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暴风法神 >正文 第1306章 甲虫之墙
    “为庆祝魔网开张!”

    “头十名绑定魔网的施法者,获得至尊大礼包不论等阶,享有为期十年的5折魔力折扣,额外每系附送三个超魔专长。”

    “头一百名绑定者,获得黄金大礼包……”

    “头一千名绑定者,获得白银大礼包……”

    “……”

    “但凡绑定魔网者,都可以获得入门新手大礼包,跟以上礼包可重叠获得。”

    “联盟法师团施法者,享受魔力消耗额外再打95折优惠。”

    “国籍为暴风王国者,享受魔力消耗额外再打88折优惠。”

    实际上,过了一千名之后,魔网的魔力基本上收支平衡了,不需要杜克挖东墙补西墙,倒贴多少魔力。

    不说后头的,哪怕前面的那些人都不见得能占杜克便宜。

    这就好像杜某人穿越前旅游点那些所谓本地手工艺品,全特么是义乌出来的,五折买都傻透顶了,一折给他都有赚。

    表面看来,杜克简直是大甩卖。

    内里的猫腻之多,让杜克为数不多的良心都觉得过意不去。

    假设现在普通天空法师丢个初级火球术要50个单位的魔力。实际上,要达到相同效果,根本用不了那么多。

    这个时代的魔法教育其实是很原始的,一个法爷摸索出一条比较可行的路,然后言传身教下来,一大票人会用了,那就成了经典。

    再加上有点脑子的法爷都点错天赋跑去做各种作死的研究,很少有法爷会管基础的魔法是否效率,是否还能进一步改善。

    “如果你的大火球丢不死敌人,那是因为你的火球还不够大,不够猛!”百分之九十的导师都这样说。

    因为他们只看到火球离开法师的控制之后,消散得很快,要丢出三十码然后砸中人时还保持威力,他们只会一味地集合火焰元素,而忽略了其它的问题。

    杜克则不然。

    以前达拉然归安东尼达斯管,自然没有他插手的余地。后来罗宁上位当肯瑞托议长,杜克那时候忙得头上冒烟,也没工夫去理会法师们。

    现在杜克要当法师之神了,哪怕是半神,他就有那个义务去勾引,哦,不,是矫正那些萌新法师的错误。

    首先是魔法模型。

    以前那些家伙用的乱七八糟模型,杜克是瞧不起的,要用魔网,就必须用我的模型。如果有谁有那个本事撇去魔网的神性光环,仔细研究,就会发现里面的火焰魔法和冰霜魔法充满了流体动力学的应用。

    所有的魔法射出,都经历过一个类似于扁头喷嘴的缩过程,就好像水枪一样。

    其次是预定射击轨迹。

    以往是直线砸出去,半路魔法飞到哪里就不管了。能打中是好事,打不中就自认倒霉。命中率不考虑,完全靠数量去凑。

    这也是为什么法师必须组成法师团,才更有威力。因为瞎j吧乱打,一股脑地轰过去,任敌人再莽都轰成渣渣。

    现在杜克讲究的是魔法射击路线。

    任何的火焰和冰霜魔力流动,其实都是一个热量变化和传递的过程,如果提前用多一点点魔力,驱散自己和目标之间的热量或者冷气,那么根据热力学定理热量可以自发地从温度高的物体传递到较冷的物体,但不可能自发地从温度低的物体传递到温度高的物体,这就可以让火球和冰箭能顺着预定的轨迹攻击到目标。

    根据杜克在大学时期学到的知识和艾泽拉斯魔法理论相结合,再由系统精灵进行最终优化,得到的就是现在这些叼炸天的、魔改版本的魔网专用魔法。

    在他忙于冲击半神的时候,联军也没有闲着。

    在泰兰德的真*星辰坠落支援下,他们有计划,有步骤地一步步把希利苏斯扫荡干净了。在用光了大气层上可以砸下来的虚空战舰残骸后,总算把亚什、雷戈、佐拉三大虫巢给彻底毁了。

    在飞空要塞纳克萨玛斯掩护下,联军开始向安其拉古城的方向缓慢地推进。

    在流沙之战里,是巨龙为暗夜精灵取得了制空权,它们利用着自己强劲的吐息与无坚不催的力量收割着其拉虫人的生命。

    这一世,在巨龙大多被束缚在虚空战场的当儿,是浮空要塞的可怕火炮清洗着一切成规模的虫人。

    爆散的三式弹轻易把大片大片的空域清理干净。

    高爆弹则无情地犁地。

    千年前,范达尔麾下的暗夜精灵士兵,几乎是在冒着虫尸之雨前进了。

    千年后的今天,开路的变成了装上防砂滤网的蒸汽坦克。它们用巨大的带有铲子的车头,给联军开出一条血肉模糊的道路。

    因为最大的虫巢尽数被毁,联军并没有花费多大力气就开到了甲虫之墙的前面。

    安其拉的外头的甲虫之墙,在千年前流沙之战里不停向外喷涌着虫群,差点毁了整个卡利姆多。

    这一次得益于杜克让纳克萨玛斯掉下安其拉,以及先拔除了其它虫巢,在甲虫之墙前的甲虫之台上,已经看不到多少虫子了。

    但谁都知道,假以时日,当安其拉里的上古之神克苏恩回过气来,又会让虫群以着极高的密度与与速度冲出来。

    那时候,什么阵型,什么防御都会被彻底摧垮。

    要收拾这个局面,必须再次打开甲虫之墙,杀入安其拉,彻底解决克苏恩这个祸患。

    暗夜精灵女祭司希洛玛手持【流沙节杖】。千年前,因为范达尔*鹿盔的儿子死了,愤怒的范达尔摔碎了【流沙节杖】,切断了跟巨龙的联系。可这一次,在联军齐心合力下,节杖被重铸。

    希洛玛最后解释着:“甲虫之墙必须被再次开启,之前封印已经不完整了,在马库斯统帅把纳克萨玛斯砸进去安其拉地区之后,封印已经濒临崩溃。”

    “不用说了,我们都明白。”萨尔点点头。

    那边麦格尼一抡炎魔锤子,一面跃跃欲试的样子。在他身后,站着联盟除了杜克和失踪的罗宁等人以外,所有的强者,包括瓦里安。在数天前,瓦里安带领的团队终于在祖尔格拉布诛杀了邪神哈卡,然后整个团队直接传送过来跟大部队汇合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