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30章 有句话不知该讲不该讲
    游侠的感知是非常敏锐的,先醒来的奥蕾莉亚第一时间发现了自己的变化。那是一个既属于她,也属于杜克的新生命,在小腹里,有着光明与自然属性的风元素祝福。

    “杜克……我……”想不到说什么,奥蕾莉亚用力搂住杜克,献上火热的湿吻,良久,唇分:“十个月后,那就……”

    杜克轻轻用食指抵住爱人的红唇:“十个月肯定不行,那意味着我会永远地失去你。”

    “啊!这……”

    把温雷莎也叫醒,在杜克的解释下,风行者姐妹总算明白为什么十个月不行了。

    普通人类和高等精灵的结合不是没有,在人类和精灵同盟的2800年间,不是没有跨种族爱情的先例。不说远的,光是比较近的,就有吉娜*金剑曾经替戴林*普罗德摩尔国王生下私生女。

    一般来说,怀孕周期也是跟人类的一样。

    重点在于杜克已经超脱了人类的范畴了。他要诞下子嗣,就要遵守艾泽拉斯的世界法则越是位于食物链顶端的强大存在,要诞下同样强大的后裔,就越是艰难。

    这对父母的要求相当高。

    好比曾经的死亡之翼耐萨里奥,啪了那么多母黑龙,全都弄死了,唯独最强壮的希奈丝特拉扛了下来,才生下同为半神的奈法利安和奥妮克希亚。

    同样,月之女神艾露恩找不到同样合适的真神作为伴侣,只能跟最强半神白鹿玛洛恩结合,才生下半神塞纳留斯。

    当然,踏入神域的存在诞下后代,更多的是力量与能量的传承,而不是普通的生殖。最碉堡的方式,自然是双方贡献出一部分力量或者神力来源结合在一起,让后代直接成为半神。

    要划水也不是不行,好比把酱油倒进水里,随便凑合也可以成事。

    杜克不想后代真的打酱油,就要多费点心机。

    奥蕾莉亚以凡人的角度来看,她很强了。可惜杜克的灵魂是奇葩,不到半神别想有后代,这就变相拉高了要求。

    凡人女子要孕育一个半神,分分钟无法满足后代所需的能量,搞得油尽灯枯而死。

    现在大战在即,偏偏奥蕾莉亚和温雷莎不肯再等,杜克唯有故意延长孕育的时间,这可以让后代能有更充足时间去吸收力量,进而成长。

    “什么?最少也要三年?”风行者姐妹的嘴巴嘟起来,快可以挂上个酱油瓶了。

    杜克耸耸肩:“已经很快了,这还是算上你们必须每月呆几天魔法阵的情况。没办法,我可是魔法系的半神,子嗣多半也是法系的,不补充足够的魔法元素,光靠你们本身的元素吸收力可不够。哦,还有,接下来克苏恩的战斗禁止你们参加。我可不想发生麦迪文事件,艾泽拉斯可经受不起再来一个黑暗之门事件。”

    风行者姐妹张着嘴巴,纠结痛苦又无奈。

    艾格文当年号称怼死了萨格拉斯,结果发现萨总的灵魂跑到她肚子里去占了他儿子的灵魂,这才有了黑暗之门事件。

    如果有这个先例,还发生弄死克苏恩却被克苏恩附体什么的,那就是智商欠费,太悲催了。

    “杜克,有没有其它好办法……”温雷莎弱弱地问着。

    “有啊!在世界和平之前不要孩子。”

    “不!孩子必须要!”奥蕾莉亚和温雷莎异口同声。

    然后,她俩进入了某种神奇的哀怨模式:

    “完了!三年内不能上战场了。”

    “我的弓箭啊!”

    “我睡不着就去虚空战场打猎的日子啊……”

    “一切都是为了孩子。”

    “呜呜呜!”

    两姐妹抱成一团,场面简直不忍直视。而且两姐妹还恶狠狠滴警告杜克,绝对不能有让她们把孩子打掉的念头,否则就跟杜克闹掰。

    “好吧……路是你们选的。”杜克也在叹气,揉了揉眉宇,然后离开房间了。

    女人在怀上孩子的瞬间就成了母亲,但男人要成为父亲是一个很漫长且迟滞的过程。没看到孩子出来活蹦乱跳拆房子搞爆破,男人依然不会觉得自己有个孩子。

    杜克很忙,在难得地睡了个幸福堕落的安稳觉之后,第二天早上不得不开启了日理万机模式。

    魔网的调整尚未完成,有很多事卡德加也做不了主,只能请示杜克。

    那边双子皇帝跟他达成默契之后,开始发生诸如因为双子皇帝被俘,导致对虫族控制力下降的事。比如在‘凑巧’的状况下,联盟有人发现只要拿着一种被人戏称为‘虫结晶’的晶石,就能召唤一只相同颜色的陆行四脚虫。一个念头下去,只要肯等,不多时就会有虫子屁颠屁颠地跑过来听候命令。

    不光愿意当坐骑,哪怕叫它们攻击同胞也照样服从命令。

    当然,这种可以当坐骑的虫子并没有太强的战斗力,也就比人类的民兵好一点。碰上受过正规训练的战士,它们可以被制式钢剑轻易砍断的脆弱长脚并不够看。

    即便如此,这也是一种奇妙的体验,数天前还打生打死,不拼个你死我活决不罢休的两大阵型,现在竟然有一方彻底屈服了。

    中午过后,杜克用过午餐,当他巡视完纳克萨玛斯要塞,回到要塞主控室的时候,发现好多女的看向他的目光怪怪的,而且当中绝大部分是高等精灵。

    有的是眼带媚意,仿佛恨不得把他给吞下去。

    有的是羞涩难耐,却又好似按捺不住好奇心,一边不敢跟他对望,一边又不时瞄过来。

    杜克头都大了,回到自己的办公室后,眼看四下无人一把拉过凡妮莎:“喂!今天搞什么鬼?怎么每个女的看我的眼神都怪怪的……”

    “呜呜呜!你终于忍不住了吗?禽兽公爵马库斯,哦,禽兽半神马库斯陛下。你终于控制不住自己的兽性,要对你可爱温柔的侍女长下手了吗?呜呜呜虽然我曾经心存侥幸,以为你还有着人性与良知的存在,没想到……呜呜呜”凡妮莎用手搓着眼睛,干嚎着。

    看着自己的侍女瞬间飙戏,再看看自己那根混蛋鸡腿杖上,突然又冒了三只乌鸦出来“呱呱呱!”,杜克异常蛋疼。

    你妹啊!我有句玛卖批不知该讲不该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