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06 自卫行动
    在义体高川的视野中,所有正在发生的现象都在减速,他在一秒之内就超越了音速,巨大的声浪还没来得及追赶上他的脚步,就已经在半空中迟滞下来。周围受到冲击的物件一个接着一个离地腾空,而自己就在宽阔的地面上随意穿行。被挤压的空气,被扭曲的光影,乃至于原本因为发生得太过快速而无法被直接目视到的种种化学反应,以及在神秘专家们的交战中不断形成的各种古怪的无法形容的状况,就如同透明、轻薄、充满了空隙的障碍物。脑硬体早就将目标一个个锁定,而即便没有脑硬体给出的数据,他也知道自己的义体强度根本就不需要避开这些会在一瞬间摧毁血肉之躯的障碍。

    普通人的身体即便达到了这个速度,也无法承受这种速度带来的反作用力,在各式各样的资料中也有描述过,在高速的移动中,哪怕是平日里没感觉有多少阻力的空气,也会变得如同石头钢铁一样坚硬。而这些所有在物理上会因为高速移动而产生的阻碍,全都被义体用一种蛮横的姿态给敲碎了。而这种破碎产生的冲击同样来不及展开,就已经被义体高川视若无物地穿过。

    每一次踏步,每一次挥动手臂,每一次转身,每一次再微小的姿势调整,都会带来超乎想象的加速度,所有作用在他身上的外力,其相对的矢量都会被修改成为助推的矢量。凭借义体支撑起来的速掠能力,已经远远超过了最初所拥有的效能,进而变得让义体高川都难以理解,无法在将之归入自己能够认知的“科学”,而只能置入“神秘”中因为,“神秘”是不需要去理解的,这个词汇原本的意义,本就超越了“理解”这个词语的意义。

    只需要直觉,只需要去做,然后过程发生了,结果产生了,就如同举手投足一样的自然而然。要去理解这种自然而然背后的秘密,需要多长的时间?需要多少的知识积累?需要多少次实验和物资?需要多少的脑汁?没有时间,没有积累,没有实验和物资,在一切都如此迅速而贫乏的现实中,不去尝试理解,而只是去做到,这就是“高川”的必然选择。

    反过来说,正因为不需要去理解,所以,谁知道自己正在使用的力量,在那无限的未知中,究竟处于怎样的位置,又究竟距离“已知”有多遥远呢?只能说,想象有多遥远,这“神秘”的未知性距离已知就有多遥远。

    遥远而神秘,庞大而无可计量,只能在实践和胜负的那一刹那进行对比,而在对比结果出来之前,一切都是那么的模糊。义体高川感受着正在于自己身上展现的神秘,那由速掠带来的神秘,正引领他进入奇妙的世界,而这个世界,他已经看过了许多次,可无论看了多少次,都只能对其瑰丽和诡异发出叹息。

    在加速的世界里,自己就是最强。这个信念贯穿在“高川”的生命中,也呈现在义体高川的心灵中。他扑上去,在所有的神秘专家都宛如雕像一样,在那些同样在高速移动的神秘专家,也不得不相对如同雕像一样无法动弹的超高速界限中,将他们如同皮球一样拽开,击打,抛投,对准那些由他们制造出来的种种奇异的,宛如胶质物质一样凝聚的现象一一打散。

    义体高川只用拳头就做到了这一切,只用义体就破坏了一切,脑硬体不断给出种种作用力数据的对比,每时每刻都在这种对比中证明,在这一次的交锋中,他是如何的不可匹敌。物理上能够给他带来足够伤害的东西,至少在这个大厅内是不存在的,义体的坚硬和性质,经过桃乐丝和近江的多次调整,已经超越了常识中的物质性,而必须使用另一些只有桃乐丝和近江本人才知晓的理论才能解释的境地。

    唯独能够伤害他的,只有来自那贯穿所有人类的源头,直抵个人潜意识深处的力量。那精神性的,意识态的,充满了哲学气息和思想特质的影响力,无论如何,都是一个能够思考的智慧生命无法避免的。在信息量巨大的交互中,个人的精神和意志显得是如此的浅薄而脆弱。在义体高川看来,那无论从哪个方面都极为庞大,可能远超人类总体的体量,正是真正的“怪物”所理应具备的。

    在义体高川的认知中,在这个末日幻境中,拥有这般体量的事物,包括可以观测到和无法观测到却可以感受、推理和猜想出来的,从未超过十指之数,并且,从来都没有同一时间出现的状况。倘若眼下所有的异常,都来自于某个敌人攻击,并且,这种攻击贯穿了“莎”,直抵瓦尔普吉斯之夜的内部,仍旧可以造成现下的影像和冲击,那么,这个敌人绝对满足了他对“怪物”这个词语全部定义。

    在没有情报的情况下,是很难战胜那种存在的,而在切实观测到那种存在的实体存在性、形态、特质和位置等等细致的信息之前,甚至根本想不出对付的办法。义体高川的经验和本能,都在第一时间对状况进行了深刻的评估,他知道,已经不需要再等其他人的通知了,自己必须尽快重新登入三仙岛。

    只是连眨眼的功夫,义体高川已经从超高速的移动中完全停下来,而由他的高速移动掀起的风暴,才刚刚向四面八方扩散,已经被彻底瓦解了交战状态的众多神秘专家,就像是风筝一样在狂暴的风浪中摇摆、失衡、抛飞,少数能够站稳脚跟的人也被迫维持防御的姿态,无法接近义体高川半步。

    沉重、剧烈又快速的战斗,似乎打断了扩散在大厅中的那莫名诡异的影响力。那些由类似于孢子和液体的特殊物质构成的迷雾,也在脑硬体的检测中迅速飘散、消亡或消失。它们或许并没有完全被摧毁,不,应该说,不可能只是这种程度的冲击就能够摧毁,但是,弥散在空气中的它们已经主动或被迫偏离了物质态,再次进入中间态,亦或者完全转变为精神态。

    义体高川不觉得喜悦,尽管情况似乎比他想象的更好,但是,很难说到底这样的变化究竟是不是一次潜伏和陷阱。之前被强烈影响的义体,此时所有的机能都在被纠正,脑硬体通知他,已经对这样的“神秘”产生了一定的抗性,但是,他十分清楚,“神秘”之所以是神秘,“怪物”之所以是怪物,正是因为它们无法在实际战胜之前去定性自己此时既没有战胜什么,也没有任何决定性的理由证明他可以去战胜这些东西。

    唯一可以证明,并且应该去做的,就是实际摧毁它。

    大厅内一阵阵充满恍惚的呼声响起,已经渐渐有人回过神来。之前无论是战斗,还是被脱离战斗,都太快速而强烈了,在他们能够对之做出有效应对之前,战斗已经落下帷幕,即便如此,他们的经验和直觉,仍旧让他们能够想象或推导出究竟发生了什么。

    在这场被迫爆发的内部冲突中,没有人重伤或死亡,已经是不幸中的万幸。其实这里的每一人都是在重重危机中挣扎生存下来的,每一个都拥有能够在理论上一瞬间杀死敌人的杀手锏,而没有动用这种力量,正是他们一直都在对抗那诡异的影响力的证明他们在恍惚中,依靠神秘专家的本能和直觉保存了自己和同伴的生命,这一点毋庸置疑。

    “战争开始了。”义体高川对已经可以站起来的众人说到,声音低沉而坚决,“敌人绕开了我们所有的监控手段,避开了我们所有的情报渠道,我们已经是被动的一方。不管‘莎’是否已经准备好,我都需要重新启动三仙岛。即便是‘莎’也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完全破解三仙岛并应用起来,现在它也已经没有这样的时间了,只有我可以在短时间把三仙岛重启并驱动起来。”

    “你去吧,高川先生。我感觉到,之前的状况不过是敌人的一次攻击的余波,现在根本联系不上‘莎’和伦敦中继器,再失去三仙岛的话,我们根本无法和那样的敌人战斗。”立刻有神秘专家回应到:“我也打算前往机库,启动剩下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高川先生可以帮上忙吗?”

    “没问题,我可以感觉到,‘莎’并没有彻底分离三仙岛和其余船舰的联系。”义体高川没有任何犹豫,说到:“虽然不清楚‘莎’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改造工作进度如何,但是,从我的感觉来说,要通过三仙岛重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是很快速的……尽管这么做很可能会破坏‘莎’这些天的努力。”

    “已经不能再犹豫了。‘莎’没能在这次袭击之前掌握全盘,就意味着它和我们都没有时间了。”其他的神秘专家也纷纷赞同道,“如果不能在第一时间启用宇宙实验舰队,难道要等我们死光了,再用来当我们的坟墓吗?”

    在这几句话的工夫里,义体高川和一些神秘专家已经数次尝试联络“莎”和伦敦中继器,但哪怕是网络球的成员,也都已经暂时处于一个离线的状态。这下子,也没有人可以提出更好的注意了,尽管这么做很可能会破坏早就计划好的总体策略,但是,如果必须由他们自己决定去如何做,他们就决定这样去做。

    所有人达成一致意见后,就毫不犹豫地向自己的目标所在地急行。没有人需要他人进行统合和管理,也没有人需要他人发号施令,同样不需要有其他人去指路,很不可思议的,似乎所有的幸存者都明白自己该往哪里走,哪怕“莎”从未公开过具体的路径,而在“莎”的内部区域,各种路线又是如此的复杂,那庞大的区域和各式各样的规划,让这里就如同迷宫一般,但是,每个人对自己该怎么过去,都没有半点迷惘和迟疑。

    无论是情报能力也好,还是本能直觉也好,在义体高川看来,一个神秘专家能够活下来的依仗,正是这种在最坏的情况下,也能够找准目标和路线的能力,以及贯彻自己决定的意志。所有犹豫的人,都会死在犹豫之中,所有自以为最好或最坏的情况,随时都有可能发生意想不到的变化,在充满了神秘的突如其来的事件中,只要不是先知,就不要以为自己可以预判什么,也不要做过多的预判,更不要完全根据自己的预判去行事主观的判断,哪怕是根据自己所认知到的客观的判断,都会轻易将人诱入陷阱之中,因为,人的主观充满了偏见,而人能观测到的客观又是如此的狭隘,根本不足为凭。

    每个神秘专家都知道自己应该依靠什么,利用什么,而“幸存下来”这个结果,就是对他们的唯一证明,除此之外,没有其他可以证明他们的东西。而在当下,这些神秘专家确实是被一次次的幸存证明过的,并且,他们必须再一次证明自己。

    义体高川在一个岔路口和其他神秘专家分开了,而在更早之前,也已经有部分神秘专家脱离,在没有具体情报的前提下,他们的判断是不一样的义体高川相信自己的直觉判断,其他人也是如此,他只能祝福其他人能够顺利。

    一道道门闸在脑硬体的入侵下打开,顺利得似乎已经没有人在监管了一样,“莎”内部应该存储有巨量的安全卫士,然而一路行来,义体高川没有碰到任何一体。巨大的建设机器在几千米的高空上移动,它们是唯一没有消失也没有停顿的造物,除此之外的其他设备似乎都处于一种待机或休眠的低效率运转状态,而所有的警报似乎都已经解除了如果这不是“莎”自己做出的决定,那便意味着“莎”很可能已经在敌人的突然袭击下陷入一个窘迫的境地,就如同人被一拳捶伤了脑子而浑浑噩噩。

    义体高川更希望,情况是第一种,“莎”是主动解除内部防御,给予在场的所有人便利的,但这也意味着,它已经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组织众人了。

    此情此景,和最初的战略预想相差了十万八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