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99 义体高川的现况
    许多“高川”死了,更准确地说,许多像是“高川”的东西死了,但是,这些东西又不完全是“高川”这是一场可怕的噩梦,没有开始,没有过程,而“死亡”也不像是结局,一大堆尸体堆积在某个地方,那里狭窄,阴冷,恐怖,仿佛隐藏有非人的某种庞大的存在。“死亡”像是这个庞大的存在带来的,但本质上却并非仅仅如此,而是有着更加深刻而复杂的原因,仿佛这些“高川”非死不可,哪怕他们曾经做了许多“正确”的事情,但他们的存在本身就是一种“错误”,是在一种“扭曲”的目的下,执行的一种“扭曲”的手段。

    然而,对于那深藏在黑暗中的未知的不知其形态和存在方式的某种存在而言,人类所谓的“正确”和“扭曲”是毫无意义的,那仅仅是对人而言的有意义,是对人类社会而言的有意义,而不能遍及到那样的存在身上。从人的角度,用人的视角和思维,去试图理解“怪物”,根本就是无用的行为人类有时会将猪狗拉到和人仿佛的角度,去感受它们的痛苦,理解它们的生死,用人类的目光去赋予它们生命的意义,然而,在那黑暗中,人类连猪狗都不如。这并非形容,而是一种客观的事实。

    倘若自视为人,那么,在这场噩梦中,就会切身感受到自身存在的不定性和无意义,就仿佛自我认知到的个体,也不过是如同最为客观,没有思想的原子电子一样,是那样一种物质、能量、运动规律的一种自然体现,人类视为“自我存在”的一切觉悟,都不过是自己赋予自身的幻觉而已。

    没有人,没有思想,没有道德,没有社会结构,没有自我,有的只是客观规律,一切都只是那从不停息的运动中的微不足道的一部分而已。

    义体高川只觉得自己的灵魂就像是被某种无形的枷锁拘束着,他可以看到,可以感受到许多信息,但却无法做出自认为必要的行动,自身的确是在运动着的,但却是嵌合在一个更加庞大的,自己无力动摇的运动之中,去感受那庞大的运动体系时,只觉得那是如此的复杂而显得无比的混乱,但在混乱之中却有着其必然。那并非是人为的混乱,而是天然如此。

    他看到了许多的“自己”的尸体,亦或者说,他能够从那些“高川”的尸体上感觉到和自身的联系,尽管那样的联系是如此的片面又微弱,而且,那些尸体的面容并不完全就和自己一样。是的,哪怕有着这样那样,或大或小的差异,但仍旧可以让义体高川在看到那个尸体的大致轮廓时,就有一种奇异又模糊的,那就是“高川”,那是自己的感觉。

    这些尸体给他带来的自我认知是如此的诡异,认知其死亡后,所感受到的一切信息,又是如此的让人感到恐惧。他只能模模糊糊看到尸体的脸,就像是有某种力量,亦或者是自己的本能,让自己不去看清那些尸体的脸,即便如此,他仍旧知道,那些尸体的脸一定很可怕,因为他们的死亡太可怕了,所有让自己畏惧的东西,都好似色素一样残留在这些尸体上,这些尸体内部,以及和这些尸体具备某种联系的某个区域深处。

    义体高川已经不是第一次看到自己的尸体了,在他的认知里,“高川”的自我也已经不是第一次死亡了。然而,如此大规模的,成建制的死亡,却是第一次看到。过去“高川”的人格就像是轮回,前一个死了,后一个才诞生,但这些尸体出现,似乎预示着某种变化已经产生,而他并不清楚具体是怎样的变化。

    义体高川只是不自禁这么想到:倘若这一次自己这个高川人格死亡,连同少年高川的人格一起死亡,那么,新的高川人格还会如过去一样诞生吗?也许不会,不,应该说,他的感觉是如此强烈地让他觉得不会。这一次的失败,这一次的死亡,将会是彻底的,因为病院现实里发生了一些状况,“高川”已经没有新的机会了。

    义体高川觉得,眼前这个噩梦,就是病院现实中产生某些可怕变化的象征。它在某种意义上预示了什么,不仅仅是自己感觉到的和想到的那些,而是更多的,更加深入的,更加可怕的,更加让人绝望和疯狂的。

    可是,他不擅长解读梦境,用人类已知理论去解读也没什么用,况且,人类对噩梦的解读也并没有一个完全正确的理论。

    看到这些尸体,义体高川就不由得回忆起在末日幻境中,自己于另一个精神病院中的噩梦,那个关于高塔,猎人和仪式的噩梦。那时,仍旧有许多对抗末日真理教的神秘组织存在,许多神秘专家都有着旺盛的活力,去努力参与和解决那些末日征兆。而那些事情,无论看起来像是实际的,亦或者是相对的梦境幻觉,总能和病院现实的一些因素牵扯起来看看,就连阮黎医生都被牵扯进来,成为了牺牲品。

    即便如此,哪怕牺牲了那么多,也完全没有带来实际性的转机。或者说,凡是那些在神秘事件中产生的牺牲和死亡,以及伴随着的强烈的意志,都让人觉得,哪怕过去不怎么样,未来也有了变好的机会,可如今,自己所经历的一切,都在证明,那不过是幻觉而已。

    事情会好转,只是幻觉,事情只会在自己所认知到的糟糕前提下,向着连自己都不知道的更糟糕的方向变化如此的让人绝望。

    人类在这种宛如天灾般的剧变面前是无力的,就像是人类在一个巨大的程序中,正在被按照既定计划删除掉一样。

    义体高川呆在这个噩梦中,拥抱并忍耐着这一切带给他的思考和折磨,如果可以停止思考的话,大概就不会这么痛苦吧,然而,思考已经是他唯一能够做的事情了。他在这个噩梦里,既不能按照个体的意愿行动,也无法触碰或改变任何事物。杂乱的信息如同被风扬起的沙尘一样,让他仿佛被迷了眼。

    所有的噩梦都不会给人一个好的感觉,而义体高川此时此刻所看到的噩梦,更是让他感到自身的无力和时间上更深重的紧迫感。

    义体高川只是静静地注视着这条不知道通往何处的通道,去由这个通道想象整个设施空间,去猜测存在于这里的人和事物,去审视自身在这里到底是怎样的一种状态。空气是死寂的,就像是没有在流动,也没有声音可以在空气中传播,在这种寂静中,他渐渐感到自己正在脱离对噩梦的感知,有一种”上升”的感觉,却不知道会去向何方。然后,他感觉到了,自己在流动。

    那是一种晦涩的流动感,自己就像是一团液体,也同时体量巨大的液体中的一个部分。与此同时,自己也仿佛是一条鱼,在这些液体中不停地游动。义体高川甚至有了嗅觉和听觉,但嗅觉无法让他分清自己闻到的是什么的味道,而听觉也无法让他分辨自己听到的到底是什么的声音。

    如果有必要的话,他想要站在一个更加高阔的角度,至上而下的俯瞰如今的自己,或许那便能理解自己到底是处于怎样的一种状态了。然而,他做不到,这不是自己想就能做的事情,哪怕这是在自己的梦里。

    即便如此,义体高川仍旧忍不住去猜测,自己所感知到的一切,就是自己在lcl状态下的姿态“高川”的结局和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没有任何区别,即便过程似乎有些特殊,但是,最终也只是化作lcl,和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化作的lcl液融为一体罢了。

    这个残酷的事实,不止一次让他对自身的存在抱有疑问,这种疑问更像是一种本能,而不是主动去思考的情况。

    然而,所有的疑问,都不会有一个明确的答案,即便给了一个明确的说辞,也能感受到,在这个说辞背后有着更加庞大的因素,而自己所得到的说辞,不过是那终极答案中的一个渺小的片面而已。而所有的思考,也同样不会得出一个让人欢喜的最终定论。

    就在这么浑噩又恐惧的情绪中,义体高川静静地站在原地,直到有一种“自己要醒过来了”的感觉从心灵中升起。

    然后,义体高川就醒过来了。不算陌生的天花板印在瞳孔中,他只觉得自己就好似重新回到了水里的鱼,顿时又能喘过气来了。

    这种噩梦的体验已经不知道经过多少次,义体高川虽然仍旧会感到不适,但已经不会惊奇。他睁开眼睛之后,就如往常一样干脆利索地起床,整理仪容,自检义体状态,然后拿上武器走出房间。距离他将畀带回这里已经过去了六小时,许久没有的睡眠,并没有让他感到“内在的疲倦全都消除,整个人都焕发一新”的感觉,噩梦仍旧纠缠着他,试图让他理解更多的于己不利的情况。

    这个地方从普通的角度来看,就是一个暂时的基地,但要从一个不普通的角度去认知,那只能说是“莎”的体内许久未见的“莎”,已经从一个普通的统治局原住民研究人员变成了一个体量庞大的,物质界限暧昧的怪物,一个有意识的临时数据对冲空间,也是所有中继器的前身“瓦尔普吉斯之夜”。即便如此,要理解这一情况的来龙去脉,以及从“人”到“非人”的转变过程,仍旧是十分困难的,即便是义体高川的脑硬体也无法处理过来。

    即便如此,“莎”已经成了强大的助力,这一点倒是值得肯定。义体高川不会对非人的生存姿态有任何的偏见,他自身也早就已经不是正常意义上的人类了。目前所有的计划都在执行,其中有好结果也有坏结果,但是,他所知道的好结果似乎都有些抵不上坏结果的影响。最坏的情况莫过于,以往被依赖为后盾的伦敦中继器极差一筹,被末日中继器从人类集体潜意识里踢出来了,就如同伦敦中继器不久前对纳粹的月球中继器所做的那样。如今,两台中继器必须在物质层面上正面交锋,这样的变化,导致之前已经做好的许多预想都化作泡影。

    正面的攻防不会让义体高川畏惧,但是,这也意味着,无论胜负,自己这一边都要蒙受不菲的损失,进而失去和末日真理教中继器交锋的主动权。过去网络球认为自己一方并没有完全失去主动权,但现在,谁知道呢?

    在这些坏消息中,唯一比较还让人有所宽慰的,就是自己这边的集结所带来的力量了:一台中继器,一个中继器前身的瓦尔普吉斯之夜,以及一个理论上可以和中继器争锋的人造要塞三仙岛。集结三个体量足以媲美纳粹中继器的庞然大物,即便如今的纳粹还有素体生命的后援,也不会让人觉得打不过。

    即便如此,开战后的损失评估,仍旧让人不敢轻忽。目前为止还没有正面交战,纳粹士兵和瓦尔普吉斯之夜“莎”的量产安全卫士已经把战场扩散到了几乎整个统治局遗址中,每一分每一秒被战场绞杀的数量都以千万计,让人极度怀疑,用以扩建大军的资源到底是从何而来,又会在怎样的情况下消耗殆尽。而在那之前,纳粹的中继器似乎也没有攻过来的意思尽管纳粹明显带有末日真理的特征,而处处煽风点火,一副要毁灭世界的样子,但是,如果只用纳粹士兵,是不能毁灭世界的,他们必须从一个更加宏观或更加微观的角度,做一些更加极端的事情,让那毁灭性的结果在这个世界上普遍开来,就如同少年高川用两台中继器的对撞,摧毁了百分之九十九的人类意识一样。

    仅从规模和结果的程度来看,纳粹引发的所有这些战争,都还不如少年高川做的事情出格,也没有那般毁灭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