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27章 震撼与动摇
    阿隆索斯说到这里,杜克笑了。

    果然,这位前圣光大主教也不是一个迂腐的人,抱着仁慈和众生平等什么的不放。

    如果他是木头脑袋,也不会在当年弄出圣骑士这么一个除了腿短一点之外、能打能抗能奶、而且英雄辈出的凶残职业来了。

    作为忘年好友,作为自己成长路上最大的帮手之一,阿隆索斯发飙,杜克当然要全力支持。

    不就是放电影吗?

    我也会!

    杜克一扬手,就是好莱坞大片级别的爆炸场面。

    空中一颗彗星坠下,泰兰德表演什么叫说灭你全家就灭你全家。

    在那种震撼天地,唯有最强的半神或者真神才能抗衡的毁灭力量面前,所有凡世的力量都是苍白无力的。

    一个蘑菇云升起。

    亚什虫巢爆了。

    一个接一个蘑菇云升起。

    佐拉虫巢和雷戈虫巢也完蛋了。

    身为皇帝,从没把下面低阶虫子当一回事。自己虫,想怎么搞都行。但在敌人面前,连低阶虫子都不是外人能轻易侮辱的。

    杜克这样做,就是打脸,而且打得啪啪响。

    你不是自认虫人牛逼吗?

    你不是自诩虫族才是艾泽拉斯的神眷统治者吗?

    为毛还给抄家灭族呢?

    每一只虫后的死亡,代表着一个虫巢的毁灭,就是一个虫族分支的灭亡。

    在影像画面中,还清晰标注着联盟和部落的联军杀了多少虫子,收集到多少尸体……

    这种大数据式的打脸,更冷酷,也更有效。

    不光如此,杜克还提供着实时战斗画面。此时此刻在外头,联盟的火炮震天响,一朵朵大大小小的蘑菇云在安其拉神庙前方的空地上腾起。

    别说位于爆炸中心的虫子死无全尸,哪怕是位于冲击波的波及范围,不少虫子也会被自家同伴炸飞出来的尖锐螯角或者断肢给刺死。

    空中,根本没几只飞虫能躲过三式弹的大规模覆盖。偶尔有几只能突进的,又要面对数不清的魔法塔上,如暴雨倾斜过来的魔法弹幕。

    真那么走运能过来,还有狮鹫与双足飞龙部队的近程截击。不是没有大虫子强突,在画面中就有那么一只、足足有一节地铁车厢那么大的虫子硬冲过来,结果被盘踞在要塞平台上的奥妮克希亚扑出来,一个龙尾扫击,打得四分五裂,变成渣渣掉下面去了。

    双子皇帝的心如遭刀割。

    族人的毁灭,固然心痛。

    杜克接下来播映的,可是阿克蒙德、拉格纳罗斯、奈法利安和奥妮克希亚等强者或败或亡的画面。

    每一幕都那么惊心动魄,让他们震撼得失去言语。

    如果是普通打击,虽然痛苦,但他们坚信自己最终还是能撑过来。

    即便承受着圣光的惩戒与折磨,他们都有信心自己的心灵不会沦陷。

    很遗憾,现在他们眼中所看见的一切,就是对他们来说最大的痛苦因为他们看到了自己主人克苏恩的战败可能性。

    克苏恩不是无敌的,两万五千年前,它就败了一次。

    而且败得很惨很惨,不光重伤,还被彻底封印,像狗一样被锁在大地的最深深处。

    吾主可能会败……这个念头一旦升起,就无法熄灭了。

    他们现在唯一的目标就是坚持下去拒绝向杜克屈服,虽然就连双子皇帝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坚持的意义什么,但克苏恩就像是一盏黑暗里的明灯,是支持着他们意志的最后一口气。

    杜克听上去不大的声音在神力增幅下,简直比开大喇叭还要洪亮十倍,每一个音符都让双子皇帝心神大震。

    “愚蠢且看不清大势的可怜虫啊!你们不知道挡在历史车轮前面的存在,不管你是伟大还是渺小,都会被彻底碾碎吗?这就是命运!”

    命运,一个很玄妙的词汇。

    当某人无往不胜的时候,他绝对就是龙傲天,连天都敢给你捅破。

    当他失败低落时,这个词就是最可怕的无解诅咒,牢牢地束缚着他的灵魂,根本没有挣脱的希望。

    杜克就是用所谓的命运,在击败黑龙公主之后把人家忽悠成坐骑,没事骑着玩,有事骑着战。

    爽得不要不要的。

    现在,杜克又把这招用到双子皇帝头上了。

    杜克的声音带着无尽的威严,也有着丝丝的诱惑:“还在冥顽不灵吗?还指望你们的主人克苏恩可以翻盘吗?太可笑了!克苏恩毁灭的命运已经注定。最多一个月,你们就可以看到克苏恩的尸体。”

    这一次,不光双子皇帝失声,连联盟众强者都为之露出惊容。

    这番话也太夸张了!

    “不可能。”

    “你不可能击败吾主的!”

    别说双子,连联盟众强者都为杜克捉急。

    这话说得太满了。哪怕克苏恩受过重创,它依然是个真正的神灵。原本联军攻打安其拉就是不得已而为之的事。

    好不容易杜克晋升半神,才给予大家更多信心。

    在大家心里,能磨死克苏恩或者再次把它封印就不错了,杜克竟然夸下海口说一个月内干掉一个上古之神?

    即便大家都知道杜克是为了降服两个真正的半神,那也太……太……太夸张了吧!

    杜克一概不管,胸有成竹地浅笑着:“双子皇帝,要不我们打个赌?”

    杜克的野心昭然若揭,但双子皇帝不能怂,这是他们最后的自傲。

    维克尼拉斯冷着脸:“你也太不把一个真神放在眼里了。”

    维克洛尔仿佛模子,摆出同样的表情:“这种我们必赢的赌博毫无意义。”

    杜克依然是招牌式的微笑:“我只问你们,敢还是不敢?正如你们说的和做的胜利者获得一切。一个月内,只要联盟、部落和龙族组成的英雄团无法战胜克苏恩,或者不敢跟克苏恩接战,我自然会让你们安然回归你们主人的麾下。到时候它要重塑你们身体或者别的什么,我绝不阻拦。”

    这个赌约,不可谓不大。

    作为代价,双子皇帝自然知道要付出什么。

    两兄弟异口同声:“只要你或者联军能在一个月内击败吾主克苏恩,吾等必将效忠于你,整个其拉虫人种族会成为联盟的奴仆,要奴役还是屠杀殆尽,都毫无怨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