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05 恐怖袭击
    桃乐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在她正准备说什么的时候,一种强烈的震动传来。

    这是一种很不寻常的震动,义体高川可以感觉到,并不仅仅是自己所在的这个区域建筑发生的震动,也是一种从精神意识层面传来的震荡,如果把心灵形容成一个巨大的湖泊,那么,这种震动的力量就是从深深的湖底涌上来的,宛如火山喷发,又像是朝湖面投下巨石。某种义体高川自己也无法形容的幻象在他的眼前展开,那幻觉不再是只在脑海里了,空气中有某些承载这种影像的媒介存在,但是脑硬体却无法分析出这种媒介的来历,就像是这些东西在这一刻前根本就不存在,仿佛是从一个超乎想象的巨大范围中硬生生挤出来的这些媒介一直存在于空气中吗?不,义体高川觉得根本就不是这样,而且,他也不觉得这是当前环境系数可以自然生成的东西,尽管他仍旧没有证据,只是直觉在这么告诉他。

    还有更多的变化,一些更加难以形容的变质,以及无法直接观测到,但身为神秘专家的直觉却在不断报警的状况,陆续在这十几秒内就存在于这个世界中了。义体高川现在无论看什么,映入眼帘的事物都带着宛如湖光一样的粼粼波动,有无数不自然的光线穿透了建筑的每一堵墙壁,让这些墙壁似乎差一点就会变成半透明,他同样听到了大厅内其他神秘专家的惊呼哦这些素有能力和经验的幸存者根本就不会为一些小事惊呼,当他们情不自禁发出这种带着惊惶的声音时,也必然意味着超乎过往的体验正在向他们袭来。

    仅就见识多广而言,义体高川不认为这些幸存的神秘专家会弱于自己,自己所拥有的,其他专家没有的认知,只是以前多个“高川”的积累和存留而已。如今的末日幻境发展的广度、深度和神秘度,都已经远超过去所有的末日幻境,虽然这也似乎意味着几乎所有的末日症候群患者都已经陷入了某种后期状态哪怕他们变成了lcl,也仍旧因为末日幻境的这般变化,而区分出了人格精神状态的不同但在同时,也意味着活到现在的众人,其实都完整体验过了大多数非同寻常的状况,是否可以认知到病院现实,是否知道病院现实的研究资料,已经不足以成为划分“心态和能力”的重要标准。

    即便如此,义体高川仍旧可以从那些惊呼声中听出来一些本不应该在这些幸存者身上出现的情绪。那是一种深沉而强烈的,过去只在直面“最终兵器”这个等级的威胁,才会发自本能的恐惧。到底发生了什么?义体高川用力挥了挥手,宛如狂风一样逼近的幻象,亦或者说,那些非比寻常的媒介在出现后便推动空气所形成的风,被巨大的冲击排开,从义体高川的两侧呼啸而过。义体高川的视网膜屏幕上弹出数个警示框,这些满载怪诞幻觉的风实际上已经从物理上,对义体产生了侵害,只是义体的强度更强,所以受损度被压制在百分之一以下。

    然而,就连坚固的义体在这幻觉之风中也会受损,更勿论相对更加脆弱的碳基**了。义体高川有些担心那些幸存者,哪怕本就知道那些人都是应对这类危机的老练角色。让他更加担心的是,自己等人所在的这个地方根本就是“莎”的内部,是一个理应由“莎”完全控制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这些莫名而有害的东西却能渗入进来,其必然经过了削弱,换个角度来看,很有可能是“莎”直接承受了最大的攻击,那么,“莎”现在的情况又如何呢?

    他听不到“莎”的声音,之前在大厅里的声音已经完全消失了。他还等待“莎”或桃乐丝给出相关的报告,但下一刻,桃乐丝在脑硬体的全息影像也开始闪烁,还没有等到信息传来就关闭了。视网膜屏幕中的提示正在告诉他,义体正在被迫转入内封闭的防御姿态,所有来自外界环境的影响都会被削弱,反过来说,如果在这种防御下仍旧可以继续渗透并伤害义体的东西,义体是绝对没办法减免其影响的。这个防御姿态是如此的被动和封闭,其效果取决于过去的经验,针对曾经遭遇过的神秘力量都会有相应的防御策略,却在面对从未见识过的神秘时,很可能会导致更大的受损,根本就不是常时应用的机制而且,也不是义体高川自己主动开启的,甚至于,他根本就不想开启这种针对性极强,却缺乏适应性的义体机能,没有人比他更明白在充满了神秘的世界里,“崭新的”、“未曾见过的”、“莫名其妙的”的事物和力量根本是层出不穷的。

    在过去他虽然知道义体有这样的机制,但却从未使用过,而只将这种机制视为实验数据的积累,是桃乐丝等人进一步改造义体时必须参考的资料存档,然而,在这个节骨眼,这种机制竟然被迫触动了,让他觉得简直就像是有一个看不见的黑客撬开了义体的防火墙,故意启用了有漏洞的部分。

    是的,在义体高川看来,义体的这种防御姿态就是漏洞,现在,一旦新的神秘出现,自己就有可能要承受好几倍的伤害。而且,既然眼下的莫名压迫促使义体自行发生这样的变化,也就意味着,那莫名的压迫可以做到的更多,甚至于以当前义体机制改变的部分为节点,向义体的更多功能进行渗透、破坏和关停。

    “太快了!”义体高川也感到骇然,那莫名其妙就陡然出现的,充满了侵略性的力量就像是秋风扫落叶一样,不消片刻就席卷了所有人,让人连反应都没能及时做出。

    义体高川的脑硬体开始针对当前状况建立新的对策模型,然而,义体高川十分清楚,这个模型很可能是无法完成的,这么做只是聊以慰藉罢了。所有的应对都不能从思考和机械式的反应出发,否则,很有可能会落入陷阱之中敌人是谁?是纳粹?是末日真理?是“病毒”?亦或者,之前一直在谈论的“江”?这个时机实在太巧合了。

    这种种的念头在义体高川的脑海中闪过,他的动作只是顿了顿,就用力推开了厅门,紧接着,就是一团剧烈燃烧的火球扑面而来,身经百战的战斗直觉让他以最快的速度闪开,就听到这个爆裂火球在身后引发一连串爆炸的声响,以及扑向后背的热浪。他没有理会,视网膜屏幕锁定了厅内视野中的所有物体,有人和非人的东西在各种障碍物和光影中攒动,但却看不清楚具体的情况。空气中那些莫名的媒介有如雾气一样,已经呈现出来,肉眼可见了,当切实看到时,就让人觉得那是统治局特有的技术“灰雾”,然而,脑硬体的采样分析结论却根本不是这样。

    这是一种看似“灰雾”,也确实拥有和“灰雾”相似的机能,但实质有所不同的东西,同样是介于“精神”和“物质”的中间态,但是,如果将构成灰雾的“粒子”视作无机物,那么,眼前这种类似的媒介,根本就是有机物当然,实际的差异更大。不过,眼前出现的媒介确实更有一种类似于有机物的活性,它的扩散就像是在孢子在繁殖,也像是流水在没有障碍的光滑平面上流淌。现在,它足够密集,并且正从中间态转变为物质态,所以,才看到了这朦胧的现象。

    “有机物,孢子?流水?”义体高川不由得想起了基于爱德华神父的研究而产生的沙耶,以及四天院伽椰子。

    沙耶的孢子,以及四天院伽椰子的黑水,两者几乎是源于同一种理论,也在本质深处是相通的东西。

    这种被观测后有些形似的熟悉感,让义体高川之前产生的那种莫名的,无可名状的,似乎从来都没有见过的感觉有些消退似乎眼前的状况已经不是完全没有应对的经验。

    可问题是,这个世界上可没有无缘无故就有所相似的情况所有让人产生既视感的偶然,都其实具备一个自己涉及过的前因。这也意味着,眼下的攻击,究其源头,至少有一部分因素是义体高川知道的。脑硬体很快就罗列出了种种可能,从观测、分析到结束,只用了仅仅一秒的时间。

    是已经失踪的席森神父?

    义体高川不由得将注意力投向脑硬体分析出来的一个可能性。他已经知道了,在这里没有谁能够确定席森神父的生死,他曾经发生过的战斗,以及战斗的结局,对他而言都理应是毁灭性的,但是,没有人能够观测到他的下场。

    如果他还活着……这个假设只在义体高川的脑海中闪过,因为,他现在没有观测到席森神父的存在,哪怕席森神父已经接受了爱德华神父的遗产,彻底转变了存在姿态,但仅仅是那种融合了九九九变相的最终变相,哪怕同样可以说是“无可名状”,但却已经存在于桃乐丝和近江的分析数据中了:在那不定形的姿态下,仍旧无法完全成为不定性,而其中的定性部分已经作为观测参照用的数据录入义体之中。

    席森神父转变存在形态后,就是爱德华神父过去理论和造物的集大成者,沙耶和四天院伽椰子的特性,在他身上全部拥有,眼下足以用“孢子”和“流水”来形容的新型媒介,实在很难让人相信,和席森神父完全没有关系,但是,也不能说席森神父就在这里,还袭击了所有人。

    至少在亲眼见到席森神父之前,义体高川是不相信这个结论的他比其他人都要明白,席森神父的意志是多么的坚强而巨大,他以“病毒”为对手,勿论胜负,都已经有过那么多次的战斗,就算是最终兵器,就算是“江”也无法让他屈服。而在他不承认的任何神秘彻底侵蚀他之前,他一定会以自身彻底崩溃为代价,发动最后的杀手锏。

    在这个末日幻境里,精神上拥有席森神父那般强韧度的人是极为罕见的。

    而席森神父永远都不会在这场战争中,站在背弃人类的那一方,哪怕他也是一名末日真理教的教徒,但他信奉的原教主义决定了,他不会参与这种充满了主观推动力的末日行径。末日真理教和纳粹用于推动末日的主观能动性,是完全违背他的信仰的。

    但是,不是席森神父本人到来的话,很可能就意味着,来者肯定和席森神父有过深入的接触,用某些手段从他那里夺取或得到了一些技术上的支持。

    第二秒的时间,义体高川梳理出了一个更加逻辑的假设。

    然后,他的义体已经在那内封闭的防御姿态下,完成了对眼前神秘力量的策略,并成功实施了最坏的可能性没有发生,这让他松了一口气,但也变相证明了,眼前这看起来崭新的媒介,的确拥有过去所知的神秘的痕迹。

    第三秒,视网膜屏幕中的影像变得清晰起来,众多神秘专家已经可以从愈加深重的迷雾中一一辨识出来。他们当然是在战斗,但是,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在还击,因为,他们的战斗对象就像是幻觉,也有时会是其他的神秘专家。弥漫在大厅中的媒介,让不少人陷入了自残或自相残杀的地步,不过,仍旧有许多神秘专家刻意避开了战斗,以保守的态度躲藏在障碍后和角落里。

    第四秒,所有在大厅内被记录下来的神秘专家都被脑硬体清点出来,并确认无一遗漏,也无一死亡,虽然战斗很激烈,但是,那些陷入幻觉中的神秘专家本能压制着自己的出手,他们似乎可以意识到事情的不对劲。

    第五秒,义体高川向他们速掠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