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09 Judgement_knights_of_thunder
    脑硬体受到的损伤颇为严重,短时间内就算重启,也无法作为主要运算核心,而同样受损严重的原生大脑已经彻底陷入无法使用的状态,若非义体对其注射了莫名的物质,强行维持其活性,否则,这个原生大脑大概会一路崩溃下去,只留下一个大脑的空腔吧。而即便有激素强行约束其崩溃,也无法让其好转从这个角度来说,义体高川自觉得,自己的受损也相当严重,哪怕这种伤势无法让自己完全停止机能,彻底丧失战斗能力,不过,缺损了两个大脑,仅仅靠义体本身的计算力来维持行动,应该也算是实力严重下降了吧。

    不过,义体的运作出乎意料的良好,甚至于让他几乎感受不到“战斗力下降”的程度。

    他不知道自己此时到底是如何去思考,如何去和其它感官接驳,乃至于仍旧可以用五官去感知这个世界的。

    明明就身体构造而言,已经出现了重大的转变,但是,自我感觉反而没有太大的变化,仿佛受损的脑硬体和原生大脑都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似的。

    素体生命的入侵比自己这边人的行动更快更深入,义体高川一路前行,都可以察觉到,对方很可能已经实质控制并修改了这一带的设备权限。每当自己尝试开启某些设备,以便于打开通路的时候,都需要应付素体生命埋下的系统陷阱。而本应该维护自己人的安全系统,不是被这些敌人瘫痪,就是被这些敌人试图篡改。

    脑硬体在前期路线上应付这些看不见的攻击就已经十分吃力了。而现在,失去脑硬体后,全部的压力都需要由义体本身的计算力来承受。可让义体高川觉得惊奇的是,义体在这方面甚至比脑硬体更加优秀,有一种“义体是比脑硬体更加巨型的计算器,所以效能更强”的感觉。

    义体的相关数据调整,不断在视网膜屏幕中显现,义体高川此时的形象已经和之前发生了肉眼可见的变化。

    之前为了防御敌人的炮击,义体高川整个身体从外部褪掉了一层,就如同蛇的蜕皮一样,而且,损失的质量要远远超越所谓的蜕皮。义体高川的身体形状没有变化,但是,整个人就像是缩小了一圈,而面相也从二十多岁变成了十**岁的模样。

    当义体高川看到自我检测形象的时候,都差一点以为这是“少年高川”,而并非是自己当然,两者的区别还是有的,哪怕只是外表年龄,“少年高川”看起来还要更年幼一些。

    虽然质量减少了,但是,义体高川却反而觉得自己比之前更强,这种强大的感觉,来自于更加轻盈灵活的动作,以及那明显变得更加致密的强度。在自我检测给出的数据中,义体确实拥有比这场战斗之前更优秀的数值分布。

    速度、力量、防御、反应、灵活和计算力……所有能够在物理上体现出优越性的数据在他的眼前展开,这时他才察觉,原来自己的五官也都已经在之前的光束攻击中被摧毁了,如今包括眼睛在内所有的感觉器官都不过是徒有轮廓的装饰而已。自己的脸已经不再如过去那般柔和,也彻底没有了血肉之躯的色泽,义体构造飞速侵蚀那些已经损毁的血肉,将之取代,整个人从里到外向着百分之百义体化的程度变化。无论义体的外表做得有多么像是天然血肉,都只要仔细看都能分辨出来其不同一种违背人伦的邪恶感和非碳基的另类感无论如何都无法真的掩饰起来。

    他觉得自己和这些素体生命越来越相似了,无论是从外观还是从性能上,包括那宛如面具一般的脸,都宛如同一个理念下的产物。只是不同的生产线和不同的喜好,造成了外表上不同的风格而已。

    巨大的数据流从无线传输渠道传入他的义体,由此解析并反馈,战斗和隐藏都是在这个层面上展开的,而他其实并不知晓自己该如何做,只是义体自然而然就能够反应过来。所有的运作和对抗,就如同他的本能一样,高速而稳定。

    所有的监控系统都已经明确标明是关闭状态,然而,义体高川却越来越清晰地感受到某种监视正在复苏,尽管自己还并没有被纳入其中,但是,它正越来越快地试图追上来。他仍旧不知道素体生命到底是如何入侵到“莎”的内部,也不知道它们的进度究竟到了哪里,而哪一些确切的目标已经被它们行之有效地控制或占领。在这条通路里,能够观测到和只能感觉到的事物都必须警惕,必须做好最坏的准备,从之前在门闸处对自己进行狙击的素体生命或许并非单纯针对自己这边,但是,它的存在和表现出来的力量也足以证明素体生命确实是想要在此时此刻做一些至关重要的事情,并且已经做好了有人前来妨碍的心理准备。

    入侵到“莎”内部的素体生命不管有多少个,都必须在短时间内清除否则就只能等待“莎”的自我内部排异,然而,“莎”的状况不明,难以判断在敌人扩大战果之前,完成对这些敌人的清除。

    和素体生命在数据、信息和权限方面的争夺并没有义体高川的行进,他仍旧快速,义体的调整让他渐渐变得游刃有余,脚步更加轻快,有一种卸下重担的感觉,过去那坚持保存部分血肉之躯的想法随着义体化程度的增加渐渐变得淡薄,那些出于人性和伦理道德的纠结渐渐变得似乎没那么重要了。他十分清楚自己在思维和观念上的变化,毕竟从过去开始,他就一直都在默默地关注自身在这些精神层面上的变化,但是,或许是因为被他自行破解过的脑硬体,以及原生的血肉大脑都已经濒临崩溃的缘故,就连这些关注的视角和程度都已经开始发生变化。

    义体高川很难理解自己如今的想法,他觉得自己开始变得陌生,一个展现自我的人格,正在被其物质态的身躯进行最强有力的矫正,过去所有出现过的“精神活动影响**变化”之类的情况,就像是被取缔了其存在的基础一般。

    精神影响物质的层面变得迟钝,但是,物质影响精神的层面却变得非常活跃。在他的感觉中,这种物质载体影响精神心理的变化是如此的明显、清晰、鲜活,并且充满了让人格、思想和意志难以抗衡的力量。

    说时迟那时快,高川的义体表面出现了“鳞片”之类的结构,这些鳞片以莫名的秩序翻转,连接,直接在体表构成了宛如角质层的外骨骼,无论从形状上还是从硬度上,都已经超过了过去他所穿戴过的任何装甲。并且,新的武器也在这种变化中重新构成,就如同长出新的“肢体”。

    每一次再细微的变化,也会给义体的计算力带来量变的增幅,当义体高川整个人的外表变成了一种只能说“徒具人形”的形态时,他能够察觉到的,所有自己身边被素体生命封锁、调整和控制的设备全都再次解锁,将新的权限转移到了自己身上他只需要一个念头,甚至于,连念头都不清晰的时候,义体就已经对这些设备进行了合乎自己行为和想法的处理。

    一扇扇门被打开,一根根绳索在异动,一个个齿轮在扭转,一座座桥梁开始连接,一个明确可以观测到的新通路正在义体高川的脑海中浮现他根本无法分辨,自己的“脑海”到底是怎样的脑海,这些所有在“脑内”呈现的景象和感觉,实际都是通过义体进行处理的。不过,只要通路被打开,他就不需要放缓乃至于停下脚步,去寻找或开启路线,通往目标所在的路线虽然并非笔直,却是如此的清晰。

    下一瞬间,义体高川就进入了速度更快的速掠状态。周遭的事物化作一片浑浊的画面,声音在产生的同时,就被抛在了身后。他本身就仿佛无声息的幽灵,就是一道在光照下的阴影,也让人觉得是一只迅如闪电的野兽,眨眼间,就抵达了新路线的尽头不需要抬起头,他就知道敌人在什么地方。那是一个隔着高强度透明物质的观察处,足足有十米高,一百多米长。正常的人体在这个透明的观察墙下边只会越发显得渺小,但是,非人的东西,那些由构造体材质构成的高智慧生命有着远超人类个体的身躯,无论在强度还是尺寸上,都让人感到畏惧,它们即便站在这这堵透明墙的下边也不会显得突兀或渺小。仿佛这个地方的这般设计,原本就是为了适应它们的体型一样。

    就算是义体高川也不明白为什么“莎”会坚持这种设计,尽管这种设计在统治局里算是最常见最经典的风格。但是,他十分清楚,过去的“莎”也就罢了,而如今的“莎”已经不是人那贫乏的认知和理解所能猜透的对象。他如今已经深刻体会到了,“神秘”并不重视倾向于通过精神去影响物质变化的,在“神秘”的支持下,物质载体对精神思维有着可怕的影响力。自己仅仅是义体化程度增加,就已经开始被去除许多“人”方面的特性,而彻底变成另一种难以理解的存在的“莎”,绝对是远离“人”之物,但同时,也和义体化的自己同样有着遥远的距离,进而就连素体生命也很可能同样无法理解。

    异常和正常之间的差异太大,但是,异常和异常之间的差异也往往同样有这么大。

    不过,无法理解“莎”,不代表同样无法理解素体生命过去是真的无法理解,然而,现在,义体化程度到了几乎百分之百的时候,义体高川突然有一种“和对方的脑波对上了”的感觉,这种感觉十分隐晦,也十分脆弱,但却是过去从未有过的。他立刻就注意到了,自己的到来明明是隐秘而快速的,但是,当自己产生这种“脑波对上”的感觉时,那些呆在透明观察墙后不知道在观察什么的素体生命,也如心有默契般猛然转过头来。

    双方的目光结结实实撞在一起,有一种预示着什么的危机感,正在义体高川的感知中蠢蠢欲动。将目光中所有素体生命锁定后,义体高川的眼前开始放大它们的形象,然后,他看到了其中一个形体为女性人形的素体生命陡然抬起手腕,紧接着就不自然的光芒闪烁。

    义体高川开始速掠的同时,也看到了一道光束从这名女性素体生命的手腕下射出,所有阻拦在他们之间的障碍物都如同纸做的一样被洞穿。但是,毫无意义,他的速掠更快,已经完全脱离了对方的视线和锁定。不过,在光束击穿他原本所在的位置前,就有一个在宛如事物静止的高速世界里,如同游鱼一样自如穿行的轮廓从素体生命那边的平台上跳出来。

    那是一个体型矮小如少年般形态的素体生命,它同样很快,至少赶上了此时的速掠。义体高川不断加速,这个外形矮小年少的素体生命也在加速。义体高川的加速度不断增加,在他的感知中,这个素体生命的加速度也没有弱到哪里去这样的涨幅让他难以判断对方速度的极限,但是,这并不意味着对方找准了他的弱点。

    是的,他是很善于,也习惯于使用速掠,利用高速状态来扬长避短,但并不代表除了速掠之外,他就再没有优点。过去也有许多敌对的神秘专家擅长高速移动乃至于瞬间移动,最后活下来的不也是他吗?面对高速来袭,短时间内于速度领域不分伯仲的素体生命,完全披挂着义体外骨骼的高川就如同一只猎豹,不退反进。一条长长的,因为太过于轻柔,完全不似构造体材质的猩红色围巾在他的脖子浮现,扬起,在急速中,看似破败的尾端如同血和火一样飘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