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64 超量攻击
    零秒。

    不断被压缩的空隙出现扭曲,不断增强的各种反应和现象达到三仙岛预判到的临界点,巨量无法被直接观测到的变化就好似被硬生生从空间中挤出来一般,大片大片如同脓液,但又并非是某一种物质的东西将少年高川围住,下一秒就要将其全然包裹起来。少年高川那定格般的身姿从三仙岛的观测中消失了,义体高川无法在第一时间时间重新捕捉其身影,他不由得心中一沉:麻烦了。

    少年高川在这个战场上不断受伤,他的速掠并没有和过去那般带来无法接触的无敌感,在之前,于三仙岛的观测中,他的速度也没有达到“令人惊骇”的程度,但这并不意味着他不够快,而仅仅是在这个战场上所产生的神秘,有一种或好几种会对“速度”产生压制。至今为止在这个战场上产生的神秘,都无法穿透三仙岛直接作用在义体高川身上,但义体高川本人却不认为,这就是万全之策抛开末日幻境之外的一切,仅仅就末日幻境内部而言,那不可捉摸,在哲学意义上,从“无限的未知”这个概念中产生的神秘,拥有无限种可能性。

    当未知的无限的时候,就直接否定了“封闭的系统”这个概念,也完全否定了“全知全能”的假设,同时,也意味着,不存在一个终极意义上的终点和原点。人们常常会假设万事万物的基础拥有最本质的一点,无论是神秘学中的“太一”,还是科学中的“基本的力、粒子和能量”等等概念,都出自这个最本质的“一”。然而,“未知是无限的”这个基础确立的时候,这些基础的本质的东西都会成为最荒谬的东西。

    宏观方向上的无限,微观方向上的无限,将突破所有的封闭状态,给任何看似常数定理的东西带来意想不到的变数。

    无论多么封闭的系统,在无限的未知中,总会有无法观测到的东西,以无法捉摸的方式,将这个封闭的系统洞穿成处处疏漏的网。

    哪怕是设想中基于本质唯一而存在的事物,在无限的未知中,也总会有无法观测到的种种,以难以理解的方式,将其从“绝对的本质唯一”变成“相对的本质唯一”。

    相对性永远存在,永远存在更宏观的东西,也永远存在更微观的变化,无论是向上还是向下探寻都将无法抵达终点,因为,当未知为无限的时候,根本就不存在终点,任何强大都是局限性的强大,永远存在一种相对性,让强大顷刻间就变成弱小。

    “未知是无限的?还是有限的?”这个问题是最可怕的哲学性基础概念之一,义体高川无法去辩证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有谁能够给出一个正确的答案,然而,在末日幻境里所遭遇的一切,从这些遭遇延伸出去,藏在深沉的阴影后,隐隐存在的一切,都足以让他感受到“无限的未知”或许是存在的。

    包括病院现实的众多研究者,以及末日幻境中的众多神秘专家在内,义体高川所见到的每一个人,都尽量不会去思考这个问题,哪怕是话里话外流露出怀疑态度的人,也会在行为上,遵循“未知是有限的,任何问题都会有一个终极的本质的解”这样的哲学去行动。义体高川也十分清楚,这是因为“无限未知”带来的是永远都无法解脱的恐惧感和绝望感,足以让人心灰意冷,在面对危难的时候,陷入消极乃至于疯狂的精神状态。

    即便如此,义体高川仍旧认为,自己必须正视这个哲学性的问题当其他所有人都以“未知是有限的,只要不断学习成长,终究有一天能够做到全知全能”的想法为行为准则时,自己有必要去考虑“倘若未知是无限的”的情况。

    由此,在许多神秘专家眼中看来,这个充斥着纳粹士兵和安全卫士的战场上所产生的神秘都是“低级的神秘”,其危险之处在于敌人那源源不绝的兵力时,更让义体高川在意的是,在如此庞大而繁复的神秘现象中,会不会滋生出某种超越战场上任何人抵抗能力的神秘当未知是无限的时候,这个想法的答案是:有出现的可能。

    无论自己有多么强大,亦或者,将自己吹嘘得多么强大,一旦自己所在的战场上,时时刻刻都有“某种自己无法观测到也无法想象的某种未知而神秘的力量,能够在一瞬间就将自己蒸发掉”的可能性存在时,那么,任何战斗都不会让人感到轻而易举。那来自于无限未知的可能性,始终会将一种不可知的恐怖,大概是永远都无法摆脱的吧。

    义体高川的战斗,不,应该说,所有“高川”的战斗,都必须同时与这种时刻存在的沉重的恐怖进行斗争。

    三仙岛不是完全的,这个战场上,随时都有可能出现某种无法想象的神秘,并且任何突然的情况,都有可能是这种无法想象的危机的引子:糟糕事情的发生,有时会是一瞬间,但也有时,是层层铺垫的。

    在义体高川的眼前,那超出预判临界点的神秘现象,那不断攀升的诡秘的数据,那层出不穷的无法理解的乱码,那从空间中硬挤出来的非物质性的暗沉的东西,以及消失于眼前的少年高川的身影,就如同接连倒地的多米诺骨牌般,不断给他带来一种极其糟糕的,却无法说清的预感。

    当然,这种预感也有可能是错误的,并且,义体高川希望自己的预感是错误的。只是,他的直觉,神秘专家的直觉,在末日幻境中往往都很正确。

    在义体高川第一个念头产生的同时,液态球状的三仙岛就瞬间固化了。巨大的球体仿佛被烙印般,存在道道宛如东方神秘学中奇妙符号的纹理。这并非是如同之前那些预设在“十二都天神煞”系统中的变式,更不属于“先天灵宝”的变式系列,而是过去的“高川”利用s机关超级兵器“ky3000”创造出的应用变式原始天尊。

    其最初的理念源于中央公国神秘学中最著名的神话理念,并尽可能去除了所有涉及“人性”的因素。包括它的形状和性质等等所有可以观测到的地方,并由这些可观测的一切联想到的意义,都紧密联系人类所能想象到的一种极致原初的概念。虽然仅仅是“人类可以想象出来的原初”,却拥有“先天灵宝”变式所不具备的综合性。单纯从力量的表现来说,“先天灵宝”变式往往是某一性质或可数的几个性质的强大,而“原始天尊”则是可以设想到的所有性质,在所能设想到的范围内产生反应,并从这些被局限在“可以设想”的范围内的定数中,引发不可测定的变化,是一种综合性的强大,也同时是一种试图超越认知局限性的理论性上的强大。

    不过,义体高川十分清楚,“高川”第一次使用“原始天尊”的时候,所产生的“原始天尊”其实并没有这么强大,之后也通过不同的方式尝试过数次,但效果也没有达到理论中的万一客观环境和主观意识上的局限性,让“高川”根本无法制造出真正符合“原始天尊”这一神秘概念的武器,然而,时过境迁,义体高川认为,自己现在可以再尝试一下了。

    不,更准确地说,是非得尝试一下不可。此时此刻,他所观测到的预兆,都在让他产生不妙的预感,尽管这种预感并没有面对“莎的沉寂”和“不可思议的怪物”时更加紧迫,更在主观上,并没有那么强烈的危机感,然而,他被一种更加深沉而微妙的直觉推动着,下意识进行了这个自主变式。

    只有在三仙岛从液态球体变成固态球体的时候,义体高川才意识到,三仙岛以“液态球体”的状态进入战场,本身就是一种预兆。仿佛在自己意识到之前,就已经存在某些因素,引导着自己去完成这个“原始天尊”变式了。

    自己的直觉,并非是突如其来的,更像是,某种被预先就设定好的东西,在自己察觉到之前,就已经产生,且必然产生。

    “液态”和“固态”不过是对这个球体最表面的形容,其性质和状态,并不是仅仅用这两个词语就能表达的。即便如此,“液态”的流动性和穿透性,以及此时“固态”的密度和硬度,全都实际存在。这个悬挂战场天空的巨大固态球体,在下一个瞬间,就被无法实际观测到的某种力量击中了。

    义体高川无法在第一时间知晓,这到底是又战场上那层出不穷的神秘所带来的攻击,还是由少年高川发起的攻击。无论哪一种,其正体都无法在第一时间观测到。

    义体高川所在的球状核心产生了明显的震动,随之,剧烈的声光现象就从球状核心周遭的深渊中腾起,警报声和警告提示,让整个空间都处于一片让人心悸的暗红色中。

    三仙岛整个儿在倒退,并且,这种倒退和它的推动力方向毫无关系,更像是自己的移动矢量陡然间就扭曲了。义体高川感到一阵宛如神经麻痹般的痛楚,哪怕此时的义体在物质理论上,本应该已经彻底取消“疼痛”这一感觉才对。可义体高川可以十分清晰地感受到,这并非是心灵的痛苦,而就是从身体传来的痛苦。

    什,什么!?

    在念头还没有转过来的时候,义体高川再次感受到了那无法想象的攻击传递过来的干涉力量。本应该是固定在义体上的管线接口,顷刻间就松脱了好几个,被解开的管线发出坚硬的绷紧的声音,如挥舞的鞭子般扫在地面上,激起一片火花。

    义体高川只觉得,整个三仙岛在这之后,再度产生了另一方向矢量上的变化,之后,三仙岛的自检报告才姗姗来迟。

    三仙岛的确产生了巨大的位移,而且,无法从既有的数据中,推论出这种位移有什么意义。实际上,无法理解的,看似毫无意义的变化,哪怕在这个时候,也仍旧在三仙岛表面产生,只是,唯有之前那有限的几次,深入到了球状核心中。

    义体高川知道,自己忌惮的情况发生了,已经深入到三仙岛球状核心的神秘力量,将“穿透三仙岛击杀自己”的可能性再度提升。

    三仙岛在此时此刻的战场上,事实上已经不再是过去那个坚固得无法摧毁的堡垒了。

    更大的问题是,自己在这看似极为短暂的时间里,未曾察觉到攻击的正体,也无法分辨,究竟是从何而来的攻击。

    如果是少年高川不存在的情况,还可以自我安慰“还有时间,战斗不会这么快就结束”,但是,在存在少年高川的情况下,几乎所有的战斗,都去取决于一秒之内,甚至于,超过毫秒的过程都已经属于“漫长的过程”了。

    三仙岛的反应速度如果无法提升,只会让形势更加恶化。明明是为了抵御“不可捉摸的攻击”才执行了理论上综合性最强的变式,但是,“原始天尊”的性能似乎并没有预想中的水准。究竟是变式不正确,还是战斗环境太过于恶劣?义体高川已经没有时间去判断了。

    正如他预见的那样,第三次攻击产生的效果,就在三仙岛进行调整的瞬间就已经产生了。

    固态球体就好似被踢中的皮球一样翻滚,而翻滚的方向和其自身移动的方向是相反的,巨大的撕裂感穿透了三仙岛,直接呈现在义体上,再度给义体高川带来了极为直接的疼痛感。他在这一刻,只觉得自己的身体好似从“义体”变回了原来的血肉之躯般。

    这个程度……还行。

    义体高川不由得如此想到。

    虽然很痛,感觉十分直接且生动,但是,并没有到无法抵抗的程度,也没有在实际上撕裂义体乃至于三仙岛。只有痛楚的感觉,是不可能战胜自己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