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书屋 > 玄幻小说 > 限制级末日症候 >正文 2083 伟大种族
    不作夫的身体在主事人讲述自己的故事时渐渐回暖,但是在思考能力恢复的同时,他也可以清晰感觉到那些对自己没有任何益处的想法也再一次活跃起来,自己所想到的一切都会令自己恐惧得颤抖,不管那想法在平时看起来有多么匪夷所思,让人觉得根本就不会那么去想,但放在这种不正常的思维活动中,却偏偏有了一种古怪的逻辑,让人觉得这就是自己的逻辑得出的结论。或许正因为这些想法太过于古怪,却又让自己无法反驳,充满了一种让人不由得去相信的诱惑力,因此,原本主事人讲述的故事是如此的荒谬,放在不作夫的脑海中,却又不如他此时因为思考而产生的种种结论更加让人难以接受。

    是的,不作夫回想起最初聆听主事人的故事时,自己只觉得对方患上了精神分裂症,已经变成了一个彻头彻尾的精神病疯子。当然,现在他也无法排除对方感染发病的可能,但是,比起最初时,如今聆听对方的话,却隐约觉得有一些可信度自己已经会去思考,“假设其说法是真”的话,自己应该怎么办。

    在更短暂的一点时间前,自己连这种假设都不会去考虑。

    外星人?异类智慧种族?时空穿梭?精神替换?这些放在所有的幻想作品中,甚至都不能称得上硬科幻的说法,突然就摆在了不作夫跟前,让他怀疑自己过去所认知的世界是不是错误的。应该说,就算这一切都是真的,但在过去却从未有半点风闻,只在眼下这个关键的生死时刻,在仿佛已经彻底没救了的结局出现之前,就这么理所当然地出现在面前,以一种像是要成为“救世主”的桥段……哪怕将这个情节写成小说,也是三流之中的三流吧。

    不作夫的身体仍旧很不舒服,他不是没有看到深红色的月光正仿佛要撕裂了天台大门般渗进来,他甚至可以脑补出仍旧呆在天台上的那些家伙究竟是怎样的下场,当然,他更觉得,说不定自己这个时候再次跑回天台上,仍旧会吓一跳也说不定。那些家伙的下场,很可能和自己想象的有所不同,但就算是不同,也只会更加糟糕而已。

    与之相比,似乎楼下那个莫名的动静,潜伏在病院整体大环境中的危机,以及主事人突然说起的不可思议的背景故事,反而更加容易接受一些。

    “麻烦死了。”不作夫轻声抱怨着。

    “也许很麻烦,但这可不是什么幻想故事。”主事人慎重其事地劝说到:“我知道你很难相信这种事情,我也没办法证明现在我和过去这个身体的主人有什么差别,除非我主动提起,否则没有人知道这个身体里的精神人格已经被替换过了。你们人类同样没有办法验证我们在时空中的位置,你们并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即便如此,我还是希望你能够相信我此时所说的每一句话。”

    “是的,没有证据,无法证明。”不作夫就像是失心疯一样,发出浅浅的笑声,“好吧,反正我也没有选择。你之前怎么说来着?人类世界在你们观测到的某个时间段被摧毁了,整个星球都没了,然后星球又被重组了?你们穿梭时空,避开了星球毁灭这段时间,在重生的星球上继续延续自己的生活?对我这个愚笨的人而言,这根本不是我所知道的科学和逻辑。”

    “是的,你们人类无法理解才是正常的,如果你们理解了,你们就是我们。”主事人这么说了一句古怪的话,“我们无法观测世界末日的具体情况,无论是从过去观测未来的末日,还是从更遥远的未来观测过去的末日,末日涵盖的时间段都混乱无比,只能说,那虽然仍旧是自然规律的一种体现,就如同房子被一场可怕的大风暴摧毁了一样,但是,其源头并非是常识中的东西。你要清楚,无论是对于已经可以穿梭时空的我们,还是对于仍旧愚笨的你们人类而言,那都是非常识的东西。”

    “……你是说‘病毒’?”不作夫皱了皱眉头,他知道病院一直在研究的“病毒”和常识中的“病毒”根本就是两回事,但是,主事人所说的“非常识”似乎带有更沉重的味道,绝非是相对自己所认知的常识而言的非常识,而是某种更加难以想象的事物。

    “也许。”主事人的答案很暧昧,“其实我们也不能确定那是什么,如果我们可以确定,就意味着我们肯定能够认知并解析它,而回到这个时间段的我也绝对可以消除这次世界末日,但很明显,我们做不到。它已经超出了我们可以应对的范畴,当我来到这里,并对其研究许久后,我已经十分确定了,当初我们整个种族穿梭时空避开这次世界末日,而不是直面它,是完全正确的选择。”

    “是吗?但是,你也患上了末日症候群吧?从我的亲身体验来看,即便你只是一团精神人格资讯,也无法避免。你看看,那么多人都疯了,他们可不仅仅是身体的崩溃。”不作夫用琢磨的目光审视着主事人,这一次,他仿佛才刚刚看清楚对方长得什么样子:具体来说和普通人的相貌没什么差别,也和病院里的其他病人的状态没有太大的差别,不过,身为杀手的直觉能够从对方身上感受到一种不太自然的地方,尽管不是很明显,但是,这就足以区分普通人和不普通的人。

    不作夫终于察觉到了之前在一起的时候,从来都没能察觉到的问题:这个主事人和他这一生中见过的所有人都不一样,似乎正好可以应证对方来历不凡的说法。至少,不作夫觉得可信度又上升了一些。

    “是的,我肯定是没办法了。虽然我的抵抗力比正常人类要强一些,但是,这个身体仍旧是人类的身体,而我的精神也没有强大到足以抵抗月光的程度,否则之前我就没必要逃回来了,其实,在进入天台之前,我就已经得到了示警……可是,总有一种冲动让我想要尝试一下,现在想起来,当时我的状态已经很不正常了。”主事人没有掩饰自己的失误,顿了顿,他继续说到:“我来到这个时间段的目的,就是为了更清楚地观测这场末日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们虽然逃跑了,但是,没解决的问题总有一天会再次找上门来,而我们也不想每一次都只能利用穿梭时空的方式躲下去,我们必须要能够应对下一次的末日风险。”

    “那么,你亲身体验到了这一切,有了什么结论吗?你所知道的,真的可以帮助你们种族应对类似的风险吗?”不作夫追问到。

    “不,只是我的话,肯定没办法,但是,我会将自己收集到的所有资讯传输过去。你也可以理解,其实传输早就开始了,因为我已经肯定自己很可能无法逃过这次灾难,所以,已经提前发动应急手段,只是,要完成整个过程还需要一些时间。我希望你能够帮我,加速完成这个过程,你知道的,我们最缺乏的就是时间。”主事人坦白说:“当然,这是有风险的,而且能不能成功也不清楚,但是,我传输回未来的资讯越多越详细,未来的我们能够找出解决办法的可能性就越高,如果我们有办法解决,就一定会回到这个时间段进行验证,如果我们成功了,那么,末日就会消失,而你们所有人也将会安然无事。”

    “……我有一个问题,假如我们人类安然无恙,那么你们呢?会对我们做什么?”不作夫反问到:“按照你的说法,你们种族是逃到了未来,而将空白的时间段留给了我们,才让我们人类有了诞生和崛起的时间,而你们的能力毫无疑问比我们更强大。当你们带着更加强大的力量从未来回归,我们人类又怎么办呢?”

    “你在考虑我们和你们人类是敌人的可能性?”主事人问道。

    “是的,不得不考虑,而且,你必须承认,这是很有可能发生的事情。假设你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我们和你们之间,差异是如此之大,强弱又是如此的鲜明。”不作夫没有否认。

    “没关系,倘若我们真的有消除末日的方法,能够针对那个‘病毒’做点什么,并真的回来验证,那么,你们绝对不会感觉到任何问题。因为,那时你们就是我们。”主事人的嘴角扯了扯,似乎是露出一个安慰性的笑容,但是这个笑容在不作夫的眼中,是那么的古怪,那么的让人感到恐惧……是的,他突然知道了,眼前的主事人也同样是一个怪物,一个披着人皮的怪物,和那些没有亲眼看到实体,只能从动静去想象的异常相比,似乎没有本质上的区别。

    在不作夫那飞速膨胀的思考和想象中,他觉得自己可以理解主事人说的“你们就是我们”到底是什么意思了。这个种族是利用“精神替换”的方式降临某个时间段了,人类所认知的物质层面的种属概念,对他们而言不过是一层便利的外壳而已。当这个种族从遥远的未来回归时,说不定就会直接替换掉全人类的精神意识,作为人类生活在这个时间段吧。

    这真是极为可怕的想法。而且,不作夫无法说服自己的原因,也在于这个可怕的只在听闻中存在的种族,倘若真的归来,那么,它们绝对不是抱着征服人类的想法而来的,这意味着,人类对它们而言既不平等,也不重要,甚至于没有意义。

    不作夫微微摇了摇头,说:“很抱歉,你让我看不到有合作的可能。”其实,他觉得主事人倘若真的有想法的话,至少应该编一个更容易取信人的故事,而不是把这个“伟大的种族”拿出来吓唬人。

    “但是,我们也有可能没办法回来,不是吗?我现在在这里,仅仅是因为我是先行者,如果我失败了,或许还有其他先行者过来,但绝对不会是大规模地回归。”主事人这么对不作夫说:“你帮我,不会只有坏处没有好处。”

    “什么好处?”不作夫反问,他其实一直都觉得,就算有好处,也不足以抵消可以想象到的可怕可能性。

    “我可以拿出技术和你们交换,而你们有了我的这部分技术,或许可以在不依靠我们的情况下,自行找到拯救自己世界的方法。毕竟,虽然是我做不到的事情,但我从不觉得其他人也做不到,或许你们人类有能力做到。我知道,在病院里还有十分优秀的研究者,而我加速上传信息所需要的设备,也只有她才能提供。”

    “如果只是要交换的话,为什么要我去呢?只有你才知道具体的情况。”不作夫还是质疑到,他已经比较相信,或者说,自身思考的逻辑正引导他去相信主事人的话,仅存的质疑,既是对自身逻辑的恐惧,也是在假设对方所说为真的基础上产生的疑虑。哪怕他是一个杀手,但本质上仍旧是人类,其经历也让他其实不具备反社会反人类的属性,他所做的事情,杀人,是完全符合人类社会体系的行为,也是当前整个人类社会运转规律的一部分,也并非是抱着质疑、憎恨和诘问全人类的心态去做事。对此,他有建立一个极为坚固的人生观、道德观和世界观。

    正因为是人类,所以,哪怕在所有的逻辑都指向某种近乎摧毁他的观念的结果时,他仍旧可以人类的立场去思考对方所说的话他无法确定,自己究竟是更情愿说出这番话的主事人只是犯了病,一切都是他的幻想,还是真的盼望确有其事,进而可以指望“能够穿梭时空的伟大种族”的技术可以拯救自己或拯救世界。

    就在不作夫的心中充满矛盾的时候,主事人继续说了:“你们没有选择,我也没有。“