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万道剑尊 >正文 第1083章 心劫塔上相见
    “只要能够跟她在一起,别说区区一个青火界了,就算是与整个万古混沌世界为敌,又如何?”

    剑南天的话犹如一阵风暴,在天地间回荡开来。

    听啊这话,在场的各方强者心神都齐齐一震。

    他们都能够听出剑南天这话当中蕴含的那股气魄。

    而剑南天的身形却是继续一步步朝那天绝峰而去。

    枯心天尊面色惨白。

    他已经施展浑身解数了,可依旧,挡不住剑南天。

    终于,剑南天来到了天绝峰前。

    那巍峨的天绝峰周边,有着一重禁制的存在,这种禁制威能强横,寻常的天尊根本没法破开。

    可这禁制,挡不住剑南天。

    只见剑南天,单手一划,依旧是那般风轻云淡。

    一道缥缈的剑光掠出,这道剑光轰击在那重禁制上,霎时间便将这重禁制彻底撕裂开来。

    禁制一破,整个天绝峰便完全暴露在剑南天的面前。

    “嗯?”

    剑南天抬头朝着天绝峰顶,那座古老巍峨的黑色巨塔看了过去。

    “那是……心劫塔?”蛊王已然将那黑塔认了出来。

    “心劫塔?”剑无双露出疑惑之色。

    “心劫塔,蕴含着十八重劫难,也可以说是十八重考验,且这十八重考验,都是针对心境的,一重比一重艰难!”

    “这心劫塔,在万古混沌世界当中并不算什么,可若是放到青火界,却非同凡响啊,剑无双,你母亲应当被关押在那心劫塔塔顶,想要救她,先就得闯过心劫塔的十八重心性考验,不知道你的父亲能不能闯过去。”蛊王说道。

    “心境?”剑无双内心一动,确实露出淡淡笑容来。

    如果是针对别的考验,剑无双或许还会有些担忧,但既然是心境的考验……

    须知他的父亲,早从千古界开始,心境便一直高的出奇,到了现在,更是高的可怕。

    这心劫塔的心境考验或许会非常苛刻,但剑无双却相信难不住自己的父亲。

    天绝峰前,剑南天仅仅只是略微停顿了一会,随后却是直接跨入了那心劫塔当中。

    天地间无数的强者,都死死盯着那心劫塔,他们都能够很清晰的感应到那心劫塔内剑南天的气息。

    此刻的剑南天,已经跨入了心劫塔的第一层。

    仅仅片刻,剑南天便出现在第二层。

    “第一层,已经闯过去了。”剑无双紧握着双手,一脸惊喜。

    “别高兴的太早,心劫塔的心境考验,一层比一层强,第一层是最弱的,随便一位天尊都可以轻易闯过去,第二层、第三层直到第十层都不难,可到了第十一层,就非常艰难了。”蛊王说道。

    正如他所说的,剑南天在前二层到第九层几乎没有受到多大阻碍,很快便闯过了。

    就算是第十层,他也并没有多做停留,一样闯过。

    但到了第十一层时,他的度便慢了下来。

    剑南天在第十一层停留了接近半刻钟的时间方才闯过去。

    接下来第第十二层,用了一刻钟的时间。

    当剑南天通过重重考验,来到第十八层时,已经是半天过去了。

    “心劫塔的第十八层的心境考验,是最强的,放到万古混沌世界,就算是一百名天尊大圆满当中,也未必能有一位能够闯过去。”蛊王郑重道。

    剑无双表情也一片肃然。

    而周边观战的各方强者,却是静静等候着。

    三天,剑南天在心劫塔的第十八层一呆便是三天时间,而三天之后,众人便看到那原本停留在第十八层的剑南天的气息,已然跨入了心劫塔的顶层,也就是第十九层当中。

    “闯过去了!”

    看到这一幕,剑无双双手猛的一握。

    “竟然只用了三天?”蛊王则是惊诧不已,“心劫塔最后一重心境考验,就算是心境已经媲美那一步的天尊大圆满,一般也都需要半个月甚至更久才能够闯过去,而你的父亲竟然只用了三天时间,这心境当真了得。”

    “我早说过,父亲的心境,很强。”剑无双则是笑道。

    那心劫塔的第十九层,便是他母亲被关押的所在,现在剑南天已经跨入了第十九层,那就代表剑南天,已经见到了他母亲了。

    心劫塔第十九层,那片空旷无垠的空地,那凹起的石床上,带着手镣脚镣的蓝袍妇人坐在那里。

    此刻的她,面容憔悴,满是担忧之色。

    她知道,今日便是剑南天、剑无双父子杀上古妖一族的日子,可她所在的这心劫塔,与外界彻底隔绝,她也不知道现在外界到底怎么样了。

    “南天,双儿……”

    “你们要活下来,一定要活下来啊。”

    蓝袍妇人只能在心底不断祈祷着。

    可就在这时,蹬蹬蹬~~~低沉的脚步声忽然传来。

    “什么?”蓝袍妇人猛的抬起头。

    她在这心劫塔内被关押了两千多年,这么长岁月,从未有第二个人是来到她面前的,就算是她师尊枯心天尊平日里跟她对话,也都是通过传讯的手段,可现在,这脚步声,分明是有人来到了这心劫塔内啊。

    而且,还来到了心劫塔的顶层。

    蓝袍妇人目光死死盯着顶层的入口。

    随着脚步声越来越接近,最终,一道青衣身影缓缓出现在她的面前。

    看到这青衣身影,蓝袍妇人,确实彻底愣住了。

    两千多年了,她虽然一直被关押在心劫塔内不见天日,可这青衣男子的模样,却有无数次出现在她脑海里。

    这么多年过去了,她不仅不曾忘记,反而更加的思念。

    她原以为自己这一生,都不可能再见到对方了的,可现在,这青衣男子,再一次出现在她的面前。

    “我这是做梦么?”蓝袍妇人喃喃道。

    而在看到蓝袍妇人的那一刻,剑南天脸上的淡漠与然也依然消失不见,他的身形也微微颤抖起来。

    目光如水,看着蓝袍妇人,心都仿佛要融化掉了一般。

    两人就在这心劫塔第十九层的空地内,隔着一段距离对视着。

    良久,还是剑南天挠了挠自己的后脑勺,露出一副憨厚的笑容,说道:“梦儿,我来接你回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