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16 思想的投矛
    素体生命的行为变得异常,尽管它那张虚无的脸上什么都看不出来,但是,义体高川却能够在这个“自我圣殿”里比往时更加清晰地感受到对方在思想意识上的波动。它的反馈不能说是“动摇”,甚至不能判断,它是否能够听懂义体高川所说的话,一直以来,素体生命和其他人都没什么交流,就如同它们与世隔绝,拥有一个完全独立的社会系统一样素体生命的生态和社会考究不是义体高川的工作,在过去,通过发掘统治局遗址,已经有许多人做过这方面的工作,他们的结论大多是各执一词,但是,就义体高川如今看来,这些素体生命很可能并不是通过“思想”来连接成一个集体的,而是通过别的什么方式。

    素体生命有许多谜团,但对这场战斗而言,它们无法通过自己的思想去摆脱这个自我圣殿的束缚,就已经是决定性的胜负手了。义体高川对自己的胜利已经毫不怀疑,他的手中出现了一杆投矛,这个投矛并非实体的物质,仅仅就是他的哲学,他的思想,他的意志在这个自我圣殿里的形态显现罢了。但是,它的威力是毋庸置疑的。换做是席森神父和桃乐丝等人,这样的武器也许只能算是小巫见大巫,不具备足够的杀伤力,然而,对手是“没有对自我和世界进行过深入的哲学性的思考”的素体生命

    素体生命理应知道自己正面临危险,但是,它没有移动,那缠绕着它的无形锁链在义体高川的眼中,正在从虚无中呈现出来,如今他所看到的素体生命的模样,已经完全就是被锁链缠绕了肢体,锁在一个牢笼中的囚徒了。他用力掷出投矛,没有任何犹豫,在连他自己都无法观测到的瞬间,投矛已经贯穿了素体生命的身躯这个形象,就像是被处决的犯人一样。

    的确,素体生命可能没有正常意义上的心脏、大脑和其它要害,它的物质身体无比强健,然而,这些优点无法阻止它被思想的投矛“贯穿”。素体生命在挣扎,刺穿它胸膛的投矛正在融化,变形,如同毒素一样渗透到它的体内,将它那灰白色的外表,冷硬的面具和外骨骼,全都转变成义体高川最熟悉的文字,一笔一划地深深烙印在它的这个形象上。

    那虚无的脸开始变形,那看起来坚硬的身体正在扭曲,那类似人的形状正在瓦解,最终,它发出了义体高川过去从未听到过的哀嚎声,正是这样凄厉的哀嚎,反而让它在最后拥有了一些人样就像是人性在它的意识中萌发,然后所携带的毒性将它给杀死了。

    素体生命的形象最终瓦解,与此同时,义体高川脱离了意识行走,回到了信息世界的观测角度,他的面前,那个高大的素体生命在这个信息世界里的形象宛如定格了一般,随即遍布马赛克,整个形象在马赛克化中分解,直到彻底消失在义体高川眼前。

    在物质世界,义体高川的观测也开始同步,他已经被触手捆绑,即将面临沉重的打击,但是,就在这一步,控制战局的大块头素体生命却突然定格,就像是产生了某种震惊的情绪般,它彻底从迷宫的墙体中走出来,看向透明墙的方向,似乎隔着重重障碍,它也可以看清自己的同胞。它在注视,在聆听,义体高川觉得它的大多数注意力都转移到了那边,就连触手的灵活和力量都产生了瞬间的虚浮感。

    至于在连锁判定可以观测到的范围内,远在透明墙的那些素体生命正在发生骚动,但是,正因为这样的骚动在所有素体生命上都存在,反而证明了在信息世界里杀死的那个素体生命并不在这个群体之中。在更远的地方发生了奇异的死亡,义体高川感受到了,因为那是他的力量所导致的死亡,这些素体生命也借由彼此的联系感受到了,但似乎无法理解义体高川不由得想,对它们而言,这一次自己同伴的死亡,便是神秘而怪异的吧,就如同自己这些神秘专家在神秘事件中面对的那些死亡一样。

    也许,在它们看来,这就是无可名状,不知道究竟的恐怖。义体高川观测到了,几乎可以做点什么的素体生命都选择了去做点什么,哪怕眼前这个大块头素体生命,也抛下了眼前触手可及的敌人,进入了信息的世界里。因为,他在信息的世界里看到它了。

    素体生命的死亡,在它的同伴之中溅起涟漪,但是,明明只是“思想意识”被贯穿了,被侵蚀了,被毒死了,但它的物质构成却在同时瓦解。在素体生命们接连沉入信息世界的时候,这个死亡的素体生命所化作的灰烬,从眼睛看不到的地方钻出来,穿透迷宫重重的墙壁,就如同这些墙壁都只是幻觉一样。义体高川下意识抬起右手,那里被临时置入的魔纹正在发烫,如果还是人的血肉之躯,那定然是如同被铁烙了一般焦灼吧,但是,义体却没有任何不适的感觉。

    灰烬钻入魔纹之中,义体高川感受得到,魔纹正在飞速“成长”,这种成长是任何人都可以清晰感受到的,也定然是魔纹使者都习以为常的。不过,义体高川在这一次的末日幻境中,大多数时候都是只依靠义体行动,得到魔纹的时间其实十分短暂,这样的感觉哪怕让他充满了既视感,也仍旧显得新鲜。

    魔纹和义体的契合度是那么高,在吸纳了“灰烬”后,两者的反应是同步的,也是激烈的,倘若要形容,那就像是魔纹正在义体内部深处长出根系,一个正在成形的宛如神经系统般的脉络,以一种无法正常观测到的角度和方式,从义体高川的右手腕开始向整个身体蔓延这样的变化,在过去“高川”的信息中,从来都没有见过。

    义体高川不知道自己的身体正在发生怎样的变化,但他已经习以为常,他不知道的事情多的是,可不仅仅是魔纹和义体的互动。为什么会产生这样的变化?这种变化的结果会是什么?这些问题对眼下根本就不重要,素体生命只是死了一个,战斗还没有结束,它们还没有彻底解开“莎”对三仙岛的封禁,他希望剩下的素体生命能够接替这个死者的工作。

    物质世界里的危急正在缓解,义体高川几乎是在魔纹吸收了素体生命死亡转化而来的“灰烬”后,就直接挣脱了触手的禁锢,而这些触手的反击,也比较之前显得无力而迟钝。大块头素体生命似乎想要做点什么,但是,它没有选择从物质的角度去阻止义体高川在信息世界里的义体高川更加吸引它。

    在义体高川挣脱触手束缚的同时,在信息世界的观测角度里,义体高川的眼前只剩下矗立着,释放着宛如电光雷鸣般高能现象的高塔。间或和连续的光,在勾勒巨大的仪式象征符号,哪怕主持这个仪式的素体生命已经被彻底“删除”了,它的运作也没有停止。天幕笼罩的范围,都投下巨大的阴影,在这阴影中,义体高川似乎看到了数不清的,无法分辨其形象的诸多东西在蠕动,似乎随时都会从阴影中冒出来。这一切诡异的景象都证明了,素体生命正在进行的仪式有多么的可怕。义体高川现在依旧能够听到那古怪的呢喃声,义体正在被侵蚀的情况并没有随着素体生命的死亡而被阻止,反而有一种隐约的加速迹象。

    更多素体生命将注意力投入到信息世界里,反馈到义体高川的观测中,就是一个接一个的似人非人的形象从自己周边浮现出来。其中当然不缺乏在物质世界的战场上,让他吃了一点苦头的大块头素体生命。眼前原本正在一点点固化的景象,因为这些素体生命的突入带来了新的庞大而活跃的信息,再一次开始扭曲变形。高塔仪式眼看就因为这些多出来的信息而变得不稳定,但是,素体生命阻止了这一切的崩溃。

    一部分素体生命就如同它们已然死亡的同胞那样,在操作台上频繁进行操作,另一部素体生命则将目光放在义体高川身上,它们当然知道,他就是罪魁祸首。不过,义体高川并不觉得,接下来的战斗会比刚才更加辛苦,哪怕它们的数量增加,但是,只要它们无法脱离“自我圣殿”,他就能够将那死亡的结果一一复印在它们身上。

    素体生命正在交流,尽管它们没有任何行动,但以此时的敏感,义体高川仍旧隐约感受到了,它们之间存在战术上的分歧。直到它们达成默契的时候,他在物质世界中挣脱触手束缚的动作还没有完成。

    义体高川所在的位置,完全被这些素体生命包围了。

    在它们真正开始付诸行动的之前,义体高川已经因为魔纹和义体的相互作用,从而在信息的世界里产生了形象上的变化,甚至就连义体高川也无法正确形容和描述自己的形象到底是什么,在他的认知中,并不存在一个参照物或参照体系能够衬托这个形象上的变化。不过,他直接就能够明白,就如同自己的本能一样,自己可以驱动这些因为形象改变而带来的奇异的力量。

    那同样是意识行走的力量,只是一种技巧。

    不需要速掠,不需要再如同之前那般,通过话语去吸引对方的注意力,通过“眼睛”这个渠道,才能将对方的意识拽入到“自我圣殿”中。

    素体生命向义体高川发起进攻的时候,或者说,当它们做出这个决定,并付诸行动的一瞬间,义体高川就已经在“自我圣殿”中看到了它们它们的敌意在这里是如此的清晰,但也如此的无力,那些恶意的想法,其实都不怎么深刻,更像是一种本能的驱动,而非是一种主观意志的强征。这又让义体高川明白了,它们对人类很可能是不带有恶意的,它们那毁灭性的行径,也大概并不是因为一些主观思想所导致。

    这些家伙,比起正常的人而言,既苍白又纯粹,就像是天生患有神经疾病的精神病人,在现代一些国家的人伦道德法律准则中,它们甚至是不满足判刑标准的。

    然而,也正因为如此,它们在这里才愈发显得脆弱。

    思想意识的交锋,在这里总是第一体现,是残酷的,也是高效的。无论是信息世界的角度,还是物质态的角度,所产生的反应,都要在这种思想意识的交锋首先产生结果之后才会产生。

    然而,这些素体生命在这个“自我圣殿”里,其思想不足以让其行动进入第一序列,它们在义体高川面前,总像是被禁锢着的。它们的反击,到底是在义体高川攻击之后的第二轮、第三轮还是更之后才产生?义体高川自己不知道,也不打算去验证,他那必然先发制人的攻击,在第一轮就会将它们统统化作灰灰。

    义体高川伫立在自我圣殿里,当着这些思想囚徒的面,其背后浮现了相应它们人数的涟漪,每一个涟漪的中心都钻出了一把投矛。虽然形状不一致,也并不完全是常识中的“矛”的样子,甚至于,看起来并不那么坚硬和锋利。但是,每一把投矛都带着无法形容的光芒,充满了异常的吸引力,只要有想法的人,都会不自觉去注视,去探究之后或许会嘲笑,或许会否定,或许会做其它的反应,但是,在这之前,定然会去注视。

    然而,这样的吸引力对这些素体生命并不怎么强烈。它们宛如被锁住,被囚禁,无从反抗,却也就仅此而已了。

    “太虚弱了。连反驳都做不到吗?”义体高川喃喃自语,“无法进行思想意识交流……在某种意义上,也真是怪物。”

    然后,那些于涟漪中浮现的投矛,全都电射而去,将这些素体生命逐一贯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