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63 高川会高川
    关于少年高川的速掠超能究竟有怎样的秘密,桃乐丝和系色都没有给出明确的说法,义体高川尽管也是“高川”,拥有和少年高川相互之间的感应能力,也无法通过这种本质性上的一致性觉察出其中的玄妙,在义体高川自己看来,大概是连少年高川都没有弄清楚自己身上的速掠超能吧。只有一点可以肯定,“速掠”这样的能力,无论是在哪一个“高川”身上的表现,其本质都绝非是“高川”本身就拥有的能力。

    义体高川的速掠不来自于自己的本质,而是义体的神秘,少年高川的速掠也不是他本来就拥有的东西,并非如同其它神秘专家那般,要不被魔纹挖掘出来,体现其自身内在的临时数据对冲现象,要不就是在这个末日幻境中被放大的自身本性的体现。

    义体高川十分清楚,自己的速掠来自于义体的神秘性;也依稀知道,少年高川的速掠其实仍旧是“江”的力量正因为“江”在他的内部深处,所以,才被魔纹挖掘出那样可怕的能力,甚至于,可以视为“江”的一部分性质作用在了少年高川身上。

    正因为是完全无法弄清楚其本质的神秘力量,所以,会产生怎样的变化,也没有人能够知晓。义体高川假设过,少年高川的速掠会产生一些性质表现上的变化,如今的少年高川的速掠,和过去的少年高川的速掠是有极大差别的,完全无法用桃乐丝和系色对过去的少年高川的观测数据来衡量如今的少年高川。从更严肃的角度来说,少年高川的速掠也和其它高川的速掠有一些不能弥补的地方,由此造成了效果上的绝对差距,哪怕这个差距看起来十分微妙,理论上可以跨越,但实际上是做不到的。

    义体高川曾经和少年高川有过合作,也有过对抗,他没有依靠桃乐丝和系色的数据情报来判断自己和少年高川的差距,而有着完全属于自己的判断方式自我观测以及同样身为高川的直觉。桃乐丝和系色给出的数据情报相对于他自省的结果,是相对乐观的,但是,义体高川从来都没有一次相信过这些数据上的对比。

    他十分清楚,只有速掠,是绝对无法超越少年高川的。

    桃乐丝和系色从他诞生的开始,就对他讲述过一些少年高川的故事,阐述其是多么危险的敌人,正因为少年高川过去达到了其它高川都未曾达到的高度,所以,当他复苏成为敌人的时候,才会是最需要谨慎对待的敌人。义体高川对此有着切身的体会,桃乐丝和系色为了对抗假想中的少年高川,对他的义体进行了不少技术层面的调整,让义体的强度越来越高,由此,义体所带来的速掠能力,也在稳步提升,每一次都会能够让他觉得,已经足以和少年高川抗衡了。

    即便如此,这种单靠自己和少年高川对抗的想法,也不过是错觉而已。义体高川每一次从义体技术革新造成的膨胀感中脱离后,总会重新进行一次自我观测和直觉感受判断,而每一次所得到的答案,也都总是在告诉他,倘若和少年高川对抗,结果绝对没有桃乐丝和系色那么乐观。

    伴随义体一起不断强化的自身的速掠,仍旧无法超越少年高川的速掠,并且,义体并不存在阻止少年高川进行速掠的方法。

    义体的优势在于坚硬,这一点,义体高川倒是很有自信,只要少年高川不拿出临界兵器,就绝对无法打破自己的防御。相对的,在速度上,则是完全落于下风。能够不断加速的速掠,其实在实际应用时是很僵硬的,需要太长的准备时间,然而,在高速战的精髓里,速度就是一切,无论义体速掠所需要的加速度时间如何短暂,只要这个时间存在,就绝对不可能在面对少年高川的速度时占据上风。不,从最糟糕的角度去想,别说上风了,哪怕只是持平,大概也做不到吧。

    少年高川的速掠可以说,是十分怪诞荒谬的,在义体高川所得到的资料中,少年高川从来都没有比敌人慢过,无论那是怎样的敌人。这种比较不是单纯比较结果,而是贯穿运动速度变化的整个过程,少年高川从头到尾都拥有压倒性的速度。

    正是这样的报告,让义体高川明白了,只要战斗还涉及速度概念,攻击是拥有过程的,那么,少年高川就几乎不可能失败。桃乐丝和系色提出过一些少年高川在战斗中失败的例子,也着重提到过少年高川的死亡,而他对少年高川的感应中,也让他多少能够知晓,在末日幻境里,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少年高川都自觉得,在正面一对一的战斗中,并非没有其他神秘专家能够阻止他。

    然而,那些例子,无论是桃乐丝和系色提出的,还是少年高川自觉得的,都没有一例是在速掠生效的前提下,仍旧导致的完全败北。即便是少年高川的死亡,那也是在复数的最终兵器一起行动,制造了让速掠失效的神秘后,才将其击杀。

    少年高川在末日幻境中的死,就那么一次,不,算上现在,可能会有第二次。不过,义体高川并不打算这么快就假设少年高川已经死亡,而且,他确实需要再次面对少年高川的攻击,哪怕那只是一个躯壳。

    仅有一次的死,之后,少年高川在末日幻境中,完全没有败绩,并一口气摧毁了地球上的几十亿人这可是连末日真理教都没有做到的“丰功伟绩”,可以说,如果把“末日”仅仅看作是“人类末日”,那么,少年高川仅凭一己之力,就完成了九成。

    可怕的战绩,可怕的神秘专家,可怕的怪物……义体高川无论如何,都无法对能够做到这种“丰功伟绩”的少年高川掉以轻心,哪怕,他需要面对的,只是一个躯壳而已。

    三仙岛在这个时候,已经不再是依靠桃乐丝和系色留下的数据运作了。义体高川和如今幸存于三仙岛内的人格精神大群,才是三仙岛的智能核心。在面对这个极端高效的杀戮兵器,少年高川的躯壳时,以义体高川的主观意识为主要体现,凝结着中央公国智慧的核心更多是围绕义体高川的理解进行运作的。

    少年高川以完全无法理解的运动过程,始终比他周遭的一切都要快,哪怕战场上不断有奇异的神秘现象发生,并切实对他造成了伤害,都无法削弱这种快。虽然浑身是伤却不会死,看起来像是随时都会倒下,却一刻都没有停止运动,比所有会对自己造成伤害的运动都要快速,仿佛能够观测到一些他人无法观测到的东西,并在第一时间完成应对。

    正是这个庞大的,宛如没有界限的,无休止的惨烈战场上,义体高川才能比过去任何一次,都更加能够体会到,什么才叫做“相对更快”。他甚至觉得,如今的少年高川已经不是“相对快”了,而是“绝对快”。哪怕失去了神智,也不知道其人格精神到底如何了,也无法抹杀这种无法超越的感觉。

    三仙岛徐徐调整着角度,距离新的纳粹士兵和安全卫士填满这个暂时清空的战场区域,还剩下两秒的时间,大片如同蚁潮般的军队,好似风暴在大海上掀起的巨浪,哪怕只是看到其涌起,就已经充满了无法阻挡的凶暴。即便视觉感官是如此的深刻压抑,少年高川的移动,也全然不让义体高川觉得,除了自身之外什么都没有的这个身躯,会被这凶暴的浪潮打垮。

    在这短暂得只有三秒的时间里,义体高川已经在全速思考,自己应该采取何种攻略,才能够以最小的代价回收少年高川。

    虽然受伤,但不感觉会死所以,这是防御力的体现,和义体的防御体现有所区别,但是,从结果上来说,期待对方很脆弱,根本就是痴心妄想。

    那超绝的速度,并非是每时每刻都保持匀速,但是,要在发动攻击的时候,从速度层面压制,亦或者确保可以击中对方,也同样让人感到难以做到。哪怕是现在坐拥三仙岛,也没有绝对的信心,能够在速度上一较高下所以,这是速度上的体现。

    或许,唯一的优势就在于,少年高川的攻击力不足,哪怕在理论上,他拥有至少一把临界兵器,此时此刻,他也没有拿出那把临界兵器无论是什么原因,让他无法取出临界兵器,义体高川都不能把胜负手押在这方面,因为意外性太高了。一旦少年高川取出临界兵器,配合他的速掠,三仙岛应该不至于被击破,但也会成为一个巨大的靶子。

    “果然,还是必须抹杀速度概念吗?”义体高川将这样的想法进行演算。虽然依靠三仙岛的力量,不是不能做到,但是,消耗太大了。三仙岛不是专精于某种能力的战斗兵器,而是近似于中继器那般的综合性战争堡垒,虽然有着和中继器相提并论的地方,但是,之所以被认为,无法全面和中继器相比较,虽然不是没有战胜中继器的可能性毕竟,三仙岛本身就是为了对抗中继器才制造出来的但是,完全胜利的可能性很低,其原因就在于“能源”。

    驱动中继器的“能源”无法具体确认,但是,从既有的效果来看,近乎是永动机一样。而驱动三仙岛的,却是三千万的人命,不是能够充当柴薪的人类不够,而是三仙岛从一开始,其构造只能支持这个数量。三千万人作为柴薪,已经被消耗了很大一部分,剩下的部分,义体高川还得留下一部分,去应对纳粹的中继器或者末日真理教的中继器。

    三仙岛能够节省出来,用在如今少年高川这具躯壳身上的力量,其实是极为贫弱的,直接用在消除这个战场区域的速度概念上,或许力有不逮。而且,硬碰硬,也绝对不是最好的方法。义体高川之所以在回收作战前清空了这片战场,就是为了避免少年高川在四面楚歌的状况下,产生新的异常,尽管在清空战场区域后,战场上累积的神秘仍旧在继续产生化学反应,并没有实际上减弱,但是,少年高川进的运动频率确实降低了。

    距离少年高川再度陷入重围,还剩下一秒,义体高川仍旧没有想出更好的方法。而少年高川的躯壳却陡然停下脚步,他的身上爆出一团血花,像是有某种无形之刃直接穿透了他的身体,然而,义体高川无法从少年高川身上看到致命的伤口并不是伤口在自愈,而是,那些喷出的血,那些已经在身上的狰狞伤口,就好似幻觉一般。

    “数量是固定的,而且……地上完全没有血迹。”义体高川喃喃自语,“不是受伤了,而是‘像受伤一样’。全都是幻觉吗?”

    义体高川不明白,到底是怎样的精神意识层面上的攻击,是怎样的仪式效果,让少年高川无法抵挡。哪怕没有“江”的力量,少年高川自身也拥有着超乎寻常的意志力和精神强度,他过去面对过那么多的考验,其意识层面的防御,可不是随便怎样的意识攻击都能够击破的。

    正因为没有离开三仙岛,所以,无法亲身体验,如今蔓延在整个战场的末日真理教献祭仪式,究竟是怎样的水准。

    并且,义体高川也绝对不会在这种时候以身犯险。

    在义体高川的注视下少年高川那满身伤痕的身体微微挺直,抬起头朝三仙岛望来。那层层的隔挡,完全无法阻隔少年高川的目光。在三仙岛巨大的阴影下,少年高川那没有意志体现,就像是本能运转的身体,散发出一股看不见嗅不到,却能够强烈感受到的瘴气,义体高川只觉得那怪异而不详的,不似人而似怪物一样的气息,几乎要凝结成另一层阴影,反过来将整个三仙岛笼罩。

    哪怕义体高川此时已经不需要呼吸,但是,他仍旧感到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