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66 丢失目标
    少年高川悬挂在天空,灰色的沙砾就像是沙漠中被风吹动的沙丘,一层层翻动起来,向四面八方蔓延。战场中的残骸渐渐被这片扩大的灰色沙丘掩埋,曾经能够被三仙岛检测到的神秘现象数据都消失了。明明眼前这个长有触手的人形就是最明显的怪物,却无法从数据上读出其怪异之处,仿佛眼中所见,不过是一个幻觉而已。

    义体高川倒是希望,少年高川这般怪化的形态真的仅仅是一种幻觉,并没有实际增强其神秘性和战斗能力。单纯只是过去那个少年高川的形态就已经让人感到棘手了,最初明明已经制造了三秒的时间,但却完全找不到合适的收容策略,以至于事态一变再变,最终成为眼前所见的模样。义体高川十分清楚,即便时光倒流,自己也仍旧无法把握那看似充分的三秒钟。当时做不到的事情,哪怕是再度过去了好几秒的现在,也仍旧没有足够的把握。

    只是,不能够再犹豫了。

    当少年高川变成眼前这般古怪的模样,那宛如从空间中挤出的脓液,全都被其神秘的力量转化为灰色的沙砾,将这个战场区域清理一空后,义体高川不断可以感受到的痛楚也不翼而飞。这个时候,他反而能够将那不断膨胀发散的精神集中起来。三仙岛受到攻击的警报已经停止,一种如山雨欲来的平静,即便义体高川呆在封闭的球状核心里也能够清晰感受到。

    当管线再度接驳义体的时候,那一声声的嵌合,就如同倒计时一样让他不由得生出理论上不应该存在的紧张感。

    如今的义体理论上能够从物理层面,完美掌控感性和理性的生成和表达,如果有必要,甚至可以将自己变成如同机器一样冰冷的东西,但是,义体高川虽然自觉得状态已经回升,却完全不觉得,如今自己的感性是完全在握的。

    一种源自于“高川”内部的共鸣,正在释放不属于如今这个人格的情绪。有那么一瞬间,义体高川甚至怀疑,这是少年高川那边传递过来的东西。而这样的想法,也同样是他认为少年高川还没有彻底和“高川”分离,仍旧具备回收意义的理由。

    说起来,所有的事态进展都极为迅捷而繁复,全部过程只经历了数秒的时间,却让人感到漫长,每一帧的变化,都好似慢动作一样在义体高川的思维转动中滑过。

    三仙岛猛然膨胀,那硬质的球体外形带给人的感觉一变,就像是成了充气的皮球。伴随体型的膨胀,看似平滑的外壳也出现了皱褶,而在这一层层细密的皱褶中,无数矩形的光路和奇妙的符号,就如同水银般,稠密地,滑腻地,贴着轮廓淌了出来。这些光路和符号一接触空气,顿时分解成更多的光路和符号。当这些明显让人觉得只是一种片段的光路和符号,与那同样在飞速壮大的灰色沙砾接触时,产生了更加剧烈,也更加复杂的反应现象。

    无法述说究竟有多少种的声音和光彩充斥在这片战场区域的每一处空间里,倘若有人正视,连“眼花缭乱”的反应都无法产生,因为其感官系统一瞬间就会被摧毁。即便是义体高川也完全不想暴露在这样的现象中,哪怕义体拥有极高的硬度和神秘性,他并不十分理解这些现象是什么,但却十分清楚,如今被三仙岛观测到的数据波动有多么强烈。

    此时此刻,三仙岛外部的环境已经恶劣到了或许连素体生命都要退避的程度。光色的污染是如此的严重,哪怕经过三仙岛的筛滤,哪怕义体高川改变了观测的方式,也仍旧可以让他感受到不寻常的侵蚀性。悬停在半空的少年高川也在一瞬间用灰色沙砾将自己包裹起来,那些和光路符号产生反应的灰色沙砾,已经从沙丘中分离了。

    怪化的少年高川的举动,让义体高川猜测,其本身是不是也无法直接抵抗如此剧烈的反应现象但在验证这个猜测之前,三仙岛已经闯入这片可怕的声色现象中。义体高川也无法估计这些反应现象究竟可以存在多长时间,但只要它无法在第一时间侵蚀三仙岛,就会成为这次进攻的最佳掩护。与此同时,少年高川背后的触手挥舞起来,明明是在原地舞动,却让义体高川都能感受到,其所形成的冲击正在对三仙岛产生影响。这种影响是如此的晦涩,以至于无法将其完全解析出来。

    在理解之前,就必须开始下一步的行动了。

    三仙岛那膨胀的外壳裂开一道缝隙,小了一圈的硬质球体便从中钻出来,就如同褪壳的知了。而留下的同为球状的蝉蜕就好似拥有了自己的生命般,以裂缝为嘴巴,大张着吞咽这些声色现象,自身也在这个过程中溶解为某种不知名的物质。那是一种更具备活性和侵略性的物质,已经完全脱离了三仙岛的掌控。

    即便如此,从某种角度来说,就是需要如此强力的意外造物,才能够在如今的这个战场有所作为。

    在这个新生的诡异的造物反噬之前,硬质球体的三仙岛已经液化,并进一步气化,就好似融入了空气中,成为这片空间的一部分。只有义体高川知道,三仙岛已经再度转变了性质和状态,绝非是从固体转变为气体这么简单,也根本就不是融入了空气空间,而是自己无法述说的,更加复杂的变化。要进行这种转变,倘若不是在原始天尊变式下,就需要多上几十倍的消耗。原始天尊变式在单纯的某一种或某几种性质表现上,是比不上先天灵宝变式的极端和强大的,但它的优势正是在可以想象出来的每一种性态变化上,都拥有稳定而出色的表现,拥有目前为止最强的综合性能,并且,对“柴薪”的消耗更低。

    在三仙岛完成造物和隐藏的下一刻,灰色的沙粒就扑到了那个诡异的球体外壳上,在被这个球体外壳吞噬的同时,也在形成更多的数量,积压在球体上。球体外壳此时的运动充满了生物**的特征,与之相反,灰色的沙砾从头到尾都只是被操控的无机物的模样。两者的接触,并没有如之前那般制造出强烈的反应,却能够从彼此纠缠的运动中,感受到短暂的僵持。

    至于怪化的少年高川,在三仙岛的观测中,仍旧停留在原来的位置。这很古怪,完全违反义体高川过去的认知,倘若是原来的少年高川,战斗中的不间断的高速移动,就像是其生命线一样,一旦他停下来,那就意味着战况的反转,不是已经杀死了敌人,就是已经被敌人抓住了痛脚。或许怪化后的少年高川,不仅仅是在形态上产生了变化,就连战斗意识和习惯也随之发生了变化吧,但是,即便这么猜想,也无法真正得知,少年高川的“内里”究竟发生了怎样的变化。

    和义体高川所预料的一样,触手紧接着灰色沙砾而来,就如同切入黄油中的利刃,瞬间就洞穿了那个诡异的球状外壳。并且,也如义体高川的直觉一样,并没能在穿透后,进一步锁定三仙岛的位置。就在这不到一秒的攻防间,三仙岛已经维持着诡异的存在状态,向少年高川所在的位置跳跃了三次。

    每一次的跳跃,都让三仙岛距离怪化的少年高川更近。对方可见的爪牙和武器,都在和球状外壳纠缠,这期间,义体高川就如同潜伏着的猎食者,谨慎而迅速地行动着。

    更近了,在三仙岛的观测数据中,尽管不是在同一个层面上的距离,但转化形态并完成接触的时间,已经低于一秒。不过,出其不意的攻击并不保险,尽管怪化的少年高川一直都没有移动,也并不代表它已经完全失去了如原来那般高速自如的速掠超能。只要速掠超能还一如既往,那么,一秒钟就显得太长了,甚至于,连毫秒的时间长度,对其而言,也是可以充分利用起来的。

    如果针对少年高川的策略不考虑对方的相对移动速度可以达到光速,乃至于超越光速,那么,这个收容策略就绝对不可能拥有半点成功的可能性。

    完全消除“速度”概念,三仙岛需要消耗至少等同于一个先天灵宝变式的“柴薪”,仅仅是限制的话,根据限制的程度不同,消耗也会有所增减,如果三仙岛的攻击转变为“没有过程”的攻击,根据攻击强度的不同,需要的消耗也不一样。总而言之,以原始天尊变式的形态针对少年高川进行能力上的克制,无论如何都要消耗不菲的一笔支出,反过来说,无论怪化的少年高川会突然展现出怎样的神秘,原始天尊变式也都拥有目前为止最强的适应力和应变能力。

    义体高川认为,这种强大而直接的适应能力和应变能力,才是三仙岛能够完成眼下这个障眼法的关键。他必须赌一赌,怪化的少年高川并没有察觉到三仙岛的逼近。

    如要塞般巨大的刺客,谨慎地释放了捕捉人形怪物的“网”。

    这张“网”不可名状,至少,义体高川哪怕有着三仙岛的数据资料,也无法从中理解这张“网”究竟是什么,称其是“网”,也不过是根据自己能够认知的极少数效果,对之进行描述罢了。

    此时,三仙岛既然不在怪化的少年高川的上下,也不在他的前后左右,更不是什么平行空间或时空缝隙,双方的相对位置,完全无法用常识去描述。完全超乎预想的怪化少年高川,就必须用同样超乎想象的神秘去进行打击。这张“网”就是在所有超乎想象的神秘中,被三仙岛判断为消耗最少的一种尽管义体高川完全不清楚,三仙岛是如何判定的,这个对自身而言完全超乎想象的神秘,对三仙岛而言,又到底是不是真的神秘。

    义体高川已经尽可能从自我检测的数据上,将自身的运动状态维持在最低点。三仙岛在回应他的想法,但是,回应过程的所有综合性细节,都不是义体高川可以控制的,就如同人类无法主动控制构成自身的每一个原子一样。三仙岛的反馈在这极为短暂的时间里,始终维持在一个恒定而稳定的状态上。

    义体高川哪怕借助三仙岛也无法观测到“网”的全貌,然而,在那稳定输出的已经极致简化的数据中,却仍旧可以感受到,这张“网”是如何悄悄逼近怪化的少年高川,而那如同诱饵一样的球状褪壳又是如何渐渐逼近极限的。

    球状褪壳吞噬着灰色的沙砾,却并不意味着,已经完全限制住了灰色沙砾的侵蚀,其自身表面的沙化已经让它的一部分塌陷下去。而触手的鞭挞和穿刺,更是在加速这种沙化的侵蚀。它的毁灭已经近在咫尺,三仙岛的“网”就是在这么一个逼近极限的状态下,不知为何,陡然间就以肉眼可以观测到的形态呈现出来。

    义体高川连倒吸一口冷气都来不及,怪化的少年高川已经消失了。随后,这张肉眼可见的网状物便四分五裂,虽然在三仙岛的数据反馈中,这部分具现形态的网状物只是那张“网”的极小的一部分,但是,完全消失在观测中的怪化少年高川,也同样意味着,己方的攻击已经被察觉了。

    怪化的少年高川“快”得超乎想象,甚至于,义体高川根本就不愿意用“快”去形容它的移动。这种超乎三仙岛观测能力的移动,随便改成其他的什么描述都无所谓,但就根本不应该称之为“移动”。那已经超出了“移动”的意义。

    换做是正规的中继器,就能够捕捉到怪化少年高川此时的运动状态吗?义体高川对此充满怀疑。毕竟,丢失了怪化少年高川的三仙岛可是理论上可以和中继器较量的神秘造物啊。

    义体高川已经做好了承受冲击的准备,在最坏的情况下,说不定三仙岛会遭受一次重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