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31章 邪道啊!
    “可恶,别逗我了啊!到底发生了什么?快告诉我。”杜克额头上浮现十字青筋,一副快要吃人的样子。

    看到自家主子急得那个样子,凡妮莎这货竟然没心没肺地咯咯咯笑了起来:“看起来我亲爱的主人,哪怕脱离凡人之躯变成半神,心灵上依然还是我的那个禽兽公爵大人啊!”

    “……”

    “好了,不逗你了。”看到杜克真有发飙的迹象,凡妮莎也见好就收:“是奥蕾莉亚夫人的提议啦。”

    “奥蕾莉亚?她怎么了?”杜克就是一愣。

    “没,因为奥蕾莉亚夫人怀了你的孩子,在告诉希尔瓦娜斯陛下之后,辛多雷陛下暗示,她要专心冲击半神,所以不会阻止联盟里其她美女追求你。”

    等等!这种令人眼花缭乱的操作,怎么我看不懂?

    一面懵逼的杜克就是这个表情。

    一秒钟后,杜克哑然失笑,回想起来自己在联盟里有着无上的风流之名,近年来莺莺燕燕少了许多,最大的因素还是希女王用气场给他保驾护航啊!

    英武的气质,凌厉的眼神,风行者三姐妹以旁人望而却步的气势在各种场合陪伴在他身边。本来她们就是万中无一的大美女,受过完整贵族仪态训练的她们,加上高等精灵独有的完美身段,再加上令凡人女子闻风丧胆的战场战绩。

    她们三姐妹就是所有联盟聚会上最独特的风景线。

    本来单论美丽,说不定还有部分联盟贵女能接近她们的档次,然而在加上希尔瓦娜斯女王身份的加成之后,足以让所有凡人女子为之绝望。

    有她们美丽的,没那个地位。

    有那个地位的,没那个本事。

    就算三者都有,算起来,人家是三姐妹一起上,姐妹花的加成何其恐怖。她们不点头,谁敢打包票说自己一定能在杜克的后宫里抢到一席之地?

    自然而然地,风行者姐妹把所有在她们眼里不及格的美女刷下去了。

    杜克脸上带着古怪:“那为什么希尔瓦娜斯突然……”

    凡妮莎叹了口气:“还不是怕你乱来,你不想想你最近推倒了谁?万一你口味变得崩溃起来,谁能拦着你?本来希尔瓦娜斯陛下还不是太愿意的,但奥蕾莉亚夫人劝道‘想想塞纳留斯吧’,陛下就马上从了。”

    嗯嗯,女神加白鹿半神,然后神他妈生了个半人马形态的森林半神塞纳留斯。

    这画面光是想象一下都觉得很污啊!

    身为一个穿越者,杜克不自觉地脑海里跳线。

    希腊神话里,史上最不科学的遗传学家宙斯是如何弄出牛头人这种生物?

    他兄弟海王波塞冬又是如何弄出n多海怪?

    敬请收听,跨种族推土机宙斯的故事……

    “噗”杜克是喷了。

    真特么喷了。

    说到底,原来还是他的锅啊!

    说来说去,还是因为他一时兴起,跟奥妮克希亚玩了驯龙。好了,虽说驯龙的时候是人形,但谁都不会忘记她黑龙公主的身份。

    天啊!原来我已经走上了真*禽兽公爵的不归路么?

    杜克忽然间发现自己的人生灰暗起来了!

    “呱呱呱!”埃提耶什上的乌鸦又特么叫了。

    不知为何,听在杜克耳里,就成了总部总部!发现一个变*态!现予以逮捕!

    “不,我,其实……我的口味很正常啊!”杜克在大陪审团代表凡妮莎小姐面前发誓。

    “真的?”杜克没注意到,凡妮莎眼里的狡黠。

    “真的!”杜克举起三个手指头发毒誓:“只要人模人样的美女我都喜欢!”

    “是么?那么……我们做个小游戏?”

    “嗯?什么游戏?”

    “你猜猜看,我下面到底藏了多少把【刀扇】用的飞刀?”凡妮莎抛出了问题,然后以一个优雅的淑女礼,双手提了提裙角。

    身为一个东瀛文化深受毒害的穿越者,对于艾泽拉斯贵族府邸里那种传统的又黑又厚,颜色单调的女仆服,杜克是深恶痛绝的。

    早在十几年前,杜克就把标准意义上的动漫款式女仆服给开发出来了。

    女仆装是黑底白花的。

    黑白相间的蝴蝶领带,下面是低胸深v的领口,只不过理应是春光乍泄的部分用朦胧的白纱给覆盖住。小腹部位是上、中、下一列三个交叉白纱绑带设计,后背是透气的蕾丝雕花设计,后腰则是一个大大的白色蝴蝶结。

    裙子采用柔软的绸缎,配以裙角的白色蕾丝花边,虽然为了减少诱惑力,是过膝盖的中裙设计,只不过,现在的裙角似乎……越提越高啊!

    果然长筒半透明黑丝袜什么的就是邪术,现在杜克的视线根本挪不开了啊!

    长裙有节奏地摇曳着,一左,一右,一左,一右,一寸一寸地往上挪,这仿佛成了某种邪恶的韵律,勾动着杜克的心弦一分一寸地往上提。

    “咕嘟!”这是某人的口水吞咽声。

    终于,到了长筒黑丝袜的尽头。

    看到了!

    快要看到了!

    那是防止长筒袜滑落的黑丝吊带!

    看到了!

    飞刀什么的,当然是……没有!

    “哟,我亲爱的主人,你还没猜呢?”凡妮莎媚眼如丝,稍微俯身靠近杜克。

    可是这一俯身,顿时让杜克意识到,眼前的侍女,再也不是当年那个被她父亲丢过来当女仆,什么都干不好的小侍女。而是一个被他赐予了永恒生命与青春,早已成熟的魅力女性了。

    话是这样说,但提裙子的手,却依然没半分停歇。

    “呐,我的主人,真没有什么感言想发表吗?”

    感言?

    有!

    当然有!

    别说感言,我连freestyle都能给你弄出来。

    问题那玩意太浅白了,我堂堂一个半神说出来,丢份儿啊!

    一个念头,杜克张嘴就来:“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

    一段穿越的文言文,足以把凡妮莎呛个半死,一面懵逼。

    看着她满脸都是问号的样子,杜克心中瑟:嘿嘿!你主人我总算扳回一局了!想知道吧?真的想知道吧?我就不告诉你!

    想让我说人话?

    可以!

    无非六个字

    黑色!蕾丝!想日!

    凡妮莎当然知道杜克在反击,短暂的慌乱之后,她也不恼,反而直接揭开谜底

    “呛呛!”

    “噗!”杜克一口老血喷出来,牙都痒了:“你耍我!”

    为什么!?

    安全裤神马的!都特么是邪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