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29章 看在甜品的份上
    说回来,最近破事多,要么忙着怒怼克尔苏加德,要么忙着晋升半神,杜克好久都没空跟自家爱人缠绵了。

    杜克有过小期待,想过会是希尔瓦娜斯高兴之下夜袭,也想过会不会是奥妮克希亚跑来献殷勤,就没想过是她。

    长期指挥并在一线进行战斗,兼之游侠灵活敏捷的战斗方式使得她的身体脂肪含量极低,却又并非骑士团里挥舞大剑把自己练得肌肉喷张的金刚芭比,仅仅只是在肚腹间有条浅浅马甲线。

    比大部分人类女性都略显高挑的身材,配上哪怕在人类当中都属于犯规级别的半球型饱满而坚挺的海加尔峰,无论在哪里,都属于男人的焦点所在。浑圆结实的翘臀弹性十足,一双白皙修长的美腿更将整个人美艳孤傲的气质拔高到了极致,再配上一整套的黑色丝袜、**、高跟鞋和黑纱睡衣……

    你丫哟,这是要出人命的节奏吗?

    杜克的喉咙中发出含糊不清的咕嘟声,半天才从牙缝里挤出一句:“奥蕾莉亚?”

    “怎么?为什么不能是我?你不喜欢我了么?还是说,你期待的其实另有其人?”笑吟吟地说着反话,奥蕾莉亚左手叉着腰,炫耀似的展示着自己傲人的s型曲线,她很满意自己这身把杜克迷得目眩神迷的打扮。

    如果光看她颈部以上的部位,会觉得专门化了淡妆的她像是一个即将出席盛大舞会的贵妇,可是当她轻轻摘下别在脑后把头发盘起来固定的发夹后,看着那头披散下来的瀑布似的金发,又会觉得她像是一匹高扬着前蹄,即将奔腾的漂亮战马。

    高贵,性感,野性,这几种看似不相交的特质,在奥蕾莉亚身上完美地融合在一块。

    “亲爱的……”拖着余韵悠长的诱人尾音,奥蕾莉亚就这么手脚并用缓缓地爬了上来,摇曳着身姿,向杜克展示着什么叫做标准的猫步。

    海加尔峰展示着质量与体积的暴力之美,深深刺激着杜某人的视觉神经。

    薄纱睡衣滑过杜克的腿,让杜克打了一个又一个的小激灵。

    不知何时,杜克变得只会吞咽口水了。

    忽然想起了穿越前,那个拥有麒麟臂专精、无比苦逼的他……

    那种不知道肉味的痛苦,真是回想起来都泪流满面啊!

    “呼呼!今天……怎么这么有兴致啊!?”杜克问着奥蕾莉亚。

    “你猜?”平日温柔大方的奥蕾莉亚,罕有地展现出一种魅惑式的狡黠,有那么一瞬,杜克几乎以为在自己面前的是吉安娜而不是奥蕾莉亚。

    只是看到奥蕾莉亚尖尖长长的精灵耳朵不停颤动着,熟知她习惯的杜克知道,奥蕾莉亚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通常都不会是什么了不起的大事。因为但凡是大事,她绝对会开诚布公,先把大事或者公事处理了,然后再来解决小事和私事。

    杜克一念至此,决定逗逗奥蕾莉亚,忽地板起脸:“奥蕾莉亚啊!我刚刚晋升半神,体力、精力和魔力都消耗很大,如果没有什么大事,今晚我们安稳地睡个觉,好么?”

    奥蕾莉亚一听,几乎脸都垮了。

    好不容易下定决心,穿上决胜**,事到临头你杜克居然说不干了。那她是抛媚眼给瞎子看么?

    只不过,下一秒,杜克噗呲一下笑了:“既然是亲爱的奥蕾莉亚姐姐有这样的雅兴,我当然誓死奉陪。不过嘛,要劳烦姐姐多费力了。”

    看着杜克的坏笑,奥蕾莉亚分明看到杜克屁屁上有一条理论上应该存在的恶魔尾巴翘了起来,得意地晃悠着。

    这家伙,分明是在敲竹杠!

    “小坏蛋!”娇嗔着,高贵美丽的女精灵却通红着脸,缓缓伏下了身子……

    一个剑士,必定无比熟悉自己的神剑与剑鞘!

    拔剑术这玩意,不保持长期的修炼,剑速和剑威都会大幅度地下降。

    杜克今天非常诧异,明明他已经大发神威,凶狠的剑光堪称一剑光寒十九洲,但奥蕾莉亚反而拼死迎击。

    一开场她就冲锋破甲起手还不算,还直接上冰冻陷阱和烈焰陷阱,差点让杜克剑气外泄,一溃千里。

    杜克稳住剑势之后,展开连绵反击,采用分进合击之战术,明明把她打得溃不成军,她都坚持抵抗着。

    往往这种时候,奥蕾莉亚就会呼叫自家妹妹当援军了。

    可是今天她一反常态,愣是坚持以一己之力抗衡杜克这个大魔王。

    她到底搞什么鬼?

    最后,还是场外的温雷莎忍不住加入战团,才在杜克放水之下勉强以平局收场。

    大战结束,抚摸着一金一银两个脑袋瓜,杜克用和蔼的声线问了:“你们俩搞什么鬼?该跟我说说了吧。”

    奥蕾莉亚把头挪了一下,让自己更舒服地依偎在杜克胸膛上:“没,只是想要个孩子了。”

    “嗯。”温雷莎应和着自家大姐。

    “……”

    这倒不是某些人最怕的空气突然安静。

    只是杜克有点发愣。

    是啊!

    不知不觉穿越二十多年了,哪怕自己已经是永生状态,可在理论上,算起年龄,自己应该算是大叔一级的存在。

    奥蕾莉亚一直想要个孩子,杜克是知道的,没想到温雷莎的人妻属性跟着在这个时候爆发了。

    虽然一直以来他都是很随缘的,但让自家女人高兴,也是一件很重要的事。

    旋即,杜克笑了:“傻瓜,这事要跟我说才行,我已经不是凡人了,我不注入力量和灵魂,再大战一万次都不会有结果的。”

    “我们不就是怕你不答应或者讨厌小孩子,所以才一起联合起来,给你点甜头先。”

    “嗯嗯。”温雷莎仿佛无意识地用嫩葱似的指头在杜克胸膛上画圈圈。

    这是不答应就要怨念我么?

    这次轮到杜克坏笑了:“好吧,看在这个甜品我还相当喜欢的份上……”说罢,杜克把罪恶的魔爪伸向了瑟瑟发抖的姐妹花

    天亮了……

    风行者姐妹犹自因为倦极了而在酣睡,但杜克能清晰感应到,自己生命与灵魂的延续,已经在她们体内孕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