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带着农场混异界 >正文 第九百七十九章 展跃的怒火!
    陆修静说完,就返回身回到峰顶。这时,天sè已晚,修静只好夜宿山顶,于是他将双tui盘起来,深度入定,休息。

    第二天,天渐放亮,一轮红日从东方升起,此时,陆修静突然望见在天空中飞来很多的神仙,渐渐的,陆修静看清了为首的正是他师父。

    老人长叹道:最近李青莲才明白这是因为什么?这不仅仅是由于从前李青莲曾修炼过多次的缘故,更不仅是他曾经在天上掌管着地上的环境,这种心境主要来源于他自己曾经用双脚,或轻或重的抚mo过它们——远古的精灵。

    “年轻人,你见过说的不算数的人吗?我儿子答应等我,可是他却不等我,要走了,哪有这样做的?”

    就这样,陆修静用他的双脚走遍了大江南北,几乎走遍了山山水水,这番云游使他的内心觉得充实,使他更加的明白生命的意义所在。

    就这样,老人家就“瘫痪”在陆姓人家,他们夫fu二人对待老人,可以说是象对待自己的父母一样好,甚至有过之无不及。而老人好像还不领情,经常故意刁难二人,即使这样,他们也无怨无悔。

    陆修静见状,赶紧跪在地上,叩头不止,只听那位神仙道:“你现在已经功成圆满了,现在就走吧!”

    当然,一切都看众生自己的选择,每一今生命都在选择着自己的未来。佛法天机已经是彻底泄lou给大家,相不相信,如何去选择,这是每一今生命的〖自〗由。

    话说在元朝末期,东北的长白山,在白头山天池旁有一户姓陆的人家,他们家里有夫fu二人和一位“瘫痪”在chuáng的老人。此老人并不是他们的父母,而是一次男主人出远门,在回来的半路上遇到的。

    于是陆修静就想,也许师父有事,这几天不会来了,自己现在到半山腰等他老人家吧!于是他就向半山腰走去,在路上,陆修静遇到一位老太太,此老太太长得满脸是疮,驮着背,见到修静就嚷道:当然,历史上各种的修炼故事,也为宇宙根本**最后在人间界的洪扬,奠定了修炼文化的基础,这就是它们在历史上的真正作用。

    这一下可令他们夫fu吃惊,更是觉得老人的来历不凡。

    此宝瓶可以任意变化,需要什么就会有什么,并嘱咐陆修静要云游四海,特别是要徒步走完四个地方:天山南面的沙漠(塔里木盆地的沙漠),云南的滇池,海南的五指山和山东的蓬莱岛。

    对了,我可以告诉你们,我现在已经是103岁了,四十岁时就已经在道家修炼的法门中得道,就是功成圆满了。这么多年来,我就一直想找到一个好徒弟,然后将我本门的修炼功夫传给他。

    当然这一世的生命经历,也会影响到李青莲的下一世,影响到他后世的观念意识,也造就了人世间的修道文化,积累了后世修炼**的福德。

    走遍天涯,四海为家。返本归真,无牵无挂。

    “走到我lou出庐山真面目的时候了,我本来就没有任何的毛病,我这么多年来,就是想试验一下你们二人的心xing,现在看来你们二人真的不错,从今天开始我就教修静修炼的功夫。

    值得一提的是,宇宙中存在佛道两家的修炼形式,每一种形式,又存在着无数的法门,不同的法门之间,都不能混合在一起修,要专一才行的。

    就这样,陆修静背起简单的行装,带着宝瓶,还有对于修炼和师父的坚信,踏上了云游的征途,风餐lou宿,可以说是历尽了艰辛。

    陆修静于是伸出手来,身体已经起空了,随着师父飞天而去了!这正是:勿论对方怎样做,善心常在心中留!

    好像地球上,特别是神州大陆的山山水水,李青莲都是特别的熟悉。当从书中,或是亲自领略了那山、那水的风光和神韵之后,李青莲就象在抚mo自己的皮肤一样,感到无比的亲切与可心。

    喝了那一点水之后,陆修静也就不觉得渴了,是修炼的决心,是返本归真的信念,使他多次从死亡的恐怖中走出。

    最后老人说道:“我会在庐山峰顶等你,你尽快上路吧!”

    一次小修静晚上与父母一起睡觉,在临睡前好奇的问他们夫fu二人道:“天上是不是有很多的漂亮房子和仙女啊!他们是不是可漂亮可漂亮的啊?”

    在沙漠,有多少次没有水了,当陆修静打开宝瓶的时候,却发现那里不仅有点水,而且看见里边有一个广阔的世界,那世界真是无比的美好和神圣。

    这是一种修炼境界的自然流lou;更是一种对于世间一切恩怨和俗事的超越,这种心境决不是在逃避,而是真正的溶于自然的解拖和潇洒!

    “积德行善说无求,万事悠悠有因由。

    舍尽名利,心无所求。持之以恒,脚乘莲huā。

    更多的修炼故事和佛法天机,请看下一章!

    这个陆修静就是李青莲的某一世,在这一世的时候,他扮演着一个修道人的角sè,当然也依然是副元神在修炼,最后走掉的是副元神。李青莲的主元神依然在人间界轮回转世,等待着宇宙根本**的洪扬。

    等到了家门口,他的媳fu正在院子里洗衣服,一看他背着老人進来了,急忙过来帮忙,然后生火做饭。

    说到了这里,大家还不能清醒过来,还固守着历史上各种修炼的法理和宗教的话,不珍惜这个万劫难遇的机缘的话,那真的是无话可说了。

    出行在外,苦难和危险时时的伴随着他,由于当时已经是兵荒马乱的,很多地方都在起义和打仗,修静有时就被当作是jian细给抓去了,有时真的被砍掉了头,但当人走后他又神奇般活过来了。

    男主人一听,就知道此人不是常人之辈,不可得罪和冒犯,于是对老人更加好和亲切,老人也十分的高兴。就这样不知不觉间,孩子出世了,是个男孩,老人给孩子起名叫陆修静——一个很有修炼味道的名字。

    在这次宇宙正法的时刻,从高层世界来到人间界的众神,有佛,有道,还有各种的神,不管是来自哪里,通过宇宙根本**的修炼,都可以回到自己原来的最高位去,这就是宇宙根本**的洪大和威德。

    陆修静的心一动:难道是师父……我知道他老人家会变化,当年变得瘫痪在chuáng,我们都没有看出来,今天说不定变成了老太太,来点化我的。

    这真正开辟了一条人能够修炼成神的道路,是真正主元神修炼,谁修谁得。而在历史上各种修炼的法门,包括宗教在内,都是副元神在修炼,主元神只是积累了福德而已,这个对人是非常不公的,人只是起到一种载体的作用。

    在当时的陆修静看来,每一条河,每一座山,都是一今生命,他们都有自己的喜怒和哀乐,他们都是天上的神仙派到地上,为人而用的。所以陆修静对他们,就象对待朋友和知己一样,向他们倾诉着自己的修炼体会和一路上的所见所闻……

    一次,男主人实在有些忍不住了,就说道:“老人家,我们好像没有对不住您的地方,可是您为何总是刁难我们二人呢?何况我夫人现在已经有了身孕,过一月就要生产了,您手下和嘴中留点情,行吗?”

    男主人看老人可怜,就将他背回了家,一路上,他心里还在嘀咕:“年轻的媳fu能否愿意呢?又一想救人要紧,我不可能见死不救!我的父亲在世时,经常告诉我要多行善事,而且不求回报,这样才能善终的。”

    说出了这个故事,也解开李青莲的又一个心结,经过这些千百世在人世间的轮回转世,各种生命的因素都留存很多下来。在今世,各种正面的和负面的因素,都会对此次正法修炼在起着作用。

    只有解开这些心结,并在实践中修掉一切不纯净和不符合新宇宙法理的一切,才能回到新宇宙的高层世界中去,同化宇宙根本的**,形成正念正行,这样才是新宇宙那大威德的神王和法王。

    此生此世,对于李青莲来说,十分喜欢自然和山水,可以说是与生俱来的。而且无论工作多么的忙碌,在内心中,他都是保持着一种十分的清净与无为的,这种心境在修炼之后,更是如此。

    现在,大家总认为古人游山玩水,是一种雅兴,其实不是这样的。在那行走中,是一种对于生命价值的一种从新确立;是一种一今生命回归自然,回归宇宙的心境;

    晚上,男主人才将事情的原委说出,妻子莞尔一笑:“相公,你也太小看我们fu道人家了,当初我还未出阁,我母亲就曾经告诉我要与人为善,并说对待别人好,就是对待自己和子孙好,这样才能济子荫孙,世代才能有好日子过呀!”

    你们离你们自己所说的还差了一点,不过,总体说来还算不错的了。”

    就这样,陆修静开始修习道家那一法门的东西。在他近二十岁时,老人离开了,在临走之前,老人送给他一个宝瓶。

    时间真的过得很快,转眼两三年过去了,陆氏夫人有了身孕,老人还是依旧时而刁难他们。

    就这样,作为天涯行者的陆修静,用了二十多年的时间,才走完这四个地方。最后他到达了庐山的峰顶,在峰顶陆修静找不到一个人影,等了两日一看,还未见到师父。

    陆修静于是回答道:“为人儿女的就应该严守承诺,否则又怎样称得上‘言而有信’呢?又怎能叫做‘君子’呢?”

    当修静会走路的时候,本来瘫痪在chuáng的老人,有一天突然下到地上,对他们夫fu二人说道:但有一点,我本门的要求,必须是童子之身才能修炼,所以我一直在等,等孩子出世。现在孩子都会走了,而且可以看出,小修静确实是一个根基很好的孩子,而且心xing也如同你们一样的好,所以如果我再不把一切说出来,那我就太过意不去啦!”

    这时修静進得屋内,双膝跪倒,说道:“昨日,我在梦中,有一位神仙姐姐告诉我,让我拜师修炼,我才能回到她们的身边,我问师父在哪里?她说,东屋里的那位老人就是!现在一切都明了了,就请恩师收下我这个弟子吧!””

    你们知道,要找一个德才俱全的弟子,不是很容易的,前些年在遇到陆老弟之前,我遇到一位神仙的点化,于是我就变得象快要不行了的状态来等你,而且这么多年的观察,你们真的具备了我本门对于弟子的修炼要求。

    平时老人经常哄着小修静,经常给他讲很多故事。

    展跃呆呆的坐在自只的房间里,展方就坐在他的对面,展跃跟赵海之间的对话,展方都听到了,现在展方的脸sè也十分的难看,他没有想到敌人这么快就打上门来了。

    轰!展跃面前的桌子一下变得粉碎,展跃也一脸怒容的站在那里,他两眼血红的道:“太过份了,实在是太过份了!”

    展方看着展跃,轻叹了口气道:“是有些过份,赵海先生明明就在现场,却不伸手帮不下,太过份了。

    ”

    展跃转头看着展方道:“你在说什么,先生过份?先生没有提前醒告我们吗?先生没有为我们安排退路吗?先生所做的那些事情,不是为了我们好吗?如果我是先生,我早就不管这些家伙了,先生怎么可能过份,我说的过份,是那些家伙,你看看他们,看看他们,他们真的以为他们在先生的心里是多么的重要,没有了他,先生就会怎么怎么样,这些混蛋,翼马族之所以走到今天这种地步,会死这么多人,都是因为他们!”

    “呃!”展方没有想到展跃会这么说,但是他转念一想,也真的像展跃说的那样,赵海早就把一切都安排好了,是他们没有按赵海按排的那条路走而已。

    展跃看着展方道:“议长,你有没有想过,如果我们在这样下去,真的把先生给惹怒了,要是先生真的不管我们了,那我们会是什么样的情况?”

    展方一听展跃这么说,不由得愣了一下,接着脸sè一变,他十分的清楚,如果赵海真的不管他们了,不要说那些奥尼尔家族的人,怕是以后他们的日子也不会好过,毕竟翼马族并不是一个十分强大的种族,以后赵海要是真的不管他们了,如果有一天异神族真的跟他们翻脸了”他们连一点反击的机会都没有。

    不要说异神族,就算是现在外面的奥尼尔家族人,他们都没有办法应付,在这种情况下”他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听赵海的。

    赵海的行事手段可能有一点霸道,但是你却不得不成认,他是真心为他们好的,如果他们到现在还不好歹的话,那就太不像话了。

    展跃一看展方的脸sè,就知道展方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他看着展方道:“所在”大长老,现在我们要做的,就是帮着先生”让族长尽快的进入到空间,但是又不能让他们那么容易进入空间了,我们要让他们对先生存有感ji之心。”

    展方有些不解的看着展跃道:“为什么?先生好像是没有要求族人非得对他怎么样,他只是想让族人进入到空间里就可以了。”

    展跃冷哼一声道:“议长,你太天真了,先生可以对雷族好,可以对蛮族好,因为雷族现在剩下的那些人,都是跟飞儿亲近的,而飞儿是宁可跟自己的族长对着干,也要把族人带到空间里去的,所以先生十分的看重他,而蛮族更是举族迁进了空间了,这是先生最愿意看到的,他自然也会高看蛮族一眼,但是我们翼马族干了什么?在三族之中,反对先生最ji烈的就是我们翼马族,后来那些家伙又假装同意先生的话,然后又阳奉yin违”我问你,如果你是先生,你会原谅那些家伙吗?

    我们翼马族对于先生”有什么更大的用处吗?先生有什么非救我们不可的理由吗?”

    展方没有出声,他知道展跃说的都对,不过他还是想知道,为什么展跃非要让族人们感ji赵海。

    展跃吐了口气,轻声道:“现在族人已经把先生给ji怒了,先生发现的这两次信息,也是两次警告,如果族人在惹怒他,我想那就不只是他不帮我们那么简单了,但是同样的,先生也是一个十分重感情的人,只要族人对先生有感ji之心,他们就会对先生恭恭敬敬的,这样先生就不会在忍心看着族人受难而不管了,而且议长,你不要忘了我们要去什么地方,我们要去的是先生的空间了,那里一切都是先生说的算了,如果族人到了空间里之后,还对先生不敬的话,先生要灭我们翼马族一族,怕是只需要转动一下念头就可以了。”

    展方一听展跃这么说,脸sè才真的变了,他十分的清楚,展跃说的是真了,如果事情真的像展方说的那样的话,那如果他们的族人不对赵海存有感ji之心的话,那他们就算走进了空间,早晚也会被赵海人灭族的。

    一想到这里,展方不由得长出了口气,点了点头道:“好,那就按你说的办,你想怎么做?”

    展跃冷笑道:“那些人不是以为自己很强吗?不是以为先生一直在骗他们吗?那好,就让他们去好好的感受一下奥尼尔家族那些火炮的滋味吧,也许等到他们知道自己错了的时候,他们才会明白先生为我们做了多少事情。”听展跃这么说,展方愣了一下,接着他却点了点头,他十分的清楚展跃的意思,看来展跃这一次是真的要好好的收拾一下那些不听话的家伙了。

    展方看着展跃道:“那我们接下来要怎么做?”

    展跃微微一笑,道:“让人换一张桌子,我们就在这里等好了,他们不是很强吗?我看他们有没有救到我头上来的一天,我也跟他们学学,他们会拖,我也会拖。”

    展方皱了皱眉头道:“可是这样一来,会死很多人的。”

    展跃冷哼一声道:“那也是他们自找的,说实话,现在我已经不把他们当成是我的族人了,当初我帮他们,是因为他们是我的族人,可是后来呢?当我需要他们的地候,他们在干什么?我告诉人吧,只有那样已经进入空间的族人才是我们的族人,其它的人,不给他们一点教训,他们永远也不知道,这个世界到底是谁说的算。

    ”

    展方叹了口气,不在出声了,他也知道展跃的心里憋着一口气,说实话,他的心里也憋着一口气,这一次他的族人做的太过份了。

    展跃看了展方一眼,接着他突的沉声道:“来人,把屋子打扫一下,给我重新搬一张桌子来。”门外马上就有人应了一声,看着走进来两个异马族的人,他们把屋子收拾了一下,接着拿进来一张新的办公桌给展跃换上,这才离开了。

    这两个人都是展方的手下,是绝对忠心的人,现在这里展跃也只能信得过他们,也只有这些人肯为展跃工作,这也正是展跃最为生气的地方。

    他的族人现在对展跃进行了封锁,一般的族人根本就不听展跃的号令,甚至他们根本就不与展跃接触,更有甚者,一些族人甚至不给他们生活物质,要不是皇宫这里存在很多的生活物资的话,怕是现在展跃他们连吃饭都成问题。

    面对这种情况,就算是展跃的脾气太好,他也会生气,明明自己做的事情,是为了他们好,可他们却用这样的态度来对待他,展跃怎么可能不生气呢。

    一看都收拾好了,展跃突然对展方道:“议长,我们进空间去,去那里找飞儿他们好好的吃上一顿,这一段时间,我是吃也吃不好,睡也睡不好,天天都被气得饱饱的,现在好了,我到是看看,接下来一段时间,生气的会是谁。”

    展方也想开了,反正事情已经发展到这种地步了,想别的都没有用了,只能按他们的计划小走下去了,所以展方马上点了点头道:“好,走吧,不知道飞儿那里还有没有先生留下来的酒了,要说起来,还是先生留下来的酒够味。”

    展跃一听他这么说,不由得哈哈大笑,他拿出了令牌,挥了挥手,进入到了空间里,去找飞儿了。

    飞儿现在过的真的是无比的轻松,空间这里的环境太好了,那怕是你天天的躺在家里什各也不干,只要到点了到外面找点吃的,也不会饿死,而且这里有空间凭定的犯罪标准,他也变得十分的省心了。

    本来他以为进了空间会像在外面一样,要管理族人就会huā费很多的时候,但是真的进入空间飞儿才明白,原来是他想的太多了,空间这里的环境之好,超出了他的想像,也正是因为空间这里的环境十分的好,所以才让他省了很多的事情,他突然发现,管理一个种族,一下变得轻松了。

    虽然飞儿现在尝不到权力的滋味了,但是对于飞儿来说,他还是想看到族人过上现在这样的生活的,这样的生活对于族人来说,真的是太好了。

    在空间这里,不怕你有yu望,有yu望是好事,是人就会有yu望,你要过上如帝王一般的生活,可以啊,只要你能拿得出足够的东西,就可以教堂那里兑换,你可以兑换出任何你想要的东西来,有一些东西,以前集儿他们是连吃都没有听说过。

    而现在飞儿的生活也十分的简单,他每天可以修练,可以去采集一些食物,或是研究一些魔法阵或是魔法药剂之类的东西,每天都过得轻松无比,但是又十分的充实,对于这样的生活,他十分的满意。

    唯一让飞儿有些担心的就是展跃那里,展跃那里的情况,飞儿多少也知道一些,而这正是飞儿担心的地方。

    飞儿自认为赵海足够了解了,赵海可以为让雷族进入空间,眼看着雷族快要被灭族,他也不会插一下手,面对翼马族这些动作,赵海会有什么样的反应呢?飞儿真的是很替展跃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