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89 不作夫的奇妙冒险
    古怪的通道,仿佛从中世纪最黑暗的时代走入了未来,从宛如图腾一样的纹理到科技感十足的回路,隐约有着光在其中流淌。不作夫最初也没有看到这些光,当他看到的时候,那些束缚着光的管线似乎消失了,只剩下光一样的回路烙印在地面、四壁和洞顶上。他这个时候才听到巨大的机组发出的轰鸣声,这些机组应该一直都在运作,但在他意识到之前,却散发着一股死一般的寂静。他突然就明白过来,这些不寻常的变化都意味着自己的话确实已经被隐藏在这里的家伙听到了,不管是用什么方式导致自己之前那既听不到、也看不到、甚至于也意识不到的状态,对方这个时候选择了解除那种状态,自然代表自己有了机会。

    不作夫虽然不明白对方到底用了怎样的技术,是科学的还是超乎寻常意义上的科学,但是,仅从对方隐藏在这样一个地洞里,从来都没有真正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的病院中,这样一种行为方式来看,他倒是可以理解这种严密的防御机制不要说自己是如何找到这里的,即便真的找到了,若是对方不愿意接待自己,都有着种种办法让自己无法脱离,亦或者哪怕逃离了也无法保存对这里的记忆吧。

    让人想不起来,意识不到,这样的做法从结果上,确实比病院其他地方利用人们五官盲区来制造“不存在之地”的假象更来得直接和有效。不过,也正因为这里的一切都显露出这里主人拥有怎样程度的能力,而周遭的机组充满了文明和科技的气息,反而让不作夫对这次见面有了更大的期待主事人如果真的是某个“伟大种族”的一员,并且,那个种族的确在付出一定代价的前提下,能够解决如今病院中,乃至于或许已经扩散到整个世界的“病毒”事件,那也需要人类付出极为沉重的代价,不作夫从来都不觉得,有那样本事的“伟大种族”会因为“学术研究”的理由,就免费帮助人类度过这场在它们眼中,也必需有限选择通过“避开这个时间段”的方式去避开的末日。

    “病毒”的强大匪夷所思,“伟大种族”倘若真的存在,那也意味着,哪怕是能够穿梭时空的这么一群高智慧社会群体,也不是“病毒”的正面对手它们成长于过去,抵达了未来,但是,它们的发展和历史却不是线性的,和人所认知的“长度”有着巨大的区别,不作夫能够理解这一点,并且,基于自己的理解,很快就明白了如今地球所面临的末日对这些可能存在的“伟大种族”是怎样的意义:

    它们不过是先将自己置身于灾难范围之外,拥有了一个相对良好的安身之所后,才回过头来研究“病毒”,而整个地球和这个时间段内的人类,全都是它们的小白鼠。主事人尽管从行动表现出极大的善意,但他既然自认是“伟大种族”的一员,而不是人类的话,其立场自然是站在“伟大种族”那一边的,他眼下的竭尽全力,不会脱离为“伟大种族”的实验竭尽全力的性质,而事实上,他为了“上传资讯”而做出的种种努力,包括亲自拖延那个ketelili的怪物,初衷也都不是为了“拯救世界,拯救人类”,而是如同那些视自己研究成果如老命的研究员一般,为了拯救他的成果才去做的。

    不作夫从来都没有完全相信主事人,只是,他之前没有更多的选择而现在,这里有一个始终在病院里工作的人,哪怕对方在幕后做了种种工作,甚至于病院里的不少问题都是因其滋生的,但是,对反是病院的一员,又是人类所属,这两点就足够让不作夫更加信任这个只闻其名尚未谋面的幕后之人了。不作夫认为自己的来历是清晰且干净的,如果对方有这么大的能量,支配着这所病院的阴暗面,那么,自然可以查到不作夫的信息:他的出生,他的生长,他成为财团的杀手,在财团的支持下,还在不断精进自己的学识,终究获得了两大博士学位,以研究院的身份加入病院研究,充当财团的暗子。

    这些背景放在不同的环境下自然会有不同的解读。在平静的日常里,或许会被其他财团乃至于病院官方名义的组织机构视为必需铲除的硕鼠,但放在如今这个已经陷入绝境的病院里,却又再“干净”不过了。怪物、外星生命、鬼魂、时空来客、邪教、不法分子……要在这些个名单中做选择是很困难的事情,但不作夫仍旧有足够的信心,只要对方愿意见面,自己就能把自己推销上去。

    代表正常的绿光在机组的仪表盘上闪动,这里的光影在交错中勾勒出别样的氛围,不作夫虽然还是有些紧张,不能完全放下心来,但仍旧觉得比呆在外面的时候安心了许多。他感到一丝困倦,但却没有抵挡,他当然也有想过,是这个地方的主人释放了麻醉气体之类的玩意儿,意图就是让自己睡去,放在过去,他肯定不会这般束手就擒,但如今形势不饶人,他认为放下抵抗以表现诚意,反而才是最佳的选择,哪怕在睡过去后,生死就不由自己了,然而,哪怕进行挣扎,又有什么意义呢?他不觉得自己哪怕在完好的状态下,能够成功对抗这里的主人而生还。

    不作夫知道科学的力量,也知道在人类社会中能够将科学应用到科技上,需要多么大的能耐。个人的力量是无法对抗这种社会运作的能量的,哪怕如今病院已经和外界隔离,残存于这个地方的体量也至少是自己的数十上百倍。

    他是杀手没错,但杀手也是人,在人类历史上,从来都没有任何一个杀手可以凭借一己之力去对抗这样的敌人。所以,他知道自己的唯一选择,就是不要让自己有任何一丝表现,是站在敌人的角度上。

    不作夫的眼皮越来越重,尽管他没有抵抗睡意的来袭,但是,与这种昏昏欲睡的状态相反,他可以感觉到自己的大脑有多么的活跃。无数的杂念在这种昏沉的状态下起伏、穿梭、纠缠、碰撞,去往哪里,变成怎样,都已然没有任何约束般。其中有他看来的“正经事”,也有不那么正经的东西,但更多的是,连他都无法确认的想法,而自己的昏沉更是让自己无法去追溯来龙去脉,只能感受到一个朦胧的轮廓,甚至于,连一个正形都没有。

    这样的感觉并不好受,这种昏昏沉沉的状态也谈不上休息,他感到自己的精力不可避免地流逝着,消耗的速度让他感到恐惧,让他不由得产生一些不好的想象即便如此,到底产生了怎样不好的想象,他也没办法去感受更详细的情况。

    这一切,让他觉得自己宛如要脱离躯壳,而脱离躯壳后那个代表“自我”的灵魂是如此沉重浑浊。自己,这样一个沉重浑浊的灵魂,就这样在虚空中跌落,周遭黑暗一片,既没有天空也没有大地,不断向下蔓延的黑暗到底有多深远也无从得知。这仿佛是一个无比庞大的深渊,而自己跌入其中,这个代表“自我”的浑浊灵魂产生了巨大的恐惧:这是跌落的恐惧,这是脱离躯壳保护的恐惧,这是对黑暗未知的恐惧,这是宗教的恐惧,这是本能的恐惧,这是科学能够解释的恐惧,也有着超出自身认知范围之外的恐惧,无数的恐惧感交织在一起,让不作夫就要发出尖叫,然后,他意识到了,自己根本就无法发出声音。

    寂静,无比的寂静在黑暗的恐惧的深渊中,将自己层层包裹。

    这是噩梦!我要醒来!我要醒来!

    名为“不作夫”的自我只是在这片黑暗、寂静和恐怖中不断哀嚎着,尝试任何向上攀爬的姿势,哪怕向上也看不到任何出路,也没有所谓的“深渊顶部”。

    下一刻,不作夫用力睁开了眼睛。在那黑暗的深渊里,他认为自己始终是“睁开眼睛”的,那片黑暗绝对不是因为自己闭上眼睛才遭遇的。然而,当他睁开了眼睛的时候,才明白自己原来一直都没有睁开眼睛。他大汗淋漓,全都是冷汗,那可怕的无法抵抗的恐惧感仍旧在他的心头盘旋不去,他甚至不愿意回想起来,哪怕放在这个时候,那不过只是一场“噩梦”罢了。但是,仍旧有一个声音在诘问着他自己,那真的只是一场寻常意义上的噩梦吗?放在平日,他会觉得没错。可是,在如今的病院里,他不确定,哪怕他十分清楚自己也已经是一个末日症候群患者了,产生任何精神问题都不奇怪。

    精神病因的幻觉,神经病理的幻觉,每一种都能够让人忘乎所以,深陷其中而无法自拔,不作夫身为病院的研究人员,见过了太多的实例,可是,亲身体验到的时候,他很怀疑,自己的情况是否能够套用那些已经被证明过的病理学、心理学和生理学的理论。

    幸好,不管是不是正常的噩梦,他都醒过来了,而且,在醒过来之后,只是恍惚了一阵,便立刻想起了自己来到这里的原因和经过。他环顾四周,发现自己已经不在那条通路中,而是在一个充满了生活气息的房间里。狭小的单人间,大概只有十几平方,有一体式的小厨房和组装式的卫生间,甚至连之前有人住过的痕迹都存在,原住客显然没来得及收拾不作夫观察得很仔细,十分肯定,对方离开的时候是极为慌张的,而且,那也是一个在病院里做研究的人,有太多的生活痕迹足以证明对方的职业。

    看到自己躺在这样一个陌生的房间里,盯着陌生的天花板,不作夫反而感到比之前那一段时间要安心得多,甚至没有半点想要离开这个房间的想法。就算用自己最严谨的方式去思考,自己如今的结果都已经算是最好的结果了。

    就在他茫然、安心、慵懒地躺在床上的时候,房门被敲响了。他一个骨碌坐起来,三下两下跑到门边,通过熟悉的门控装置视察房门外,却没有看到半个人影。他对这种异常的情况已经习惯了,也没有太多的想法,直接打开房门。果不其然,正如他所想,来者无论是什么东西,都不算是敌人,门外走廊上的灯管一个个亮起来,让人不禁联想到病院的情况。

    他觉得这些一路亮起的灯光,正在为他指路,恐怕除了自己应该走的方向之外,其他的灯都是熄灭的。于是,他毫不迟疑地跟着灯光前进,这个时候,他才意识到,身上的防护服已经被脱下了,而保存在里边的芯片或许已经被发现了,既然如此,自己还活着,又有灯光引路,再诡异也足以证明自己过关了。不过,让他下意识在心中抱怨的是,自己竟然被换上了一身蓝色的病人服就如同过去被他研究的那些精神病人一样。

    好吧,自己也确实是一名末日症候群患者了。他这么想到。他开始想象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和自己见面的到底是什么人,而在这个应该十分巨大的隐秘设施中,足以容纳许多人,但现在还剩下多少呢?是否过去在这里进行研究和生活的人,在地面过双重生活的时候,也将那些诡异的东西带入了这里呢?还是在这里也直接爆发了异变,导致大多数人都死了?

    无论如何,地面上的病院,和理应在地下的这个巨大设施,总共可以容纳的人,足足是病院表面人数的好几倍。这里的每一个细节都让不作夫觉得,这里的研究工作比自己过去参与的任何地下研究都要精细、先进和庞大,是真正意义上能够和以安德医生为首的正常病院相提并论的存在。

    要做到这个地步,还要避开安德医生和其他工作人员,可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能够做到这么不可思议的事情,自然也更直观地证明了对方的能耐。不作夫已经意识到了,或许,这里就有一个与安德医生研究组的核心“系色中枢”不相上下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