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96 过去的秘密之“江”
    在桃乐丝的口中,“病毒”、“江”、“lcl”、“高川”、以及其他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形成了一种十分紧密的联系,而在这种联系中,“高川”和“江”正是可以被观测到的最接近一切恶性源头的存在。比起“病毒”的不可观测和理论性上的存疑,当然是从人们看得见摸得着的物质信息入手更加可靠。然而,要说桃乐丝对“江”的研究到底有了多大的进展,对方却又语焉不详,表现出一副“虽然有了一个明确的目标,但一切才刚刚开始”的态度。尽管不作夫想要把对方想得更加阴暗一些,例如一些可憎的阴谋论之类,可如今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独自一人战斗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他只能去相信桃乐丝所说的这些无论桃乐丝在私底下是否有别的想法,是否有所隐瞒和欺骗。

    更何况,对于自身状态的研究,让不作夫认知到,自己必须找点事情做,去想点别的事情,让自己陷入不那么容易思考的忙碌中。所有深入“病毒”的思考对自己而言,都已经是极为危险的事情了。那不断膨胀又无法控制的思绪和情感明显让他觉得自己每况愈下,如堕深渊。末日症候群患者在精神状态上的恶化,他在过去的病院里就已经看得够多了,平日里他会对这些病人表示怜悯,可如今一想到自己也要变成这种过去自己怜悯过的对象,他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如果你不是说‘高川体内才有的东西’……”不作夫没有说下去,他无论如何都想要避开“病毒”这个字眼。

    “只是找到了一部分,高川体内才有的‘江’是二次感染的源头,但就像是量子理论一样,在缺乏决定性前提的情况下,完全不能单纯视之为真理。”桃乐丝这么类比到:“你知道的吧?量子理论是一直处于假设状态的理论,而并非是实证理论,它也许可以从理论上解释许多现象,也让人看到了大一统理论的潜力,但是,从理论成立的基础上,它一直都没能完整证实,而更像是一种哲学。我相信我们的成果是有意义的,是成功的,是有潜力的,就如同量子理论的研究者愿意相信量子理论一样。”

    “因为量子得不到证明?”不作夫对桃乐丝所说并不陌生,“假设这个世界上的一切在物理量化之后,都会有一个无法再分的最小的基本单位这是量子理论成立的基础。也就是说,你们的成果和这个哲学意义更重的基础拥有相等的份量?”

    “是的。”桃乐丝没有任何犹豫地回答到。

    “这和我没关系,我不是物理学专家。”不作夫绕开了这个话题,他不想去思考太过深入的事情,也不试图去否定自己所知道的任何一种理论。所有的质疑都会引发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精神病症状,尤其是在涉及自身的固有认知时,那种思维膨胀,世界崩塌的感觉会极为强烈,只让人觉得连死亡都不能从那种痛苦中解脱出来。

    “按照你的说法,‘江’和‘病毒’一样危险,在对患者的最终影响上,甚至更加致命,因为它能够彻底崩溃lcl的性质和构造,让患者的自我资讯彻底毁灭。”不作夫如此说到:“那么,从你的角度来看,‘江’究竟是血清的来源,还是‘病毒’的异化?”他想要确认一下桃乐丝对待‘江’的态度,说到底,之前桃乐丝的说法实在太暧昧了,放在平时没什么问题,但如今可没有这种暧昧的时间。在不作夫自己看来,要不就彻底把“江”视为解决“病毒”的解药,要不就彻底把“江”视为助纣为虐的新病毒。而对待前者和后者所需要做的事情看起来类似,但实际上会在细节有诸多的不同。

    尽管这么做很极端,但是,一旦确认目标,认定方向,竭尽全力去超这个目标方向行动的话,说不定可以赶上已经依稀可见的“世界末日”。

    尽管距离预估中的末日期限还有理论上的时间剩余,但是,不作夫可不敢把希望寄托到只在理论成立的时间剩余上。

    理论始终只是理论而已,按照理论做出的预估,往往都会在实际情况中有出入,而且往往是变得比自己所想的还要糟糕。

    对不作夫的提问,桃乐丝沉默了一下,才用一种让人毛骨悚然的平静语气说:“我始终认为,江就是病毒的一种体现,是它在特殊情况下,能够被人类观察到的部分;也有可能是病毒的诱饵,是病毒的用来进食的器官,亦或者是病毒的一种子体,甚至于,就是病毒本身。”

    “……也就是说,你其实已经放弃了用‘江’开发血清的选项。”不作夫终于可以用肯定的语气说出这句话了。在这之前,桃乐丝的话中,就表现过对“江”在血清上的功效避而不谈的态度她是这么说的:“也有考虑过。”

    是的,这个说法没什么毛病,曾经的属于曾经,如今则已经放弃了,其做出这个决定的根源在什么地方,不作夫也不想深究,他只是需要这个未来的合作伙伴有一个肯定的一致的态度。两面下注可不是如今的情况可以玩得起的。

    见到气氛有些紧张和沉闷,不作夫便转开话题,用尽量轻松的口吻问到:“说起来,你们为什么要称呼高川体内的特殊物质信息为‘江’呢?听起来更像是一个人的名字”说到这里,他突然顿了顿,因为他已经想起来了一些和这些特殊的末日症候群患者有关的背景资料。的确,在这几个男孩女孩进入病院之前,他们的小团伙中确实还有一个人,而且,是从伦理关系上对她们意义重大的人。

    一个叫“真江”的女孩,是这个小团伙中年龄最大,也最有威望的头领,在孤儿院里结成的关系,让他们彼此之间有着一般的家族亲人都没有的深厚感情。而且,这个叫做“真江”的女孩也是他们之中最早感染“病毒”的人。只是,在病院发现并接纳这几个孩子前,就因为真江的病情恶化,导致这个小团伙陷入一个极为危险的状况。末日症候群患者都算是精神病患者,而且是会在某些条件下,对他人充满了攻击性的重病患者,真江在一场暴乱中死亡了,而这个小团伙所在的孤儿院也彻底被大火烧毁。之后,尽管男孩女孩们来到了孤岛病院,却在种种表现中,流露出对死去的“真江”的执着从心理学来说,真江在他们心中的分量如此之重,影响力如此巨大且深刻,却又是合乎理论的。

    既然这个时候,这些孩子都已经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了,那么,同时也是重度精神病患者的他们自然会对关系密切的死者有着不同寻常的心理。只是,即便变成了如此的模样,整个存在形态的生理构造都已经彻底异化的桃乐丝也仍旧受到这种心理的影响吗?明明连产生人格思想的物质基础都发生了那么大的变化。

    不作夫猛然回过神来,紧紧蹙起眉头,他又一次过于深入了。其实,真江会否就是“江”这个名字的起因,并不是什么值得深究的事情。

    “……”桃乐丝沉默了许久,让不作夫觉得她会不会就这么沉默下去,亦或者直接改变这个话题,但是,在他主动避开谈论的时候,桃乐丝开口了:“你知道真江当年死亡的具体情况吗?”

    不作夫愣了愣,他仔细回想了一下,才确认到:“不,只知道一些大概。”顿了顿,又说:“不过,我听说高川把她给吃了?在档案里没有记录,但私下里有这样的流言。”他的确对这个流言有点兴趣,虽然“吃人”是很猎奇的行为,放在精神状态上,也被认为是病态的象征,但是,“江”在高川体内的存在,却又让他不由得联想到这个流言上。

    从过去到现在,为了得到初步合格的疫苗,也有研究人员也会反复利用患体作为温床,通过不同的患体逐步降低病毒的威胁,驯服疫苗的暴烈,培育出真正适合人体的疫苗。当然,这些患体并不都是人类,也有牛羊之类的动物。

    “高川”为什么会吃人?在他的心理诊断中,他其实并不具备吃人者的特征,在道德和生理上都没有这种扭曲的欲求。相关的情报不知道为什么被封锁了,亦或者从一开始就没有详细的记录下来,不作夫和其他研究者虽然对这些问题感兴趣,却知之不详,最有可能入手的情报应该掌握在阮黎医生手中,但是对方的保密工作做得极好,之后又因为她也患上了末日症候群,不久后就独孤又怪异地死掉了,试图从她的资料库中找到点什么东西的人都失望而归,因为她似乎明白自己的下场,又出于某些外人无法理解的原因,故意将自己的大部分研究资料删除,只留下了她认为对病院有用的东西但那并不包括她所了解的“高川”的过去。

    “高川”的过去被藏在人为制造的黑暗中,而另一个现在看来也十分重要的人物“真江”则从一开始就没有太多有用的资料。

    在不作夫的猜想中,如果高川体内的“江”是他有别于其他末日症候群患者的原因,而“江”又在蛛丝马迹中有着和“真江”说不清道不明的关系,那么,最初“江”的诞生,会否就源于“高川”吃掉了“真江”?是因为在这个过程中,“病毒”经过两个人体的变化,才形成了“江”?而这个过程看上去是那么的符合疫苗血清的成型过程仿佛在证明人体自身的免疫力其实在“病毒”感染的过程中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放在全人类的范围内,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群体数量之多,只出现了一个“高川”,也不能说是奇迹因为在这个基数下,按照正常的逻辑,人体是应该有很大可能自发诞生对“病毒”的抗体。这本身就是生命理所当然的力量,是生命对外界环境变化本应该具备的适应能力。

    “我猜,你知道我在想什么。”不作夫这么对桃乐丝说,他的眼中始终只有这个房间以及那明显不是人类,但也不知道是什么设备的巨大存在。虽然说是设备,但也让人觉得它有生命,它的呼吸就是那闪烁的灯光,而它的蠕动让藏在视线外和阴影中的部分都在摇晃,虽然无法直接看到,却能够切实地感觉到。

    是的,不作夫到了现在,仍旧无法从整体上观测桃乐丝如今的模样,而且,对方也说过了,这里是属于她的幻梦境,所以,那奇异怪诞的整体轮廓也有可能是某些幻觉假象在发挥作用。正因为无法判断这个巨大轮廓中的哪一部分是真实的,哪一部分是虚幻的,所以,根本就无从对桃乐丝进行认知。

    但是,他也同样不怀疑,这个可怕的已然非人的,似乎是和自己同一条战线的存在,有能力对自己的想法进行探知不提其他,仅仅是拥有和系色中枢接近的计算力,就足以通过观察人体的每一处细节,将具体数据填入理论中,以这样的方式获取他人的想法了。在现代科学中,这种读心术早就被应用了。

    也正因为如此,所以,不作夫清楚,桃乐丝到现在为止所说的,都是她想要说的,是她想要让自己知道的,而没有任何受迫于恶劣环境的可能,哪怕对方从一开始就表明“她已经没有人手了,她这台设备无法做更多的事情”。

    “我知道。”桃乐丝果然不怎么回避这个话题,“用大量的数据说话,从来都是科学的硬道理。我知道你想知道当年发生了什么。我可以告诉你,是的,高川吃掉了真江,正是我们将高川体内的那东西称为‘江’的重要原因之一。而且,这两件事之间的确拥有直接的关系。但是,‘江’是否真的是经由‘真江’和‘高川’两人之后孕育出来的血清疫苗,我对此抱有极大的疑虑,关键在于,我们仍旧对‘病毒’一无所知反过来,不作夫,我问你,你愿意相信‘江’就是针对‘病毒’的疫苗,把由此产生的药物注射到自己体内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