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狂神刑天 >正文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节 疯狂
    第一千零六十六章节疯狂

    疯狂,孙道明还真是够疯狂的,为了保住自己的性命竟然选择牺牲了孙得胜这个后辈,孙道明能够在一瞬间做到这一点,那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这一次是因为孙家的阴险,要知道孙家都是一群疯子,他们为了控制家族的后辈,在每一个后辈的元神之中都留下了元神锁,当需要牺牲的时候,那些长辈便可以轻松地掌握后辈的生死。

    想要化解元神之中的禁制,只有成为神王,只有神王的力量能够解除元神之中的禁制,而孙家在整个人类文明之中那不过是一个蝼蚁一样的存在,想要拥有神王一样的强者,那是很难的,甚至可以说是不可能出现。

    为了家族的利益,却可以如此疯狂地牺牲后辈,不得不说孙家太疯狂了,在整个人类文明之中,像孙家这样疯狂的家族,那可没有多少,也没有人愿意这么做,毕竟这样做那可是在摧毁一个家族的底蕴,可是孙家就这么做了!

    孙道明控制孙得胜自爆的冲击波虽然很厉害,可是结果却没有他想的那么美好,他的这一击虽然来得很突然,可是孙得胜的实力太弱小了,不过仅仅只有伯爵的力量,他的自爆仅仅只是让刑天那强大的血气云柱一阵颤抖,并没有将其催毁。

    在看到这样的攻击之后孙家那其他二人的脸色则是为之大变,一个个都无比谨慎地盯着孙道明,生怕自己也会被孙道明给牺牲掉。步上孙得胜的后尘,而在此时他们的眼中都透露出一丝疯狂之色来。看他们那神色,大有一言不合就与孙道明同归于尽之心。

    虽然这二人没有开口直说。不过孙道明却能够从对方那神情之中感受到这样的变化,对于孙道明来说,牺牲三个后辈没有什么大不了的事情,只要能够保住自己的性命就好,可惜现在他却不得不放弃自己的想法,要不然没有等破开刑天的防御,便会遭受到孙家其他两人的疯狂反击,那后果可不是他所能够承受的起。

    “混蛋,这两个混蛋竟敢反抗。等脱困之后,绝对不能再留下他们了,要不然指不定会在什么时候反叛!”孙道明的心中一下子对那两个后辈判了死刑。

    虽然孙得胜的自爆没有破开刑天的血气领域,但也不是什么收获都没有,至少他阻止了刑天的破阵而出,至少还算是化解了眼前的危机,若是让刑天挣开了禁锢,那等待他们的下场那是可想而知的,不过虽然现在他们是阻挡住了刑天的挣脱。不过随着孙得胜的死,那‘诛神剑阵’已经被破了,现在仅仅只能够依靠孙道明一人来压制刑天。

    就在这时,突然一柄匕道。突然出现在刑天的面前,划过一道诡异的痕迹,一下子撕开了刑天那黑莲的防御。不等刑天有所反应,便直接向刑天的头颅斩下。

    偷袭。孙家还有后手,那剑阵并不是他们的所有力量。他们并不是四人,而是五人,还有一个隐身在暗中等待着给自己致命一击,一瞬间刑天想通了一切。

    这时,刑天冷哼一声,一身狂暴的力量突然全面爆发,以他那强大的不朽真身的力量,在全力爆发之下,那怕是有孙道明的全力压制,也是无法阻挡刑天的挣脱了!

    轰的一下,刑天挣脱了对方的禁锢,对着那向自己斩来的匕首便是一记铁拳迎了上去,在他那恐怖的力量面前,那刺杀之人一瞬间被被其直接给击飞了!

    “不好,刺杀失败了,撤!”那孙道明想都没有多想,在看到刺杀失败之时,立即抽身而退,不再去理会刑天,至于所谓的压制那更是被其抛之脑后了,他这一退,那孙家的两个后辈一下子就暴露在了刑天的面前。

    若说有‘诛神剑阵’在的话,他们还有与刑天对抗的机会,而现在那两个孙家的后辈已经成了弃子,其实在他们反抗孙道明的压迫之时,他们的命运就已经注定了。

    “混蛋,孙道明,你为什么要这么无情,你既然如此无情,那就休怪我们心狠了,要死大家一起死,谁都别想活着离开,给我回来,心神牵引!”那两个孙家的后辈瞬间为之疯狂起来,他们没有去攻击刑天,而是将目光盯上了那正在逃跑的孙道明,还有那隐身在暗中的同族之人,利用心神牵引的神通直接将孙道明他们给拉了回来。

    孙道明也没有想到自己那两个后辈会如此阴狠,竟然不顾自家生死要与自己同归于尽,这让他的心中不由地有一些悔意,若是自己不那么狠,事情也就不会发展到这个地步,可惜现在后悔一切都已经晚了,他已经被那股力量给强行拉回了!

    就在这时,刑天出击了,一拳挥出,首先轰向了那能够隐身暗中的敌人,对刑天来说,此人要比孙道明的威胁要大得多,毕竟此人随时都有可能脱身,所以刑天第一时间要干掉对方,消除自己最大的威胁。

    在察觉到刑天的攻击来临之时,那人想要反应已经太晚了,无形拳劲已经来到了他的眼前,躲是无法完全躲过刑天这恐怖的一击,所以对他来说也只能选择了避开要害,硬受这一击。虽有他身上有护身神器挡下了刑天这一拳的绝大多数的力量,可是刑天这一拳力量太强悍了,那怕是化解了大部分力量之后,其作用在他身上的力量依然十分恐怖,依然打得此人重伤倒飞而去。什么叫强大,什么叫恐怖,刑天的这一拳让他明白了,让他的心中为之骇然!

    可惜,现在一切都已经晚了,刑天可是不会放过直接干掉此人的机会,心念一动强大的灵魂之力疯狂地轰杀而出,灵魂绞杀。这杀手还没有来得及回神,直接就被刑天那恐怖的灵魂攻击给直接灭杀掉了。从开始到结束不过只是三息的时间,这一场搏杀就已经结束了。一个强大的刺客杀手就被刑天给干掉了。

    孙道明心中那个恨呀,他可以想象得到接下来自己的下场会是何等的凄惨,不过他还没有等到刑天的攻击,他那两个后辈则是直接自爆了,不得不说孙家都是一群疯子,在看到自己没有半点机会的时候,那两个疯子直接拉着孙道明同归于尽了,在他们的心中并不痛恨刑天,他们所痛恨的而是孙道明这个混蛋。在他们看来自己之所以会落得这样的下场,那都是拜孙道明所赐,所以他们就算是死也得拉孙道明一起。

    在看到那轰的一声巨响之时,刑天不由地有些傻眼了,他实在没有想到这一场伏击战竟然会出现这样惊人的变化,这一切让他有一种不真实的感受,从孙道明出手,到结束,这一切都让刑天有些难以接受。毕竟他从来没有看到过这样的情况发生,虽然说在战斗之中背叛那是大有人在,可是这样的背叛那实在是让人难以接受,若不是刑天已经感受不到这几人的气息。他甚至会怀疑自己的眼睛是不是看错了。

    一场伏击就这样结束,让刑天的心中则是有着太多的感慨了,不过他却明白。现在不是感慨的时候,因为刑天已经感受到了从那远处有着数道强大的气息正在疯狂地向这里赶来。刑天可不想与他们对上,于是心念一动收起了孙家几人所留下的宝物。然后放出‘永恒神舟’,然后驾驭着‘永恒神舟’直接撕开了空间离开了这方虚空。

    借助着‘永恒神舟’的力量,刑天并不担心那空间之力的侵蚀,在那些人还没有出现之时,刑天便已经消失了,就在刑天消失没多久,数道强大的气息出现在了这里,而这几人都是天王阁的强者,每一人都有着战王的实力,他们这是想要坐收渔翁之利,可惜他们来晚了,孙家几人已经殒落了,而刑天也已经离开了。

    “混蛋,这是怎么回事,孙道明这几个混蛋竟然如此不堪一击,在伏击的情况之下竟然被一个人给屠杀了,真是一群废物!”那几位强者之中的一人不由地破口大骂起来。

    听到此言之时,那领头的强者的眉头不由为之皱起,沉声喝道:“够了,这个时候说这些有什么用,看来我们都小看赵无极这个人了,这一次我们只怕给自己招惹了一个大敌,接下来我们这些人要小心了,此人有能力干掉孙家,那便有能力对我们造成伤害!”

    “大哥,你也太高看赵无极那混蛋了,就算他有实力干掉孙家这几人又如何,以他的力量想要报复我们也没有那资格,要知道我们的势力都在坊市之中,以他那点力量难不成敢冲击坊市不成?”先前开口之人则是不以为然地说道,从他的神情上看,很明显并没有把刑天放在眼中,丝毫没有半点的担忧。

    坊市,那可是中立的存在,受各大文明的庇护,任何人都不得冲击坊市,当然,这也不是绝对的,毕竟这里是天神秘境,大家到这里来都是为了利益,在绝对的利益面前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坊市虽然中立,可是在绝对的利益之下,也不是没有疯子打劫坊市的主意。

    “够了,老三,我说过多少次,不要小看任何人,天神秘境之中那是什么事情都可能发生的,坊市虽然有着不错的防御,但那也仅仅只是不错而已,在每一次天神秘境即将结束之时,都会有人冲击坊市,在历届天神秘境开启之中都有不少坊市被毁,这一次你为了那一点点的利益而得罪了这样一个强者,那实在不智!”

    说到这里,那天王阁的老大不由地长叹了一口气,又说道:“赵无极比我们想象的要强大的多,根本不是所表现出来的战候,而是拥有着战王巅峰的力量,要不然孙家这几人不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被他给斩杀,赵无极是一个独行客,而且是一个疯子,这样的混蛋是什么事情都做得出来,你明白吗!”

    是的,对于刑天来说。什么事情都干得出来,他这一次被天王阁给坑了。不还击那可不是他的为人,在刑天决定抽身撤退之时。他早已经做好了准备,在撕开空间之时,刑天直接回到了坊市之外不远处,然后再一次转换了身份,在没有惊动任何人的情况之下进入到了坊事之中,然后出现在了天王阁之中。

    报复,刑天要给天王阁致命一击,君子报仇十年不晚,不过对于刑天来说却不想等那么长的时间。而且刑天相信这个时候必是天王阁最空虚的时候,是自己打劫的最好机会。

    一切如同刑天所想的那样,此时天王阁的确是最空虚的时候,因为他们的高端战力已经去追杀刑天了,根本不在坊市之中,在进入到天王阁之后发现天王阁的实力十分虚弱之时,刑天没有丝毫犹豫,立即撕破了伪装,以赵无极的身份出现在天王阁之中。没有等那王执事发出求救的信息之时,刑天则是直接将其斩杀。

    对于刑天来说他可不会有什么留手,对于敌人,他一向那是斩尽杀绝。在刑天出手之时,天王阁之中那些正在摆摊的战候都有所察觉,就在他们想要出手阻止刑天之时。刑天则是冷哼一声说道:“都给老子老老实实地待着,老子是来报仇的。不要逼老子干掉你们!”

    当刑天的这番话一落下之时,他身上则是爆发出强大的战王气息。那战王气息一出,那些战候一个个不由地闭上嘴,然后疯狂地退了下去,他们都不是傻子,都明白刑天敢如此疯狂,那绝对有着十足的把握,天王阁的死活与他们何干,所以他们自然不会拿自己的性命开玩笑,去阻止刑天,这对他们可没有什么好处。

    在一喝震慑退那些战候之时,刑天大步踏上天王阁的二楼,然后疯狂地扫荡一切,所有天王阁之中摆放的宝物都被刑天给一扫而空!打劫,刑天在打劫天王阁,原本刑天想要做到这一点可不容易,毕竟天王阁有着强大的防御,只可惜此时天王阁的高端战力都离开了,在这天王阁之中留守的不过只是战候,面对天这样强大的战王,没有人愿意出头,毕竟谁都不想把自己的性命给断送掉,所以他们都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刑天扫荡天王阁。

    当然在这天王阁之中也有死忠的存在,不过这些人在第一时间就被刑天给干掉了,丝毫没有起到任何的作用,而他们的死更是震慑了其他人,让他们一个个都低下头来。

    “疯子啊,这一次天王阁可是踢到了铁板之上,竟然得罪了赵无极这个疯子,要知道这个疯子可是曾屠杀了一个家族的混蛋,他可是一胆大包天的主!”

    “赵无极怎么会这么愤怒,该不会是天王阁的人坑了他吧,要知道先前他可是来过天王阁,看来天王阁与他之间发生了不愉快的事情,所以方才会让这个疯子盯上,这下子天王阁可是丢人丢大发了,被赵无极一个人给横扫了,只怕再难在这坊市场之中立足了!”

    “杀吧,最好赵无极与天王阁拼个两败俱伤最好,那样我们也能够少几个竟争对手!”

    “你傻了,竟然敢说这样的话,你不敢被天王阁那些混蛋给盯上,赵无极有战王的实力自己不怕天王阁,可是你不过只是战候,要是被天王阁给记恨上,那你可就惨了!”

    在看着刑天疯狂地扫荡着天王阁的一切资源之时,那些人则是不由地议论纷纷,虽然大家都在议论,却没有一个人出手向坊市告密,对他们来说都巴不得看到这样的结果,很明显,对于这些人来说,他们对天王阁也是有一定的怨气。

    人做到天王阁这个份上,那还真是丢人丢到家了,由此也能够看得出来天王阁是多么不得人心,要不然在这坊事之中,大家又怎么会看着这样的情况发生,而没有一人上前阻止。

    刑天疯狂地扫荡着,在他的疯狂出手之下,仅仅只是在短暂的数十息之间,刑天就将天王阁之中的所有宝物一扫而空,至于说那些摆摊之人的宝物,刑天没有去掠夺,虽然刑天对自己的实力有信心,但是人却不会傻到站在所有人敌对的一面,对于这些人的宝物,刑天并没有疯狂地掠夺,因为没有那个必要,那怕刑天有着身份的掩饰,不怕敌人的追杀,可是刑天还是没有把事情做绝。

    若是把事情做绝了,刑天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也很难从这坊市之中全身而退,虽然这些战候不见得能够与自己对抗,可是他们一但拼命,绝对能够牵扯住自己,那时坊市必会发现天王阁的不妥,会派出高手来阻击自己,如此以来自己便会被困于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