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15 哲学武器,自我圣殿
    素体生命究竟看到了什么,义体高川完全不清楚,但他知道,自己已经抓住了这个家伙。在这个信息世界里,被素体生命的仪式释放出来的力量,连义体都能够侵蚀转化。在对方已经筹谋多时的主场上,那高塔的进程无法打断,义体高川知道自己没有半点胜算。自己有什么呢?多次调制后变得强大的义体?义体对比素体生命的身体也许称得上优秀,但却不具备压倒性的优势;速掠带来的速度?速度之快,或许素体生命追之不及,也无法反应过来,但在这个信息世界里,同样有种种陷阱,即便是义体的信息处理能力,也不过是让自己入侵到了敌人的场地,获得了和这些素体生命面对面交锋的机会;来自网络球的武器?相比起素体生命那宛如肢体般,近似于临界兵器的伴生武装,网络球最优秀的s机关造物也无法与其分庭抗礼。

    这些差距从来都不是理论,而是从战斗中直接验证的事实。

    他进入了敌人的主场,获得了理论上的机会。能够找到敌人,确定敌人,才能够打击到敌人倘若抛开这个逻辑,义体高川不知道该如何去战斗。只是,在找到敌人,确定敌人之后,究竟如何才能够打击到对方?这并不是一个容易解决的问题。

    双方的优势不在一个层面上,双方的位置也不在一个层面上。义体高川十分清楚,自己必须脱离敌人最占据优势的领域,将对方拖入自己擅长,而对方可能不那么擅长的层面,从不同的角度去观测和针对它们,才能够将理论上的胜利转变成事实。

    这是十分危险,也极度麻烦的工作。自身的力量,倾注在自己身上的其它关注者的力量,那些仿佛沉睡着,却一直在等待的力量……从自己能够观测到的角度,尽可能去抓住那些自己所知道的,缠绕在自己身上的“神秘”,以一种不是“个体”,而是“集体”的宏观层面去推动。而这样的做法,需要的不是自己的理论知识。

    不,应该说,如果有足够丰富的理论知识,大概是可以理论联系实际,找到一个确实的,更有效率的驱动方法。但是,当没有足够的时间,没有足够的知识,没有足够的认知能力、观测能力和想象能力,却要面对那些无论从体量还是质量都远超自己的敌人,并战而胜之,应该怎么做呢?

    义体高川始终认为,这个问题对于如何解决“病毒”有着核心的作用。他还没有一个完全可以信服的答案,但是,少年高川似乎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而桃乐丝她们也有了自己认为正确的答案。他自己只是去执行桃乐丝她们的答案罢了。

    对于一个必须工作在最残酷的前线的执行者而言,这是一个无法回避的弱点,仅仅是凭借“信任”和“期盼”去执行一个自己所不了解的计划,无论如何总会让人产生某种虚浮的感觉。

    幸好,面前的这些素体生命并不是“病毒”,它们在自己面前,并不具备压倒性的体量和质量,亦或者说,它们受限于自己的计划,无法在第一时间获得压倒性的体量和质量。简而言之,这些素体生命如今虽然从某些角度来说,的确占据了优势,但是,它们其实是已经被“分割”开的。

    义体高川面对它们的时候,知道自己还拥有怎样的可能性。如此一来,虽然仍旧需要一点运气,需要一些疯狂,但是,只要可以做到,就能够从另一个角度去观测敌人的“优势”和“主场”,而在那个角度,这些“优势”就不再是优势,“主场”也不再是主场,而这些敌人也会被迫从自己的主场扯出来,和他一起来到一个对他有利的层面上。

    就像是俗话说的那样:不要和敌人站在同一个角度,同一个层面去思考问题,而是将对方拉入自己擅长的节奏和领域中,用自己丰富的经验去击败对方。

    义体高川就是这么做的,为此他不得不承受巨大的压力。因为他甚至不知道,自己这么想,这么做,究竟对不对,以自身哲学为基础,去撬动意识的力量,到底靠不靠谱。在过去,他从未这么做过,哪怕是在最强的一次意识行走中,他也是以“感觉”为核心,而并非是这种用“自我哲学”,在无法正常思考的情况下,以潜意识的逻辑性,将自己知晓的,猜测到的,想象中的那些非物质性的力量编织成一个整体。进而,他也不知道如果不是在信息世界,而是在所谓的物质态中,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尽管从认知角度来说,末日幻境中无论多么物质性的体现,从病院现实的角度观测,都仍旧是精神性的一面。但是,身在末日幻境中,自身也已经是其一部分的时候,就很难利用这个认知去确实地做点什么。因为这又不是自己一个人的噩梦,而是众多末日症候群患者共同的噩梦。

    但是,正因为一直以来的思考,已经初步构建的自我哲学,是能够将这些分不清现实还是虚幻,分不清自我和他我,分不清精神、能量和物质,连那不可捉摸的神秘未知都一并串联起来的东西,并且,已经深深烙印到了自己的潜意识中。所以,义体高川才能去尝试一下。

    换而言之,如果没有平日里的那些纠结的思考,就无法转变过去“高川”的世界观和自我认知,也不可能在一切都浑浑噩噩,似是而非的,难以理解的绝境中,重新构筑起自我认知和世界认知的哲学。

    唯物主义,科学的视角,无法在生死攸关的短时间内,以区区一个“高中生”所拥有的知识面,去战胜那些他无法理解的敌人。这就是“高川”一直以来都要面对的最普遍的麻烦。无论是过去还是现在,他都必须想方设法解决这个麻烦。

    哪怕是用逻辑,也绝对不能是一个客观的逻辑,客观的逻辑只能从客观的层面去解决问题,强就是强,弱就是弱,愚蠢就是愚蠢,绝望就是绝望,这是一个用极为严密的方法对万事万物进行解剖的视角。但是,义体高川同样无法想象,绝对不客观理性但却行之有效的逻辑,到底是什么样子的,甚至于,这和他所知道的“逻辑”的定义产生了冲突。

    最后,他找到了哲学,这不是偶然,在他自身看来,拥有一个明晰的必然性。哲学并不总是严谨的,也从来都不是客观的,甚至于,它可以不具备太多的逻辑性,亦或者,其逻辑看起来就是错误的。但是,在很久很久以前,愚蠢的原始人就已经开始用哲学去认知世界,走出文明的第一步。那些在如今看来粗糙的,无理的,愚笨的,虚无缥缈,胡言乱语,甚至不能够用客观事实去证明的哲学思想,完全就是错误的,无力的吗?当自己思考之后,所得出的属于自己的哲学,真的相比起那些普遍公认的哲学,毫无价值吗?

    义体高川无法轻易下结论,但他必须用自己的生命为代价,去验证一下,在这个末日幻境里,在这些可怕的敌人面前,自己的“哲学”是否真的有力,自己那些痛苦又纠结的思考,是不是真的一无是处,甚至于“思考”这件事,到底是不是正确的。

    他必须,被迫的,必然的,要在这个时候,去用这样的方式,将这些素体生命拉入真正属于自己的角度和层面。

    既然这是自己在痛苦和绝望中也不放弃思考,最终构建出来的让自己得以生存下来的哲学,那么,在这个哲学中,自己就是主角。

    此时此刻,义体高川的视野中,信息世界那或虚幻或固定的形象,都宛如湖中倒影一样,明明可以注视,却感觉远在他方,无法真正触碰到。因为,这已经不再是之前的信息世界了也许在之前观测的角度,自己和素体生命并没有移动,而在物质态的世界里,那危急的情势也没有任何变化。但在这个角度,这个层面,这个位于自身潜意识中,以自我哲学为基础构筑出来的世界里,他仍旧可以做许多事情。

    是的,他的意识行走并非是和过去那般,走入敌人的意识态,而是将素体生命拉入了自己的潜意识世界,基于自我哲学而构筑的圣殿里。

    素体生命似乎真的陷入了义体高川的观测角度,难以从这个层面挣脱出去。它看起来有些不稳定,但也不怎么慌乱,它仍旧充满了自信。它的强大,让它充满了游刃有余的气息。哪怕它只是一个人形的轮廓,而不真的是人,义体高川很难直接从它的表现读取它的想法和情绪。素体生命和人类哪怕有着深沉的联系,但是,在表面上的许多地方,却有着极大的差异。

    义体高川知道它已经在尝试脱离了,也许它以为这是一种信息化的幻境。义体高川十分肯定,在他无法感知到的地方,无法观测到的角度,以他无法理解的方式,这个素体生命肯定做了许多尝试。

    然而,它仍旧没有脱离。义体高川感觉不到它有半点脱离的征兆。

    义体高川真做到的时候,自己也觉得不可思议,因为,素体生命掌握了那么高超的技术,其知识面肯定要比自己更丰富,在理论上,它拥有许多的机会。然而,它至今为止所做的一切,都像是镜花水月,无法起效,甚至于,让义体高川怀疑

    “你……不曾思考过哲学吗?不曾对自身存在的形态、方式和意义有过质问吗?没有想过自己和世界的关系吗?你只是机械化的,理所当然的使用天然就具备的能力,仅仅去做习以为常的事情吗?那么强大的你们,难道是惰性的吗?”

    倘若真是如此,那就真太出人意料了。一个不对自己的生命进行过深入思考的生命,没有构筑一个坚实的自我哲学的意识,是无法挣脱义体高川这个“自我圣殿”的。“思想”在这里,才是最有力的武器。这是最接近于义体高川想象中的“哲学武器”的力量,也是自己所可能拥有的,最具有竞争力的力量。

    虽然不可思议,但是,素体生命无法攻击,它根本无法将自身的意识从义体高川的这个“自我圣殿”中超拔出去,也没有做到从本质理解上彻底解析这个潜意识的世界,也没有一个超越高川的哲学思想,甚至于,义体高川甚至不知道,这个家伙到底是否知道,什么叫做“哲学”如果它有,它思考了,它有一个完整的哲学观,它的那些强有力的思想,都会在这个“自我圣殿”里以更加切实的形态展现出来。

    但是,义体高川看到的是,这个素体生命根本没有任何变化,它在这里是“**”的,“苍白”的,乃至于是“脆弱”的。尽管它的外表仍旧是构造体材质的色泽,其轮廓线条诡异又刚硬,充满了暴力的美感。哪怕它的肢体上仍旧有强大的武装,但是,这不能改变它“和正常状态下没有任何变化”的事实。

    在这个自我圣殿里,没有形象和形态上的变化,就等于它的思想没有给它带来任何变化。这意味着,它要不没有足够深入的思想哲学,要不就是,它的思考对其自身的成长没有足够推动力既不会让它变得更坏,也不会让它变得更好,显得毫无价值。

    简直就像是“浑浑噩噩”的度日而已,它的学习、生长和战斗,全都是“浑浑噩噩”的,并且也已经习惯了这种“浑浑噩噩”。

    “如果是席森神父那些人,在这个地方肯定会有可怕的表现吧。”义体高川终于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他凝视着这个苍白、**而脆弱的素体生命,对它,也是对自己说:“我终于知道了,你们不是没有弱点的,你们的弱点,几乎是致命的,只是一直以来,你们那强悍的物质态表现蒙骗了所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