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101 现况认知
    中央公国的一些事情放在国际方面都是甚少有人了解,这其中当然有十分复杂的因素,首先是种族、文化和地域性的排斥和漠视,也有其他洲地国家对亚洲最强国家的信息封锁,另一方面中央公国也紧守门户,无论是对内还是对外都做足了信息封锁,哪怕这个国家在全球影响力上也是数一数二的,但却并无法改变其政策倾向毋宁说,哪怕是不主动去干涉他国的事情,中央公国的体量也会自然而然地对其他国家产生可观的影响。从这个角度来说,许多国家将这个国家视为一个“怪物”,也并非没有理由的。

    在一些有敌意的个别份子眼中,恐怕中央公国就如同传说中的“邪神”一样可怕:张牙舞爪,却难以让人认知到其具体的细节,一个扭曲的不断变动的轮廓正向全世界散播阴影。据说,就连中央公国的公民也无法完全知晓自身所属的这个“怪物”的全部,哪怕比其他人知晓更多,所认知到的那些也仍旧是十分片面的。比任何国家都要长远的存在时间,比任何国家都要庞大的地域和人口,和从古到今的任何文化相比都不在话下的独特文化思哲,政体和社会形态的演化看似稳定的,却又是极端而激烈的。理论上要彻底理解中央公国的一切是可以的,但实际上去做的时候,只会让人感到绝望,放在表面上的那些声称和说法,就像只是一个幌子,实际去深入了解后就会发觉,根本无法用简单的一句话,一个形容去描述这个国家。

    中央公国在许多人眼中,就是这么一副不可名状的形象,而由这个国家制造的强大武器,也同样是类似的形象。没错,三仙岛对外公布的资料,就是“用三个岛屿改造而成的移动要塞”之列的说辞,可是,这样的要塞内部到底是怎样的情况,到底是如何运作的,操作人数有多少,上面的生活是怎样,全都无法仅从这些公告出来的说辞去形象。而这样的要塞,虽然宣称是可以抵抗中继器,并且,它似乎就是为此而生的,但是,其具体的能力上限究竟如何,也难以仅从那些表面的信息去了解,而理论更是有许多失真的地方,唯一可以想象的是,人们普遍认为即便是参与建造了三仙岛的相关人员,也并不具备对“三仙岛”这个庞然而神秘的物体的详细认知。

    三仙岛有过无数的赞誉,也做了不少有目共睹的大事,例如率领这个星球上唯一一只宇宙舰队前往月球,发动了第一次对纳粹基地的反攻。但是,正因为这个战场太过于遥远,所以,同样让人难以知晓更细节的情况。随着局势不断恶化,一些摧毁性的变化从难以预料到的层面袭来,一下子就摧毁了几乎全世界的人类,原有的情报体系自然也就崩溃了,存档的资讯至今也不清楚有谁能收集整理情报缺失已经是众所公认的事实,即便如此,三仙岛的威名仍旧深入人心,也迫切让如今仅剩的幸存者想要了解它的情况。

    义体高川感受到这些人的急切和紧迫,他们渴望自己这边真的还有强大的武器。三仙岛,正是这样的一种武器。三仙岛内部有千万人的军队,这个情报在全球人类崩溃之前就已经不再是秘密了,而“千万人”的数量,放在当下的状况中,足以引起许多人的强烈情绪。

    问题是,除了义体高川本人和少数人之外,没有人能够理解,这千万军人的用途和状态。

    “三仙岛的事情得问高川先生吧,我觉得莎虽然已经得到了使用权,但其实并不了解三仙岛。按照中央公国的风格来讲,他们是不会轻易就让外国人知晓其内部秘密的。我听说就算是提供了部分资料的网络球也根本不清楚三仙岛的具体情况,所以,只能让高川先生一个人行动。”有人这么说。

    “但是,三仙岛当时的确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一员吧,他们到底是怎么作战的?”另一些人被这个话题勾起了兴趣。

    “听我的朋友说,三仙岛只是名义上属于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当然,声称是舰队核心,但实际战斗的时候,三仙岛和其他船舰是作为两个部分独立执行作战的,实际并不存在配合。”也有人这么宣称,但是,很快就被人质疑了,因为他无法说出自己那个透露信息的朋友到底是什么人。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是联合国对纳粹战线的重要组成部分,而联合国虽然在许多层面上已经和神秘组织联合nog合作,但却同时对所有非国家政府部门的神秘组织存有本性的质疑。哪怕是地位特殊的网络球,也难以避开那些严厉的视线。在三仙岛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事情上,神秘组织的成员更是难以获得关键性的情报,哪怕这些神秘专家各个都有自己的拿手好戏,放在情报处理上也有专门的好手。

    “我不觉得高川先生会满足我们的好奇。”很快就有人这么说了,抱着一种无奈也无所谓的态度,“我也不想去知道太多,只要在战场上不掉链子就行。说实话,他们原本是做得不错的,差一点就端掉了纳粹的大本营,但似乎在最后一刻出了什么问题。我听说是工作人员的精神层面受到了某种打击,已经无法正常管理和运转船舰了。”

    “是吗?我倒是听说,整支舰队都被三仙岛给吞掉了。”也有人一副神神秘秘的表情,语带深意地说:“不是正常的军队吞并,而是真正意义上的吃掉了。三仙岛就是一个怪物,它是有生命的,是由中央公国三千万人构成的巨大生命体。”

    “吃掉?怎么个吃法?”其他人虽然不是不愿意相信这个说法,三仙岛是如此的神秘,而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下场又是那么地令人费解,已经在这场神秘的难以形容的战争中见识过太多匪夷所思的情况的众人,并不觉得“代表了联合国最强宇宙兵力的舰队被一个要塞吃掉”是不可能的事情。但是,很难去想象和理解具体的情况,如果只是军力吞并那就太寻常了。

    “我可以看到一些幻象,那些画面总有一部分是正确的。”有一个神秘专家突然开口到:“在那个幻象里,三仙岛根本就不是什么岛屿,而是藏身在无边迷雾中的一个可怕的触手怪,它将触手刺入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的其他船舰体内,就这么连人带舰地一起吸收掉了。”

    义体高川不自禁回想起三仙岛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遭受莫名的思维精神打击后,不得不接管整支舰队具体工作的现场景象,倒是觉得和符合这个神秘专家看到的幻象。三仙岛强行对其他船舰进行物理结构的桥接,说是触手,其实也没那么柔软,因为工具不仅仅是管线,不过,的确深入了这些船舰的“体内”,对其内部的结构和程式进行了深入的改造。而三仙岛本身的确也是笼罩在迷雾之中的,那些迷雾本来就是三仙岛运转机制产生的“废气”,也同时是三仙岛所具备的神秘力量的表象,视为最常出现在神秘事件中的“灰雾”也是可以。

    “别乱猜测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被三仙岛拖入统治局遗址中,已经被莎全盘接收了,正在进行新的改造。”最早进入“莎”内部的神秘专家,诸如魔法少女十字军的一批人插口打断了众人的猜测:“被莎回收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在这个瓦尔普吉斯之夜的某一个区域,在发动总攻的时候,你们会看到的。网络球十分看好‘莎’的安全卫士技术,大概会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中完全使用安全卫士吧。”

    “你们亲眼看到了?”旁人质疑道。

    “是的,亲眼所见。”魔法少女斩钉截铁的回答,让其他抱有猜疑的神秘专家不由得耸耸肩。

    “那么,莎打算怎样使用宇宙联合实验舰队?就像是过去一样,完全当成一个独立的舰队使用?”旁人又问到。

    “具体情况我也不清楚,不过从入手的情报进行分析,我们觉得‘莎’可能会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改造成它的躯壳你们知道瓦尔普吉斯之夜是不能移动的,在什么地方产生,就只能呆在什么地方,那是一种临时数据对冲现象的意识化,就像是传说中的地缚灵一样。”另一名雄壮魁梧的中年男人‘魔法少女’说:“可能‘莎’有办法改变这种情况。”

    “也就是说,‘莎’要把自己塞入宇宙联合实验舰队之中?它所覆盖的物质总量应该是比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还要大吧?而且还在不断增加。”有神秘专家这么问到,“先不说莎如何转移,如何处理质量问题,一旦它成功了,目前的这些基地和生产线到底会怎样?如果没有足够的安全卫士做后援,我们可无法处理那数十亿的纳粹士兵。”

    “这种事情你得问莎才对,我只是就自己已知的情报进行推理。”那名中年男性‘魔法少女’耸耸肩,说到。

    “莎”正在对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进行改造,其中甚至包括三仙岛,义体高川是知晓这件事的,并且,也经过了他的同意。不过,义体高川并不看好“莎”能够对三仙岛做什么事,倒是宇宙联合实验舰队确实有可能一如魔法少女们的猜测一样,成为“莎”的躯壳。在近江的技术报告中,“莎”这个新生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似乎对已经被三仙岛进行一部分改造的宇宙联合实验舰队拥有极高的契合性,一旦换上了“宇宙联合实验舰队”这个躯壳,就几乎已经达到了成为下一台中继器的最低标准。

    这意味着,莎将会至少具备一部分中继器的力量,而成为与三仙岛不相上下的强力武器。

    “听起来真是不可思议……莎在成为了瓦尔普吉斯之夜后,还打算成为中继器吗?”现场很快就有神秘专家也产生了和我类似的想法。

    “不过,如果可以成功,倒也是件好事。”也有人向魔法少女十字军的人问到:“那么,伦敦中继器又是什么情况?你们出来这么久,这一次有回去看看吗?而且,既然有伦敦中继器的保护,你们应该有更多人活下来才对,怎么才这么点人到这儿来?其他人还在中继器内部工作?”

    “在五十一区中继器和拉斯维加斯中继器对撞后,伦敦中继器内部就进行了完全戒严,所有人都只能呆在自己的房间里工作,根本无法和其他人联系,所有的信息都汇聚到走火那条路线,所以除非走火他们告知,否则根本就不知道其他人到底是什么情况。”一个显然是从伦敦中继器内部出来的研究人员有些郁闷地说:“其实这一次,我也本以为会有更多人出来的,如果从比例来说,如今在这里的人,大概只占据我印象中不到十分之一的数量……没出来的人到底是怎样的状况,我这边也是一头雾水,就算主动联系走火和梅恩先知,也得不到回应。”

    他的回答让周围许多人都露出惊诧的表情,有人问到:“走火和梅恩先知没事吧?”

    “如果只看数据情报,理论上是什么事情都没有。”那人摊开手,无奈地说:“但实际是什么情况,也没人跟我们解释,也无法进行观测,我们只能负责自己原本负责的那部分工作,从一开始就没有跨区域的条例。”

    “听起来有点儿阴谋论的感觉,你该不是觉得你们内部有问题吧?现在我们可是和你们一起共事,你们内部出事的话,我们这边也会很危险。”也有人带着质问的语气这么说到。

    “总而言之,我的职务已经被战时条例严格限制了,你想问太深入的事情,我也没办法回答。”那人只能这么回答到,当然,这样的回答根本无法解决任何事情。

    “……希望你们其他人可以在总攻的时候登场。”别人若有深意地这么说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