自私!”那黑衣女子冷哼道:“为了自己的一己之私,放着整个青火界的安危都不顾,轮回,这便是你教出来的好弟子!”

    “我自己的弟子,我最清楚,不管你怎么说,我相信他自有分寸。”轮回殿主环抱着双手,冷漠道。

    黑衣女子见此,却也只能冷哼一声,随后却是看向旁边一名面容苍老的金袍老者,这金袍老者眉心还有着一颗朱砂痣。

    “唐皇,你怎么说?”黑衣女子问道。

    唐皇微微一笑,平淡道:“那姬无梦拥有的血脉,确实不凡,今后对我青火宫的帮助也会很大,不过老夫却相信,那剑南天对我青火宫的帮助,也不会小!”

    “可笑。”黑衣女子当即嗤笑,“那剑南天能够如此短的时间内达到这一步,甚至还开辟最强剑道,确实了得,但他弱小时期潜力被压榨的太多,今后成就注定有限,就算他运气再好,今后顶多也就能够跟咱们并列,如何比得上那姬无梦?”

    “单单一个剑南天如果不够的话,那再加上一个剑无双呢?”唐皇充满玩味道。

    黑衣女子当即一怔。

    再加上一个剑无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