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46 系色中枢正体
    地下通道很长,这是不作夫的感觉,但同伴却觉得没这回事。“没多远,很快就到了。”然而他已经说这话三次了。通道里没有任何装饰,全都是裸露的钢筋混凝土,一盏盏灯以相同的间距重复,有时会让人觉得自己明明一直向前走,却突然间就回到了起点,自己仿佛就是在一个头尾相连的回圈里移动。对时间的感觉和对空间的感觉都在变得迟钝,这里并不安静,脚步声一直都在回响,更显得这条通道十分空洞,而正是这种充满了重复性,空荡的,让人的直觉变得迟钝的设计,正在让不作夫的脑袋也变得浑浊迟钝,原本还算敏捷的思维,如同老牛拖重车一样举步维艰。他有时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在思考,更记不起自己到底说了什么话,空气越来越稀薄,越来越沉重,如同连自己的灵魂都在被这股沉重压制。

    这绝对不是意外,而是一种刻意的设计,不作夫已经明白过来,然而,现在要离开,也只能原路返回,同样要走过这么一段长长的,让人愈发迟钝压抑的距离。他偶尔回头望去,只觉得身后的灯光正在被一片幽暗吞没,而那片遥远的幽暗正朝着自己两人追来。

    这或许是一种错觉,但是,在那笔直的,遥远的身后,在那灯光也只能黯然消逝的远方,真的让人觉得有什么东西在追上来。

    狭窄的直线,刻意重复性的设计,削弱参照物的印象,这些手段掩盖了这条地下通道的真正长度,不作夫觉得自己的脑袋变得迟钝,但他仍旧知道了,其实同伴的说法并没有错误:自己等人走得并不远,而仅仅是自己产生了走了很久很远的错觉。换做是其他人,早就无法承受这条地下通道带来的压力,转身向来路逃走了。然而,不作夫不能逃。

    从目前所见来说,系色中枢所在区域的防御并没有桃乐丝那边的防御那么明显,也没有那么多的花样,但是,给人的精神压迫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这里一直都是这个样子吗?”不作夫努力从那沉甸甸的压力中挣扎出来,问到。

    “也许,我们来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同伴回答到:“其他人也不是每一个都能一次就抵达系色中枢面前,但是,每一个人都有好几次机会来这里,来得最多的人已经尝试了五六次。”

    “但你们还是全员都见到了系色中枢?”虽然是疑问句式,但不作夫的口气却很肯定。

    “是的,我们全部人都见过系色中枢了。这是安德医生专门为系色中枢制造的防御体系,也是系色中枢给我们的考验。”同伴说这么说到。

    考验?

    不作夫暗自在心中撇撇嘴,他觉得,如果不是系色中枢对他们的影响太深,他们早就抱怨了。这里的情况,绝对不仅仅是防御或考验这么简单。这是一种作用在精神层面的手段,往人类的科学上靠,也属于心理学催眠暗示的范畴。这里给人带来的压迫感,正是让这些人变成如今这副模样的重要一环。

    尽管不作夫是这么想的,但是,他也觉得很难抵抗。只要自己还想要继续向前走,这种对精神的压迫和暗示就不会消除,而只会随着行进越来越强烈。很多人都设想过“完全掌控自身的**和精神”,但如果能够做到这种程度,那么,这个人早就不是人了。人类不可能完全控制自身的**和精神的,这是由其物质基础所决定,要改变就必须从自身存在性的物质基础构架着手进行底层的改变,而物质基础构架的改变必然会带来精神层面的变化,最终仍旧会导致无论物质基础还是精神上层建筑,都不再是“人类”。

    说到底,这条地下通道的存在,究竟是为了保护系色中枢,还是更侧重于限制系色中枢,还不能完全肯定。安德医生很可能是打算限制更多人和系色中枢接触的,也许很多人都觉得,这是因为安德医生想要独吞系色中枢,但是,不作夫在见识了那么多的事情后,反而觉得,安德医生这么做,有一大半是出于好心:他可能已经预见了,系色中枢绝非是那么安全的东西。同时,在这个孤岛病院里,系色中枢到底安全与否,和其深入接触到底会发生什么事情,再没有比时常和系色中枢打交道的安德医生本人更清楚的人了。

    在见到系色中枢前的这一段考验越是严厉,越是隐晦,越是倾向于精神层面,不作夫就越是觉得,系色中枢本身就在酝酿一个巨大的阴谋。另一方面,不作夫自己也明白,就算自己这么对其他人说,也绝对不会得到他们的认可和支持。

    在现有的恶劣状况下,系色中枢的重要性已经全面超越了它的诡异性。

    正这么想着,同伴的一声“到了”,便将不作夫从恍惚和深思中拉出来。不作夫抹了抹额头,明明这个地下通道里的温度不高,可仍旧让他出了一身汗。

    不作夫顺着同伴的目光望去,只见一扇朱红色的小门孤零零地伫立在地下通道的尽头。仿佛说,这扇红门之后就是终点。

    两人一起加快了脚步,同伴率先小跑过去,手掌碰了一下红门,红门上顿时幻象从丛生,那看起来刚硬的材质,也变得如同水波一样,涟漪阵阵,不似实体。

    不作夫来到同伴的身后时,红门便徐徐开启了。然而,同伴只是站在门口,对身穿病人服的不作夫说:“很抱歉,我就只能送你到这里了。如果没有系色中枢的许可,就不能让任何人走进这扇门中。

    不作夫理解地点点头,在对方进一步示意前,就自己推开了红门。这时,不作夫向身后看了一眼,却发现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同伴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了,只剩下那条仿佛无止尽向前延伸的笔直的地下通道。显然,这绝对不是什么正常情况。

    哪怕推开了红门,不作夫朝里边观望时,也看不到任何东西。门后是一种昏暗的色调,却又分不清到底是什么颜色,但也绝对不是黑色或灰色。这种色调很单薄,仿佛那就是一张不透明的“膜”。不作夫再没有犹豫,一咬牙关就钻进了门后的“膜”中。

    紧接着,毫无征兆的,他的视野披上了一片淡淡的光。如同见到桃乐丝时,所看到的那不是人也说不出来究竟是什么的形态,也如同自己在做梦中才会看到的那种扭动,可以是任何东西,却也无法成为具体的某样东西的轮廓。很难说明,自己到底看到了什么,因为,在自己的记忆里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成为眼前这东西的参照物,也无法用固有已知的任何轮廓去套用眼前的轮廓。不作夫甚至觉得,在这个存在的奇妙中,自己和周遭的一切,都不过是对方的一场梦。自己也并非有知觉地看到了这一切,而是在对方的梦中做梦。

    变换的,深邃的,不真切的背后,是一种无法控制的恐怖。

    眼前所见,仍旧不是对方的真正形态。但对方确实在这里,并没有任何掩饰,仅仅是自己的观测就只能达到这么一个局限的范围,无法观测到对方的整体。

    差距太大了,已经让人不知道该如何去弥补。不作夫只觉得,眼前这个系色中枢的正体,比自己之前所见到的桃乐丝还要梦幻。让人不禁怀疑,这样的超乎想象的东西,是真正存在的吗?从另一个角度来说,这样难以想象的存在方式,仍旧无法追寻到“病毒”的正体,那么,“病毒”又该是多么的可怕啊。

    “系色?”不作夫已经知道自己看到了什么,但还是忍不住问到。

    “是的,我是系色,也是系色中枢,是调控所有末日症候群患者精神人格的一个枢纽,但也是末日症候群患者的一部分。”对方的声音在不作夫耳边轻轻述说。不作夫其实完全没有听清楚这个声音,那更像是一种模糊混沌的呢喃,但却能直觉领会到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不作夫顿了顿,单刀直入地问到:“你到底想要做什么?”

    “尽可能拯救大家。”系色中枢回答。

    “但你给其他人的那些东西,根本就不是他们能够拥有的东西,那些东西只会摧毁人类的精神和思维,乃至于摧毁人类固有的物质结构。”不作夫重复着自己的观念:“那不是人能够承受的东西,他们已经被你扭曲了。我看不出来,他们现在和被‘病毒’感染有什么区别。”

    “‘病毒’最终会让所有人都不存在,他们现在至少还存在着。”系色中枢在不作夫耳边呢喃:“如果拒绝现在的变化,就意味着,在‘病毒’面前将毫无还手之力。”

    “……”不作夫默然无语,他不是没有理由去反驳,但是,那些理由在“存在”和“不存在”的矛盾中,是如此的苍白。他可以从人性人理层面,从精神的自由和人的定义层面,做出种种“人不应该变成这个样子”的反驳,但是,那在“不改变就要被彻底毁灭”的命运面前又有什么意义呢?在已有的和未来可见的科学理论中,“死亡”已经不是终点,而只是一种存在方式的改变,但是,系色中枢给出的理由,却是以“超越死亡的存在性”为基础。

    “那永恒长眠的并非亡者,在诡秘的万古中,即便是死亡本身也会消逝……”系色中枢在不作夫耳边轻声呢喃。不作夫无法直接理解这句话的意思,却又直觉感到,自己其实已经领会了其真正的意思。在他的脑中,理想的人理和严峻的现实产生了最本质的矛盾,他突然意识到,自己其实已经在说服自己了。自己应该接受系色中枢的帮助,因为它也许不是正确的,但却又是至今为止最正确的。在没有人能够提出更正确的,更有效的建议前,系色中枢所做的那超乎常理的一切,就已经是一切最坏选择中的相对最好的选择。

    可不作夫又觉得,自己之所以会这么想,其实也是被系色中枢操纵着,是它强行催眠了自己,灌输这些理论,既然它所做的一切并不能被证明是正确的,那么,就应该去寻找更正确的做法。与此同时,不作夫又不禁想到,在人和人的交往中,自己所产生的想法,又有多少不是被灌输的,是完全独立的呢?一个人诞生下来,其知性智慧的开悟,正是基于那些基础思想的灌输。之后所有的思想发展,都仍旧是以过去固有的思想为基础去产生进步的。所有人从一开始,就不存在抛开既有的思想基础的独立性。

    人会被说服,那么,被他人说服,和被系色中枢说服又有什么区别呢?还是说,自己纠结的,其实只是“系色中枢”还算不算人类的问题?然而,即便是这个问题真的关系着人类的本质和存亡危机,但和“自身生命的存在性”比较起来,又有什么重要呢?

    如果连最基本的“存在性”都无法确保,那么,作为“人类”而存在的想法是不是有些天真呢?

    只有先保证“存在性”,才能进一步追求“作为人类存在下去”。这的确是正确的逻辑,但是,不作夫又不禁想:事情是否真的严重到了这个地步呢?“病毒”真的会杀死“存在性”吗?他猛然意识到了,自己一直都带着一种侥幸的心理,亦或者说,难以去想象“病毒”是怎样的存在,又会带来多么严重的后果。自己是无知的,正是这种无知,让自己看不清危机的程度。

    “病毒,到底是什么?”不作夫问了至今为止都没有明确答案的问题,他希望这个奇妙而神秘的系色中枢可以给出回答,因为,同伴说过,它可能已经快要完成大一统理论了。而大一统理论本应该就是可以从一个统一的基础,去解答世间万事万物的。哪怕只是“快要完成”,而不是“已经完成”,也应该能够捕捉到“病毒”的一丝真相了吧?

    然后,系色中枢没有回答,它已经没有了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