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97 过去的秘密之“真江”
    先不提桃乐丝等人是否已经能够把观测到的“江”的信息提取出来,用以制造实验性的特效药,即便他们真的这么做了,会有人主动使用吗?答案是肯定的,抱着侥幸心态,在绝望之中尝试新药物的人在这个世界上从未消失过,哪怕不在这个孤岛病院,而是在外界的文明社会中,在一个国家体系之中,因为各式各样的原因而无视可能存在的副作用,去服用新药的人比比皆是。“江”倘若真如桃乐丝所说,那就真的很特殊,但这种特殊性放在致命的末日症候群面前,似乎又变得不是那么的让人畏惧。

    但是,不作夫沉默了。他原本以为自己会很爽快地回答,但事到临头,他也开始产生了疑虑,他不得不开始思考。之前那些似乎已经变得明朗起来的东西,在深入思考后就又变得迷茫。有太多因素在之前似乎对自己的选择无关紧要,让人不会刻意去参考,也有一些担忧被深深掩埋在压力和急迫中。但事到临头要做出选择的话,不作夫无论如何都不能如莽夫一样大大咧咧,亦或者光脚不怕穿鞋的,舍身一搏。哪怕有感性在告诉他,如果真的有特效药,那边是千载难逢的机会,而服药后的状态难道还会比现在的状态更差吗?几率,赌博的几率,冒险的几率,每一次思考,似乎都在变得诱人。

    与此同时,也有理性在告诉他,这不过是桃乐丝试探性的口风,对方这么问只是怀有一种压迫性的心理,迫使自己这边的想法进入她想要的轨道。实际上,根本就没有药物,哪怕有药物,也不是一般的末日症候群患者可以服用的,被“江”二次感染的患者是多么凄惨的下场,之前桃乐丝也提到了哪怕“江”真的是血清疫的象征,那也不是现在。况且,不作夫不由得想到,“江”真的是“高川”承受病毒的压力,体内自发产生的抗体吗?能够简简单单就用“抗体”来形容吗?

    不,桃乐丝从来都没有说过,“江”是抗体她始终都只是说,那是“高川”特殊性的起源,其诞生的渠道和二次感染的结果,都是同样证明了它的危险。桃乐丝在看待“江”的立场上,始终很稳定,她的说话和行为,在细节上都有把“江”视为和“病毒”同类的敌人的表现。

    如今她这么套话,是否也是为了加深这边对“江”的警惕和敌视呢?不作夫的额头开始渗出冷汗,他越是思考,就越是陷入一种茫然的怪圈中,自己的经历和学识并不能帮助他走出这个怪圈,这些压力让他愈发感到虚弱和痛苦。

    “江”的诞生看起来是有道理的,但是,这个道理真的就那么站得住脚吗?真的可以把“病毒”等同于人类文明史上出现过的那些瘟疫吗?“病毒”无法观测到的结果就摆在眼前,真的要相信它会和那些会在显微镜下显形的常规病毒一样,用同样的方法程序就能针对吗?

    “江”到底是“病毒”的幌子和诱饵,还是还在成长中的“病毒”克星?从逻辑和实际证据来说,可能性仍旧是半斤八两,而不作夫也早就意识到了,身为杀手的自己其实从来都是怀疑论者,而且,确实更加偏向于“朝坏的方向思考”。

    所以,他的答案是,自己根本就不曾考虑过服用根据“江”的数据制造出来的药物,除非在他之前已经有足够的样本证明是有效的,亦或者在绝对已经没有了希望的情况下可现在,他似乎还能做更多的事情,关于“病毒”的研究也仿佛有了新的方向,他似乎还能再等等。

    不作夫的沉默已经说明了问题。桃乐丝没有追问下去,继续说到:“阿川当年吃掉真江,是真江的要求……其实,在当时没有人能够理解为什么,就连阿川自己也不知道,他只是遵循了真江的遗愿而已,他当时其实是很痛苦,很害怕,备受折磨的。他是个正常人,吃人,而且是吃掉自己爱着的人,所要承受的痛苦和绝望让人难以想象,也不愿意去体验。但是,现在我似乎可以理解了。真江在那个时候,很可能已经知道了一些关于‘病毒’的事情。这一直是一个秘密,真江是一个信徒,但我们都不知道她信的是什么宗教,只知道那是一个秘密的组织,甚至于,我们根本就不知道除了真江之外,还有谁是信徒,真江的特殊让她很容易就从人群中被辨别出来。”

    不作夫这一次真的吃了一惊,虽然不知道信徒和‘病毒’有什么关系,但是,这可是让人遐想连篇的情况。真如桃乐丝所说,那么,真江定然不是信仰这个世界上广为人知的宗教,而这也可以解释,为什么她最后会让自己的爱人吃掉自己她既是信徒,又是末日症候群患者,两个状况结合起来所产生的幻觉,足以让她发疯。

    “我过去也天真地认为真江成为信徒,只是为了在那难耐的日子里寻求心灵的慰藉,但是,当我成了这幅模样,认知到了幻梦境的存在后,才明白过来,真江肯定知道什么,而我之所以能够认知到幻梦境,并转移到幻梦境,乃至于可以不断接近‘病毒’,正是因为真江留下的东西真的有效。”桃乐丝的口吻不知何时充满了别样的情绪,复杂而又隐晦,让不作夫无法理解,那到底是怎样的情绪,只听到她说到:“入口处的仪式图案,那个五芒星……真江管它叫旧印,是她一直珍藏的宝物。当然,说是宝物,在过去是有实物的,只是不知道何时意识了。我所知道的就只有一个图案而已,真江平时总喜欢画这个图案。”

    “旧印?听起来,无论从哪个角度去看,的确都充满了宗教仪式的感觉。”不作夫不知道该如何接话,但是,不过,哪怕他也会遐想连篇,但逻辑和理性,仍旧让他只能从‘病毒’的不可观测,去思考真江的情况,觉得她很有可能是意识到了‘病毒’的理论性和哲学性,体验到了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痛,由此才会产生信仰。纵观历史,人类之所以需要宗教,产生宗教的原因,都莫过于此。

    在现代社会里,正因为末日症候群患者的病情表现更偏向于精神病和生理疾病,有现成的病理学可以参考,因此,很少会有人觉得真的存在这么一种“病毒”,是患者表现出来的精神和生理上的病痛的综合源头。“病毒”的存在,从一开始就没有一个明确的证据,而是追溯病人病理才最终形成的一种印象,是一种推导,一种猜测,就如同量子理论假设万事万物都存在不可再分的最小单位一样,这是如今根本就没办法证实的情况。

    同样的,就如同有人会去信奉这种基于假设的量子理论,认为它是大一统理论的基石,认为它可以从一个无法再分的最底层,去解释和重构万事万物,达成全知全能一样。对于拥有同样性质的“病毒”,自然也会有人在认知到它的存在之后,就去信仰这个理论上存在,却无法实际观测到的东西,哪怕这个东西会带来病痛,也可以解释为,这只是一种“自然”和“必然”。哪怕是研究人员都会为“病毒”着迷,并在环绕着它的未知中自得其乐,何况普通人和已经感染了的病人?

    桃乐丝言下的真江到底是怎样一种情况,恐怕就连她自己都不明白吧。

    哪怕前提是真江的确对“病毒”有所研究,但到底是“病毒”首先存在,然后真江认知到了它;还是真江基于自身的病痛,而在一种精神幻觉中,在一种绝望和痛苦的压迫中,在没有观测到“病毒”,也并不拥有足够的知识素养的情况下,就自我构造了“病毒”这么一种神明般的存在,强迫自己去信仰它,去探究它,由此慰藉自己那已经破烂不堪的心灵?

    虽然两种情况的结果似乎都一样,但实际上,对真江的影响是不一样的。而桃乐丝对过去的真江的猜想是否正确,也多少都取决于此。

    “病毒”,真江的信仰,教徒般的仪式行为,充满了宗教献祭味道的遗愿,还有如同那不可测的信仰象征的“旧印”这些全都在真江死后,于“高川”等人的身上发酵,最终扩散到病院之中。

    不作夫嗅到了一股让人抓狂的邪教的气息,在杀手生涯里,他也碰到几个邪教徒,在宗教管理不太严格的国家,哪怕是美利坚这样的大国,也总有一些人产生奇怪的思想和观念,去尝试挑衅人类社会的基础,那些足以让见惯生死的人也感到作呕的行为,绝对不是不作夫喜欢的。

    不作夫虽然没有见过真江,也不知晓关于她的太多信息,但是,从桃乐丝的描述中,从那蛛丝马迹的暗示中,他似乎可以在脑海里够了出这个已经死去的女孩的轮廓。桃乐丝什么都不确定,但她至少说对了一点,不管旧印有没有用,不管真江到底信仰什么,她的做法仅从遗愿就能体现出其违背人类伦理道德的邪性。还是孩子的时候,桃乐丝等人大概只是认为,真江当时做的一切就像是游戏一样,但如今她的确不这么想了。

    有不好的预感。

    不作夫如此想到。

    “她从哪里得到的旧印?真的不是她自己为了摆脱日常生活的精神压力,自己设计的一套宗教标志?”不作夫问。

    “不知道,真江虽然不掩饰自己的信仰,但却不会过多谈论她的信仰,她只是在日常行止上让人深刻感受到,她真的在信仰什么。她不会在我们面前表现得那么刻意,那会让人感到厌恶,但是,当她要做一些仪式的时候,也从未避开我们……我们一起进行过仪式,但无论当时还是现在的情况,都应该和仪式没关系,那种仪式只是孩子的幻想而已。我不是说真江完成了某种不科学的仪式,发生了一些只在幻想故事里才出现的情况,而是,她的行为对我们的确是有极为深刻的影响,而且,哪怕主观上是怀抱着一种幻觉去做那些仪式,但实际可能符合了某种规律,否则,为什么旧印可以让我接触到幻梦境呢?”桃乐丝说。

    “你说的这些,简直就像是人类信仰史的再现……人类看到火的力量,找出了火的功用,信仰并惧怕着火焰,相信特殊的仪式可以增强火焰的力量,但不可否认,仪式中的某些部分确实有着让火焰更加强力的要素,只是,执行仪式和观察仪式的人,都没能剥离仪式的外壳,找出其内在的要素。他们没有相关的知识,但仪式确实是有效的于是,信仰着火神的宗教诞生了。”不作夫的脸色又苍白了一些,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死人,他似乎理解了桃乐丝对真江的看法,真江其实比任何人都要幸运的,更早一步意识到了某些仪式能够对身为末日症候群患者的自己起效,尽管,很可能真江并不知道为什么,也不知道最终会发生什么。

    于是,真江执行了仪式。

    不作夫由此联想起那场让人生死离别的大火,整个孤儿院都埋葬在诸多疑惑中,就不禁感到,那邪教仪式带来的厄运实在太过于让人惊悚,直至如今在还发挥影响力。

    “你一直都在保管真江的旧印吗?我在夜那三个女孩的宿舍楼内发现了一些仪式用品……你知道是谁放进去的吗?你应该知道夜她们如今在什么地方,是怎样的情况吧?”不作夫追问到。因为他在进入这个地下设施之前,在入口处看到的旧印标记和在宿舍楼顶的杂物柜里发现的一些吊坠,几乎是一模一样的。桃乐丝如今的状态,似乎已经不能移动了,但是,并不意味着,在病院里就只有她知道真江的仪式和旧印。

    他有很多的猜想,希望桃乐丝可以给出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