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88 内战
    桃乐丝感到自己的心脏正在跳动,但是,这个末日幻境的身体是没有心脏的,不仅仅没有心脏,实际上她能够感觉到的那如正常人类身体般的律动,全都不存在生理结构上的支撑。她自己也清楚知道这一点,无论在病院现实还是在末日幻境中,自己的物理构成都已经非是人类的模样了,然而,无论在超级桃乐丝的形态下,还是在末日幻境中桃乐丝的形态下,仍旧无法避免产生人类身体的感觉不仅仅是情绪,就连“心脏跳动”和“反胃”之类实际生理运动的感觉,全都无法避免。

    这是一种十分矛盾的感觉,人和非人的界限在定义上,在生理上,在物理结构上,是十分清晰的,但是,仅从自我认知和自我感觉来说,人和非人的界限却又是模糊的。有一种类似于截肢病人的“幻肢痛”的痛苦,每时每刻都在发生。超级桃乐丝的形态下,这种痛苦微弱到平时几乎感觉不到的程度,但却又没有彻底消失,而在末日幻境的桃乐丝的形态下,尤其在现在这种异常的状态下,那如同人类一样的痛苦,从一条无形的通道,洞穿了生理结构的限制,将她的脑袋搅得发狂。

    哪怕思维上无暇去分辨自己到底是人还是非人,哪怕从来都不会主动去思考这些问题,但是,当她每一次行动,每一次感受,每一次做出反应,这些人体上的幻痛都在碎碎细语。

    桃乐丝不能说早就已经习惯了这种矛盾的幻痛,当这种幻痛越来越强烈,越来越觉得自己这个非人的身体正在产生人类一般的痛苦时,就愈发可以感受到体内有一种力量在膨胀。那些用语言无法完全描述出来的征兆,那些可以去感受,却无法捉住源头的细节,就像是在提醒着她:自己不是一个超出人类基础构造之外的怪物,也不是什么超人的存在,自己的本质只有一个,那就是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

    是的,末日症候群患者。

    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痛苦,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疯狂,末日症候群患者在发热,末日症候群患者将要自燃,末日症候群患者将要从精神到生理上彻底崩溃。所有让一个人成为“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特征,都在桃乐丝的自我感受中产生

    好热。

    脑袋也好,身体也好,快要烧起来了。

    虽然没有血液,也没有血管,更没有常规的脏器,但就像是岩浆在体内流动一样,就像是强大的电流通过那根本就不存在的神经一样,就像是一种扭曲抓住了自己的脑子,不断摇晃。所有用于观测的机能,似乎在这种扭曲而浑噩的感觉中融为一体。听就是看,看就是读,读就是感受,自己那人形的脸似乎在融化。

    时间的流动陡然变得缓慢。

    桃乐丝睁大了眼睛,她的眼球正在变得浑浊,她不知道这一点,但是,她却觉得自己此时此刻可以看到的东西,可以感受到的东西,比往时更多,也更加扭曲。近江伸来的手一点点逼近自己,一秒的时间似乎被分割成数不清的刻度,这只手没经过一个刻度,就会变得和之前不太一样,但是,到底是怎么不一样,却又说不上来。

    一个刻度,两个刻度,三个刻度……那变形的细节越来越多,积累起来,就让那原本是人手的形状,变成了说不出古怪的另一种东西。这东西让桃乐丝感受到了极大的压迫感,她并不想这么恐惧,她想要更理智地去看待这一切,想要冷静下来,修正自己的主观感受,然而,这种压迫感完全不讲情面,也不讲道理,就如同那并非是自己应激产生的感觉,而是一种更加真实而客观的,不因个人意志而转动的外在的危险。

    凝视着近江的这只手这只手有着可怕的吸引力和存在感,让桃乐丝的眼睛完全无法移开,桃乐丝觉得自己是被迫去凝视这只手的她已经不去思考为什么自己如此抗拒近江,为什么要把近江的行为理解得这么恐怖,为什么要将自己本身的失常归咎到对方身上。她全都无法去想了。

    力量从桃乐丝的每一个最微小的构成单位中爆发出来,就如同从人的细胞里,从人的基因里,从构成基因的化学键里,从构成细胞的原子里,从这些原子的分解运动中,突然间就爆发出来。

    巨大的力量推动桃乐丝的身体,向侧旁跳跃,踩在墙壁上,跳到天花板上,她整个人无视平衡,无视重力,无视所有自然力的影响,将走廊上每一个可以驻足的点我当作踏板,如同电光在反射,几个起落就转到了近江身后。

    身为“最终兵器”的仿制品,桃乐丝当然拥有超人的活动机能,但是,在正常状态下的运动所带来的感受,和如今这种异常状态下的运动所带来的感受完全不同。哪怕在这种跳跃闪烁中,两者发挥出来的机能似乎是持平的,然而,桃乐丝就是感觉到不同就如同汽车的发动机和传动结构发生了彻底的变化,产生动力的能源本身也发生了变化。

    哪怕外形还是相似的,但是,内在的改变,却让她深深感受到,现在的自己和原来的自己不是同一个东西。

    就算同样被视为“最终兵器”的仿制品,也绝对不是同样的东西。

    近江的手才刚伸出一半,桃乐丝就从她的视野中消失了。如同野兽一样的气息从身后传来,她下意识就确定了,桃乐丝就在身后,而且,此时桃乐丝散发出来的存在感,和之前她那疯狂迷乱时的存在感截然不同。如果不用眼睛却看,只会觉得那是另一种东西。她的身体顿了顿,以为桃乐丝会立刻攻击自己。无论从测试数据还是从现场观察到的情况来看,桃乐丝的思维已经混乱,表现出狂乱的情绪,就算再发生更大的异变,近江也不觉得应该惊讶。

    近江做好了准备,才在桃乐丝面前现身,她有足够的把握制服对方,然而,身后的那个东西却什么动静都没有。

    粗重的呼吸声,吸气的声音很大,呼气的声音却很轻微。

    近江背对这个呼吸声,她觉得自己的背脊就像是被针扎了一样,一定是桃乐丝正盯过来吧。

    “离开这里,近江。”桃乐丝的声音从背后传来,近江看不清她的表情,“你说的没错,我已经无法正确地思考了。我只感觉到,你是一个巨大的威胁,所有曾经让我相信你的理由,都正在变成让我无法相信你的理由,但是,我还没有脆弱到彻底抛弃理性的程度我和少年高川是不一样的。”

    “就算你这么说,也撑不了多久。你现在可以说这样的话,只不过是回光返照而已。你已经无法正确执行你的计划了,因为,你的思维方式已经不足以支撑这个计划。但这不是你的错,桃乐丝。”近江徐徐转过身体,直面如同野兽般匍匐在地上的桃乐丝。她是末日幻境中的桃乐丝的制造者之一,桃乐丝能够“活”过来,大部分是基于她的理论,在网络球里,没有谁比她更了解桃乐丝是怎样强大的造物哪怕只是“最终兵器”的仿制品,存在不少的缺陷,但仅仅是视为一个兵器的话,其能力足以和真正的“最终兵器”媲美。

    桃乐丝在完成之后,就从来都没有运用在直接的战斗中,但这并不意味着她缺乏这方面的经验。近江对此进行过预估,结论是: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里有过记录的最强者,以及曾经观测到的,那不可思议的人形“江”,都不可能在一对一的战斗中轻松战胜桃乐丝。只是一对一的战斗,或许会持续很长很长的时间,形成一定程度上的分庭抗礼的局面。

    完全以“网络球的最终兵器”这一形态去战斗的桃乐丝,就是这样的强大。而她刚才发挥出来的实力,不过是她真正实力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甚至还要更少。桃乐丝此时所处的异常状态,反而束缚了她的力量,但是,如果她的意识被扭曲到一定程度,跨过那条彻底疯狂的界限,她作为“最终兵器”所具备的性能将会百分之两百,乃至于更高地发挥出来。

    那个时候的桃乐丝,哪怕将整个中继器当成限制器,也恐怕无法将她拘束在中继器内部吧。

    从这个结论来说,近江倒是觉得,桃乐丝如今的情况,以及她有可能做出的行动,就像是伦敦中继器之外的某种东西在召唤她一样。

    火炬之光的偏差仪式已经完成了。

    纳粹的最终之战也已经打响。

    末日真理教的献祭仪式正在进行。

    那些可以预计的巨大影响力都已经开始发挥作用。

    情况正变得太过于复杂,让人看不清结果。

    因此,才需要进行一次清理吗?

    那么,桃乐丝将要扮演的角色是……

    原来如此,作为“最终兵器”而存在的桃乐丝,不是我们的最终兵器,也不是末日真理教的最终兵器。

    那传闻中的人类集体潜意识中的怪物在召唤着她,那不见踪影的“病毒”在驱使着她。

    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近江不由得咬了一下手指,她能够想到的东西,并没有带给她多少解决问题的方法,反而让她看到了更多的问题。本质是末日症候群患者,却产生了特殊的异化,无论在病院现实还是在末日幻境里都充当着重要角色的,可不仅仅是桃乐丝一个。哪怕不是桃乐丝这样的人形,而是以“器物”的形态出现的,但是,支撑着这个伦敦中继器的三柱之一的“超级系”,从某种角度上来看,简直就像是桃乐丝的翻版。

    也许对比现在的桃乐丝,系色中枢的情况要稍微好一些,但是,既然超级桃乐丝都会被影响到,那么,系色中枢不可能完全没有一点问题。

    因为,两者的本质都是“末日症候群患者”。近江如今再对两者重新认知,只觉得,她们就如同在“剧本”中被事先埋下的伏笔,虽然没有完全隐藏起来,却被其他角色的光彩掩盖了。她们在这个“剧本”中的存在意义,不是为其他角色提供帮助,而是作为一个保险,在关键的时刻启用,去修复“剧本”中的错乱,去调整“剧本”的走向,去清空“剧本”中可能存在的其它走向,只留下必然的结局。

    甚至于,直接破坏已经变形的“剧本”部分,清除那些意外的崩坏的因素,直接为“剧本”画上休止符。

    或许,桃乐丝和系色,就是为了预防最坏情况出现,才会变成如今她们那副模样。

    “真是这样的话,那就更不能放过你了。”近江看向桃乐丝的目光变得格外冷酷。被她注视着的桃乐丝,也感觉到了非比寻常的压力。

    “……真遗憾,近江。”桃乐丝面对这种压力,心中那曾经将近江描绘得异常恐怖的念想却渐渐消失了。她已经无法去思考,近江到底是抱着怎样的想法,才会用这样的目光看过来,才会说出这样的话。因为,那敌对的意志已经十分清晰无论是什么理由,现在,两人都已经不再是同伴了。

    桃乐丝无法肯定自己对近江的猜测是正确的,但也无法就这样,什么都不做,等待近江用自己的行为去证明自己。她仍旧想要用自己的行动,去切实地影响一些东西,去推动自己的计划,想要用自己坚持的正确,去抵达那个美好的结局。她已经在病院现实里退避过了,在这个末日幻境里,她已经没有继续后退的余地。

    她要夺回主导权!

    她十分清楚,哪怕是在中继器里,自己也是一个人。此时此刻,再没有人可以帮助自己。如果有的话,那绝对不是人类

    桃乐丝伸出手,对着虚空说:“过来,超级系!”

    以中继器为主体的网络球和其他幸存者,都已经被近江隔离。在支撑中继器的最核心的三柱中,有一个已经无法想起,也不能去回想,那必然是一个陷阱;玛索身上肯定被近江做了手脚,也是一个必然的陷阱;只剩下“超级系”这个代表了系色中枢意志的器物,还有可能是自己最后的同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