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86 不完美
    桃乐丝从前总觉得一切都在自己的掌握中,近江也不过是自己计划中的一个陷阱,而是自己和系色中枢通过“剧本”制造出来的产物,是针对“江”的重要武器近江并没有反对这一切,只是因为自己和系色中枢在“剧本”中就是这么设置的。她就像是早已经被谱写好的角色,在一个既定的舞台上,成为其必然成为的存在。然而,桃乐丝如今已经没有那么多理所当然的想法了,甚至于,她不得不去设想,自己之所以会产生那样的想法,也少不了近江的诱导。

    近江陷阱是针对“江”的陷阱一直以来,从来都没有人反过来去思考这句话的意义。

    桃乐丝直到此时,才真正去思考这个一直根植在自己常识中的念头,到底具备怎样的意义,其实答案很简单:既然是针对“江”都有可能生效的陷阱,那其本身必然也不是什么简单的角色,绝对不是一个“陷阱”就能够囊括的。

    人类常识中的意义,让她产生了误解,当她用常识去理解“陷阱”这一意义的时候,实际就已经犯下了可怕的错误。这个世界本身,这个世界的走向,这个世界的真相,乃至于所有存在于这个世界里的人和事,从来都不是跟着人类的“常识”走的无论人类的表层意识和潜意识在末日幻境之中占据了多大的份量,是多么基础的存在,但是,从一开始,这里的“人类”就从来都不是正常意义上的“人类”,而是“末日症候群患者”,而这些“末日症候群患者”和常识中的“人类”最大的区别就在于:前者之中有“病毒”在潜伏。

    最终,“病毒”才是导致一切非常识的源头。而看似以“末日症候群患者”为基础的末日幻境也从来都是非常识的结晶,其真正的基础非是“末日症候群患者”,而就是“病毒”。

    既然自己等人将“病毒”和“江”等同起来,那么,在这个前提下,所有和“江”扯上关系的,无论是自发产生的,还是人为制造的,是被“剧本”谱写的,还是莫名其妙就存在于“剧本”中的,都绝对不是什么好货色,绝对不能当作朋友,也不能视为“毫无威胁”的角色。

    那种“近江会配合己方的行动,一切尽在掌握之中”的想法,根本就是不应该产生的。到底是从什么时候开始,自己对近江其人已经毫无防范了呢?桃乐丝不禁这么想到。现在,她不再对自己如今的处境感到不可思议了,比任何时候都要强烈的危机感就好似大坝泄洪一般,陡然间汹涌而来。她不觉得自己是安全的,也不觉得自己是自由的,更不觉得,自己是在“大后方”。

    当自己在病院现实下降,躲在了系色中枢的身后时,双方在这个末日幻境中的处境正好是相反的。在这里,系色中枢才是后方,而自己才是最前方那可怕的敌人,一直都在自己身边,这个看似安全屋一样的中继器内部,其实是一个坚固的牢笼。

    桃乐丝只觉得自己完全被锁在了这个牢笼中,被一双眼睛监视着,被用一种疯狂的思想测试着,而自己过去一无所觉。

    敌人就是“近江”,**不离十。桃乐丝已经没有任何侥幸的心理了,她十分怀疑,自己对这个中继器的控制只是一种假象。

    要控制伦敦中继器,最直接的方法是控制使用中继器的人,亦或者控制中继器的核心。但是,桃乐丝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确实控制了中继器里的人们,因为,自己的所作所为都曝光在近江的眼皮子地下。也不觉得,自己还控制着中继器的核心。

    伦敦中继器的“三柱”之一:代表系色中枢机能的超级系,自己理应是不需要当心的。但是,“三柱”之二的玛索究竟是怎样的情况,却完全无法再从过去的记忆中确定,很有可能已经被近江动了手脚。不仅仅是玛索,八景和夜也绝对是在近江的控制中。“三柱”的最后有一个……最后一个是什么?

    桃乐丝不由得愣住了,她完全想不起这最后一个“三柱”,明明是十分重要的……人?或某种事物?就连那东西到底是什么,都完全没有记录一样。她觉得自己应该是知道的,过去的自己很熟悉,可是,那个名字,那个印象,对之过去的认知,却是那么的模糊,仿佛呼之欲出,但实际上无法出来。

    但是,桃乐丝却还记得,这样的感觉确实是正常的,因为,当初就是为了达到这样的效果,才让三柱之一的“那个”维持在一个形而上的状态。原本是其自身的想法,但是,具体的过程还是自己和近江一同协作完成的。这么做的目的,是为了针对敌人似乎是针对末日真理教,似乎是针对“病毒”,也似乎是针对“江”,但究竟是具体哪一个,却又不记得了总而言之,就是为了一个模糊概念上的敌人,而留下了这么一个底牌,一个陷阱,一种在紧要关头能够发挥作用的后手。

    仅从就连自己现在都想不起那到底是什么的情况来看,当时的做法无疑是成功的,可问题就在于,如果连自己都无法想起来的话,就已经足以证明,伦敦中继器确实从来都不是在自己的掌控中:三柱之中被确认的只有“超级系”,自己实际只能控制三分之一的权限而已。

    桃乐丝不由得咬住指甲,她看向四周,却已经无法相信自己看到的东西。她可以感觉到那双眼睛或许就是近江本人在监视着自己,却无法找到任何一处活动的监视器。她可以调查的信息,无论在过去多么像是完整而真实的,现在也变得不是那么完整而真实了。所有让过去的自己感到安定的信息,实际上都存在诸多疑点,正因为足以让人生疑的地方太多了,反而不知道从何处开始。

    这种时候,她其实更希望,自己的这种疑神疑鬼只是精神状态的发病所导致,是自己身为末日症候群患者已经走入末期,就连超级桃乐丝的形态也无法抵抗末期症状所导致。因为,比起“自己生病了”这一点,“近江不是同伴”才是更坏的结果。

    “近江,近江,近江,近江……”桃乐丝睁大了眼睛,想要透过那无处不在的监视感,方向找出对方的位置,与此同时,也觉得自己的行为简直就像是精神病人一样不可理喻。她觉得自己知道,却无法控制自己的想法,所有的思想就像是腐朽了一样,一直偏向自己可以想象到的最糟糕的方向。

    这种不由自主的想法让她感到无比的痛苦,她每时每刻都要对自己申明“一切都没有这么糟糕”,“这只是自己吓唬自己”,但是,越是这样就越是无法停止这个方向的思考。思考比任何时候都要暴走得彻底,也比任何时候都要让她头疼欲裂,比任何时候都要让她感到恐惧,恨不得将思考停止。

    “出来!近江。你给我出来!”桃乐丝大叫着,越叫就越是歇斯底里,她不想这样,但是,就是无法控制自己。

    她感到从四面八方,那什么都没有的空气中,某个无形无状的怪物正伸出触手,将自己卷起自己的身体还站立着,可是灵魂和思维已经被卷入半空,一点点靠近那看不见也无法描述的“嘴巴”,仿佛不久后就要被对方一口吞下。她的任何意识上的挣扎,都无法拯救自己,任何从思想上点燃的火光,都在面临熄灭,黑暗就要降临,而她只是孤身一人。

    这一切,都让桃乐丝感到一种非生理上的窒息感,她的身体也仿佛从来都没有这种虚弱。她就像是溺水的人,拍打着按钮,徐徐滑开的大门是如此让人急不可耐。她发出的声音,连她自己都听不懂。她跨出门外的时候,脚下一松,摔倒在地上,尽管身体没有任何痛楚传来,但是,自己整个人的意识却像是被磕碰得要从嘴巴里呕出去一样。

    怎么会,突然就变成这样。

    桃乐丝感受到了自身状态的更多不自然,她意识到,自己似乎从来都没有预想过这种不自然的袭来就像是自己过去早就认定了,哪怕自己会产生种种状况,但也绝非是来得如此突然,连征兆都没能及时察觉,连具体的原因都只能连猜带想,无法抓住任何实质性的东西。

    “近江!近江!”她继续大喊着,声音在空荡荡的走廊上回响,竟然在远处传来回声,只让人觉得空虚和死寂。

    孤独感,无助感,绝望感,恐惧感……无数让她感到难过的感觉每一秒都在啃噬着她的意识。然而,当她觉得自己就要昏迷过去的时候,却偏生无法跨越最后的临界点,自己始终还在思考,还在感受,只能任凭那从思考中得出的结论,以及从对事物的感受中诞生的种种情绪,折磨着自己。

    桃乐丝开始呕吐,她的身体明明没有人类的内脏器官,却看到了,真有什么东西从自己的喉咙里呕出来,如同烂泥一样摔在地上,却又仿佛拥有生命般蠕动着。在她的眼中,那根本就不是什么食物的残渣,因为,从一开始,以她的身体机能就不可能存在这些残渣。那从嘴里吐出的,在地上瘫软,活生生蠕动着的东西,就像是打了马赛克一样,糊糊的一片。

    异常,异常也开始在我的身体上反馈了吗?

    桃乐丝想要理性看待这一切,却无论如何都无法进行理性的思考,思维就像脱缰的野马,朝着每一个可能的方向散开。她想要逻辑地去判断,但是,任何逻辑的思维都会在中途中断,就像是完全无法集中精力一样。

    这个时候,她听到了熟悉的声音。对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起,就站在了自己的跟前,仿佛只是自己一直垂着头,才无法看到。

    “看来你需要帮助。”对方这么说到。

    桃乐丝知道是谁在说话,可是,她很难才能从自己那暴走的思维和感受中,找到那个其实自己一直在念叨着的名字

    “近江……”

    “是我。”

    桃乐丝努力抬起头,视线有些模糊,瞳孔很难才得以对焦。在那晃动的视野中,一下子清晰,一下子模糊的身影,一如既往地穿了一身白大褂,双手插在兜里网络球最出色的研究者“近江”,整个人都是扭曲着的,就好似被涟漪打断的水中倒影,又像是歪斜着身体站在地面上。桃乐丝觉得,这只是自己的错觉。

    “到底是我出问题,还是你一直都没有问题?”桃乐丝这么问到,但就连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句话到底想要表达怎样的意思就像是有太多的想法,试图只依靠这么一句话表达出去。

    “很遗憾,是你出了问题。”近江那遗憾的声音传来,“从一开始,你就不是成功的造物。我虽然答应网络球,对你进行了技术上的改进,最终完成启动,但是,你的构成基础缺乏太多东西。网络球想要仿制最终兵器,但是,大概就连末日真理教都不清楚最终兵器是如何诞生的吧。缺陷一直都存在,要让你成为最终兵器还是太过勉强了。”

    “这,这具身体的问题吗?”桃乐丝挣扎着问到:“你还是近江陷阱吗?”

    “近江陷阱……你一直这么称呼我,我其实无所谓的。”近江的声音传入桃乐丝耳中:“你总是对我说那些病院现实和末日幻境的事情,对我说你知道的高川的事情,对我说‘病毒’和‘江’的事情,对我说末日的源头,对我说我是什么。你认为我对这些有兴趣,但是,说实话,你的想法和观测角度都很有意思,但也仅此而已了。我从来都没有想过从你的观测角度去看待这一切,我对你眼中的世界完全没有兴趣,因为,我看到的,是和你不一样的东西。仅此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